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清粥里的糖(黎蕊余熠)

你是清粥里的糖(黎蕊余熠)

导读:黎蕊余熠小说《你是清粥里的糖》文笔俱佳的***小说。为您提供黎蕊余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凌晨五点。阳光透进窗户传进屋内。黎蕊起身。微微一动,身体咔咔作响,她将早已冰冷的水一饮而尽。

小说介绍

黎蕊余熠小说《你是清粥里的糖》文笔俱佳的***小说。为您提供黎蕊余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凌晨五点。阳光透进窗户传进屋内。黎蕊起身。微微一动,身体咔咔作响,她将早已冰冷的水一饮而尽。

小说简介

黎蕊的人***长之路充满了无尽的坎坷,所有人都在逼着她长大,而她也只能在被迫中不断地前行,没有一点是自己所愿意的,奈何现实已经不给她任何的时间和机会去改变什么。唯有一个人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无论是苦、还是甜,余熠的不离不弃给了黎蕊最大的动力,让她在绝望中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也让他们在最为灰暗的日子里找到了新的人生方向,这样就足够了。

你是清粥里的糖全文阅读

黎蕊的母亲尤逊雪最后没有再嫁,过了几年等黎蕊的工作和生活彻底稳定了之后,就带着几个多年跟在自己身边的家仆去到南方一个风景秀丽有山有水的小镇养老了,偶尔黎蕊和余熠去看她的时候,都开始越来越意识到尤逊雪在经历过人生的起起落落后,已经逐渐褪去了锋芒毕露的棱角,显得随意淡然了不少。
黎蕊很为尤逊雪感到高兴,她一直觉得尤逊雪活得太累了,从前是为黎辛活着,后来是为黎蕊活着,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而现在,尤逊雪终于懂得学会犒劳自己了,生活得也越来越悠然。
而黎辛后,和黎蕊交代清楚一切后,一年后也和杨舒雅结婚了,两人没有再要孩子,黎蕊去黎辛家里的时候,也时常会和杨舒雅聊会儿天。
一切都在生活的打磨后赢来了最后的沉淀。
洛瑾和周时新几年后也有了个孩子,名字叫周乐瑾,是个男孩,性格和周时新一样讨巧可爱。
黎蕊时常是和洛瑾聊着聊着,还没一会儿,洛瑾就嚷嚷着要回去带孩子了。最后,在周时新的劝说下,洛瑾终于决定给孩子找了个专门的***带着,自己也松了口气。
莫芷薇对黎蕊在网络上的陷害一事,由于证据不足最后不了了之了,但莫芷薇在法律上虽然没有受到相应的惩罚,但这件事也是在同学这个圈子里传开了,从前高中时留下的所有好印象也荡然无存,几乎人人望而远之。
莫芷薇后来找过黎蕊想约她见一面,但是被余熠给直接拒绝了。
余熠的原话就是:“还去沾那个浑水干什么,别脏了自己,以后不要再和她有任何的来往。”
黎蕊到也没有想到这么严重,每个人都有可能会犯一时的错误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只不过莫芷薇的错误恰好犯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情况比较严重而已。
她不会原谅莫芷薇,但同样的,也不会和她有任何交集。
一切都让时间冲刷过去吧。

你是清粥里的糖免费阅读

凌晨五点。
阳光透进窗户传进屋内。
黎蕊起身。
微微一动,身体咔咔作响,她将早已冰冷的水一饮而尽。
通宵的困意被驱散了点,忽地又有点想吐。
强压下脑海中的不适,她走到床边,掀开被子,慢慢躺下。
脑海中不断重现着剧本里的台词,半个小时后,她闭上眼,开始模拟画面。
一个小时过去,敲门声响起。
她依旧闭着眼睛。
“起床了,黎蕊。”
洛瑾略微沙哑的声音传来。
黎蕊翻了个身,将头埋进枕头,嘟囔着。
“起了起了就起了……”
关门声响起,黎蕊迅速起身。
她觉得自己的演技又精进了。
早晨七点,街道上车水马龙,人生鼎沸,充满无限生机与未知。
可是到了傍晚呢。
她见证过这里的傍晚,自然也对白天不再期待起来。
黄昏时分,独自站在在屋檐下,看着天慢慢地黑下去,心里***而凄凉,好像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了。
正如同无限***身体的黑夜。
到教室时,她座位的周围还没有人。
她坐了一会儿,忽然有点饿了。
吃早餐的时候,她担心自己会犯恶心,就喝了几口白粥。
将书包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个吃的,饿意愈发使人头晕。
她猛喝了几口水。
放下水杯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教室门***入的光线。
来人穿着白色短袖,灰色运动裤。头发略有些凌乱,他不在意的提起一只手抚了抚。冷白的皮肤在阳光的映射下几近透明,良好的唇色却硬生生地润上了生气,更显唇红齿白。
鼻梁挺拔,一双黑眸深不见底,他一言不发,漫不经心地坐到黎蕊旁边。
生活的琐碎在他脸上体现不出一分,仿佛仅仅是一个路过的过客。
此刻,黎蕊更关注的是他一只手上拿着的一袋面包。
包装袋被撕开的声音传来。
她望向窗外,眼睛颤了颤。
一股肉松的味道飘过来。
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饿死了。她心想。
回应她的,是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她偏过头,面前的人正挑眉看着她,嘴里的面包还没有咽下去。
她更加确信了是自己肚子里传来的。
脸上升起几分躁意。
太尴尬了,她怔怔地看着桌面。
视线中出现一个面包。
是没开封的。
她惊喜地望过去。
“没吃早餐?”余熠正皱眉看着她。
“嗯”她随口应了一声,迅速拆开大口吃起来。
管他的,反正余熠也没空嘲笑他们这些小人物的难堪。
她如是安慰自己。
整整上午四节课,众人都是在不同课程中的新课本中度过。
英语课结束前十分钟,英语老师Miss郭见讲得差不多了,放下课本,吩咐前后四个人组成一个英语小组,分饰角色对话刚学的短文。
黎蕊面色淡淡地看着周时新和李让转过头来。
“怎么读啊,学委您分配呗。”
周时新单手撑在余熠的课桌上,若无其事地观望了一圈教室。
李让骤然接下任务,也不清楚其余人的朗读水平。她心里估算着余熠肯定不错,毕竟他中考成绩全市第一。周时新和黎蕊就不知道了,但一个上课经常开小差,一个艺术生,估计也不怎么样。
她随即把台词最少的给了周时新,黎蕊其次。
三人都没有意见。
余熠是第一个读的。
“Yesterday,Iwentto……”英文醇正自然,低沉有力。
李让暗暗惊叹。
黎蕊和周时新都没多大反应。
李让接在余熠后面,虽然算不上惊艳,但也很出挑。
黎蕊有些忐忑了。
毕竟接在她后面的是自己。
轮到她时,“Butyouaremore……”磕磕碜碜,好不容易半句读完了,下一个单词她不认识了。
“么……么……”
周时新实在憋不住笑出了声。
黎蕊顿时尴尬地抬起头,周时新笑得更大声了。
“我天!哈哈哈哈哈……黎蕊你牛啊,比我的水平还差哈哈哈哈哈——”周时新一口大白牙毫不掩饰地露了个遍。
这冷美人搞笑起来居然这么逗。
李让低头掩嘴笑着。
四人中,黎蕊和余熠最熟,她下意识地看向余熠。
余熠也正提起一边嘴角正看着她,面色依旧淡淡的的,一双黑眸却泛着雾气。
黎蕊一脸尴尬地看着他。
他收了收气息,脸色的冷意明显下降,收到信息,有意清了清嗓,带着她读。
黎蕊红了的脸这才渐渐恢复。
喧嚣声里,男生和女生都低头看着课本,两人的身形都一样养眼,男生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女生的声音清冷宛若甘泉。
男生每读完一句,都会看向女生。
李让望着这一幕,有些不可置信。
她和余熠从初中期间就是同班同学。
印象中的余熠成绩优越,是当之无愧的学霸。但他却不是普遍印象中的好学生。余熠不像其他学霸一样整天专心致志地学习,虚心去办公室请教老师问题。
他对谁的态度都是淡淡的,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寡淡,高冷得让人难以亲近。
就连高兴的时候也只是扯一扯嘴,发怒的时候漆黑的双眸射出的眼神深幽恐怖,细看却又平平淡淡,不动声色得让人心惊胆战。
大多数时候他都是面无表情的,一举一动都透着漫不经心,仿若任何事情都无所谓。
当然不是没有人看不惯他。
初二的时候,一高中部的臭名昭著的校霸放学把他堵住,声称余熠挖自己墙角,要给点颜色瞧瞧。校霸带了一大堆手下,场面颇为壮观。
这一看就是没事找事,余熠几乎就没多眼看过哪个女生。
周围围观的同学不少,却都无一人赶上前。
李让也在围观队列中。她原以为余熠肯定惨了,因为余熠瘦瘦高高的一看就不是能打架的料。
最后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却完全符合了偶像剧应有的情节,校霸的十七个手下被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自己也是鼻青脸肿。
而余熠呢,仅仅是嘴角有道擦伤。
余熠临走前还不忘慢条斯理地掏出纸巾,优雅地擦了擦手,然后面不改色地单手插兜和赶来的周时新众人离开。
仿佛不是眼前这个骄贵公子打的。
余熠一个人单挑十八个人的壮举迅速传开。
从此,更加没有人敢靠近他。
作为见证了他灵活身姿的怀春少女,在那个尚处懵懂的年纪里,她的心一下就沉沦了。
可是,喜欢他的女生不在少数。
几乎说,经常有女生来找他。在一段时间里,他的桌子里每天都有一大堆情书,甚至有不少外校的女生企图进校看他。
他一开始只是毫不在意地当着全班人的面将所有别人放过来的东西一骨碌地放进书包,对周围人的目光全当看不见。
时间渐渐久了,他开始不耐烦了。见到个女的都下意识回避,有女生来找他他也能毫不留情面地用冷冷的目光拒绝她们,早已懒得开口。
一开始班上女生还享有点特权,可以向他请教题目,渐渐地,余熠察觉到有些人的醉翁之意,也不再回答任何问题了。
李让自认为自己颇为了解他。是故她从来没有像其他女生一样明目张胆地对他表达喜欢,她知道这样根本讨不到什么好果子。
她只是于无声间有意无意地在他面前刷着存在感,她觉得余熠对她起码有一定的印象了。
可是现在,她有点震惊了。
她从来没有听过余熠对任何女生有过不同,连校花也不感冒。
他们看上去并不认识啊。
是因为黎蕊是他同桌吗?还是因为黎蕊是明星?
下课铃响。
黎蕊仿佛表演了一场话剧,累得瞬间趴在桌子上。
一旁的余熠合上书,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嘴。
前头的周时新偏过头来,“诶熠哥,明天下午体育课跑完步打球去啊?”
北城一中的体育课有个惯例,每节课男生一千米女生八百米测试,不合格会影响期末考试。
不少人对此颇有致辞。
周时新也不例外。他咂舌抱怨道:“这体育课也太***了吧”,随即又想到点什么,他试探性地看向黎蕊:“黎蕊你们艺术生要跑吗?”
经过一节英语课的刷新,他显然对黎蕊生人勿近的印象有了转变。
黎蕊有些昏昏欲睡,简言道:“我们可以不上体育课。”
“什么?!”周时新拍桌,一下把黎蕊的困意赶跑了。
黎蕊被吓了一跳,情绪略有起伏:"你没听错。"
周时新见黎蕊回应,有点激动,更加来劲,直接忽视她的咬牙切齿,肆无忌惮道:"你们这也太好了吧,艺术生就是不一样啊,黎蕊你可不能因此懈怠啊,身体是***的本钱……"
周时新显然忘记了自己不久前说过的话,余熠嘴角抽了抽。
偏生黎蕊也不恼怒,回复得还一本正经:"放心吧,我现在会去的。"
余熠偏过头,黎蕊齐耳的棕褐色短发毛绒绒的,天生有些清冷的眼神此刻带着生气。

小编点评

黎蕊余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