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十个老婆合体后,我慌了(何西烛夜雨时)

当十个老婆合体后,我慌了(何西烛夜雨时)

导读:何西烛夜雨时小说————当十个老婆合体后,我慌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甜粽配咸豆腐脑所著,讲述了何西烛死的莫名其妙,但系统告诉她,完成任务不光能复活,还可以得到NPC做老婆。何西烛:我觉得还行!任

小说介绍

何西烛夜雨时小说————当十个老婆合体后,我慌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甜粽配咸豆腐脑所著,讲述了何西烛死的莫名其妙,但系统告诉她,完成任务不光能复活,还可以得到NPC做老婆。何西烛:我觉得还行!任

何西烛夜雨时内容介绍

腰间的巨痛让何西烛的五官几乎扭曲。
她昨晚上铺床时扭了腰,自己贴了膏药,本想着睡一觉就能好,可谁曾想,这会醒来,腰疼的好像骨头都碎了一样。
实在是太疼了,她挣扎着想摸身边的手机打120,可电话没摸到,却抓着揪下来了一把草似的东西。
自己明明是睡在床上的啊?何西烛这样想着,只觉得此刻头脑昏沉,再撑不住地晕了过去。
像是生命在慢慢流逝,眼前一片黑暗,腰上却没刚刚那么痛了。

当十个老婆合体后,我慌了何西烛夜雨时全文阅读

强大的求生欲让何西烛拼命地想睁开眼,直到一帧一帧的画面,就跟放电影似的在她脑子里飞快闪过,这才吸引了开了她的注意。
——欢迎亲亲来到新世界,完成任务并通过考核即可获得重生机会。
仿佛WPS语音朗读般的女声在耳边响起,连带着那声亲亲听起来都没有网购客服发来的文字更有亲和力。
“我死了?”何西烛忍不住问。
——是的亲亲,但亲亲不用担心,完成任务并通过考核即可获得重生机会呦。
——任务数量:10,考核次数:1。
开始载入任务一剧情……
任务一剧情载入成功。
开始发布通关要求……
请亲亲帮助、保护女主夜雨时完成所有心愿,直至寿终正寝即可达到通过要求。
“等等。”何西烛忍不住打断道,“如果我无法完成她的心愿,或者她自己不小心死掉了呢?”
——任务失败则失去重生机会。
“我就死了?”
——对的亲亲。
何西烛脸色一黑,有些崩溃起来:“我只是不小心扭到了腰啊,怎么就死了……”
——亲亲不用担心,任务并不复杂,要相信自己。
说完,系统不等她再有机会开口拒绝,直接掐断了脑子里的画面和声音,仿佛自己从未存在过。
这回,没了办法的何西烛不得已,在昏迷中消化起刚才载入的那些剧情。
在这个故事中,自己出生在一个民风开放、国库充盈的盛世,更不错的,她还是一个颇受先帝和刚继位皇姐疼爱的王爷,前些日子得了封地,这会正在去往封地的路上。
故事看到这,何西烛还挺高兴。
王爷好啊,锦衣玉食、不愁吃喝,正好帮那什么夜雨时完成心愿。
只可惜,再往后看看,何西烛的小脸便愁的皱了起来。
国家民风开放,无论是外出务工还是人们相爱,都不忌讳性别,皇位更是皇女、皇子都可继承,国库富有,边关太平,这就导致有人惦记上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位。
先皇的弟弟,自己的皇叔,而这次在路上手上,也是那皇叔派的人,本意是想做成马匪劫杀,送他们一行人上西天的,还好皇帝派了暗卫,这才将将保住性命。
何西烛暗骂那皇叔思想觉悟不行,在封地当个土皇帝多好,非要跑出来祸祸别人。
骂了好半天,何西烛才想起来瞧夜雨时的故事,可这次的剧情却怎么都调不出来。
明白到什么的何西烛忽觉压力山大,她似乎,只知道那人叫夜雨时。
“王爷啊,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呜呜呜……”
把能看的都看明白了,重归黑暗的何西烛能听见耳边有人在哭。
比对记忆中的人,她记起来,这是从小跟着自己的老嬷嬷林姨。
何西烛动动手指,眼睛还没睁开,嘴里却挤出一声:“林姨……”
“王爷!”那人慌忙地抓住自己的手,高声喊道,“大夫!王爷醒了,快来啊大夫!”
这具身体失血太多,何西烛确实疲惫,又睡了许久,睁开眼睛时,外面天蒙蒙亮,床边没人,倒是那林姨,此刻正在远些的地方,趴在桌上睡着。
毕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何西烛不忍吵醒她,顾忌着腰上的伤口,只小幅度地挪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臂和小腿。
见四肢无碍,何西烛放下心来,这才闭上眼睛,打算睡到天亮。
何西烛再睁眼时果真天亮了,她是被林姨叫醒的,大夫说她这会也该醒了,林姨便端了熬的稀稀的小米粥,里面加了红糖,给何西烛补身子。
腰伤严重无法起身,虽然不适应这种被人侍奉的感觉,可没有办法,何西烛只能是躺在那,喝着林姨用小勺子一点点喂来的甜米汤。
“王爷啊。”林姨摸着何西烛的脑袋,泪眼朦胧,“您这次可吓死老奴了。”

当十个老婆合体后,我慌了免费阅读

“也没什么事。”有些受不了老奴这种自称的何西烛微微别开脸,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她刚跟林姨说上话那会,就叫她别这么说了,可是对方大小长在宫里,一路从奴婢到老奴,早习惯了,一时也改不了口。
林姨只当何西烛是身子虚弱不想说话,便喂了粥和苦药汤,退出屋去,留她自己休息。
这会倒是发现西药的好了。林姨走后,何西烛捂着嘴,几乎呕吐,这药也太苦了些。
何西烛一连在床上躺了小一个月,这才能在不被人搀扶的情况下随意走动。
到底是个现代人,何西烛瞧着那些没见过的着装、房屋、瓶瓶罐罐,一时间来了兴趣,连腰上隐隐的疼都抛在脑后了。
她是在去封地的路上出的事,这会人没到封地,就近住在当地知府家的府邸养伤。
知府家有一女儿,名唤封茜,和何西烛年纪相仿,之前忌惮她王爷的身份不敢靠近,可架不住何西烛主动上前与她攀谈,没两日两人便聊到一起去了。
“我觉得我这腰也好的差不多了。”何西烛双手撑着桌子问她,“在这住的都快闷死了,你们这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给我推荐一下。”
何西烛人长的好看,说话又没什么架子,跟想象中那种一口一个本王的亲王们不一样,封茜自然乐得跟她玩闹。
“好玩的地方,那可太多了?”封茜说,“您知道我们这,靠什么挣钱吗?”
何西烛原本还认认真真地猜,直至封茜认真地解释完,她才忍不住红着脸蛋点了点头。
这就是个连当初怎么被圈起来都搞不清的小地方,没多少土地河流,要说挣钱缴税,很多百姓都得去外县务工,至于县里生意最好的,则是几家娱乐场所。
他们这别的不行,但竟出漂亮姑娘和俊朗少年,这不,挨着官道建了那么几座楼,让一些会唱歌跳舞、投壶射箭的美人展示才艺,总能吸引出手阔绰的大户路过歇脚。
何西烛没见过这些,听完封茜的介绍,竟是有些蠢蠢欲动。
“那个地……”何西烛摸摸鼻子,“你去过吗,能不能带我也去一次?”
不愧是好姐妹,何西烛说想去,封茜立马就给她安排妥当,两人在一个下午,瞒着林姨偷偷出了府。
县虽是小了些,可封茜确实没说谎,这放眼望去,满大街都很难见到几个不好看的。
路上,封茜介绍了一下他们这最有名的三个楼,其中就数风满楼里唱曲的姐儿最受欢迎,性子温和,跟人说话时总是笑盈盈的,眼睛特别好看,可惜那人前些日子被重金赎身,何西烛怕是见不到了。
“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封茜问。
冷不丁被人这么一问,何西烛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如今所处的国家是多么的民风开放。
从没谈过恋爱的何西烛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好半天才开口:“女的,最好性子温柔,年纪比我大些。”
“好说好说。”封茜轻轻地拍了拍何西烛的肩膀,“咱们去风满楼,那漂亮姐姐多!”
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这样大胆又毫无顾忌地跟刚认识没两天的人谈论自己的性取向,何西烛突然就有些喜欢起了现在的这个世界,没有人会觉得你这样是不对的,想做什么都是那样随性又无所顾忌。
封茜又给她讲了几个风满楼里,名气最响的漂亮姐姐,正说到兴奋处,却被一阵吵闹声打断了。
有些不高兴地眯起眼,封茜下意识虚护住何西烛受伤的腰:“怎么回事?”
一旁的侍卫忙冲过前面的人群,看了眼热闹便折回来汇报。
“前面风满楼门口,在打人。”
好好的心情被破坏,封茜非但没想换地方,反而还道:“继续往前,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敢当街闹事。”
越往前,那打骂声便越清晰,而混杂在里面,听上去极为痛苦、虚弱的低吟声,更是叫何西烛不忍地别开脸。
“你个贱蹄子,知不知道我姐买你花了多少钱?”
“我告诉你,钱我们花了,你就不再是风满楼的人了,不过是府上没名没分的下人,还有什么可傲的?”
“你看我不踢死你!”
“还想着回来,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叫骂声实在难听刺耳,何西烛拽了拽封茜的衣袖:“这挨打的是谁啊?再这样下去人都快没了,不救吗?”
“这人好像……是夜雨时。”
“谁?”听到名字的何西烛脑子里轰的一声,瞬间愣住了。
“夜雨时,以前在风满楼里唱曲的姐儿,我跟你说过,被人赎了身的那个。

小编推荐理由

当十个老婆合体后,我慌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