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渣男世界乘风破浪(快穿)(寒玉)

在渣男世界乘风破浪(快穿)(寒玉)

导读:寒玉小说————在渣男世界乘风破浪(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青雨梧桐所著,讲述了有一个女人深爱我,即使因我被伤害被辜负,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我深感苦恼,因为我爱的人不是她。”——渣男

小说介绍

寒玉小说————在渣男世界乘风破浪(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青雨梧桐所著,讲述了有一个女人深爱我,即使因我被伤害被辜负,身败名裂家破人亡。我深感苦恼,因为我爱的人不是她。”——渣男

寒玉小说简介

睁开眼睛,寒玉成了向家唯一的千金,向清怡。
向老爷这一辈子除了一个正室,还有三四个妾室,通房无数,外室更是多不胜数。如此多的女人,偏生没有子女缘,除了正室在进门五年后给他生下了一个女儿,其他的女人竟然没有一个给他生下孩子。
说起来其实也有。
生下孩子的那个是向老爷置在外面的外室,是个寡妇,曾经生下过一个儿子,向老爷向庆荣当时高兴得不得了,一度差点听了寡妇的怂恿将家里的正室休弃,将寡妇迎进门。
最后还是跟在向老爷身边十来年的管家提醒他,算一算这儿子生下来的时间不对。向庆荣被这话惊醒过来,回想一下,确实。这儿子算算没满日子就生了。后面一问寡妇,寡妇说孩子没足月就生了,可看那孩子长得肥头大耳的,怎么看都不像没足月。

在渣男世界乘风破浪(快穿)寒玉全文阅读

向庆荣要不是人精,也不会白手起家挣下这么大的家业,他刚开始只是被有后这样的好事冲昏了头脑,一清醒过来就觉得不对劲了,不管寡妇怎么使劲,就是不愿意将人接回来,扯了个慌,说给孩子算了个命,要等孩子过了八岁,才能将孩子接回去认祖归宗。
没想到没等那么多年,这孩子稍微长开一点,那眉眼鼻子嘴巴,长得和当时向庆荣身边一个外管事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外管事正是向庆荣派过去照管寡妇日常起居的。
向庆荣大怒,差点让人将那对奸夫□□给弄死。
折腾来折腾去,向庆荣年过四十都再没有生出孩子。
可家里这诺大的家业要有人继承啊。向氏一族的族里那些老东西一个赛一个的算盘打得死精,都想让他从自家挑个孩子过继,美名怕他家断了香火。表面是这么说,内里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向庆荣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一辈子,最后却给别人做了嫁衣。他找庙里的大师算了一卦,大师批命说他命中无子。从此向庆荣就断了心思,一心寻思给自己唯一的女儿寻一个上佳的上门女婿,到时候女儿生出儿子,向家也算是有后了。
寻来寻去,最后看中了一个比女儿大几岁的童生,叫李槐。
李槐家境贫寒,之所以被挑中,是因为他年仅十六就考中了童生。之后就因为家里面实在是拿不出银子供他继续考试,这才耽误了。
李槐家里有两个兄弟,李槐虽然是读书人,心高气傲,但是迫于贫穷的压力,还是同意了这门亲事。
原主向清怡十三的时候,就和李槐定了亲。当时李槐已经十八了。
原主的生平一帧一帧地输入寒玉的脑海,在原主的记忆与她彻底融合的时候,她就成了向清怡。
向清怡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她出生的时候,向家当时就已经是大户了。她虽然是女孩,但是她爹向庆荣只有她一个孩子,所以从小就被着重培养,只是她虽然长得像她爹,但是性子却随她娘,软。
这个时候,女人讲究的就是性子要和软,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但是这样的性格,却让向清怡这辈子备受欺凌,甚至最后在痛苦绝望中死去。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从她跟这个凤凰男李槐定亲开始。
李槐家里穷,他作为读书人,清高冷傲,为了圆自己的科举梦,这同意做向家的上门女婿,条件就是向家要支持他读书。
对于向家的家业来说,供这样一个读书人显然不成问题。
向庆荣对李槐可谓是尽心栽培,就盼着他有朝一日能得道升天,到时候向家也就不必担忧财产继承的问题了。
那么为何会专门挑一个读书人呢。这是因为向庆荣认为现在的社会阶级就是士农工商,向家再有钱,在官僚面前也不敢直起腰,他就盼着女婿能有出息,以后向家就能脱离商籍,一跃成为士族。
李槐生得一表人才,年纪虽然小,但是已经会权衡利弊,善于伪装。
自从和向家定了亲,李家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先是李槐从乡下搬进了城里,向家为了让他安心读书,借了一座两进的宅院给他住。紧接着,李槐的母亲李老太就借口照顾儿子,从乡下搬到了城里,没过多久,李槐的大哥大嫂一家又打着孝敬老人、进城照顾老母亲的旗号,进了城,一住下就不走了。
不出几年,一家人在向家的照顾下,在城里过得十分滋润,呼奴唤婢,俨然已经成为了城里的上等人家。
李槐是读书的料,不出两年就中了秀才,之后更是接连中了举人。
而就在这时,南边春汛涨洪水,不少地方都受了灾。过了半个月,李家来了一个投奔的亲戚。亲戚是李家的远房,李老太和她的祖母是堂姐妹,这关系都快出五服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找到李家来的。
这亲戚就是后来将原主人生彻底推入深渊的罪魁祸首之一,许半琴。
许半琴的家人听说是都葬身于洪水之中了,这才过来投奔李家。李家当时在向家的照料下,家里做起了小生意,平时逢年过节,向家也会送东西过来,日子过得很是滋润。对于这个远房来投奔的亲戚,养上也不在话下。但是李老太这人很抠,不愿意养一个闲人,所以当时许半琴虽然是以客人身份住下来,但是是要侍奉李老太的。
只不过没过多久,向家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表妹来投奔之后,因为担心李槐和她相处会日久生情,所以向老爷做主,以李家宅子太小,住不下亲戚为由,将许半琴给接到了向府。
许半琴在李府的时候过的是下人的日子,但是到了向府,向府什么都有,也不差这么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的口粮,所以许半琴在向家的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当时整个向家只有原主一个小主子,向清怡很喜欢这个亲切可人的姐姐,平时也喜欢跟她在一起玩,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手帕交。
许半琴的心思哪里是原主这样从小养在深闺,从未见过人间险恶的人能看透的,就连向老爷,曾经在许半琴进府的时候匆匆见过一面,阅人无数的他当时也没有想到,自己终有一天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最终也死于蛇蝎美人之手。
在住进向家之后,向家的繁华迷乱了许半琴的眼。在这之前,她从来不知道人间的日子竟然可以豪奢成这样,穿衣洗漱吃饭出行都有人伺候,穿不完的绫罗绸缎,山珍海味不带重样。
而她也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她只是寄人篱下的客人,她已经十七岁了,女子到了这个年纪,就该嫁人了。

寒玉免费阅读

在进入向府之前,怕李家人嫌弃她是包袱,所以已经以雷霆速度拿下了李槐。但是进入向家之后,才发现李家和向家比起来什么也不是。可是向家没有李槐那样年轻的男人,甚至唯一的男人就是已经年过四十的向老爷向庆荣。
许半琴最开始嫌弃向庆荣老,可是也没有别的选择,向家就这么一个男人。
许半琴怎么拿下向庆荣的,原主并不知道,在原主的记忆中,只显示,许半琴住进向家不到一年,原主的母亲就突然暴毙。
原主为母亲守孝三年,所以和李槐的婚事就拖了三年。但是向庆荣在向清怡母亲死后一年多就娶了许半琴为继室。
要说这个许半琴,长相就挺普通的,向家伺候的丫鬟,随便拉一个出来,也许都比她好看。但是许半琴就是有不靠脸让男人心动的本事,具体是怎么做到的,原主也不是很清楚。
成为了原主后娘之后不过一年,中了举的李槐已经准备上京应考了。当时向庆荣担心他要是考中进士会被人榜下捉婿,所以赶在李槐进京之前,就逼着他和向清怡完婚了。
后面李槐真的考中了,只不过并不是正经进士爷,榜下捉婿还轮不到他呢。
李槐不是进士及第,而是赐同进士及第,要做官就等着补替,或者塞银子打点,因为远在京中,有事也不好商量,所以李槐就先行回了正临县,准备让向老爷掏银子替他打点。
虽然是同进士出身,但这已经是莫大的殊荣了,要知道大多数读书人穷其一生也未必能摸到举人的门槛,更别说是进士了。
这时候,虽然李槐已经娶了向清怡,但他内心对许半琴还有些旧情未了,兴许是因为得不到,而许半琴此时也嫌弃向庆荣人老体衰,不及年轻的李槐英俊强壮,更何况此时的李槐已经是半只脚踏入了士族阶层,这对许半琴更是充满了诱惑。
郎有情妾有意,许半琴手段又了得,两人很快就暗暗地勾搭到了一起。
只是此时两人的身份今非昔比,两人算是丈母娘和女婿。纸是包不住火的,何况向庆荣也不好糊弄,很快就发现了两人的异常。
这样的丑闻若是传出去,别说许半琴要被唾沫淹死,就连李槐也别想做官了。两人一合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向庆荣给毒死了。
短短两三年的时间,向清怡就失去了双亲。只是此时天真的她依旧丝毫没有怀疑丈夫和她视为最好朋友的许半琴是罪魁祸首,甚至在伺候的丫鬟在她面前隐晦地提到李槐和许半琴之间关系似乎不太正常的时候,还斥责丫鬟不许她再胡说。
许半琴虽然很想连同向清怡一起除掉,但是向家若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满门皆死的话,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向清怡一直不相信自己的丈夫和许半琴会有染,毕竟许半琴是李槐的丈母娘啊,虽然年纪相仿,但是李槐是读书人,这基本的道德伦理他还是懂的吧,他可是以君子自诩。
直到向清怡无意间撞破了两人的奸情,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深深信任的人,一直在将自己玩弄于股掌。
被向清怡撞破,许半琴半点都不担心,她对外宣称向清怡因为她爹的过世伤心过度,伤了身体,需要静养,就大张旗鼓地将人送去了城外的寺庙,捐了大笔的香火银子,名为静养,实则是将人软禁了起来。
原主即使心中有恨,但是她只是个弱女子,她住的院子被看守得密不透风,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跑。
一开始她还想要逃跑,去揭穿那两个奸夫□□,失败两次之后,许半琴直接派人打断了她的双腿,让她再也没有机会逃出那个破院子。
原主整日活在痛苦绝望之中,最后终于忍受不了那种蚀骨的绝望,吊死在了床边。
原主冲天的怨气差点扰乱这个小世界的基本盘,这也是寒玉为何会来到这里的原因。
她已经将原主的记忆全盘接收。她走出原主的闺房,一路上碰到不少奴婢,都向她行礼,却并不向往日那样得到小姐的微笑致意,小姐略显冷漠地越过她们。
丫鬟们只以为是小姐心情不佳,并不知道小姐已经换了一个人。
向府上下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似乎在筹备喜事。
“这次老爷这样重视,离婚礼还有半个月呢,现在就开始筹备,说句不太好听的,当年娶夫人,也没有见过老爷这样重视...”
“嘘!你疯啦!想死也别拉上我!”另一个人慌忙阻止她继续往下说。
“真是...晚节不保哟!”那人却意犹未尽,又感叹了一句,这话吓得她身边听到的下人脸都白了。
向清怡站在拐角处没有露面,她听着那两个下人嚼舌根,大概推断出来,这个节点,应该是原主娘已经过世一年多,她爹准备娶许半琴为继室的时候。

小编推荐理由

在渣男世界乘风破浪(快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