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那个男配(唐玉斐江堰)

攻略那个男配(唐玉斐江堰)

导读:主角是唐玉斐江堰的小说攻略那个男配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唐玉斐挺直背脊,面上波澜不惊地越过同事们或是同情怜悯或是幸灾乐祸的目光,踩着七公分高的高跟鞋将背影走的要多风姿绰约有多风姿绰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看到自己的小秘书已经默默等着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唐玉斐江堰的小说攻略那个男配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唐玉斐挺直背脊,面上波澜不惊地越过同事们或是同情怜悯或是幸灾乐祸的目光,踩着七公分高的高跟鞋将背影走的要多风姿绰约有多风姿绰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看到自己的小秘书已经默默等着了。

小说简介

忍不住开始有些怀念自己在顶楼的******空间,她珍藏在酒柜的那瓶波多尔红酒可还没来得及开封呢,便宜了陆安安那个小妮子了。
“唐姐,我还是想跟着你。”小秘书吸了吸鼻子,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
唐玉斐忍俊不禁,心中涌出几分温暖:“这次公司交给我的是什么任务?把剧本给我吧。”

攻略那个男配全文阅读

唐玉斐挺直背脊,面上波澜不惊地越过同事们或是同情怜悯或是幸灾乐祸的目光,踩着七公分高的高跟鞋将背影走的要多风姿绰约有多风姿绰约。
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看到自己的小秘书已经默默等着了。
略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毛,她抬手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踩着一双纤细***的小脚走到位置上坐下。
“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抬起头打量了一番这小小的办公室,仅有二十多平米的空间,墙壁都漆成了浅灰色。身前仅有一张原木色办公桌,如今桌上空空如也。
即使已经掉下幻世首席执行官的位置一个星期,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啊。
忍不住开始有些怀念自己在顶楼的******空间,她珍藏在酒柜的那瓶波多尔红酒可还没来得及开封呢,便宜了陆安安那个小妮子了。
“唐姐,我还是想跟着你。”小秘书吸了吸鼻子,一副慷慨激昂的模样。
唐玉斐忍俊不禁,心中涌出几分温暖:“这次公司交给我的是什么任务?把剧本给我吧。”
所有人都在看她唐玉斐的笑话,没想到世界顶尖、从无败绩的首席执行官竟然也会犯下这样触犯原则的大错误。
一朝跌落神坛,她昔日所得的功勋全都成为了嘲讽。
人嘛,就是这么现实。
不过唐玉斐倒不是很在意,况且对于那件事,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想到这里,唐玉斐的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那双清润的眸子,眸中的坚定和决绝犹如烈火般燃烧,随即慢慢的湮没,消失殆尽。
“唐姐,虽然是你犯错在先,但是公司做的也太过分了,就连给出的任务都是其他执行者挑剩下的。”
小秘书一边愤愤不平地将手中的剧本递给唐玉斐,一边叹了口气,脸上还是露出了几许愁绪,絮絮叨叨。
唐玉斐倒是无所谓,她接过剧本粗略看了几眼,心中大概已经有了个底。
没想到会是份青春校园的剧本,她接下来要去接触的主人公叫江堰,是个高二学生。
只是,全然不同于那些充满荷尔蒙和粉红泡泡的俗套剧情,江堰是个患有人格障碍的危险人物。
表面上看着人畜无害,性格却充满了偏执和阴暗。
而这一切都源于他不幸福的童年,他的父亲是个具有强烈***倾向的男人,他从小在目睹父亲殴打母亲和受虐的过程中长大,这对他的身心留下了不可治愈的创伤,也造成了他扭曲的人格。
当然,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在他十三岁的时候,他那不堪重负的母亲割腕***了。
唐玉斐一手轻叩击着桌面,脸色露出了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
剧本后有一些零碎的介绍,全是江堰的母亲死后他做的偏激的事情。
当然,他那无良父亲早就不管他了,将他一个人丢在那栋充满了痛苦回忆的房子里后去了美国。
这也就直接导致了独自生活的江堰越长越偏还没人发现。
宛如一颗被丢在暗处的小小***,在发芽后靠着满满的恨意和黑暗灌溉,没有人管束和制约的情况下茁壮生长。
“唐姐,这项任务有一定的危险性,不然我还是去推了吧。”小秘书的脸色有些为难,动了动嘴唇终于还是说出来了,目光中流露出的是真切的担忧。
“你以为公司还会给我选择的余地么?”唐玉斐抬眸对小秘书微笑。
她现在,可不是那个具有诸多特权和选择权、可以任意妄为的首席执行官了,她在公司的名次从那次错误之后,直接跌到了最底层。
“唐姐,听说这项任务陆安安曾经接手过,回来后还去疗养院待了一段时间。”
“哦?”
这倒真的引起了唐玉斐几分兴趣和诧异,这项任务,竟连陆安安都失败了么?
若说她在幻世内还有个她看得上眼的竞争者的话,那就是陆安安了。
这一路过来她从来都是最优秀的那位,凡是有她参与,陆安安就很悲催的永远只能拿第二名。
若不是这次错误,她会是幻世绝对的第一,陆安安只能做万年老二。
现在她掉下来,陆安安顶上了她的位置。
不过论起武力值来,陆安安可是超过她许多啊,她手底下搞定的高难度剧本也是数不胜数,这次竟然会栽在江堰的手上。
阴沟里翻船么?
饶有兴致地看着剧本上的大头照,脸色过于苍白瘦削的少年,留着略微叛逆偏长的头发,一双漆黑的眼恍若无底深渊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镜头,已经很明显的流露出偏执和阴鸷。
手指划过过照片上他不自觉抿紧的双唇,唐玉斐眯了眯眼睛,她可以看出江堰面对镜头时候的紧张感,仿佛同人类黑洞洞的枪口对峙时的野兽——稍有动作就会扑上来将一切撕碎。
是个对一切严防死守将自己保护到了极致的人啊,唐玉斐想道。
“唐姐,陆安安回来后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这段时间她带病休假,原本她手底下堆积的任务都会被抽出来由名次靠后的执行者们处理。这段时间大家的任务难度系数普遍升高,公司的状态很是紧绷。”
“只是这个任务,陆安安失败后没有人敢接。”
“所以公司就丢给我了?”唐玉斐轻嗤出声。
“他们就不怕,我再不服管束违抗公司的命令整出一些让他们焦头烂额的幺蛾子来么?”话是这么说,唇角却是有些愉悦和讥讽地缓缓勾出一个弧度,眸中迸发出的是带着强烈自信的飞扬色彩。
“唐姐说笑了,就算你因为这次错误掉到了最底层,你也是幻世最强的执行官。”小秘书肃然起敬。
唐玉斐笑而不语。
没错,即使跌落云端,她也迟早会走回首席执行官的位置。
她从未想过做死忠于公司规矩被条条框框束缚的机器人,走到那样的高度靠的也不是运气,她十分清楚自己所奉行的原则。
那次错误,在她眼里并不代表失败!
陆安安么,就让她在自己的位置上暂时待一会儿吧。
“这个任务,我接了。”唐玉斐啪的一声合上了剧本,说的十分随意和爽快。
“对了唐姐,公司改进了‘虫洞’,只要进入任务世界,它就可以任意幻化成贴合剧本的随身物品,任务需要的资料都已经录入进去了。”
小秘书恭恭敬敬的递上一块通体透明的玉石,即使没有阳光照射也流光溢彩,漂亮却不晃眼。
“是么?这倒很方便。”唐玉斐眼睛一亮,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接过“虫洞”。
“剧本中江堰的寿命是七十五年,等我回来是赶不上了公司午餐了,替我留些吃的。”
任务世界的十年等同于现实世界的一小时,唐玉斐一边交代小秘书一边攥紧了“虫洞”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一股暖流从掌心流至全身,唐玉斐缓缓闭上了眼睛。
耐心等待熟悉的下坠感过去,直到身体再度有了重量。
可当唐玉斐想睁开眼睛,却发现有些困难,仿佛眼皮子被什么黏住了!
额头传来强烈的刺痛感,唐玉斐感觉自己被人拖着右腿缓缓的往前蹭着,身体摩擦过粗糙的地面传来一阵阵***辣的痛感。
这是怎么回事?唐玉斐大惊,事态的发展有些不对啊?
脑中突然一痛,一大堆信息毫无预兆的传入脑中,强烈的眩晕感让唐玉斐恍惚了几分。
好不容易才让大脑接受了这份资料,唐玉斐差点儿从地上跳起来骂娘,恨不得往陆安安的脸上踩几脚。
活该陆安安进疗养院,她竟然将任务进度推进到惹怒江堰,让本就情绪不稳的他终于按捺不住***的时候!
这次的任务实在有些棘手,她的身份是江堰的同班同学,还是处处针对江堰给他使绊子的一个女混混。
在原主同她的小妹们不知道第几次公然挑衅、激怒对方之后,江堰这个潜在的危险份子终于对她下手了。
没错,现在的情况就是她在回家的小巷子中被尾随在后的江堰打晕了,对方一副企图***抛尸的模样。
这个开始真是......
果然是高难度剧本,唐玉斐泪流满面,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夸下海口接手这个任务了。
悄然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路灯下能看到一道的瘦削高挑的背影隐没在光与暗中,黑色帽子压住了略长的头发。消瘦的手臂青紫脉络清晰,力气却大的惊人,拽着自己的右脚一步步往巷子深处走去。
忍不住为自己的原角色默哀三秒,招惹谁不好招惹这个精神病。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得尽快自救,唐玉斐的脑子飞速转动了起来。
这条巷子地上污水横流,泥土散发着一股恶臭。目光适应了巷子中的光线强度,唐玉斐细细思索对策。
她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刚进任务世界就被杀死出来了。
何况资料上有记载,原主在这次事件中被江堰吓得险些精神失常,之后就有人替她办理了转校手续,再也没有回来过。

攻略那个男配免费阅读

资料记载,原主唐玉斐外表看起来乖乖巧巧,背地里却抽烟喝酒聚众打架收保护费无所不干,手底下跟着几个同样无所事事混日子的小太妹。
她的父母远在国外,将她一个人丢在一栋大房子里,每个月定期汇一笔数目不小的零***。可唐玉斐总流连于各色酒吧,手里挎着名牌包包,身上穿的也要是最时兴的衣服,她的零***数额再可观都经不起她这样挥霍。
所以她想到了去收保护费,而外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江堰就成了她第一个下手的对象。
可她从未想过,江堰并不是一个善茬。
没有从江堰手中挖到一分钱不说,她的恐吓威胁反而***到了江堰。当他将手中的美术刀***地刺向木制桌面,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的时候,刀刃距离唐玉斐的小拇指不到一厘米。
刀身断裂,刀片飞溅。盯着她的那张脸宛如暗处蛰伏的毒蛇,嘶嘶地吐着蛇信,原主当时的恐惧感唐玉斐都能通过“虫洞”深刻体会到。
从那之后,在江堰手上吃瘪的唐玉斐没有悔改不说,反而紧盯着江堰时时***。
风水轮流转,如今,是他逮着落单的她了。
不得不说,原主果然是个没有受过***毒打的蠢蛋,自己要是早点穿过来还能挽救一番,可如今被陆安安这么一搅和,她还挽救个屁啊!
在被拖拽的过程中,唐玉斐一边飞速地消化着脑中的资料,一边分析着江堰的隐藏性格。
江堰并非一头盲目攻击他人的野兽,相反,他所做的所有偏激的事都像是被触发的自我保护机制。这个在被伤害的环境下长大的少年,潜在意识中最强烈的一点就是保护自己,不择手段的保护自己。
有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有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江堰是后者。
唐玉斐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原本他才是个受害者,最终却要将漫长的一生都付诸于监牢一般的精神病院。
不过,这也正是她来此的意义。
这条废巷子终于走到了尽头,江堰将唐玉斐***地丢向墙壁,身体撞击在冰冷的水泥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疼的唐玉斐咽下一口老血。
没有打算再装晕,唐玉斐直接睁开了眼睛,大大方方地看着江堰。
路灯下,那双水盈盈的眸子没有一丝的恐惧和怯懦,面上镇定无比,唇角似乎还勾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笑意。
江堰愣了愣,随即微微皱起了眉毛,只是他将帽檐压得极低,唐玉斐看不到他的神态。
没有想象中的惊慌害怕,没有尖叫,没有求饶。
这个女人不该是这样的表情。
“你想做什么?”唐玉斐好奇地看他,觉得困惑似的微微偏过头,卷起被他拉了一路的那条腿,细细地揉着纤细的脚踝。她尽量降低自己在江堰眼中的威胁性,免得失了谈判的余地。
江堰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手腕上多出了一只电子表,那是“虫洞”幻化而成的模样。
“唐玉斐,你想耍什么手段?”江堰阴沉着脸,嗓音带着几分沙哑,像是许久不曾说话的样子。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打晕我拖来这里想干什么?她们现在在找我,你不怕被看见?”唐玉斐微微笑,目光灼灼,仿佛一瞬间转了个性子,变得冷静异常,捉摸不透了起来。
其实唐玉斐撒谎了,她的小妹们并没有在附近,身上的通信工具也被江堰搜了个干净。
只是她知道,江堰是个多疑的性子。
“要是我在这里出了事,她们会报警。”
江堰一瞬不动的盯着她,似是要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什么破绽来。
然而没有,对方的面部表情控制的极好,可以说是滴水不漏,唐玉斐能有这么精湛的演技么?还是说,真的留有后手。
冷笑了一声,他可不相信短时间内那个愚蠢自大的唐玉斐竟变了个人,只要稍加威胁,她就会露出马脚。
藏在暗处的左手传来美术刀出鞘的声音,江堰将锋利的刀刃抵在唐玉斐的脖子上,冰冷的颜色散发泠泠寒光。
“唐玉斐,你以为你能骗到我么?我跟了你一路,你身边没有其他人在。”江堰微眯起那双漂亮的眼睛,极具威胁的眼神比刀锋还要凌厉。“我玩够了你猫抓老鼠的游戏,是你一次次往枪口上撞。”
“你把我的手机丢了吧,我被你打晕之前给她们发过消息。这么久没有联系,你猜她们会怎么做?”唐玉斐笑的越发动人,丝毫不在乎额头伤口上往下滚的血珠子。
她不怕江堰的威胁,就怕江堰无动于衷。
果然,他开始踌躇了。
脖子上的刀刃没有丝毫松懈,反而点点逼近,传来轻微的刺痛感。只要唐玉斐一动就会精准划破她动脉处的肌肤,江堰还真是个狠角色啊。
双方之间的空气仿佛有几秒钟的凝滞,路灯下的飞蛾急速飞舞着,不要命一般撞击着发烫的灯罩,声音清晰可闻。
唐玉斐没有丝毫畏惧地直视着他,这场博弈谁先示弱就是输。
可江堰扬唇笑了笑,笑容并不达眼底,嘴里吐出冰冷的一句话:“你在撒谎,我查过你的手机,你没有发过任何消息。”
意料之外的,唐玉斐的脸上没有出现惊慌的表情,像是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语气惋惜地说了一句:“谈判失败了啊......”
江堰皱起眉毛,还在思索她是什么意思,却撞上了唐玉斐带着些狠决的眼神。
心中警铃大作,他来不及后撤,唐玉斐手中的板砖已经***地砸了下来。
砰地一声重物倒地的声响,唐玉斐扶着墙壁站起来,龇牙咧嘴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嘟囔了一句:“差点儿划破了。”
方才幻化成板砖的“虫洞”已经变回了电子表,安静的躺在手腕上。
她用脚尖轻轻踢了踢江堰的腿,小声唤道:“江堰?”
黑色的鸭舌帽已经掉了,少年一张肤色苍白的脸双眼紧闭,有鲜血缓缓从额头渗出,在眼角晕开,强烈的颜色对比看起来极为骇人。
糟了,该不会让她打死了吧?
唐玉斐心中讪讪,急忙探了探江堰的鼻息,她可不想闹出这样的乌龙事件,那她这位昔日的首席执行官可以直接卷铺盖走人了。
所幸,江堰只是晕了过去。
不过悲催的是,接下来她还得把江堰送医院去,让他躺在这里难保他会出什么事。
一路将江堰扛到医院,顶着医生护士惊疑不定的目光两人双双包扎了额头上的伤口。唐玉斐将他丢在床上,坐在床沿喘着粗气揉自己酸疼的胳膊。
看着瘦的厉害,没想到照样沉,这一路过来差点儿没累死她。
心中默念好几回人是自己打的、不能放过这样一个刷好感度的机会云云,唐玉斐这才略微***了一些。
安静熟睡的江堰倒是极为温顺,只是他的呼吸声轻不可闻,如他小心翼翼地活着一般。额头上缠着厚厚的白纱布,露出了原本漂亮的眉眼,眉心依旧不自觉地皱着,底下是浅浅青紫色,唐玉斐知道这双眼睁开后藏着怎样迫人的凌冽寒冬。
那里是雪窖冰天,寸草不生。
江堰的个人资料上记载着,他有着很严重的睡眠障碍。
心下一软,唐玉斐忍不住伸手轻轻抚上江堰的眉心,将它抚平。
安心睡吧,既然她来了,她会将余下五十多年的时间都耗在他身上,宛如飞蛾扑火一般去温暖他。
看着看着,唐玉斐不知什么时候居然也睡了过去。
当她被一阵寒意惊醒,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身前的床上已经是空无一人。窗户大开着,高处的寒风吹起窗帘,远远的是一片漆黑浓夜。
糟了,唐玉斐心中暗骂,她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松懈了!
正欲起身寻找江堰,脖子上传来了熟悉的冰冷感,唐玉斐的身体陡然僵住。
“你再动一下,我就杀了你。”江堰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喘气声略沉,声音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这里到处都有监控,你不能伤害我。”唐玉斐恢复了冷静,说道。
“带我出去!”江堰有些气急败坏地看着唐玉斐的背影,他的手腕在发抖,心底压不住的恐惧仿佛要破土而出,眼前的一片白色令他头晕目眩。
他这辈子最恨最害怕来的地方就是医院,这个女人竟然将他带来这里,他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杀了她。
“唐玉斐,带我出去!”他一度重申道。
心中了然,唐玉斐语气轻柔:“江堰,先把你的刀放下,你这样架着我我不能动。”
“收起你那些小心思,否则我会让你后悔。”
“我什么也不会做,相信我一次。”唐玉斐缓缓举起两只手,示意自己绝对安全,语气像是在哄一个闹脾气的小孩。
良久,江堰才缓缓收回了美工刀,唐玉斐转身过身,看到他已经在距离自己三步的安全距离站定。
那张脸血色尽褪,眼中是刻意加浓的凶悍神色,以及遮掩不住的慌乱。

小编点评

唐玉斐江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