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九州天帝(段雪杨锐)

都市之九州天帝(段雪杨锐)

导读:主角是段雪杨锐的都市小说《都市之九州天帝》火爆上线,都市之九州天帝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小雪,如果你太善良的话,他们只会一次次挑战你的底线,只有给他们点深刻的教训,他们以后才不敢轻易冒犯你。

小说介绍

主角是段雪杨锐的都市小说《都市之九州天帝》火爆上线,都市之九州天帝全文免费阅读讲述的是:“小雪,如果你太善良的话,他们只会一次次挑战你的底线,只有给他们点深刻的教训,他们以后才不敢轻易冒犯你。”杨锐语重心长的对段雪说道。“哥,我明白了!”段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小说简介

“小雪,如果你太善良的话,他们只会一次次挑战你的底线,只有给他们点深刻的教训,他们以后才不敢轻易冒犯你。”杨锐语重心长的对段雪说道。
“哥,我明白了!”段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都市之九州天帝全文阅读

“事实上,老太太根本没说过要把你们赶走,都是小飞为了***,自作主张打了那个电话。”段贵忠来之前,早就想好了对策,就是把所有事情推到儿子段飞身上。
这样的好处是,只需要段飞一个人道歉就行。
“你说的是真的?”宋红莲半信半疑。
“弟妹,我怎么会骗你呢!这不,我知道实情后,马上带着小飞过来赔罪了。”
“小飞,还不赶紧给二婶道歉。”段贵春给段飞使了个颜色。
“二婶,都是我一时糊涂,才干出那种缺德事,请你原谅。”段飞尽量装出一副诚恳的表情。
“这个……”
宋红莲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二婶,小雪在里面吗?我必须跟她当面道歉。”
段飞和父亲是为了合同的事来的,见不到段雪,一切都白搭。
“好了,我们知道你的歉意了,你俩可以回了!”杨锐跟段雪并肩走了过来。
“小雪,小飞既然已经道歉了,段氏跟杜建那份合同是不是可以继续履行了?”段贵春小心的问道。
段雪有些茫然的看向杨锐。
杜建的合同她一个月前就签了,如今连货都备好了,按理说跟她已经没太大关系了。
“合同的事,只能老太太亲自过来谈,你们俩还不够资格。”杨锐漫不经心的说道。
“年轻人,奉劝你一句,不要得寸进尺。”段贵春被气的脸色铁青。
“我怎么做,无需你教。”杨锐毫不客气的回敬道。
“段雪,不要以为勾搭上了杜总,就多么了不起了,我跟我爸今天能来,已经给足你面子,你别特妈给脸不要。”
段飞终于憋不住,站出来大声呵斥段雪。
啪!……
杨锐抬手就是一巴掌,将段飞扇出老远。
“再说一句,就打断你的腿。”
段飞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敢再说什么,眼前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万一惹急了,说不定真能打断自己的腿。
“好!今天的事,我记住了,咱们走着瞧!”段贵春扶起儿子,目光怨恨的扫了众人一眼,随后狼狈离开了。……
“哥,我们做的是不是有点……”
“小雪,如果你太善良的话,他们只会一次次挑战你的底线,只有给他们点深刻的教训,他们以后才不敢轻易冒犯你。”杨锐语重心长的对段雪说道。
“哥,我明白了!”段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段氏别墅
“妈,你是不知道段贵忠一家人多么嚣张,他们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了。”段贵春气愤无比的讲述道。
“唉!我们是被那个小贱人拿捏住软肋了。”陈玉芬现在非常后悔,上午做出的决定太轻率了,以至于现在进退两难。

都市之九州天帝免费阅读

杨锐一身黑衣,脚踏特质黑色战靴,站在一处破旧的***小区外。
身旁是一名提着黑色皮箱的年轻女子,一头精剪的短发刚刚盖过耳垂,狭长的双目精光闪烁,给人一种干净利索,英姿飒爽的感觉。
“妖狐,箱子给我,你回去吧!”杨锐淡淡的开口道。
“是,天帝!”
被称作妖狐的女子没有任何迟疑,双手托着皮箱,恭敬的递到杨锐身前。
在别人眼中,她是坐拥大型集团,高不可攀的年轻总裁。
但在眼前之人面前,她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
天帝宫,主杀伐,权势滔天。
药神殿,掌生死,名震九洲。
而这两大超级势力的共主,就是这位神一般的男人。
说实话,要不是天帝此次离开总部,来到齐海市,她甚至连提包的资格都没有……
杨锐接过手提箱,对着妖狐微微点了下头,大步向小区内走去。
……
段家客厅
段雪和母亲宋红莲站在轮椅旁。
父亲段贵忠坐在轮椅上,一名白发苍苍,目光慈和的老人正仔细的为他诊脉。
这些年,段贵忠可谓霉运连连,先是五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导致双腿残疾,随后又被家族集团停职,失去了收入来源。
妻子宋红莲因为要在家照顾他,也没办法工作,所以,家里的所有压力都落在女儿段雪身上。
本来这个家就够艰难的了,可是半个月前,段贵忠又突然得了严重的偏头疼,每次发作都痛苦不堪。
齐海各大医院几乎都去看了,检查做了一次又一次,药也开了不少,家里微薄的积蓄眼看就要见底了,但他的病情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所幸的是,女儿段雪有个非常要好的闺密,她的爷爷是齐海中医界泰斗——卫仁。
托那名闺密的关系,段雪今天将卫老先生请了过来。
“卫老,我爸的情况怎样?”段雪见卫仁轻轻将手挪开,忍不住问道。
“从脉象上看,你父亲这病的根源应该在阳脉之海,至于具体是由什么原因引发的,必须等到病情发作时才可以知晓。”卫仁抬起头,语气平和的说道。
“有劳卫老了。”
段雪长舒了一口气,虽然她不知道阳脉之海是什么,但听卫老的语气,应该有治好的希望。
“对了,你父亲的发病时间有没有规律?”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卫仁一般情况下,是一边诊脉一边问。
不过因为段贵忠脉象十分特殊,他必须仔细推敲,故而刚才没法分神开口多问。
“有规律啊!每天……”
当!当!当!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段雪的话。
客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向门口看去。
“我去开门。”段雪几步走过去将门打开。
下一刻,一道高大巍峨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小雪,我回来了!”
杨锐看着段雪清秀的面容,眼中露出无法掩饰的疼爱。
十六年前,杨锐父母双双失踪,年仅十岁的他被赶出家族,从泉湖一直流落到齐海,饥寒交迫,绝望无助。
这时候,一名天使般美丽的小女孩来到他面前,不但给了他吃的,还将他领回家。
那个小女孩,就是段雪。
段贵忠和宋红莲见杨锐实在可怜,就收了他当了义子。
杨锐在段家住了六年,义父义母对他如亲生儿子。
段雪跟杨锐关系更是好的不得了,整天跟在他***后面,嚷着长大后要嫁给他。
这样美好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十年前的一个早上,一名神秘人找到杨锐,告诉他亲生父母失踪的原因,并将他带走。
接下来,杨锐经历了十年生死磨砺,终于成就一代天帝。
但他绝对不会忘记段家人的大恩。
杨锐这次回归,有两个目的,首先娶段雪为妻,报答义父义母的养育之恩。
第二,清算当年参与谋害自己亲生父母的各大势力,揪出隐藏在幕后的黑手。
“哥,真的是你……”
段雪经过短暂的错愕后,终于回过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挂满泪花。
“小雪,是我!”杨锐像当年一样,轻轻拍着段雪的头。
“哥,你大***!整整十年了,你连一点音信都没有,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知道咱家人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爸妈经常拿着你的照片发呆,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见你全身是血,然后被吓醒,再也睡不着,你怎么就这么狠心……”段雪越说越激动,最后发泄般***捶打着杨锐的肩膀,哭的撕心裂肺。
这些年,因为杨锐的离去,再加上段家的一系列变故,让她承受了太多东西。
原本坚强的她,在见到杨锐后,压抑多年的情绪终于爆发。
“小雪,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你们了。”杨锐见段雪伤心的样子,内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猛扎了一下。
他发誓,从今以后,绝对不让她再受半点委屈。
“你就会骗人。”
段雪打累了,双手紧紧抱着杨锐,趴在他的肩膀上小声抽泣。
杨锐眼中满是愧疚,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还好这时候,宋红莲也走了过来。
“小雪,别胡闹了,你哥这些年不回来,肯定有他的苦衷,快让你哥进去。”
“妈!”
杨锐见到宋红莲,内心涌现出一股酸楚。
一别十年,义母老了很多。
“好孩子,长高了,也结实了。”宋红莲一边说着话,一边拉杨锐进入客厅。
“爸,你的腿……”
杨锐看到段贵忠坐在轮椅上,脸上自然流露出关心的神情。
“五年前,出车祸撞断的,现在已经习惯了,小锐,快过来,让爸好好瞧瞧。”
对于杨锐回来,段贵忠显然十分高兴。
“爸,你病了?”杨锐刚到段贵忠身边,就看出不对劲。
“这段时间得了间歇性偏头疼,被折腾的够呛!”段贵忠如实的说道。
“爸,你不必担心,你的情况扎几针就好了。”杨锐身为一代药神,根本无需把脉,仅仅通过望气,片刻之间就已经确定了段贵忠的病因,并且想到了适合的治疗方法。
“年轻人,治病救人这种大事可由不得你瞎闹,胡乱扎针的后果无法想象。”卫仁一脸严肃的责备道。
“老先生,谢谢你的提醒,我心里有数。”杨锐能感觉出,眼前这位老爷子本意是好的,所以非常礼貌的回应道。
“心里有数?那你给老夫说说,***的偏头疼是如何引起的。”
卫仁作为齐海中医界权威专家,诊了半天脉,也只能推测出病源应该在阳脉之海,而具体病因暂时还无法查明。
这个年轻人,只是看了一眼,竟敢说心里有数,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就算是大国手级别的人物来了,那也得先诊脉。
“老爷子,我爸的情况可称为邪煞存气龙,通俗点讲,就是邪煞之气进入了阳脉之海。”杨锐风轻云淡的说道。
“这……”
卫仁听到杨锐的话,当场被惊住了。
段贵忠的病是不是由邪煞引起,他暂时不清楚,但能瞬间判断出病源在阳脉之海,这种手段完全超出他的想象。
还有……
这个年轻人竟然称呼阳脉之海为气龙,这可非常不简单。
要知道,传统中医术语中本来是没有气龙这个名词的。
数年前,华夏医界最为神秘的大佬——药神著成《药神录》。
首次打破传统,开创了一套独特的中医体系,里面出现很多创新性的命名。
比如,阴脉之海——任脉,因其主血,又为龙形,所以被药神形象的命名为血龙。
阳脉之海——督脉,主气,则被命名为气龙。
药神录阐述的医学观点精美绝伦,别具一格,被中医界一些顶端人物视为至宝。
不过,这本书却没有在普通医者之间流传,原因是层次过高,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难理解,读起来跟天书没啥区别。
退一步说,即使能理解,没有深厚的医术为根基,也没办法实用。
卫仁偶尔从老师谢国章那里得知此书,经过长时间的研究,也只能勉强读懂其中一部分。
至于将之转化为治病救人的手段,他现在连想都不敢想……
“爸,你的偏头疼应该中午发作吧?”杨锐说话时,有意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
“对啊!小锐你是怎么知道的?”段贵忠一脸好奇。
“中午时分,温度升高,阳气上涌,而邪煞属阳,这时候就会顺着血气进入头部,导致煞气灌顶之局。”杨锐尽量用通俗的语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段贵忠点了点头,显然是听懂了。
卫仁彻底服气了,他不得不承认,这年轻人的学识和洞察力,远远强过自己。
……

小编点评

都市之九州天帝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