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尖尖的人(严谨玉宋湛)

心尖尖的人(严谨玉宋湛)

导读:严谨玉宋湛小说《心尖尖的人》特别推荐,为您提供严谨玉宋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及笄这年,外头不知哪里传来的风声,说本公主没人要,朝中大臣一听要为公主议亲,兴起了告病热潮,愣是要我父皇守着空了一伴的朝堂撑了半个多月。期间,只有从小跟我作对的严谨玉风雨无阻。

小说介绍

严谨玉宋湛小说《心尖尖的人》特别推荐,为您提供严谨玉宋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及笄这年,外头不知哪里传来的风声,说本公主没人要,朝中大臣一听要为公主议亲,兴起了告病热潮,愣是要我父皇守着空了一伴的朝堂撑了半个多月。期间,只有从小跟我作对的严谨玉风雨无阻。

小说简介

严谨玉一张死人脸坐在对面,一如既往的刻板守旧,我从三岁认识他,便是这个样子。
那时皇祖母送了我一只小兔,跟父皇游园时不慎遗失,我哭闹不止,父皇命身边的侍卫将皇宫翻了个底朝天。

心尖尖的人全文阅读

我嫁给了我爹宿敌的儿子。
新婚之夜,他牙咬得咯咯响,我笑开了花儿。
迄今我的人生宗旨是,尽一切之能,反严谨玉而行。
严谨玉讨厌我,我偏要嫁他。
“严家治家严谨,见不得骄奢淫逸的作风,公主打定主意嫁进来,微臣只能接着,望公主日后收敛,谨守祖训。”
严谨玉一张死人脸坐在对面,一如既往的刻板守旧,我从三岁认识他,便是这个样子。
那时皇祖母送了我一只小兔,跟父皇游园时不慎遗失,我哭闹不止,父皇命身边的侍卫将皇宫翻了个底朝天。
年仅十岁的严谨玉,冷着脸,蹙着眉,“因一个人,搅得皇宫鸡犬不宁,实非一国公主应有作风。”
我父皇威武,一连生了七个皇子,直到四十岁那年,一举得我,抱着我在产房门口嚎啕大哭。所以,我,是本朝天上地下唯一的公主。
“我爹愿意惯着,要你管!”我踹了他一脚,严谨玉的脸便黑下来,不管袍子上乌黑的脚印,站在原地一字一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要惯着你。”
从此,我和严谨玉结下梁子。
我及笄这年,外头不知哪里传来的风声,说本公主没人要,朝中大臣一听要为公主议亲,兴起了告病热潮,愣是要我父皇守着空了一伴的朝堂撑了半个多月。
期间,只有从小跟我作对的严谨玉风雨无阻。
我说我要嫁严谨玉。
父皇在御书房里笑成一只鹅,兴奋地来回走,“哈哈哈哈,真不错!真不错!朕日日被严家那老匹夫指鼻子骂,朕让他也尝尝家宅不宁的滋味!”
他嘴里的老匹夫,是严谨玉的爹,一个胡子白花花的老爷子,日日跟在父皇***后面喋喋不休,偶有政见不合还会跟我父皇对骂。
“也?家宅不宁?”我僵着脸,面无表情地看我父皇。
父皇笑声卡在嗓子里,发出一声鸟鸣,“不,怎么会呢。朕的湛湛金尊玉贵的,他严谨玉一个微末小官可配不上,那啥,让他老爹退……退了!严谨玉子承父业!”
父皇的热情洋溢就差写在脸上,严御史一退,朝中谏臣群龙无首,我爹耳根子又能清净好一番日子。
“湛湛啊,”父皇眼含热泪,“可别让你家严谨玉说话,啊,好好当官,闷头做事。”
不说话的谏官还叫官吗?
此刻我叼着筷子,一脚跨在另一个软酸木黑雕小凳上,洋洋得意地看着严谨玉那张脸,想找出几分气急败坏来。
可惜,他那双我看过千百万遍,恨得咬牙切齿的眸子静若深渊,幽寂沉着,即便此刻身着大红婚服,头戴玉冠,还是一身万年不改的冷静自持。
不知什么时候,严谨玉已经高出我一头,连坐着,都要仰视他。
“严谨玉,你为何不求饶?”我不甘心,扔了筷子靠近逼问他,“本公主说了,你只要恭恭敬敬到我府上磕三个响头,我便放过你。”
“男儿膝下有黄金。”严谨玉淡漠地看着我,“公主敢拿自己婚姻大事开玩笑,微臣奉陪到底。”
“你——”我气得指着他,指尖快要戳到他眼睛里,“严谨玉!这里是公主府!你吃我的用我的,还敢对我不敬!”
“公主不想住这儿,便跟我去严家。”严谨玉神色不改,一字一句道,“严家的饭,也能养活你。”
我猜想过严谨玉会发疯,会怒骂,唯独没料到他这幅事不关己的态度。一拳打在棉花上,满腔怒火烧得我心中焦灼。
我啪摔碎了手里的杯子,娇喝道,“严谨玉,你想***!”

心尖尖的人免费阅读

想到这,心里不禁泛起酸水,「若你娶的是别人呢?也会抱着她?跟她亲亲密密地说这些话?」
这是道送命题,连我都觉得实在难为严谨玉了。
他先前又不喜欢我,如今未必有多喜欢,若是娶了别的女子,不但前途光明,人家还温柔小意,婚后岂不是蜜里调油。
想到这儿,我像个打翻了的醋坛子,浑身泛着酸味儿。
严谨玉轻笑一声,「公主吃微臣的醋了?」
「你瞎说!」我死鸭子嘴硬,「你多好啊,我吃你的?」
严谨玉目光淡然地看着我,「我娘是普通的京城女子,与我爹相敬如宾地过了一辈子。我爹公务繁忙,大多时候,她一个人守灯到天明,熬到三十岁的年纪,得病去了。严家的历代男人都是如此,无愧于天子,却愧对妻儿。若非公主执意嫁过来,严某此生,未必娶妻。」
「你不娶,严家不就断了香火?」
「是啊,」严谨玉的眸子里一层层染上笑意,「公主救微臣于水火,臣不胜感激。」
我以前觉得严谨玉说话刺耳,想不到有一天能从他嘴里说出顺耳的话来。
「大人,前方山路泥泞,恐有塌方,要不要绕行?」车外有人禀报。
我疑惑,「这些事跟你御史大人有何关系,他们是不是欺负你?」我撸袖子,要出去和那群光拿干粮不干活的老学究理论,被严谨玉拦下。
「乖乖等我,我出去一趟。」
「凭什么!本公主的驸马何时轮到他们指挥了?」我猛地起身,「我宰了他们!」
严谨玉无奈地抱着我,低头封上了我的嘴。
我被他弄得头昏脑涨,严谨玉眼中盈满笑意,像雪中芝兰,我忽然意识到严谨玉今年不过二十又五,也有喜怒哀乐,只是性子寡淡,又张口闭口家国大义,给我一种他大我很多的错觉。我又想起了京城被我教训过的一干富家公子,他们尚在溜猫逗狗的时候,严谨玉已经不声不响扛下了许多担子,心中不由得生出自豪感来,这个男人是我的。
我忸怩地不去看他,听着帘子啪一声轻轻落下,才猛地扑倒在榻上,掉进了蜜罐般滚来滚去。
父皇此次微服出巡,风餐露宿,也没来得及带丫鬟,我以肉眼可见速度的消减下来,脸颊的圆润不在,瘦成个精致标准的瓜子脸,不知怎么地,脸上总带着一丝***,比以前好看不少。
父皇每每望着我叹气,「湛湛啊,朕还等着抱外孙呢……你们两个……」
我总是报以白眼,严谨玉总是同套说辞,「微臣尽力。」
他确实够尽力,不然我也不能瘦得这般快。严谨玉说我娇养长大,应该强身健体,可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个健法。我暗地里唾弃过他不知道多少遍,人前道貌岸然,人后是个禽兽!
轻车简从自京城出发,不出半月脚程,便到了瞿洲。
我们扮成京城来的商队,徐徐入城。
途径坊子湖畔,吴侬软语被温柔和煦的风卷进我的耳朵里,我抬眼看去,一座座画舫临河而列,窈窕女子怀抱琵琶,咿呀弹唱。
我拉了下严谨玉的袖子,「喂,那个青衫罗衣女子唱得最好,待会领你去听曲儿。」
「公主,微臣不通音律。」严谨玉说话的时候,眼也不抬,「公主的软语***臣听惯了,不想换。」
「我什么时候——」我一愣,忽然睁大了眼,明白了他的意思,脸噌地红了,「你……你***!」
「臣怎么***了?」

小编点评

心尖尖的人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