八零甜妻宠上瘾(江月秦珂秦昊)

八零甜妻宠上瘾(江月秦珂秦昊)

导读: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八零甜妻宠上瘾》是由当红网络作家 宇智波果子酱原创的一部 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等两人进了屋,江母这才留神打量江月,一眼就看出那身上的衣服***不菲,心头原本升起的不快消退。

小说介绍

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八零甜妻宠上瘾》是由当红网络作家 宇智波果子酱原创的一部 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等两人进了屋,江母这才留神打量江月,一眼就看出那身上的衣服***不菲,心头原本升起的不快消退。小编为您带来江月秦珂秦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妈,我回来了。”江月低声说着。
江母回神,闪躲着秦珂的目光,面上扬起僵硬的笑容,“回来就好,没事吧?”
江月一派天真的拉着秦珂的衣摆冲江母说:“幸好有秦大哥照顾我,我没事了,弟弟怎么样了?”

八零甜妻宠上瘾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妈,我回来了。”江月低声说着。
江母回神,闪躲着秦珂的目光,面上扬起僵硬的笑容,“回来就好,没事吧?”
江月一派天真的拉着秦珂的衣摆冲江母说:“幸好有秦大哥照顾我,我没事了,弟弟怎么样了?”
“额……那真是谢谢秦先生了,你弟他没什么事了。”江母含糊的应着,因为秦珂强大的气场声音有几分抖。
秦珂收回目光,淡淡的扫了江月一眼转身离开,一句话都未对江母说。
这番行为原本极不礼貌,可是江母却不由松了一口气,若秦珂真跟她说话,她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等两人进了屋,江母这才留神打量江月,一眼就看出那身上的衣服***不菲,心头原本升起的不快消退。
看情况秦珂还是很在乎江月的,看来她和江父两人的想法很有可能实现。
江月懒得看江母那副想入非非的模样,以肚子痛为借口回了房间。
半晌,江母端着杯红糖水开门进来,望着江月歉意的说:“月月,昨天妈妈是真的抽不开身,你这会儿肚子还疼吗,来喝点红糖水吧。”
江月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直愣愣的眼神直把江母看得一阵心虚。
“怎么了?”
“没事,谢谢妈妈。”接过杯子,江月微微一笑后没再看她。
因为身上不***的原因,之后的几天江月都没去秦珂那里。
自医院的事情之后,江月觉得继续近距离接触或许会有些怪异,现在不是十几年后开放性时代,前阵子老跑秦珂那里被小区的人看到过几次,闲言碎语她并不在乎,但怕秦珂会介意,所以刻意几天没去。
这一晃就马上开学了。
在开学的前一天,江月趁夜深摸到秦珂的门口,敲了敲门,一脸的做贼心虚。
半晌门才被打开。
刚洗完澡的秦珂穿了件黑色T恤和短裤,湿漉漉的发还滴着水,手里拿着个毛巾擦着头发。
纵是认为自己定力十足,江月也免不了倒抽了一口气。

八零甜妻宠上瘾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江月来不及说话,江母就老泪纵横的低声哭诉,“你弟弟多乖巧,怎么会欠***,肯定是那些人冤枉你弟弟。”
那群人听她这么说,瞬间把矛头转向了江月,凶神恶煞的瞪着江月,喊她拿钱,不然就把家给砸了。
江月忍无可忍,掏出手机给江辰打电话,不出所料那头显示无人接听。
没有办法,江月只能看向男人商量道:“这位大哥,能不能通融几天等我把钱凑齐?”
男人瞪眼揪住她的衣领威胁:“少***给老子废话,今天不拿出钱,你们全家都得完蛋!”
江月被他的模样吓得一抖,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要上哪里拿钱。
就在这时候,江母突然冲过来抢走江月的包倒过来,里面有她出门时,为了以防万一装进去的结婚首饰。
江母脸上一喜,把地上的首饰捡起来送到男人眼前,“大兄弟这个可以拿去卖钱!能不能给我儿子抵债!”
江月惊愕的望着她,那些首饰已经是自己唯一值钱的东西了,比起钱,那可是她结婚的首饰,一辈子就这么一次的啊!
“妈!你怎么能这样……”江月不敢置信的开口。
谁知江母***瞪了她一眼,咄咄逼人道:“我怎么了?这些首饰难道还比不过你弟弟来得重要吗?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你是姐姐,你的还不能给你弟弟?秦昊那么有钱,再让他给你买就是了!”
江月被她气得半晌说不出话,眼睁睁的看着那群人把首饰拿走。
男人把江月推倒在地,蛮横的说:“三天后我们还会过来,要是没钱,我就把你儿子手给剁了!”
江月摔在地上疼得皱眉,还没缓过神,江母又扑过来扯着她的手叫嚷:“月月你听到没有,不拿钱那些人要把你弟手给剁了,你赶紧回去找秦昊拿钱,你快起来啊!”
从和秦昊吵架,到回到家,今天一刻都没有停歇过,江月心头积压的怒火终于忍不住了。
江月一把推开她,愤怒道:“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偏心?我的工资卡一直放在你这儿,秦昊这些年少说也拿了几百万,还有当初那么多彩礼,我也一分没拿,你还想怎么样?”
话刚说完一巴掌就打在了脸上,不知何时站过来的江父指着江月的鼻子咒骂:“我们要是偏心早就该把你生出来那一刻就掐死你,这么多年把你养大送你读书你的良心被狗吃了?那是你亲弟弟,你居然这么自私,秦昊几百万都能给,再给点又怎么了,他家里又不缺钱!”
江父的话像一把利剑***的插进江月的心里,看着他和母亲瞪着自己跟仇人一样的眼神,江月只觉得浑身冰凉。
这就是血肉至亲?她突然发现这些年自己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江月捡起被母亲扔掉的包从地上站起来,把他们的目光铭记于心,悲伤又绝望的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帮我弟善后,以后他在外面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
决绝的离开,背后是不堪入耳的痛骂声。
江月一直走到听不见骂声的地方才停下,她茫然的盯着前方,突然觉得一阵无力。
此刻她能想到的人除了秦昊,再无旁人。
带着最后的一丝奢望,给他打电话,在他接起后祈求道:“秦昊,我求你再帮我一次好不好,这次过后我再也不管家里的事了,我们好好过日子行吗?”
在这冰冷的现实,江月能依赖的人,也只有他了。
江辰再坏,可他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她还是于心不忍。
“他在洗澡,明天离婚协议就会寄给你,你别指望他再帮你了。”
甜美的女声响起,把她最后的一丝希望摔得粉碎。
第3章 重生十六岁
手机从手中滑落。
江月抬头仰望天空,乌云密布,再透不出一丝光亮。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地上站起来离开的,浑浑噩噩没有目标的往前走,直到大雨倾盆也恍若未觉。
途径一个路口的时候,两道扭打在一起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其中一个身影赫然是江辰。
江月那***神经像被针扎了一般,立刻冲过去护在江辰面前,拿着包毫无章法的挥打。
见突然窜出个女人,还这么彪悍,那人咒骂一声,跑了。
见人跑了,江月转身朝江辰吼道:“你知不知道家里被***的砸成什么样子了?!给你打电话不接,你竟然还在这里跟人打架!”
江辰愣了愣,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下一刻脸上就布满不耐,他一把推开江月,嫌恶道:“那关我什么事,子债父偿天经地义,找你的是他们,又不是我!”
江月生生被这句话给气笑了,笑自己是那么的愚昧和可悲。
就为了这个弟弟,为了尽孝,生活***不断,唯一的幸福也失去了!
她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悲愤道:“江辰你给我记着,你的破事我再也不会管了!”
江辰被她打得一懵,下一秒面露狰狞,怒吼:“你居然敢打我?!”一个***将她推到了马路上。
江月还没来得及反应,剧烈的冲撞力袭来,浑身的筋骨像是被打断掉一般,身子在空中转了两圈***摔在地面上。
江月趴在满是雨水的马路上,看见地面的水渐渐被染成鲜红色,疼痛在脑海叫嚣,想挣扎着起来却发现连动一下都无比困难。
“你振作一点,我已经打电话了!”
感觉被搂进了一个怀抱中,用残存的意识艰难的睁开眼,只看到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眸,隔着雨幕焦急的望着她。
等江月再睁眼时,发现自己躺在急救车里,身旁是满脸泪水望着自己的江辰。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哭,为了她。
江月刚刚觉得心下一软,江辰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俯下身贴着她的耳朵说:“姐,你去死吧好不好,你死了我就能拿到赔偿,这样我欠的钱才还得了。”
江月瞪着他,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自己脸上的氧气罩拿掉,怒火攻心一口血雾喷出,眼前的世界瞬息变得黑暗。
江月死了。
临死的那一刻在想,如果给她重新来一次的机会,她再也不会活得这么窝囊了!

“振作一点!”
一道清冽的男音在耳旁不断的响起,把她从黑暗的深渊逐渐拉回。
感觉胸口闷痛无比,随着***的***猛的呛咳出了一口水,那窒息的感觉才渐渐消退。
空气重新吸进肺里,江月睁开了双眼。
一张俊美的面庞立在头顶,看到她醒来后露出放松的表情,庆幸道:“还好没事了。”
江月愣了愣。
这张脸穿越多年的记忆终于渐渐清晰起来,江月不确定的开口:“秦柯?”
秦柯抬起眼眸看了她半晌,顿了顿,这才点点头,把人从地上扶起来。
靠在他怀中环顾四周,江月不由惊愕得微微张嘴。
这里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坐落在A市偏角的厂区宿舍楼,眼前的池塘,她曾经还差点溺死在里面。
江月记得当初她到B市上大学的时候家里拆迁,连带着这一片的地方都拆掉建了工业园,这会儿怎么会出现在眼前……
看着眼前的秦柯,江月心中复杂。
她记得他是她上高中那会儿搬到他们这儿的,听说是B市显赫的官阀子弟,为了调查一群犯罪团伙才来这里的。
当初她在池塘差点淹死就是被他救起来的,这之后两人就没什么牵连,后再知道就是犯罪团伙落网,秦柯出现在新闻中的身影。
按理讲,他大自己六岁,现在应该已经三十六岁了,可眼前的秦柯那略显稚气的脸庞怎么看也才二十出头啊……
“我这是在哪儿?”江月觉得大脑一片混乱。
她不是在急救车上,因为重伤又被江辰气得***而亡了么。
“你在池塘里摸鱼,失足跌进水里,是我救了你。”秦柯淡淡的回答,俊美的面庞上没什么表情。
池塘摸鱼?
失足溺水?
江月感觉头皮一麻,这不是她十六岁那年发生的事情么?
她居然回到了十四年前!
第4章 父母的***
江月和秦柯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十六岁那年的暑假。
她还记得那天就如同今天一样,炎日高照,14岁的江辰非说小区背后池塘里有鱼,于是江母差使她出来摸鱼。
原本以为不深的池塘却有深坑,她一脚踩下去瞬间沉进水里,若不是秦柯发现救起来,她就是死在池塘估计都没人发现。
江月没想到死后竟然重新回到了这个时候。
细想一下,这时候的江辰还没有那么能惹事,顶多就是在学校打打架,戏弄一下女孩子,父母对她虽然冷淡,但也没有后来那么刻薄。
仔细想想,当时貌似父母提过让她辍学的时候,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他们就态度一转让她好好上学。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之后的许多年江月才会心甘情愿的被父母坑骗。
见醒来的人问了自己一句话后陷入沉默,也不知道是在想事情还是溺水的劲儿还没缓过来。
秦柯静默了一会儿淡声说:“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江月回神,望着他看了一会儿后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刚走到家门口,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来:“摸个鱼不知道摸到哪里去了,死丫头不回家偷摸着去玩儿了吧!”
听闻,江月心中冰凉一片,上一世被伤透的心这一世已经没什么起伏,不禁露出冷笑。
秦柯显然也听到了,不过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把她放下后腾出手敲门。
片刻门打开,江母凶恶的表情对上秦柯时愣了愣,随后目光转向浑身湿透的江月,惊讶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那边的池塘里有很多深坑,不清楚状况很容易溺水。”秦琛不冷不淡的开口,冷硬的面庞让人不禁生出一丝惧意。
秦柯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留给两人冰冷的背影。
“月月你这是溺水了?”江母看向江月。
江月点头,“是他把我救起来的。”
江母让她进屋,跟着她进房间看着她换衣服,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才关门出去。
她的反应让江月很纳闷,但也偷得这清闲的片刻,躺在床上开始整理脑中的记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半夜。
被噩梦惊醒,梦里江月看见江辰把她的氧气罩拿走,狞笑着对她说:“姐,你怎么不去死?”
江月双手紧紧的按在胸口,感受着里面传来的心跳,这才确定自己还***的活着。
她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两点半,突然想起吃晚饭都没人叫她,脸上一冷。
她换了衣服走出房间,正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却见父母房间还透出灯光。
这么晚还不睡?
她站了一会儿,鬼迷心窍一般放轻步子走过去,将耳朵贴在门面上,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
“***你没听错吧,那个叫秦柯的家里真的很有钱?”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江月秦珂秦昊完整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