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你好甜电竞文(褚悠单北杨)

喜欢你好甜电竞文(褚悠单北杨)

导读:火爆甜文《喜欢你好甜电竞文》是作者呦呦鹿鸣所著的,主角是褚悠单北杨,为你提供喜欢你好甜电竞文全文免费阅读:表面看着与正常人并无两样,其实内心都有着无法与外人道的辛酸苦楚。你看着言笑晏晏的人。

小说介绍

火爆甜文《喜欢你好甜电竞文》是作者呦呦鹿鸣所著的,主角是褚悠单北杨,为你提供喜欢你好甜电竞文全文免费阅读:表面看着与正常人并无两样,其实内心都有着无法与外人道的辛酸苦楚。你看着言笑晏晏的人,可能是一名抑郁症患者,你看着无比安***在角落里的人,也许下一秒就会大哭大笑。

小说简介

表面看着与正常人并无两样,其实内心都有着无法与外人道的辛酸苦楚。你看着言笑晏晏的人,可能是一名抑郁症患者,你看着无比安***在角落里的人,也许下一秒就会大哭大笑。

喜欢你好甜电竞文全文阅读

您重点抓得真准。
她想删好友了怎么办?
就在褚悠被这群损友气得***三升之时,她收到了来自单北杨的一条评论。
单北杨:真厉害。
看看人家小天使,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难道不痛吗?
褚悠抱着手机侧了个身,夜色里手机发出的幽光洒在她的脸上,照亮了她那抹挂在唇边的姨母笑,她快速地回复了单北杨。
“一般厉害。”
这两人一个恬不知耻地发朋友圈,一个心怀鬼胎地刷对方的朋友圈,完全忘了之前相约一起不要熬夜的鬼话,相聚在褚悠那一片讥讽的朋友圈下,竟然没有丝毫尴尬。
第二章
我就喜欢看你怼人的样子
褚悠早上是被一股蒜的味道熏醒来的。
她睁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
应该是她室友又在做早饭了。
大精神医学研究生的***很好,两人一间卧室,***下桌,有独卫。虽然空间不是很大,也算是五脏俱全。比起本科时八人一间的宿舍,褚悠已经很满意了。
唯独不那么幸福的一点,就是她和室友不太合。
“霞霞,你今天也要去医院是吧?”
褚悠的专业特殊,每周一、周三和周五上午都需要跟着导师去门诊值班。尹霞跟的导师本来是周二、周四的班,但好像换到了周一,故而褚悠有此一问。
尹霞放下筷子,开始收拾餐具,一边说:“对。”
“那我们待会儿一起走哈。”
“不了,我这就出门了。”
褚悠惊讶:“这么早就过去?”
医院八点才上班,而现在才七点,她们宿舍离精卫楼近,尹霞现在走的话,肯定到医院的时候连七点半都不到。
尹霞忽然抬眼看了褚悠一眼,那眼神说不出的怪异。她盯着褚悠一字一句地说:“我习惯早到。”
褚悠感觉到她的语气有些不好,却什么都没说,转身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能感觉到尹霞对她的淡淡敌意,从第一天进宿舍认识尹霞起就是这样。她热脸贴过几次尹霞的冷***,之后就再也不去招惹尹霞。
她***地搓了把脸,心想我还没说你吃大蒜把我熏醒了呢。
今天门诊也依然有很多人,褚悠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人在外面等着了。
他们有的衣着光鲜,有的灰头土脸,都是一样的面无表情。表面看着与正常人并无两样,其实内心都有着无法与外人道的辛酸苦楚。你看着言笑晏晏的人,可能是一名抑郁症患者,你看着无比安***在角落里的人,也许下一秒就会大哭大笑。

喜欢你好甜电竞文免费阅读

“你快过来呀,毒要来了。”
“我不,等我一跑肯定有人来打我。”
褚悠抱着把M416躲在石头后面瑟瑟发抖,这个游戏的体验感真的是极差!
***战场是近几年最火的一款射击类游戏《绝地求生》的正版手游,诨名“吃鸡”,游戏类似于电影《饥饿游戏》,100名玩家随机匹配,投放到一个海岛上,玩家需要在游戏地图上收集各种物资,并在不断缩小的安全区域内对抗其他玩家,让自己生存到最后。
褚悠自从暑假被她表妹带着入了这个游戏的坑,就在被各路人马疯狂虐菜的道路上一去不回。
因为死法实在千奇百怪,被队友当成了重点保护对象,枪可以不要,急救包止痛药一定要有,要是搜到了***头***甲,第一个就要给她。
饶是在善良的队友如此温暖的关怀之下,她的死亡率也丝毫没有下降,全队“奶”她一人,她还是那只盒子精。
队友一个没有注意褚悠,她就落在了两百米后,眼看倒数第二个毒圈马上要缩了,她却像只被母亲忘在了窝里的傻鹌鹑,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一探头就成了别人的囊中物。
褚悠表妹管姣恨铁不成钢,打开麦咬牙切齿地催她:“快过来,这个圈挺痛的!”
褚悠看了看自己的物资,发现急救包已经没有了,只剩下几瓶饮料,她打开一瓶喝了,扔瓶子的动作还有几分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潇洒意气。
跑就跑吧,总不能被毒死吧,没那么背吧,说不定没人了呢,褚悠心想。
圈果然缩了,蓝色的毒气开始从后方弥漫开来,穿着毛线衫和百褶裙的女人收起手中的枪,开始全力向队友的方向跑去。
可就在这时,一发悄无声息的马格南子弹从后方穿胸而过。
你被跟爸爸跳伞刚枪使用AWM所击倒。
褚悠:……
有生之年还能被这把怪物大狙击倒,也算死得十分有尊严了。
单北杨看到满屏都开始刷“身败名裂”。
他作为虎喵平台的百万主播,在吃鸡这个游戏中最擅长的不是刚枪,而是打狙。前面那人趴在一块石头后的草丛里,像个机器人,动也不动,还把空门留给了他。这么一个固定靶他都没一枪爆头,确实是有些身败名裂。
他也没说什么,收了手中的AWM,换成把AKM准备上前把那个满地乱爬的人给补死。
褚悠一手捂着伤口,准备爬到掩体后面,以防那背后阴人的孙子再给他来一梭子,她觉得她其实可以再挽救一下,等她亲爱的战友来扶她。
可还没等到队友来,那罪魁祸首却来了,“跟爸爸跳伞刚枪”兄穿着一身猥琐的吉利服,居然还配了把锃光瓦亮的平底锅,简直要亮瞎她的狗眼。
那人正一步三跳地往她这边跑来,很明显是要给她最后一个痛快。
与此同时,她那群队友,其中还有她血浓于水的亲表妹,在耳机那头大喊:
“我的天啦,被AWM狙倒了。”
“是个狼人,我们还是别扶了先跑路吧。”
“好的,好的,姐你安息吧,那里风水挺好的。”
褚悠:“……”
这垃圾队友迟早要完!还有没有点战友爱!
褚悠惨遭队友抛弃,看着离得越来越近的那坨绿油油的兄弟,只觉得像是死神来临。
她玩***战场已经两个多月,本来生死早已看淡,但这把好像随时会掉下来的临头一刀切激起了她最后的求生欲。
她打开全部的讲机,将她所有的尊严团成团儿放到一边,掐尖了嗓子,用她觉得此生最甜腻的声音开了麦:“小哥哥,不要杀我好不好?”
……
褚悠似乎看到了对面那个人顿了一顿,拿枪的手好像都有些不稳了。
下一秒,她看见那位兄弟把手中的枪收了起来,褚悠心中一喜,没想到她之前吐槽过的这个方法真的有用,那些“大猪蹄子”偏偏就吃这一套。
可就在她觉得小命尚且能保的时候,那位大猪蹄子拿起了挂在他身后的平底锅,左右夹击,一锅一锅地把她给拍死了。
你被跟爸爸跳伞刚枪使用平底锅所淘汰。
……
哇咧,你是哪个庄里来的啊大兄弟?
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啊。
穿百褶裙的女人惨叫一声,随后变成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小盒子还冒着袅袅升起的绿烟。
毒气已经扩散,大猪蹄子先打了个急救包,然后乐呵呵地开始收集战利品。
褚悠把手机丢开,躺在床上捶胸顿足,涕泪横流。
垃圾游戏,毁她青春!
不玩了,再也不玩了,这是欺负人啊!
单北杨一出意外的操作,让弹幕又炸了锅,“666666”的评论开始满天飞。
“离总万年单身狗,居然连***都杀啊。”
“这***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秀儿,放下你手中的平底锅。”
“***都不放过,主播丧尽天良。”
“***好惨啊,可是我好想笑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哈!”
“快跑毒啊跑毒。”
……
单北***刚舔完地上的包,隔空瞟了一眼电脑屏幕,漫不经心地说:“大家都是一百滴血,凭什么是***就要让她,是吧?”说完还“啧”了一声,带着点嫌弃的意味嘟囔了声“这么穷”,然后就戴着刚刚缴获的***头***包开车跑毒去了。
弹幕又是一阵狂刷。
“果然是钢铁直男。”
“离总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离总这么渣以后女朋友可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哈!”
“楼上那位,离总不会找女朋友,他是我们承让的人好吧?”
“活捉一只让离cp粉!”
“我离这样真的很渣,可是我却还是觉得他帅怎么办嘤嘤嘤……”
单北杨不再理那些弹幕,专心打游戏,他直播时不怎么说话,看过他直播的人都知道,习惯了也不再逼他说话。偶尔他也会说几句话,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如大提琴拨弦般动听,观众们都好像中了***一般兴奋。
这就是所谓的“抖M”。
而与他寡言的性格不同,单北杨人狠枪刚,他经过的地方犹如鬼子进村般半只活物都不留,一手狙击枪使得出神入化,百米之外取人头,被粉丝称为“狙神”。
又因为他外形相当出色,是游戏主播里少有的美男子,游戏又那么厉害,简直是杰克苏本苏,游戏ID又叫“修离”,也有粉丝戏称他为“离总”。
离总最终1v4十九杀吃鸡,随着屏幕上出现“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祝语,他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指。
“今天就直播到这里,大家早点睡,明天不直播请不要等我。”说完,他也不顾弹幕里那些人的哀号就摘了耳机关了电脑。
他伸展了一下身体,准备换身衣服去夜跑。
起身时,忽然想到弹幕里说他钢铁直男连***都不放过,以后肯定找不到女朋友。
那个被他用AWM狙倒的明显是个男的玩女号,游戏ID名叫哥的胸肌给你靠也就算了,居然还用那把让他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嗓子求他放过他,***哪里会这样,真正玩游戏的***脏话说的比他还溜,根本就是个不要脸的死人妖。
这样的人,用AKM补他,简直是对AKM的侮辱。
而且他才不是钢铁直男,他要是有女朋友,单北杨不禁想到前不久“猫的报恩”咖啡厅里那个***姐,他心里一甜,心想,他要是有女朋友,***头医药箱八倍镜全给她,嗯,如果她要AWM的话,那他还是得考虑一下。
“唉!”褚悠一边叹着气,一边将手中刚做好的小狗慕斯递给了***。
那只白色瓷盘中的法斗臊眉搭眼,没生气得很,一看就是狗随主人,不知道又搭错了哪根善感伤怀的脑神经。
坐在吧台边玩手机的艾沐今天不知道听她唉声叹气了多少回,只好秉着人道主义精神问候了她这位老姐妹:“你咋的了今天,‘大姨妈’造访啊?”
褚悠还沉浸在昨天被人用平底锅拍死的悲伤里不能自拔,她的一颗自尊心被人踩在脚下来回蹂躏又丢到泥泞里,早已不辨原形,如今颤颤巍巍地从泥泞里勉强立起来,期望她的亲亲闺蜜能好好安抚一下她这颗玻璃心。
她睁着一双如墨般漆黑的眼瞳,像一头无知闯入密林的懵懂小鹿,可怜兮兮地问艾沐:“赛男,我玩吃鸡是不是真的很菜?”
早已更名改姓行走江湖多年的艾老板轻抬素手,一脸慈爱地摸了摸褚悠的头,语气却阴森森得像是要把她的头盖骨掀起来。
“乖,你吃鸡菜不菜我不知道,但你要还是这么叫我我就把你当成一颗菜蘸酱吃。”
虽然已是夏末,S市气温依然居高不下,褚悠在“猫的报恩”强劲的冷气下,硬生生地打了个寒噤。
同一时间,窗边,胡来快要被他室友单北杨给逼疯了,单北杨不知道又抽哪门子风,右手食指不紧不慢地摩挲着白瓷杯的杯沿,唇边含着点若隐若现的笑意,眼睛还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仔细看一双俊眼还亮晶晶的,像只看见了肉骨头的大狗。
诚然单北杨长得十分对得起群众,这样看着也非常赏心悦目,可他并不想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做这样的事,他余光里已经看见好几个***在冲他们指指点点了,他似乎还听见了什么“校草好帅”“宅男小白脸”什么的。
什么玩意儿!
单北杨才是小白脸好吧,他可是很威武雄壮的。
“哥们儿,你别再这么看我了。”胡来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单北杨却突然笑了一下,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顿时引起了咖啡厅里一众女生的小声惊呼。
“胡来,她玩吃鸡,她居然玩吃鸡呢。”低沉的嗓音里,还带着点儿不足为外人道的惊喜和小甜蜜。

小编点评

喜欢你好甜电竞文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