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闷棍男掰成话唠(许愿齐誉韬)

我将闷棍男掰成话唠(许愿齐誉韬)

导读:许愿齐誉韬小说————我将闷棍男掰成话唠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子姮所著,讲述了大尧战神浔阳王,一副皮囊迷倒无数大小娘子,奈何性子太差,极品闷棍,一把年纪也开不出朵像样桃花。将其一

小说介绍

许愿齐誉韬小说————我将闷棍男掰成话唠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子姮所著,讲述了大尧战神浔阳王,一副皮囊迷倒无数大小娘子,奈何性子太差,极品闷棍,一把年纪也开不出朵像样桃花。将其一

许愿齐誉韬小说简介

癸卯年正月二十二,旧历辛巳月壬子日,宜入宅、嫁娶、裁衣;忌安葬、作灶。
恰是惊蛰之日,桃始华、仓庚鸣、鹰化为鸠。度过漫长凛冬,浔阳这片土地从晨时就被温暖熹光笼罩,万物待兴。
因是正月,还在热闹月份,路上行人不少。乍暖还寒的风吹在脸上,人们将手揣在棉毛袖子里,互相喜笑着打招呼。
街巷上还铺盖着一层爆竹卷,红色的爆竹卷,像是热闹的雪花般沿着条条街巷蜿蜒,布满整座城池。
那些富户人家,这会儿都忙着清理堆积在府邸门前的爆竹卷。他们将爆竹卷扫到路边,清出门前道路。

我将闷棍男掰成话唠许愿齐誉韬全文阅读

唯独城里最大的府邸——浔阳王府,朱门紧闭。有行人从王府院墙下走过,侧耳倾听,竟隐隐听见王府里传来女子叱骂的声音。
不用说,这叱骂的女子定是浔阳王的长姐,兰慈县主。这是全浔阳百姓都知道的事。
至于兰慈县主的叱骂对象,更是没谁不知道的,浔阳王嘛。为着这个弟弟的终身大事,兰慈县主操碎了心,有时在公众场合也会数落起浔阳王,教不少百姓都亲眼瞧见过,更别说在浔阳王府里了。
红墙内隐隐响起兰慈县主因激动而拔高的声音:
“齐誉韬,又过去一年了啊!数数你如今的岁数,二十好几的男子,如你这般孩子都该打酱油了,你怎么就是不能给我带回来个弟媳!”
兰慈县主越骂越怒,情绪激动使得她原本因天寒而泛白的脸颊,此刻洇出两团潮红。兰慈县主喘着气,自发髻间垂落耳畔的冰晶东陵玉流苏,撞击着耳环,叮铃作响。
一旁的司鹄见县主嗓子都有些干哑,眼珠子一转,忙快手快脚为县主倒了杯温水,双手递给兰慈县主:“县主您消消气,消消气,先喝点水,坐下歇歇。”
兰慈县主接过水杯,没好气一叹,抿一口温水。她没坐下,仍立着的。方才怒火中烧盛气凌人的姑娘,在这片刻的安静里观来竟显得纤弱而柔软。
县主本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柔千金,就因着要独自拉扯浔阳王长大,她硬是逼着自己立起来,变得独当一面。久而久之,原本弱质娇女的气质被凌厉果决取代,原本软弱的个性也炼化为钢铁。只有在偶尔的宁静时,才能从兰慈县主眉眼间看出原本的温柔,却很快又会被阅历的风霜感掩埋。
兰慈县主抿一口水就放下水杯,眼睛看向窗前的浔阳王,含着怒色道:“你这闷棍,到底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我为你引荐来的姑娘不说一百也有五十,你一个也拿不下,连句话都不会说!又过去一年,你要是再这样,我看干脆请南风馆的老鸨来教你如何追姑娘算了!”
司鹄一听这话,脸色大变,连连摆手道:“使不得使不得!咱爷好歹也是一方藩王,请老鸨教爷追姑娘,传出去的话,爷还要不要脸面?”
兰慈县主冷笑:“你以为他现在这样就有脸面?明明是浔阳王,却连老婆都娶不到,这才是没脸面!”
司鹄摆着手苦笑:“那也不能请老鸨……”
兰慈县主打断司鹄的话:“只要能帮这闷棍成家,别说南风馆的老鸨,就是把南风馆全搬来王府白吃白住三个月,我也准了!”
“这……”县主真是气坏了,什么离谱的话都说。司鹄不敢再接腔,只好向兰慈县主拱手赔笑,一边低头偷偷斜眼去看窗户立着的浔阳王。爷从半个时辰前就站在那里,任县主叱骂,整整半个时辰里未言一个字,简直不动如山。这样的爷,放在军营沙场里可谓是最令人安心的统领上将,可放在平日,当真闷得令人吐血。
此刻,窗外旭日东升,暖金色阳光照在浔阳王身上。他背对两人,面向窗外,高大宽阔的背影像是被金屑铺就一层轮廓,有肃穆而锋利的华光。
他比大尧寻常男子要高,高出很多,戎马多年练就的精壮躯体被包裹在一件玄黑色圆领袍下。革带束腰,护腕绑窄袖,长茧的粗糙双手负在身后。无论是劲瘦腰身,还是宽阔肩膀,皆处处充满力量感。他连发冠都戴得中正端肃,所有头发被一丝不苟簪在发冠里,竟是一丝掉落出的碎发也无。
这样背对人而立的浔阳王,司鹄在军营见过许多次,更令他每每都联想到古道黄沙、戈壁战场中生长的白杨。
高大、笔直如削。
这是他们大尧的战神,驻守浔阳的齐誉韬,每个大尧子民心中的守护神。
司鹄为有这样的统帅而骄傲,兰慈县主为有这样的弟弟而骄傲,只是……
齐誉韬转过身来,面向兰慈县主。县主对上弟弟这张脸,又是气不打一处出。
论相貌,齐誉韬无疑有一张天赐的皮囊,眉眼、鼻梁、嘴唇,皆如精心雕裁而成,朴素却彰显高位气场,既稳重又锋利。

许愿齐誉韬免费阅读

这等外貌气质,在以“风流飘逸”为主流审美的大尧,宛如挥开一笔浓墨重彩,愣是碾压一众飘逸文人。
所以本来是有许多姑娘憧憬齐誉韬,想嫁他的。可是,兰慈县主回忆了一下……第一个姑娘家中请媒人上门,媒人在浔阳王府待了一天,齐誉韬没说一个字,媒人呕血撤退;第二个姑娘与齐誉韬相看,齐誉韬干坐在那里只字不谈,只在最后结账时丢去银子,姑娘芳心破碎。第三个、第四个……
总之左不过都是给齐誉韬闷死了。
若说齐誉韬是哑巴便也算了,哑巴好歹靠着比划和书写与人交流。而齐誉韬呢?就是闷,像一座山、一堵墙。正常姑娘谁能和一堵闷墙过一辈子?
兰慈县主思及已逝的双亲,又怒又急道:“一年复一年,你年年如此。再过两个月就是清明祭祖,你有何面目向父亲母亲交代?”
齐誉韬眉峰微曲,被战火打磨得如同黑色鹅卵石般的双眸,黯下一些。他唇瓣翕动,似是要开口言语,却又合上唇瓣。半晌后,他错开目光,终于从口中吐出两字:“抱歉。”
兰慈县主一怔,嗤道:“这是你今天说的第三句话,三句还都没超过五个字!”
齐誉韬一动不动,一脸刀雕的冷硬。
司鹄看看齐誉韬,再看看兰慈县主,认命的做起调和气氛的工具,就如之前的每次。司鹄笑着对兰慈县主说:“您别太急,爷不是不上心,他迟早会给浔阳王府带回个女主人的。”
“迟早?迟早是多早?就他这样,带得回来吗?带得回来才奇怪!”兰慈县主怒急交加,发间的簪子流苏不断晃荡。她是真想把南风馆的老鸨请来帮忙的,反正只要能帮弟弟成家,丢脸又算什么?只是兰慈县主想到司鹄的劝说,又有些犹豫。真让自己弟弟脸面扫地,她也做不到啊。
兰慈县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齐誉韬,就这闷棍,正常方法根本解决不了他的终身大事,还得用非常之法。
非常之法……
兰慈县主忽然福至心灵,想到一个法子,眼睛一亮。她当即就说:“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面向浔阳,公开选妃!那些出身名门的姑娘端庄矜持些,便看看市井女子、江湖女子能不能有主动点儿的!先娶一个能忍你的进门,其他的之后再说。今年,浔阳王府一定要添个王妃进来,就这么决定了!”
齐誉韬眼眸轻眯,声音沉冷道:“姐姐何必如此。”
“你愿意也得愿意,不愿意也得愿意。不然我明天就让南风馆的老鸨上门,住在王府里教你,直到把你教开窍为止!”兰慈县主一拍桌子,腕间的银镯子敲击在桌面上,发出清脆一声响。
“就这么决定了,我现在就让人去张贴告示,面向整个浔阳!”兰慈县主挥身就走,脸上挂着激动的潮红色,回头又嗤一句,“终于说了句六个字的话,齐誉韬,六个字,这就是你的出息!”兰慈县主一握拳,决定道:“我不管了,只要是个女的,能让你一天说话超过十句,我就做主让她明媒正娶进我齐家的门!”
“诶诶,县主!县主!”见兰慈县主风风火火要走,司鹄追着喊了几句,也没能使县主慢下来。县主离去了,司鹄只好回头面向齐誉韬,笑着拱手道:“爷,县主也是操心您。”
齐誉韬不说话。
司鹄道:“属下知道您是不会怪县主的,县主她就是着急,不过若是能有王妃进门,对您也是好事不是?”
齐誉韬不说话。
司鹄道:“行行,属下不说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公开选妃也比逼得县主请老鸨过来强啊,您说对不对?”
齐誉韬不说话,缓缓点了下头。
司鹄笑道:“那就……就这样吧。爷,您……您加油。”

小编推荐理由

我将闷棍男掰成话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