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星(盛星江予迟)

见星(盛星江予迟)

导读:《见星》是作者一只甜兔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盛星江予迟 ,小说讲述了一时间,电话那头只剩盛掬月的呼吸声,她停顿许久,道:“妈妈想找你帮忙,具体的事不清楚,怕场面闹得难看。

小说介绍

《见星》是作者一只甜兔所创作的一部现言 小说,主人公是盛星江予迟 ,小说讲述了一时间,电话那头只剩盛掬月的呼吸声,她停顿许久,道:“妈妈想找你帮忙,具体的事不清楚,怕场面闹得难看,她前几天联系了三哥,三哥说做不了主,她可能会找你。”小编为你带来盛星江予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洛京的冬日异常寒冷,落星山上更甚。
山上覆着一层白雪,葱郁的树林藏起朝气的面庞,进入冬眠期。别墅内与外面的冰天雪地仿若两个世界。
盛星蜷缩在壁炉旁,白色毛衣衬得她小脸红润,白皙的下巴悄悄躲在毛茸茸的领口,被江予迟喂了一段时间,她看起来胖了点儿。
壁炉里的柴火燃烧声让盛星觉得平静,她看了一下午的剧本,又做了会儿心里建设,准备给盛掬月打电话。

见星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洛京的冬日异常寒冷,落星山上更甚。
山上覆着一层白雪,葱郁的树林藏起朝气的面庞,进入冬眠期。别墅内与外面的冰天雪地仿若两个世界。
盛星蜷缩在壁炉旁,白色毛衣衬得她小脸红润,白皙的下巴悄悄躲在毛茸茸的领口,被江予迟喂了一段时间,她看起来胖了点儿。
壁炉里的柴火燃烧声让盛星觉得平静,她看了一下午的剧本,又做了会儿心里建设,准备给盛掬月打电话。
通话声响了一阵盛掬月才接起,背景里还夹杂着狂烈的风声,她的声音有点儿哑:“星星?”
盛星瞧了眼窗外白茫茫地一片,纳闷道:“姐,你们所还没放假呢?这都快春节了,你还在外面?”
盛掬月轻咳了一声,找了个风小点儿的地方说话:“下雪了,手头的活短时间做不完,怕大雪压坏了塔檐,临时和同事过来做些保护措施。”
说起来,盛家三兄妹一个比一个任性,盛霈当兵去了,盛掬月毕业后找了家古建筑修复所,盛星一直在演艺圈里,一时间竟是找不到人继承家业。
盛星见盛掬月在忙,简短地说了事:“姐,就是过年的事,是有哥哥的消息吗?妈妈她怎么会突然让我回去过年。”
一时间,电话那头只剩盛掬月的呼吸声,她停顿许久,道:“妈妈想找你帮忙,具体的事不清楚,怕场面闹得难看,她前几天联系了三哥,三哥说做不了主,她可能会找你。”
盛星一愣:“三哥拒绝了?”
盛掬月“嗯”了一声,重复先前说过的话:“星星,你不欠她的,她对你也没尽过责任,你不想去就不去。”
挂了电话,盛星蜷缩在懒人椅上出神,想起幼时的事。
她在洞察人心这方面似乎是有天赋,能轻易地分辨出一个人对她的情绪,当她第一眼看到妈妈的时候,就知道她讨厌自己。
六岁的盛星没被人爱过,她那时曾期盼过自己的父母,他们会教导她或者纵容她,不管怎么样,至少是爱她的。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讨好着妈妈,想让她喜欢自己,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
可惜,盛星只是从一个冰窖跳到了另一个。
讨好和装乖,更容易让她在盛家生活下去,就像她以前做得那样。至少这些不是无用功,除了爸爸妈妈,家里其他人都喜欢她。
“星星?”
关门声和江予迟的喊声没惊动盛星,她兀自发呆,神思深重。
江予迟脱下大衣,抖落一身风雪,径直走向壁炉边。盛星最爱的两个地方,壁炉边和阁楼,冬日阁楼阴冷,她不爱去。
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怔怔出神。
江予迟垂着眼,安静地瞧了一会儿,倏地俯身,弹了下这小姑娘的脑门:“自己在家净发呆了?”
盛星下意识地捂住脑袋,眼睛里的凶意在看到是江予迟时藏得一干二净,她乖乖喊:“三哥。”
江予迟轻挑了挑眉,朝她伸出手:“发什么呆,过来给三哥打下手,晚上给你做芙蓉鸡片,炖个黄鱼羹,再炒个青菜。”
男人的手和十年前相比,有了些区别。
指甲依旧修剪得整齐干净,手指根根修长,掌心干燥,纹路清晰,只是多了些茧子和伤痕,掌心、手指上都有。
盛星瞧了一会儿,自然地扶上去,一口应下:“好,我帮三哥。”
江予迟扶着盛星起身,等她站稳了,毫无留恋地松开手朝厨房走,顺口问:“打算休息多久,之后还有工作吗?”
盛星指尖蜷缩,慢吞吞地应:“暂时没有,前些天经纪人送来几部剧本,剧都不错,但大部分角色都演过了,没什么兴趣。”
盛星这些年确实没什么长进。
她对什么都兴致缺缺,演戏对她来说是一件极其自然的事,并没有花费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从小就在演艺圈里呆着,她演过的角色数不胜数,自从十六岁拿了影后,她对这方面就不太上心,接得戏越来越少。
接电视剧对她来说,是一种新的尝试。
江予迟默不作声。
这段时间,他和盛星的经纪人聊过,经纪人这些年几乎和盛星形影不离,算得上是最了解她的人。她说盛星十六岁那年,曾说过不想演戏了这样的话,但只说了那么一次,她也没多想,以为是小女孩迷茫未来。
十六岁,又是十六岁。
盛星离家出走时也是十六岁。
两人进了厨房,各自做起手里的活,江予迟像闲聊般问起:“都有哪些剧本,能和三哥说吗?”
盛星低头择菜,挑了两本印象深的说:“一本偏悬疑的,女主角是受害者家属,整体较压抑。”停顿片刻,抬眸看了眼江予迟:“另一本是青春校园,讲少年人间的暗恋,青涩单纯,轻松点儿。”
江予迟不紧不慢地关上水,黑眸间莫名的情绪一闪而过,懒懒地笑开:“星星对哪本感兴趣?”
“悬疑片我小时候就开始演了,倒是校园电影我还没拍过。”盛星抿抿唇,欲盖弥彰般解释,“上高中的时候,经纪人怕我被那些皮囊好的男孩儿骗,没给我接过这类型的片子,我能想试试。”
江予迟利落地处理手里的鱼,语气轻松,似随口问:“学校里呢,星星在学校里有喜欢的男生吗?”
盛星视线飘忽,轻咳一声:“三哥,你做饭认真点!”
这个问题还真难住她了,毕竟问的人是江予迟。回答“有”,他可能会误会她喜欢别人,回答“没有”,这是谎话。
毕竟她喜欢的人,就在跟前站着。
江予迟没多问,只是接下来厨房的动静逐渐变大,锃亮的刀***地劈向砧板,鱼肉可怜巴巴地承受这男人的怒意。
盛星:“......”
她纳闷,男人好难懂。
.
晚饭后,盛星站在沙发前看群里闲聊,作为一个女明星,在休息期间,饭后站立不坐是她最后的倔强。
群里加盛星一共四个女人,除她都是圈外人,平时聊起天来每天都能999+,永远不会停歇,这会儿她们正在说最近大热的选秀节目。
[有个弟弟绝了,天然去雕饰那种。]
[啊啊啊真的,唱跳俱佳,还是个拽哥。]
[我日,我一百年没追星了,难得想搞男人。]
[@Paidax 星星出来,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去搞点门票来。]
[Paidax:你们说的是三个人还是一个?]
[当然是一个!你最近是不是休息?还不恶补点综艺,女明星理应走在吃瓜第一线,你身后还有姐妹嗷嗷待哺。]
盛星没想到自己还有看选秀的一天,那三个人竟然不说名字,要她自己去看。她正好站着消食,看看也行。
这么想着,盛星打开了电视机。
江予迟换了衣服下楼,一眼就瞧见了盛星,她半倚着沙发,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而电视上——
几个高挑、清瘦的少年随着音乐起舞,鼓点配合着机械性的动作,朦胧的眼神配合着眼妆,还颇有几分勾人的意味。
个个都面容英俊。
江予迟停住脚步,立在盛星身后静静瞧了一会儿,冷不防地出声问:“什么时候对这些感兴趣了?”
盛星被这悄无声息的男人吓了一跳,忍不住回头瞪他一眼:“三哥,你在家走路总不出声。”
江予迟下巴微抬,指了指电视:“有认识的人?”
“暂时没看到。”盛星的视线重新落到电视上,“只知道有一个人气特别高的男生,可能以后会有合作,还没看到他出场。”
江予迟微眯了眯眼,侧头看窗外的天色,问:“星星,陪三哥出去走走?趁着还有点儿光。”
盛星:“......”
那么大的雪,居然邀请她出去散步。
盛星忍了忍,没忍住,半是好奇半是试探,道:“三哥,你没谈过女朋友吗?”如果谈过,大约也是被甩的一个。
江予迟瞥她一眼,轻哼:“从小收拾你一个就够累的了。半夜不睡觉,天天往外爬,哪儿有空找女朋友。”
“总说小时候,都多久的事了。”盛星不满地嘀咕,“我上楼穿外套,三哥等我一会儿,很快就下来。”
说完盛星就跑了,留下江予迟一个人。
电视里传来清晰的声音:“请下一位选手——陈漱准备舞台。”
江予迟漫不经心地瞟过电视。
出现在屏幕上的男生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神情冷漠,桃花眼里就差没写“老子天下第一”这六个字。
他抬手,关了电视。
盛星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下楼,江予迟站在楼梯口等她,见她穿得暖和,没多说,径直去拿了伞。
冬日天暗得很快,就盛星上楼这一会儿时间,唯一点儿光亮被落星山一口吞了,幸而别墅外很亮。盛星怕黑,院子里树上都缠着灯线,地灯和路灯更是数不胜数,甚至她入睡时地灯都不会熄灭。
两人并排走着,同撑一把伞。
江予迟单手撑伞,微微向□□斜,黑色大衣上沾着来时的寒意,高大的身形将盛星拢在身侧。
盛星悄悄瞧他一眼。
这男人,没表情的时候就显得冷漠。
“三哥,妈妈是不是找过你了?”盛星把下巴埋进毛茸茸的围巾里,声音和雪一样轻,“姐姐和我说,你没答应她。”
江予迟侧头,她提起家里的事,常会变得安静而脆弱,他不习惯这样的盛星,轻叹了口气,他揉了揉她的发,低声道:“星星,记着,万事有三哥。”
盛星吸了吸鼻子,小声道:“三哥,我自己回去。”
江予迟差点儿气笑,忍住敲她脑袋的冲动:“我上一句话你这么快就忘了?怎么着,怕三哥给你丢人?”
盛星摇摇头:“不是,就是不想你去。”
到时候,场面恐怕不会太好看,更重要的是,她担心家里人会说出些不该让江予迟听到的话来,那些事是她的过往,是盛家的***。
没必要让他知道那些糟心事。
盛星最不愿意在江予迟眼里看到的,就是同情。
江予迟一瞧盛星这样,就知道她是真不想让他去,她从小就倔,也不知道和谁学得倔脾气,他退让一步:“三哥来接你。”
盛星抬眸,双眸莹润明亮,唇角漾出笑意:“好。”

见星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年二十九,洛京雪未停。
盛掬月提前半小时到了落星山,盛星对开车这件事儿有心理恐惧,至今没去考驾照。在她眼里,盛星还是当年的幼小、孱弱的妹妹。
“三哥。”
神情清冷的女人朝江予迟略一点头,目不斜视地上楼找盛星,对她这个妹夫没有半点儿兴趣。
江予迟也不恼,盛掬月性子偏冷,打小就这样,不爱和他们这些皮小子玩儿,对盛星倒是诸多疼爱。
年节,群里比什么时候都热闹。
江予迟的手机震了一下午,瞧了一眼,全是酒局,洛京的这些公子哥们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好友发来几条信息:
[哥,晚上出来聚聚?]
[洛京影业的少公子也在。]
[哥,听说人还是星星十年影迷,***,我们也好久没见星星了。]
江予迟略一挑眉,回复:[星星没空。]
[?哥,你问都没问。]
洛京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在他们眼里,盛星从小就是乖乖女,鲜少来这样的聚会,她现在长大了,这群人知道江予迟和盛星走得近,忍不住撺掇人去和江予迟说说好话,叫人出来聚聚。
江予迟没再回复和盛星有关的信息,问了时间地点,无聊地坐在沙发上翻着群里刷个不停地消息。
楼上。
盛掬月走到楼梯口习惯性去牵盛星的手,她小时候从楼梯上摔下去过,那之后很久都怕走楼梯。
“姐,我都二十三了。”
盛星小声嘀咕,江予迟还在下面坐着,显得她好像还是个需要人哄的小女孩,怪不好意思的。
盛掬月没理她,自顾自牵着盛星下楼。
听到动静,江予迟侧目看去,盛星红唇微动,小声和盛掬月说着话,看神情还有点儿郁闷。而盛掬月,还是像小时候那样,牵着盛星。
盛星看到江予迟时,已收起小情绪,换上了乖巧的模样:“三哥,我和姐姐去吃饭,结束给你电话。”
江予迟起身把姐妹俩送到门口,没多说,拍了拍盛星的脑袋,低声道:“有事给三哥打电话。”
盛掬月瞥了江予迟一眼,视线左移,落到盛星面上,自她回洛京,少能看到这样乖顺的盛星。
“走了。”
盛掬月揽过妹妹,没留给江予迟一个眼神。
江予迟:“......”
.
车离盛家越近,盛星越沉默。
她这些年随心所欲,少有烦心事,但一碰到家事,就成了死结,始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段关系。
临进家门前,盛掬月低声问:“星星,能进去吗?”
盛星垂着眼,面上没什么情绪,轻舒了口气,说:“姐,一会儿要是吵架,你别管我,听她说完事我就走。”
盛掬月凝眸:“你要帮她?”
盛星嘲讽似地勾了勾唇,看向略显冷漠的姐姐:“不帮,我只是想听听她说什么。我们这样的关系,能让她向我开口的事,让我好奇。”
盛掬月这些年和家里关系并不好,毕业回洛京后一直住在外面,回盛家的次数寥寥无几,和盛星一起回来更是少见。
“下午我让佣人熄了香,通风清洁了一次。”盛掬月牵着盛星往门口走,“如果不***我们就回去。”
盛星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儿,弯起小指勾了勾盛掬月微凉的掌心,轻声道:“姐,谢谢你。”
盛霈和盛掬月与她不同。
他们是盛家两夫妻的掌上明珠,但因为她和家里的矛盾,两人都家里渐行渐远,她在这个家得到的爱,多数来自于他们。
盛掬月皱眉,斥她:“傻话。”
说着,她打开了门。
盛家夫妻已等了两人许久,见了女儿们,盛妈妈向来温和的神情有了些许变化,在看见盛星时僵硬的唇角因她身边的盛掬月缓和了点儿。
“月亮回来了,老盛,让厨房上菜。”盛妈妈轻声细语地说着话,而后不得不看向盛星,“阿迟没过来?”
盛星蹙着眉,冷淡道:“他忙,有事直接找我,别打扰他。”
盛妈妈张了张唇,似想说什么,被盛掬月打断:“妈,先吃饭,有事吃完饭再说,我饿了。”
餐桌上。
佣人上完菜,悄无声息地退下,不去看那气氛冷凝的一家人。一张桌子,盛霈的位置空着,盛掬月和盛星坐在盛爸爸对面,盛妈妈坐在主座。
一时间,桌上只有碗筷轻细的碰撞声。
盛爸爸率先用完饭,问盛掬月:“月亮,晚上住家里?”
盛掬月平静地拒绝:“不过夜了,工作上还有点儿事。”
盛爸爸轻叹了口气,说:“你们吃,爸爸去佛堂。”
说这话,也不过为了给三人留点空间说事,他向来这样识相。
盛爸爸数十年如一日,万事以妻子为重。他年轻时入赘进了盛家,和妻子感情甚笃,即便疼爱子女,但和妻子一比,都得往后排。
妻子不喜欢的孩子,他便也不喜欢。
听到佛堂两个字,盛星厌恶地皱起眉,放下筷子,开门见山:“想说什么?我坐在这里,你应该食不下咽。”
这话很冲,盛妈妈有一瞬的愣神。
在她记忆里,这个小女儿对她态度多是讨好,平时说话更是小心翼翼,算得上安静又乖巧。
不过盛星说得没错,她确实如鲠在喉。
盛妈妈淡声道:“还记得你的养父母吧?”
话音落下,盛星和盛掬月的脸色顿时变了。
“啪嗒”一声脆响,盛掬月摔了筷子,冷声道:“养父母?星星没有过养父母,不是什么人都能称得上‘父母’两个字。”
这话把盛家两夫妻一块儿骂了。
盛妈妈温和的神情险些绷不住,呵斥道:“月亮,爸爸妈妈是教你这样和长辈说话的吗?我在和你妹妹说话。”
盛星按住盛掬月的手,不怒反笑,过盛的容貌在灯下竟有逼人之势,她笑问:“妈妈,我该记得还是不记得?”
盛妈妈压下猛烈的情绪,直言道:“他们联系我,想让你帮个忙,我已经答应他们了,你弟弟...”
“够了!”盛星起身打断她,唇线绷紧,“这是你答应的事,不是信奉因果吗?什么是因什么果,你比我更明白。”
一口一个“养父母”、“你弟弟”,若不是知道她确实是他们亲生的,盛星会以为她是外面抱来的孩子。
这顿饭不欢而散。
虽然这不欢而散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入了夜,雪纷纷扬扬,寒意无孔不入。
车里气氛沉寂,盛掬月紧紧牵着盛星冰冷的手,低声说:“星星,我给三哥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盛星盯着窗外,白雪掩映在暗色中,唯有路灯下的雪随风打着卷儿,彰显着这冬日的凛冽。
“姐。”盛星的神情有一瞬的恍惚,眉眼间藏着郁结,“六岁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没有爸妈,是捡来的孩子,所以他们对我肆意打骂。我想快点长大,离开那个小镇,有时候想,逃出去就好了,但我不敢。后来,我知道自己有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我以为终于有人爱我了,可是...”
盛掬月听着妹妹的字字句句,心都要碎了,仿佛回到她第一次知道这件事那年。那年,她和盛霈眼里的家支离破碎,他们甚至没有勇气再呆下去,最终却留了毫不知情的盛星一个人在家里。
这是这些年,盛掬月最后悔的事。
盛掬月哑声道:“星星,我和盛霈爱你。”
盛星转头,和盛掬月对视着,美眸里盛着盈盈的泪意,她伸手抱住盛掬月,闷声应:“我知道,我也爱你们。”
...
“三哥,你也老大不小了,家里不着急啊?”
说话的男人带着酒意,一手搭着江予迟的肩,一手拿着酒瓶,面红耳赤地诉说着自己的苦闷,无非就是家里催得紧,又是结婚又是生孩子。
每当这时候,这群年纪稍微小点儿的,都会搬出江予迟来,说三哥还没结婚,哪儿轮得到他们。但该着急的人却一点儿不着急,每回他们见江予迟,他身边总是干干净净,一个女人都没有。
男人醉醺醺的,一时忘了形,怀疑道:“三哥,你不会那儿有问题吧?”说着,视线悄悄江予迟小腹下瞧。
众人都笑开,但又不敢太过分,都忍着。
毕竟早些年江予迟的脾气可不是太好,这一年倒是收敛了点儿。
江予迟轻“啧”一声,把人扣住,笑道:“怎么个不行,展开说说?”
男人忙求饶,江予迟劲大的很,勒得他喘不过气来,讨好道:“三哥,三哥,说笑呢,都是醉话。”
这话题一旦开了头,人的好奇心便止不住,有人问:“三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和我们说说。”
江予迟松开人,懒散地倒回沙发里,眉眼带了点儿笑,难得有兴致回答这个问题:“漂亮,乖点儿,说话轻声细语,孝顺长辈...”
他想着盛星,想她在面前装模作样的样子,照着她展现出来的模样挨个回答。
江予迟说着自己都有点儿想笑,他的星星记仇,还倔强,从不让人从她那儿讨到好,爪牙锋利,凶得很。
边上有人录着小视频,江予迟自己不知道,他说那些话的时候,眉眼中映着点点温柔,哪儿还看得出平日里漫不经心的模样。
“三哥形容是不是太具体了?”
“嘶,我居然觉得有点儿像星星。”
“还真是。”
洛京影业的少公子也在,他纳闷地问旁人:“你们说的星星,是盛星吗?”
那人乐呵呵地应:“那还有谁?演艺圈有几颗星星我不知道,反正我们这圈子里,只有盛星一颗,她打小就乖得不行,那时候好些人看她乖乖软软的,想欺负她,被盛霈和盛掬月揍了还不算,还得挨三哥打。”
洛京影业的少公子更郁闷了。
这说的是盛星吗?他是盛星的十年老粉,经常借着身份的便利去剧组偷偷看她,她算不得脾气差,但也和乖没什么关系,多数时间都很冷淡。
但凡在组里寻她晦气的,从没讨过好。
江予迟提起盛星,心里还惦念着她回家的事,他今晚坐下滴酒未沾,这会儿说要走这群人哪肯,非说要喝一杯,他也不管,摆摆手走了。
其他人可不敢真去拦。
.
江予迟是在盛掬月家小区楼下接到的盛星,她裹着略显单薄的大衣,风将围巾和她的黑发吹乱,车灯闪亮,映出她微微泛红的脸颊。
盛掬月半搂着盛星,抬手将她吹乱的发拨至耳后,捧着她的侧脸,低声和她说着话,见江予迟来了,才将盛星送到车边。
待上了车,江予迟才发现。
她不止脸颊、鼻尖泛红,连眼睛都是红的。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盛星江予迟完整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