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住一只小花妖(桃花和尚)

捉住一只小花妖(桃花和尚)

导读:主角是桃花和尚小说捉住一只小花妖全文免费阅读火爆上线,作者娉安所著的***小说,可惜桃花已经听不到,她对自己的机智十分满意,男妖嘛,她懂得很,尤其像牛精这种有名声有地位的妖,跟小雉鸡精也就玩玩罢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桃花和尚小说捉住一只小花妖全文免费阅读火爆上线,作者娉安所著的***小说,可惜桃花已经听不到,她对自己的机智十分满意,男妖嘛,她懂得很,尤其像牛精这种有名声有地位的妖,跟小雉鸡精也就玩玩罢了,真还能指望跟正室的公主夫人闹翻了来娶她?

小说简介

可惜桃花已经听不到,她对自己的机智十分满意,男妖嘛,她懂得很,尤其像牛精这种有名声有地位的妖,跟小雉鸡精也就玩玩罢了,真还能指望跟正室的公主夫人闹翻了来娶她?

捉住一只小花妖全文阅读

牛精,你这几千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怎样?”牛精不知她内心的崩坏,追问道。
桃花堪堪回神,不由朝和尚又看了一眼,好奇短短时间他到底与这妖怪说了什么,让他们从敌对变成了......非常微妙的关系。
强忍着心绪,她思考片刻,说:“你需要多久。”
“约莫一个时辰。”
桃花算算时间,说:“可以是可以,但我必须在近旁,你放心,我没心思听你们说什么,到时你我一同织个结界,让他看不到我,让我也听不到你们声音,我只看着你们,这样才安心。你觉得如何。”
这次牛精倒是爽快,很快答应下来。
结界织好,桃花还是坐在原处,牛精与和尚面对着面,桃花撤去加在和尚身上的幻象后,和尚便进入了新的结界。
新的结界开启,桃花能清楚的看到和尚的每个表情,当然还有牛精的。
初时是牛精在说,表情复杂,懊恼、悲伤、愤怒、不甘,种种的混杂,桃花庆幸自己看过许多的戏折子,能看懂一些牛精的表情,只是与牛精相反的,和尚却一直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始终是那样让人亲近的神情,偶尔喝一口茶,偶尔点一点头,往往听完牛精好长一番话,他才开口。
他说的不多,每每开口却见牛精神情大变的模样,也不知是不是桃花的错觉,总觉得牛精神情大变的时候,就变得......不那么像牛精了
她就在旁边,却有种从观天镜看戏折子的既视感,就像看到白蛇被哄着喝下雄黄酒的时候,她气得恨不得冲上去一巴掌拍醒她。她现在,有些后悔自己方才的提议了
啊,好难受。
啊,好想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这一个时辰对桃花来说漫长极了。
直看着那牛精神色几经变换,她心里猫抓似的痒痒,等终于撤了结界的时候,她与牛精按着原先说好的,带着和尚飞身下山,和尚被困在幻象中,并不知几个瞬息间他们已经从山巅到了山脚。
两只妖站定,桃花拿出那张纸,没犹豫,咬破手指摁下了血手印,利落的递给牛精,“喏。”
牛精自与和尚谈完话,整个妖都沉默的很,好像几次欲言又止,见桃花递过纸来,他顿了下才接过。
桃花心里自有小九九,等和尚脱离了他的控制,她笑得亲切:“牛前辈,东西我是交给你了,不过呢,我劝你在把东西给鸣凤之前还是好好想想。”
“什么意思。”
“你大概从鸣凤那里听过我,不知道她怎么说的,不过我跟她斗了这么些年都保持常胜,其实不是我修为高鸣凤多少的问题,是因为我这个妖呢,太好面子。”
看着牛精墨绿色的眸子,她笑得有点贼,“为了保住面子我可什么都做的出来。”
“反正这玩意在妖界张出来,我也没脸混了,反正名声已经臭了,那多拉一个算一个。”
见牛精神色里的紧张,她一面在身后掐诀运气,一面说:“鸣凤当初跟我打,带了的法器扇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贵夫人所有吧,呵,不知牛前辈如此尽心尽力的帮那只鸡,公主夫人知不知道,还有牛前辈的儿子,那位是在西天做事的吧,反正我在妖界丢尽了脸,去那边耍耍也不错......”
“你!我......”
“看来牛前辈懂我的意思,嘿,后会无期啊咱们......”
话音未落,一妖一人已经没了影。
瘴气里只剩下牛精一个,他摸摸头顶的角,眼神复杂,“可你怕是......认错了啊......”
可惜桃花已经听不到,她对自己的机智十分满意,男妖嘛,她懂得很,尤其像牛精这种有名声有地位的妖,跟小雉鸡精也就玩玩罢了,真还能指望跟正室的公主夫人闹翻了来娶她?
那只鸡也是个傻的,人家连儿子都有了,她顶天了算个外头的小彩旗,说难听点还可能是个用腻了的抹布。

捉住一只小花妖免费阅读

桃花是只妖,在近两千岁的年纪里,她头一次觉得自己遇到了妖生最大的考验。
这最大的考验事分两桩。
第一桩,她战败了。在她跟雉鸡精立下“五百年为期,每年一战”的战书之后,她在第五百年的时候,功亏一篑。
这实在是件不长脸的事,她好歹是一山之王,平生最好面儿,顶着战无不胜打遍山头方圆千里无败绩的光环遭此变故,比撅了她满枝的桃花还让她难受。
而更让她难以接受的还有这第二桩事
她被雉鸡精一芭蕉扇从妖界扇了出来,直接扇到了妖界与人间毗邻的九荒山,彼时她被打得落回原形,端的一棵颤巍巍瘦巴巴可怜桃树不说,还好死不死被九荒山上的和尚捡回去栽在了自家小庙后院里
丢妖。
丢大妖了!
和尚是什么人啊,万八千年那条白蛇,就是被和尚生生镇在了雷峰塔下啊,连累了青蛇,千年的修为也毁于一旦,末了那和尚还得双手合十道一声陀佛,哼,伪善!着实伪善!
桃花把脸鼓成了个包子样,暗道和尚还不如明白白画符捉妖的牛鼻子老道有道行!
气急败坏的桃花试图逃走,但小庙虽不大,却自上方三丈高处堪堪罩下一结界,她除了撞了个脑袋生疼,外加摔了几个***墩,一无所获。
前院正殿她是不敢去的,那里供奉着的大佛,可是当年镇了猴子五百年的,单是佛光也压得她心生畏惧。猴子多厉害的妖啊,可不也连他老人家手心都翻不出来,她心里发怵,懊恼又烦躁的在后院转了几个圈,只能回原地变作一株安静的秃桃树。
她懊恼地望望头顶四方天,觉得自己总是选不好邻居。
七百年前,隔壁山头的猴子揭竿起义,自称齐天大圣,天上地下搅了个天翻地覆,她师父老桃觉得花果山的猴子太***,不利于桃花的健康成长,千挑万选,带着桃花搬到了桃山。
哦,那时桃山还不叫桃山,叫牛头山。
牛头山大王是只大力气的牛妖,牛妖有个小青梅,是只雉鸡精,叫鸣凤。
这是一个“鸣凤爱慕牛妖,牛妖喜欢鸣凤,但还是移情别恋了火焰山公主,与公主双宿***”的老套故事。
老桃与她一样也是个运道的,他带着桃花搬到牛头山的时候,好巧不巧正好赶上鸣凤被那正室公主一扇子扇回了牛头山,那个狼狈那个惨,人家说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当时鸣凤的状态就是拔了毛的鸡
鸣凤觉得,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在哪里掉光了毛丢光了脸面就得从哪里找回场子来。
所以这妖搬到了凤凰山,却每年都会向桃山现任大王桃花挑战一次。
要说牛头山变成桃山,桃花成了老大,又是另一桩阴差阳错的事。
那时因为猴子起义的缘故,众妖被他***的各个随时都能红着眼撸袖子干一架,十分好斗。妖界上下一片混乱,几乎每日都会有妖在牛头山叫嚣:“叫你们大王出来,我要跟他单挑!”
牛头山没有大王,一众妖怪大眼瞪小眼半晌,然后一群妖单挑对方一个,完胜。
桃花他们靠着这个法子渡过了战火纷飞的几百年,保住了山头。
等到猴子被压在了五指山,妖界渐渐平静的时候,牛头山众妖一下清闲了,这一闲,就想起一桩大事,作为方圆千里战斗力不可小觑的山头,他们还没有大王呢!
没有大王的山头不是个完整的山头,众妖怪一致认为选大王的事刻不容缓。
选举大王的时候,老桃冲桃花使了个眼色:这事你别掺和了。
凭着师徒两个无与伦比的默契,桃花冲他点点头:我懂了师父,不想当大王的妖怪不是好妖怪。
于是桃花举起手:“我选我!”
在众妖或推崇或怀疑的目光中,她扬起下巴:“你们忘了那个群殴对单挑的法子是谁想出来的吗?”
众妖面面相觑,是她是她就是她,这寡廉鲜耻的妖!
当初那个群殴对单挑的法子是桃花发起的,虽然其他小妖心里或多或少想过,但都没好意思说出来,更别说带头了,不要以为妖都是那般寡廉鲜耻不择手段好伐
这么一想,桃花满足当大王最重要的特质:脸皮够厚。
桃花继续道:“兵者,诡道也。懂?”
众妖怪摇头,不懂。
但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
“还有!”桃花清清嗓子,举起了拳头
这下妖怪们立马懂了,这厮虽然才两千岁,在草木妖中年纪还小,但打起架来丝毫不逊,这就是符合了当大王的另一个重要特质:能干架保山头。
那小拳头迸发着无限的***美,闪烁着恍恍惚惚的威胁感,桃花慢吞吞转着她的小拳头:“所以,大家觉得......”
众妖心领神会,振臂高呼:“大王!大王!”
桃花得意的瞥一眼她师父,看吧,你徒弟长脸不?
老桃一脸牙疼的表情,呵呵,大王是吧,你过来,为师跟你聊聊妖生
不管怎样,桃花成了新的大王,牛头山改成了桃山,桃花罩起了这山头,一罩,就罩了七百年。
###
桃花看着对面那几垅青菜,一个个朝气蓬勃绿油油的甚是好看,相比之下,自己就显得蔫了吧唧了。四月的天气,她伸着干巴巴的枝桠,要不是那几朵可怜兮兮的花瓣,看起来真是一点生机都没有。
说起来,和尚这院里,灵气好得简直不像话,这也是桃花忍辱负重下去的唯一动力了。她叹口气,正要跳到屋顶多晒点太阳,就听到门外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心里一紧,她赶紧收了自己的小结界,敛了妖气,老老实实做回小桃树。
——吱呀
木门打开,先露出一截灰色布衣僧袍,许是穿的人清瘦了,显得那僧袍略略宽大,灰色布衣晃动间,终于露出穿着的人的模样。
凡人多污浊,他的气息却澈澈清清,像温和的水,利万物不争,乍一看似缥缈无害,让人不觉亲近之时,却渐察觉这份气息底蕴极深厚。
这气息之外再看他的相貌,便是在妖界见惯了各色好皮相的桃花,也不得不承认这和尚长了一副极好的相貌,鼻梁高挺薄薄的唇,本该是清冷的长相,却因为那双温润润的眼有了不同的感觉来,许也是这种让桃花不生厌的感觉,让本对和尚这类凡人有偏见的桃花,也对他生不出反感来。
有这副好皮相做什么和尚,桃花腹诽着,眼见着他走了进来,微愣怔的神思才回了神,目光聚焦在他手里提着的木桶上亮了几亮。
水!
太好了,这和尚终于想起给她浇水了!
然惊喜不过一瞬就泄了大半,她瞥一眼和尚的水桶,果然,只有半桶。
还是老桃说得对,长得好的不一定中用,好比现在,这个不中用的和尚连桶水都提不动,拎来个半桶还累得跟什么似的!
桃花鄙视的看着他,想当年她刚化人形的时候就已经掰腕子掰遍整个山头无敌手了,啧啧。
和尚不知她呲牙咧嘴的鬼脸,提着半桶水径自到了菜地边上,桃花急了,她还在恢复期,每日需要好些水,就这么一点点的水,还得跟那几垅小青菜分,她可不干!
于是微微风下,秃桃树使劲晃动着枝丫,喂!看看我啊!捡我回来不是栽进土里就完事的啊,呆和尚你到底会不会养花的啊!
许是她的怨念太强大,和尚似有所感,拿着水瓢堪堪回了身子,目光落在桃花的秃树枝上,桃花一喜,身子摇得更厉害。
和尚眼神似顿了下,抬脚朝她这边走过来。
他手里还半瓢水,也没忘了把水都浇了菜再走,看得桃花牙痒痒。
这和尚走过来,接着皱眉低语:“这几天了,怎么才长出这么几朵花?风一吹就大动,可见内里虚空,莫不是刚挪回来就要死了?”

谁虚空?
谁要死了?
桃花纵横桃山几百年,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偏偏被和尚相面似的盯了个浑身不自在不说,末了他自顾做下了结论,“我听人说,刚挪回的花草,不能过多浇水......”

多浇?
你快渴死本大王了知道吗!
和尚摸摸下巴,温润润的眼底带着些忧虑,他沉吟:“难不成是我前几日还是浇多了?罢了,今天就先不浇了......”
“阿弥陀佛,你虽然丑了些,好歹也是生灵,要这样再缓不过来,也是你命数尽了。”
说完长长叹一口气,模样忧国忧民,又转身回去把最后那点水浇了菜,提起水桶就往前院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停顿了下,累到了似的捶了捶腰,这才施施然离开,留下石化了的桃某妖。
桃花表情僵硬,气到说不出话。
丑?
浇多了?
命数尽了?
他是故意的吧?
一定是故意的吧?!
他来这一遭,她半点水没捞着,还憋了一肚子气,气得跳脚的妖,掐着嗓子无声叫嚷,又不解气的踩了几脚他的菜,看着渐渐暗下去的天色,她恶***的瞪着那木头门,说我丑是么,呆和尚你给我等着!
小看妖,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编点评

捉住一只小花妖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