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依然爱你(狄小蓝邵钦扬)

重来依然爱你(狄小蓝邵钦扬)

导读:狄小蓝邵钦扬小说在哪看啊?重来依然爱你狄小蓝邵钦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邵钦扬挑了挑眉,余光瞄到对面屋子里的灯都灭了,敲了敲键盘说:“刚去洗了脸,”“半小时才洗一次?”洗面奶当然要不到半个小时,不过还是偶然发现了一只大猫在***不睡觉。

小说介绍

狄小蓝邵钦扬小说在哪看啊?重来依然爱你狄小蓝邵钦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邵钦扬挑了挑眉,余光瞄到对面屋子里的灯都灭了,敲了敲键盘说:“刚去洗了脸,”“半小时才洗一次?”洗面奶当然要不到半个小时,不过还是偶然发现了一只大猫在***不睡觉。

小说简介

狄家住在西二街的尽头,这片的楼房都是独栋的,绿化环境也不错。
早年间,狄爸在研究院工作,和狄妈结婚那会儿拿到了一套大的。房子外面隔着铁栅栏,还带有一小块空地,狄妈闲来的时候弄成了花圃。
狄小蓝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门口围了不少人。

重来依然爱你全文阅读

日薄西山时,城南这片旧城区才开始真正热闹起来。
时间刚过晚上六点,狄小蓝被人堵在了夜市街口。
领头的人是段宏,这片区域出了名的地痞。他打量着眼前这穿着校服、扎着马尾、一副标准高中好学生模样的女生,伸手扯了扯她的衣领,嗤道:“狄小蓝?几天不见,你这好学生倒是当得像模像样,是你报的警吧?”
狄小蓝垂下眼帘,握着自行车把手的双手骤然收紧。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上一世,狄小蓝是北松高中出了名的问题少女,因为认识了一个叫段宏的人,被骗着借了几千块钱***,利滚利没几天就滚到一万。然而***的利息车轮还在不断往前滚,滚成她根本无法偿还的金额。等她意识到严重性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已经脱离了她能掌控的范围。
她不敢告诉父母,东躲***,一拖再拖。
至此,狄家背负上高额债务,整天被人***逼债,以及在家门口泼油漆。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月,最后狄爸被气得犯了高血压没有抢救过来,狄妈原本身体就不好,也没能熬过第二年的深冬。
就此,狄家散了。
时间一晃,七年过去了。
她在职场摸爬滚打,自己的亲弟弟狄辰宇视她为不共戴天的仇敌。
她很清楚地记得,2018年5月19日,地下停车场,她驾驶着一辆福克斯急速撞向段宏。她隔着挡风玻璃,清晰地看见了对方那一瞬间惊惧的脸。
“砰”的一声,火光冲天,她的世界在那一刻彻底陷入黑暗。
她想可能是自己的脑子也撞上了方向盘,很多事情的记忆变得模糊。
她忘了诸多前缘因果,忘了她往后的那些年是怎么摆脱掉段宏的,更忘了她最后为什么会再次遇上他,并以这样的方式作为结尾。
甚至忘了,她为什么会一睁眼回到了七年前。
记忆里,有道声音在说:“你说狄小蓝?她是死是活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周围所有嘈杂的声音像潮水一般逐渐褪去,只有这道没有丝毫起伏的冰冷声音直入心底,像一记重锤,砸得她整颗心又闷又痛。
只是当意识再次苏醒,搜寻记忆时,却徒留一片空白。
这种什么东西都抓不住的虚无感加深了她对未知的恐惧。
但是失去父母,千疮百孔的人生,有些经历就像是跗骨之蛆,让她每一个深夜在大汗淋漓的噩梦当中醒来时,都害怕重蹈覆辙,也害怕从头来过原本就是一场梦。
现在是2011年。
她还是那个“中二”时期的狄小蓝,长到十来岁才被狄爸狄妈从奶奶家接回身边,因自幼没有约束,性子无法无天。
所有事件的源头刚刚萌芽,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此时,女生眼里有着不同寻常的冷静。
她虽然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会在几年后彻底沦为***犯罪的边缘人物,是骨子里都淬了毒的人,但她还是很平静地扯回自己的衣领,看了他一眼说:“是我报的,放***犯法你们不知道吗?”
段宏沉了脸:“我就知道是你!”
他伸手就想扯狄小蓝的头发,却被狄小蓝偏头躲过。
环顾四周,夜市的小摊已经陆续支撑起来,吆喝声和喇叭声混成一片。眨眼的工夫,狄小蓝抓住间隙踩上自行车的踏板,往前滑去。
“还敢跑!”后面是段宏气急败坏的声音。
而此时,距离这个地方一百米处,有人晃悠着从马路对面过来。
男生很高,手上拎着外套。脚踩拖鞋,发丝凌乱,不紧不慢地拖着步子,一副窝在家里睡了一整天的宅男模样。
如果他那张脸不是那么好看的话。
他走到对面烧烤摊前,拉开一张凳子随意坐下。对面的朱禹昊给了他一瓶饮料,不无嫉妒地说:“都是高三学生,你这生活也太随意散漫了吧。”
李泽刚好端着烤好的一部分食物走过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问:“钦扬,你外公身体怎么样?”
“老样子。”邵钦扬灌了一口饮料。
面前这尊大佛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更是北松高中的校领导亲自挖来的重点苗子。据说他父母都是空中飞人,也是那种常年不着家的***精英人士。他自小跟着外公生活,只是老人家近来身体不好,想回岚城这边休养,所以他也就顺势来这边上高三。
“你刚从B市过来先适应两天,学校的事情也不用着急,反正都安排得差不多了。”
李泽之所以和他很熟,是因为他小时候在B市住过,和邵钦扬做过好几年的同班同学,关系一直不错。
朱禹昊这个自来熟的家伙可不管那么多。
他说:“其实我们岚城也挺好的啊,好吃的很多,***也……”
他的话戛然而止,有些震惊地看着不远处,然后喃喃道:“除了……除了去年排上了全国***城市第一名这点。”
话音刚落,就是“哐当”一声。
隔壁的两张桌子被人撞翻,随之,所有的盘子、啤酒瓶“哐啷哐啷”砸了一地。
周围一时间鸦雀无声。
一辆浅蓝色的自行车就倒在邵钦扬的脚边,轮胎还急速地转着。
朱禹昊连忙拍了一下李泽的肩膀:“喂喂,你看看那女生是不是狄小蓝啊?”
李泽偏头看了两眼,然后迟疑地点了点头。
“你们认识?”邵钦扬皱眉问道。
不仅认识,还是同班同学来着。
狄小蓝人称“北松一姐”,就是那种每个学校里都有一个坐在最后一排的女生,敢剪校服,敢染黄头发,敢拉着人出入各种网吧和游戏厅,每天都会关心时下最流行的偶像和化妆品,和老师家长处处作对的那种叛逆的女同学。
只是自从她上回请了一天假以后,整个人就大变样了,学校里所有人都在猜测原因究竟是什么。
“看这情况,她不会是惹上什么麻烦了吧?”朱禹昊自言自语。
此时,后面那几个人追了上来。
“你再跑啊!”
狄小蓝被堵在烧烤摊前,她看着眼前的段宏,一股冷冰冰的怒意和不安就顺着尾椎骨,一寸一寸缓慢地攀爬上来。
她甚至开始思考,如果她现在拎过地上的碎酒瓶砸中他脑袋的概率有多大。
就在她愣神的工夫,背后突然伸出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男生手上微微用了力,抓着她往后面拉去。
狄小蓝这才发现后面还站着自己班上的两个男生,朱禹昊和李泽,而刚刚抓她的人反而很陌生,对面的人眼神里有冷凝和***。
跟在段宏身边的一个男生叫嚣道:“你是谁啊?劝你少管闲事啊!”
“***。”邵钦扬撇嘴笑了。
他的态度太过随意和无惧,狄小蓝立马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想也知道,和李泽、朱禹昊在一起的多半就是学生了,毫无***背景的学生一旦惹上了段宏这种***上的混混,后面可能会衍生一连串的问题。
对上男生询问的眼神,狄小蓝说:“你们别管了,他们……”
“他们为什么找你麻烦?”邵钦扬开口打断了她。
贴在胳膊上的手掌心微凉,女生眼睛澄黑,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冷静。
事实上,狄小蓝的惯性思维里当自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更是一个在职场混迹多年,习惯任何事情和问题都自己解决的人。不过对上男生的视线,她还是解释说:“他们放***,还通过***手段索取债务,我前两天报警了。”
“你借钱了?”
狄小蓝点头:“借了,但也还了。”
这个时候还算早期,她只借了几千不到。在发现段宏的本质之后,她就赶紧偿还了本金。
但她没有想到段宏不肯轻易放过她,以非法的***巨额利息为由,一直对她穷追不舍。那一世的她一直妥协退让,但现在的她,果断选择报警。以前的自己足够荒唐和无知,她不可能一错再错。
邵钦扬挑眉,说:“知道了,等等。”然后,拿出手机去旁边拨了一通电话。
对面的段宏等人明显开始不耐烦:“狄小蓝,我可不管你勾搭上的这几个人是谁,今天不把这事掰扯清楚,谁都别想走,明白吗?”
“是吗,我们非要走怎么办?”这句话是回来的邵钦扬接的。
他手上拿着手机,眼神有些冷:“你在西塘街惹了不少事啊,我听说陈警官最近正好又想找你聊聊,你有兴趣?”
段宏明显怔住了。
“你怎么知道……”段宏的狠话还没有放完,就接到了一通电话。他看了一眼手机,接得很快,不知对方说了什么,他看了邵钦扬好几眼。
挂了电话后,有人问他怎么回事。
他反而把目光转向狄小蓝,末了丢下一句“这次算你走运”,然后匆匆带着人离开了现场。
事情急转而下,快得完全超出了狄小蓝的预料。
几分钟后,李泽解释:“钦扬的外公在B市地位不低,几个舅舅都是***局、司法机关的,就刚刚那样的地痞流氓也就能欺负欺负普通人。”
她往不远处看了一眼,男生正低着头在马路边刷手机。
旁边的朱禹昊还在和烧烤摊的老板交涉赔偿问题,李泽站在她旁边,同样看着邵钦扬的方向笑道:“今天他帮你我还挺意外的,估计是撞上他心情好了。”
他这个哥们儿横看竖看都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双商很高,行事向来低调。不过大约也就和邵钦扬走得近的人知道,他还真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前提是你没有惹到他。
此时恰巧邵钦扬抬起头。
狄小蓝愣了一下。
纷杂的环境,次第亮起昏黄的灯光。她有一瞬间恍然,总觉得眼前的人似曾相识。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啊。”她说。
邵钦扬把手机放回裤兜里,看了她一眼回:“不用。”

重来依然爱你免费阅读

狄家住在西二街的尽头,这片的楼房都是独栋的,绿化环境也不错。
早年间,狄爸在研究院工作,和狄妈结婚那会儿拿到了一套大的。房子外面隔着铁栅栏,还带有一小块空地,狄妈闲来的时候弄成了花圃。
狄小蓝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门口围了不少人。
心在一瞬间跌到谷底,第一反应是段宏带着人找到了她家。
她拎着书包拔腿就往家里冲,跑近了才发现这群邻居都在八卦隔壁这栋房子新搬来的住户,说是:阵仗挺大,好几天了,不少人还搬着东西进进出出。
狄小蓝一口气松了下来。
在过去的印象当中,直到家里出事,隔壁的这栋房子都是空着的。
以前特别无聊的时候,狄小蓝还跟着几个人***进去,当作鬼屋探险。而现在大概是主人回来了或者被人买下。
隔壁房子的外墙上依然被爬山虎遮盖,二楼改建成了环绕式的玻璃阳台,灯火通明,偶尔能听见人说话的声音。
有不少邻居发现了狄小蓝。
“那不是狄家的大丫头吗,怎么看着和以前不太一样?”
“好像是说前几天在学校为了个男生和别的女同学起冲突把脑袋给撞了吧。唉,也是造孽,我要是有这么个不省心的女儿头都大了。”
“谁说不是呢。”
狄小蓝当作没有听到,她以前究竟有多糟糕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数的。很久之前,爸妈工作忙,没有办法一下子照顾到两个孩子,所以把狄小蓝托给了爷爷奶奶。她青春期***病发作,认为爸爸妈妈偏心不爱自己,所以当他们把她接回家的时候,她已经像一棵歪脖子树一样掰不回来了。
狄家的大门在此时被人打开。
狄妈系着围裙,手上提着一袋垃圾,看到狄小蓝惊讶地问:“蓝蓝,你回来了不进门,杵在外面干什么?”
“妈。”狄小蓝叫她。
这个时候的狄妈还是四十来岁,保养得当、温和知性,不是狄小蓝记忆中的最后那短短半年时间、有了白发的憔悴模样。
狄小蓝始终记得,自己一个星期前醒来看见狄妈和狄爸时的心情。
她抱着他们哭到失声的样子吓坏了狄爸狄妈,听说她是因为在学校追一个名叫周越的男生和别的女同学起了冲突,才被推到篮球架上撞了脑袋之后,向来话不多的狄爸差点冲到学校找人理论。
但她无法解释,她是因为失而复得,心情太过惊喜和复杂而痛哭不止。
进门。
“爸呢?”狄小蓝问。
狄妈一边关门一边说:“***出门给你买补品去了。”
正说着,狄爸就进了门。他手上提着一大包东西,进门就交给狄妈说:“这是我从一个老中医那儿抓的中药,说是能活血化瘀防止头疼的,等会儿熬上给蓝蓝喝了。”
“爸。”狄小蓝自动上前去接狄爸手里的东西。
狄爸这两年稍微有些啤酒肚了,看着很亲和。她甚至想不起来以前总是处处和他作对的理由,还认为他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蛮不讲理的男人。
“我头早好了,根本就用不着喝药。”她说。
“那怎么行,你没听医生说都已经是轻微的脑震荡了。这种硬伤可开不得玩笑,先喝一副,看看效果。”
狄小蓝便不再争辩,默默提着东西进了厨房。
身后还不断传来狄爸和狄妈讨论着药要怎么熬的讨论声,她眨眨眼睛压下眼中的湿润。她现在还总是梦见前世最后和父母相处的那段时间,狄爸在医院骤然离世,狄妈坐在租住的小屋里日渐消瘦,每一帧画面都足够让她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大口***,心悸不已。
但眼前的幸福又那么***,***到让人忍不住想要落泪。
狄小蓝放好东西后出来,经过卫生间的时候刚好看见放学回来的狄辰宇正猫着身子,脱下校服想偷偷摸摸塞进洗衣机里。
狄小蓝走上前拿过校服闻了闻,朝他摊开手说:“拿出来。”
“拿什么东西?”少年的眼神四处闪躲。
“烟和打火机。”和狄辰宇“相爱相杀”多年,她对这个弟弟可谓是了如指掌。十三岁的少年身体已经开始抽长,面容俊秀,成绩优异,躲在学校厕所抽根烟就已经算是顶天了的大事。这个时候的少年还没有经过家庭剧变,还没有成为一个***,整天带伤,靠着武力吃饭。
也不会对着姐姐说:“谁稀罕你的钱。狄小蓝,是你害死了爸妈,毁了我原本平静的人生。你最好永远都不要和我说对不起,因为你根本不配!”
在狄家还没有出事之前,狄小蓝对这个弟弟向来是眼不见心不烦。
无论他是打架生事还是学会抽烟喝酒,她也不怎么关心。直到家里出事后的那些年,看着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日渐沉沦,看着他眼里逐渐染上世故。
他们原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后来却针锋相对,用最锋利的言语伤害彼此。
此时,眼前的少年只是不满地嘟囔:“狄小蓝,你属狗的啊。”
“你给不给?”
“行行行,给你,给你。多管闲事,你管好你自己就得了。”他从裤兜里摸出烟盒放在了她的手上。
狄小蓝一看,那就是市面上十块钱左右的***。
狄小蓝满意地说:“这次就算了,你要是再抽,我就告诉爸妈。听见没有?”
“听见了。”他不耐烦地答应。
看他不耐烦的样子,狄小蓝捏了捏他的嫩脸。
狄辰宇骂了句“有毛病”。
狄小蓝反而笑了,重新来过一次,她尽量避免悲剧重演。当初因为她,弟弟的人生彻底变了样儿。现在她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他往后的人生路能够坦坦荡荡,不经受太多,哪怕他永远这副长不大的坏小孩模样。
殊不知,她教训狄辰宇这一幕恰巧落进了狄妈的眼里。
狄妈没有表现得多开心,反而有些忧心忡忡地拍了拍旁边狄爸的胳膊说:“女儿自从受了伤之后就越来越不对劲了,你有没有觉得?”
“怎么了?”狄爸问。
“她都学会教育小宇了,你还觉得正常?她以前哪次不是吵架打架,你再看看这几天,她多乖啊,好好上学不说,还非帮着做家务。”
“我看就挺好的。”狄爸安慰狄妈,“她懂事了你应该感到开心不是吗,你就是操心太多了。”
狄妈勉强点了点头,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我看这两天不少人都在隔壁房子的外面转悠,你知不知道搬来的究竟是什么人?”
狄爸顺着窗台往对面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看这几天***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平头老百姓。最近我可听说B市的政策变动很大,少打听就对了。你也提醒提醒蓝蓝,别像以前一样没心没肺地到处疯。”
狄妈白他一眼:“你刚还说女儿改好了的。”
“口误,口误。”狄爸连忙澄清。
其实真的怪不了狄爸,女儿一夜之间长大,作为父母的除了欣慰,更多的依然是担心她是不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碰到了解决不了的难题。

小编点评

狄小蓝邵钦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