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甜中有你(顾浅郁柏言)

他说甜中有你(顾浅郁柏言)

导读:《他说甜中有你》小说由我见青山所创作,主角是顾浅郁柏言,这里提供顾浅郁柏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瞧陈骆这副嚣张的样子,尤其是把臭烘烘的脚丫子搭在他的电脑桌上,郁柏言只觉心头压着一把无名火,按下不表,随手拿起苍蝇拍就。。

小说介绍

《他说甜中有你》小说由我见青山所创作,主角是顾浅郁柏言,这里提供顾浅郁柏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瞧陈骆这副嚣张的样子,尤其是把臭烘烘的脚丫子搭在他的电脑桌上,郁柏言只觉心头压着一把无名火,按下不表,随手拿起苍蝇拍就。。

小说简介

工大校园论坛上有一个热帖,名叫“那些年我们学校的传奇”。
很荣幸,顾浅同学凭借“工大少男杀手”这一称号,以十三万点击量的热度荣登榜首。而在这之前,该帖榜首一直被一个绰号为“湘坪吴彦祖”的男生占领着。
湘坪吴彦祖,何许人也?

他说甜中有你全文阅读

顾浅是一个***。
这年头,“***”概念宽泛,只要***上写着“女”,脸上不长三个眼睛五个鼻子,出门都能被尊称一声“***”。但是顾浅不同,在这个***质量严重注水的时代,她美得很纯粹,是那种前有朱唇杏眼,后有长腿柳腰的,十分标致的美。
这种美天生带有侵略性,尤其在异性眼中,更有攻城略地的奇效。
所以顾浅什么都有可能缺,唯独不会缺男朋友。
自从顾浅入校以来,仅是她所在的化工大学湘坪校区,甘心为美人折腰的英雄好汉少说也有两位数。这样的凡夫俗子,顾浅看也不看,却仍有些痴情少年趋之若鹜,奉女神一言一行为神祇,日子一久,顾浅竟然在***中生出个雅号来——工大少男杀手。
话又说回来,这种美虽然对异性充满吸引力,但是对同性就显得不太友好。对于这位工大少男杀手,工大的女生基本分为两个阵营:有男朋友的对她谈虎色变,唯恐避之不及;没男朋友的,一边暗暗羡慕顾浅天生的好相貌,一边八卦顾浅最近又甩了几个富***,从中获得了多少好处。
可是不管隶属哪个阵营,女生们都自动自觉达成一个共识,在她们眼里,顾浅仗着貌美玩弄感情,哄骗富***在她身上***,又势利又拜金,妥妥***剧女二的设定。
是以大二上学期回来,顾浅和富家少爷周宇刚要确定关系,工大的谣言已经从“顾浅是捞女”进化成“顾浅被周宇***了”。
说她是捞女,顾浅还可以忍,毕竟道德上的谴责不痒不痛,眼睛一闭一睁也就过去了,但是***可不行,这两个字一亮出来,登时直穿道德防线,紧逼法律边缘,分分钟要把她往火坑里推。
钱没了可以挣,富***没了可以换下一个,她的确私心想着捞他们一笔,但是为此名誉尽毁,那可一点都不值当。
这种得不偿失的买卖,顾浅不会做,更何况考虑周宇各方面的条件,实在犯不上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周宇,要不我们以后还是别联系了吧?”福特野马的副驾驶上,顾浅一边低头刷朋友圈,一边风轻云淡地说。
周宇觉得不可思议,他为了追她,三个月来订玫瑰送名包,一掷千金博美人一笑,整个工大的学生都有目共睹。现在刚吃了两顿饭,他还没来得及一亲芳泽,顾浅居然要和他划清界限?
“你要甩了我?”周宇一脚踩下刹车,因为情绪激动,声音也比平时大了几分。
“乖,别给自己加戏。”顾浅抬头看他,一双美眸波光流转,“我们俩又没在一起过,说什么甩不甩,顶多就是不联系了而已。”
周宇气得脸都绿了。他早就听过传言,说顾浅对待富***一向如此,先吊着男人的胃口,让他们自愿为她***,等名包名表拿到手软,时机一到就全身而退。当时他还笑那些男人太蠢,没想到转头自己也中了套。
“谢谢你最近的盛情款待,还有衣服和包包。”顾浅推门下车,在车窗外冲他莞尔一笑。
她这一笑,让原本在气头上的周宇竟不觉看呆了。
像顾浅这般柳眉杏眼、楚楚动人的***,当真是人间绝色,就算“祸国殃民”也叫人觉得情有可原。
“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我?”
周宇放下富少的架子,紧跟着下车追出去,在人行道抓起顾浅的手柔声恳求道:“就算一定要和我分手,至少要给我一个原因吧?”
顾浅正愁怎么让他彻底死心,听到他这番话,顿时眼前一亮。
让她讲道理?那她可太擅长了!
“你确定要听原因?”顾浅斜眼觑周宇,暗自把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清了清嗓子道,“那你是想让我笼统点一起说,还是各个方面展开一条一条地说?”
周宇一愣,他原本只是想用这话劝顾浅回心转意,没想到顾浅顺坡下驴,直接把他推到一个更尴尬的处境。
“反正我拦不住你,那就一条一条地说,让我死个明白吧。”
事已至此,周宇已经不奢求挽留她回头,只想听听顾浅到底用什么理由彻底拒绝他。
顾浅正色道:“昨天你请我吃中餐,记得吧?”
周宇点头。
“昨天餐桌上有一份水煮牛肉,你拿着筷子翻了五六遍。虽然我知道你对水煮牛肉里的香菜忌口,但是对不起,我不喜欢吃饭会翻菜碗的男生,这样会显得你家教不严,毫无修养。”顾浅轻呼一口气,“这是第一条。”
周宇脸色微变,他家境优渥,打小养尊处优惯了,从来没人要求他遵守这些餐桌礼仪,更别说让人把这些陋习拿到台面上讲。
“吃完饭后我们去喝咖啡,你主动和我讨论死刑的存在是否有必要,虽然你口若悬河妙语连珠,但是我每次发表观点你都会打断我,我很讨厌打断我说话的男生,这样会显得你素质非常差。”顾浅微微一笑,“这是第二条。”
她嘴巴不停:“喝完咖啡,你主动提出送我回寝室,临走前你告诉我要去洗手间整理一下衬衣,其实是去解决内急。”
注意到周宇诧异的目光,她为他解释道:“因为你回来的时候太匆忙,忘记拉裤链了,不仅如此,我还知道你昨天穿了CK的***,浅灰色的。这是第三条,我不喜欢粗心的、不注意仪表的男生。”
顿了顿,顾浅接着说:“第四条……”
“停!”
说话的是周宇。
顾浅这时才注意到,原来他们俩已经吸引了大批不明***的围观群众。
周宇的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热的。
“顾浅,我明白了,你是故意让我下不来台对吧?”
“是你让我一条一条说的,你忘了?”顾浅冲他抛了个媚眼,揶揄道,“你口口声声说想死个明白,我不帮忙到底怎么行?”
“这回我可以走了吧?”她扬了扬手里的小坤包,春风得意地与他告别,“周少爷,再次感谢你这些天的款待和礼物,我们有缘再见。”
那只棕色鳄鱼皮的小坤包,一下就点醒了周宇。他狡黠一笑,上前抓住顾浅的胳膊。
“走也可以。”周宇底气十足地看着她,“但是走之前,你得把东西还给我。”
“东西?”顾浅一脸茫然,“什么东西?”
“当然是我给你买的东西。”
顾浅很快反应过来,周宇这句话并不是说给她听的。他面对着看热闹的群众,大声控诉道:“这个女的为了钱和我在一起,骗我给她买衣服买包买首饰,现在玩够了要和我分手,把我当绿毛龟耍,以为小爷我吃素的?”
周宇的手像铁钳一样,死死夹住顾浅的手腕。他用只有他们俩能听清的声音说:“人都在这儿看着呢,赶紧把东西还给我,我们俩一拍两散,再不联系。如果耍赖,那我们就互相赖,看谁更胜一筹。”
顾浅冷笑,反驳道:“东西是你主动送的,送给我就归我了,凭什么你说还就还?”
顾浅一贯口舌伶俐,殊不知这番话正中周宇下怀。
闻言,周宇一推眼镜:“呵,既然你说东西是我送你的,那我这个法律系学生就得和你好好谈谈了。”
他扬起嘴角:“顾浅,从始至终,我没有任何书面和口头承诺证明东西已经赠予你,所以,你以为的赠予,在我这儿顶多就算是借你玩几天,过过瘾。”
顾浅哑口无言。
“退一步说,就算我真的是赠予而非借予,在正式签订合同之前,我作为赠予人也可以撤销赠予。所以今天这些东西,不管你想不想,都必须得还给我。”
顾浅被周宇气得哭笑不得,怪不得他每次送她贵重礼物,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行,周宇,你厉害。”
眼见人群里开始议论纷纷,顾浅自认倒霉,她耐下性子站定,当着他的面摘耳环项链,再把手腕上的卡地亚手镯撸下来,一股脑扔到周宇脚边。
“算我倒霉,这是你的东西,通通还你!”顾浅说罢,***剜他一眼,转身欲走。
“等等,还有呢!”周宇大声叫住她,他瞟着顾浅身上的普拉达长裙,微微眯起眼睛,一副猥琐相,“你身上的衣服也是我送的,一起脱了吧。”
“你有病吧?”顾浅没想到周宇这么无赖,“周宇,这是大街,你疯了我可没疯!”
“哦,不脱也可以。”周宇朝她伸手,好整以暇道,“三万两千九,现金还是支付宝?”
看顾浅双唇紧抿,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周宇还没来得及得意,一张金卡已然递到他面前。
“刷卡吧,”一个干净清澈的男声说,“请问你随身携带POS机吗?”
突然有人帮自己解围,顾浅喜不自胜地抬起头,正要看看是哪个英雄当街救美,没想到这一看就愣住了。

他说甜中有你免费阅读

工大校园论坛上有一个热帖,名叫“那些年我们学校的传奇”。
很荣幸,顾浅同学凭借“工大少男杀手”这一称号,以十三万点击量的热度荣登榜首。而在这之前,该帖榜首一直被一个绰号为“湘坪吴彦祖”的男生占领着。
湘坪吴彦祖,何许人也?
据说此人身高一米八六,高岭之花,不近女色,温文尔雅,豪门阶层。因为眉眼五官酷似某吴姓男星,又经常在湘坪校区化工学院楼出没,因此被诸多迷妹冠以戏称“湘坪吴彦祖”。
因为“工大少男杀手”抢了“湘坪吴彦祖”的热度,顾浅曾特意在论坛搜索过这个人的信息。怀着考证般的严谨态度,通过一张像素极低的***照,顾浅仔细辨认了这位“吴彦祖”的五官,最后得出结论:这人是真的帅,微微一笑就能迷倒万千女生的帅。
而眼前帮自己解围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湘坪吴彦祖”。
见周宇半天没说话,男人收了金卡,朗声道:“大家都看得清楚,不是这位***不还你衣服,而是你现在没办法收钱,那就不能怪她了。”
男人薄唇微微扬起:“不过,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的话,可以拿着POS机来找我。湘坪校区化工学院三号实验室,我叫郁柏言。”
顾浅做梦都没想到,这种像***小说一样的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等她反应过来时,郁柏言已经拉着她穿过拥挤的人群,绅士地为她拉开车门:“请。”
顾浅受宠若惊地坐上副驾驶。等她把车内四处打量一圈,郁柏言已经系好安全带,用酒精消毒巾擦了手,问她:“哪栋寝室楼,我送你。”
“九栋。”顾浅微微点头算是道谢。
顾浅一边打量一边咋舌,如果她没看错,这款车是保时捷911卡雷拉,预估落地价一百六十万,大约能换两辆周宇的福特野马。
“这是……你的车?”顾浅试探着问。
郁柏言表情未变,淡淡“嗯”了一声,答道:“我爸送的,平时开着玩,回家也方便些。”
一百六十万,这车兴许都够很多人吃一辈子了,在你这儿就是开着玩?思及此,顾浅只觉一句脏话憋在心头,压得她好生难受。
果然,投胎是门技术活。
转念一想,顾浅又觉得自己甩了周宇实在是个正确的决定,这郁柏言是什么人?富家公子,高岭之花!只要拿下他,就能完成自己钓金龟婿,嫁入豪门,从此安心当阔太的人生理想。如此大好机会,她怎能轻易放过?
俗话说得好,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更何况是她这样的大***,偶尔主动出击,那还不分分钟将人拿下!
“谢谢你今天帮我解围。”趁着等红灯的六十秒,顾浅一撩头发,侧过身冲他伸出手,“我叫顾浅。”
“我知道你,工大少男杀手。”说着,郁柏言转过头,目光正对上顾浅悬在半空的手,竟愣住了。
顾浅以为他是害羞,便把手又往前移了移。
郁柏言略一迟疑,片刻后,竟然从防滑垫上拿了一包纸巾给她。
她不过想握个手而已,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暗示?
顾浅看着手里的纸巾,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了好半天,她才清清嗓子问道:“那个,你给我纸巾干吗?”
“不是你要的吗?”绿灯亮起,郁柏言开着车,用余光看了她一眼,竟也有些疑惑。
“你……”顾浅嘴角一抽,满脸黑线,“你怎么看出我要纸巾的?”
“你刚才撩头发,不是告诉我额头有汗吗?”郁柏言理正词直,丝毫没有敷衍她的意思,“先是告诉我要擦汗,然后伸出手,那不就是要纸巾吗?”
直男逻辑,无懈可击。
顾浅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她攥紧纸巾,酝酿半天,冲郁柏言挤出一个假笑来:“那我谢谢你啊。”
出师不利没关系,顾浅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她工大少男杀手是什么角色,还能降不服一个直男?
事实证明,真降不服。
察觉到郁柏言额角有汗,顾浅立刻“***”上身,从他刚递来的纸巾中抽出一张。手还没伸出去呢,他就警觉地看了她一眼,语气略微生硬:“你干吗?”
“帮你擦汗。”察觉郁柏言脸色不对,顾浅赶紧化身人畜无害的小白兔,楚楚可怜道。
郁柏言看了看顾浅,又看了看纸巾,表情未变,语气缓和几分:“谢谢,不用。”
“那我帮你开一瓶矿泉水?”
“谢谢,不渴。”
“我这里有太妃糖,牛奶海盐的。”
“谢谢,不饿。”
如此几番折腾下来,郁柏言倒是泰然处之,可把顾浅累得够呛。
车子在九栋寝室楼前停下,眼看着就要和这位高岭之花分道扬镳了,顾浅欲哭无泪,半是吐槽半是遗憾地说:“我就是想认识你一下,你真一个机会都不给的啊……”
说这话时,顾浅眉头紧蹙,一双杏眼含情脉脉,叫人一看便心生怜惜。
“我?早说啊。”郁柏言脸上竟多了笑意,声音也不禁温柔起来。
顾浅的表情从装可怜变成真震惊,哈?这个剧情反转得是不是有点快?
郁柏言从储物槽拿出签字笔和便笺,龙飞凤舞地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他把便笺递给顾浅,骨节分明的右手煞是好看,临了还微微一笑,“随时联系。”
那双眸子专注、深邃,随便冲人一笑,就蕴藏着勾魂夺魄的帅气。
顾浅接过便笺,扫一眼纸上苍劲的小字,不由得在心里惊呼,怎么能有人在她面前这样明目张胆地散发魅力!
到底是啥剧情啊,过分,太过分了!
这么一辆豪车停在女生寝室楼下,自然在寝室楼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不少女生趴在窗边,等着看是哪个奇女子从车上走下来。
当看到顾浅春风满面地从副驾驶下来时,围观群众一半是诧异,一半是不屑。
“周宇换车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有人说。
“这哪是周宇的车啊,他的福特前几天才提的,这辆卡雷拉肯定是别人的。”另外一个反驳道。
“不会吧,难道顾浅脚踏两条船?”
“弄不好啊,早就被人***了。”提起这些花边八卦,穿碎花裙子的女生神采飞扬,“她那样的人,什么干不出来。”
“姚静,别说了。”旁边的女生用眼神暗示,“万一不是你猜的那样呢。”
姚静一听,更是眉飞色舞:“什么叫我瞎猜啊,她那种人干了什么勾当,工大谁不知道……”
“我是哪种人,干了哪种勾当,要不你来给我讲讲?”
姚静一愣,只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再一转头,就看到顾浅站在她身后,优哉游哉的样子。
“顾、顾浅,你怎么来我们寝室了?”姚静心虚地往旁边退了几步。
“整个九栋就你们寝室醋味最大,我还以为你们在吃螃蟹呢,顺着味儿就来了。”顾浅主动上前,“接着说吧,我还等着听呢。”
姚静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听顾浅又说:“如果我打听得没错,我被周宇***这句谣言,是从你这儿传出来的吧?”
顾浅冷嗤一声:“我说姚静,你喜欢周宇就去追呗,坐在寝室诋毁***吗啊。”她手疾眼快地抢过姚静的手机,娴熟地解***屏,把姚静发给周宇的短信拍到众人面前,“一天***条短信,我这个‘被***’的都没这么殷勤。”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锁屏密码的?”姚静匆忙收了手机,“你***我?”
“***你?我脑子进水了才会***你!”顾浅轻呵出声,“这不是你告诉周宇的吗?怎么说的来着,哦,我想起来了。”
顾浅清清嗓子,绘声绘色地学着姚静的语气:“宇,我的手机密码是你的生日,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联系,这个手机留给你,里面是我对你的思念……”
旁边几个同寝的女生捂着嘴偷笑,姚静见了,又羞又恼道:“顾浅,你欺人太甚!”
“你无凭无据就敢造我的谣,现在我当着大家的面陈述事实,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我欺人太甚?”顾浅好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姚静,为了我们能源学院的未来着想,我强烈推荐你去精神病院看看脑子。”
“你!”姚静一时语塞。
“不过你还有一点优势,周宇吧,他就喜欢无脑的女生。”顾浅巧笑嫣然,当着众人的面继续揶揄道,“你们俩呀,一个又蠢又坏,一个下流猥琐,还真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啊。”
“周宇不是那样的人!”姚静下意识地反驳,话刚说出口便惊觉失言。
“啧啧啧,还没在一起就处处维护他,以后在一起还指不定怎么恩爱呢。”顾浅笑了一声,又说,“为了给你机会,我特意把周宇甩了,大好时机,你千万要加油哟!”
在众人震惊乃至膜拜的目光中,顾浅***飘飘,翩然离去。
“和我玩阴的,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你配吗?”
出了姚静的寝室门,顾浅故意大声嘲讽道。

小编点评

顾浅郁柏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