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狗也暗恋我(何昭昭周灿)

听说狗也暗恋我(何昭昭周灿)

导读:何昭昭周灿小说————听说狗也暗恋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拂月所著,讲述了周灿每天晚上都会变成何昭昭家的狗。某次他无意中发现何昭昭在给他写情书,于是便着了魔似的,每晚都借着狗

小说介绍

何昭昭周灿小说————听说狗也暗恋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拂月所著,讲述了周灿每天晚上都会变成何昭昭家的狗。某次他无意中发现何昭昭在给他写情书,于是便着了魔似的,每晚都借着狗

何昭昭周灿小说简介

听说狗也暗恋我
文/拂月
2020.7.8
01
“周灿同学:

何昭昭周灿全文阅读

你好!
我是你的小学兼初中、高中同学何昭昭,今天在操场上散步的时候看到你在打篮球。
天空很蓝,像是澄澈的海,偶尔有飞机经过,留下一串白色的小尾巴。
一节体育课四十分钟,有三架飞机划过,你进了五个球。
虽然有四个都是你威胁三班男生让着你的,但是你进球的样子真的还蛮帅。
我偷偷地躲在体育馆的露台上,你不经意间瞥了我一眼,吓得我心脏要差点飞出来,但我又期待你发现我,这种感觉真的很矛盾,而我却并不排斥。
下次我一定去给你送水。”
何昭昭慢悠悠地合上父亲送给自己练字用的墨水钢笔,将信纸摊平,用文具袋压着。
她看了眼粉红色信纸上整齐排列着的墨蓝色字迹,满意地哼着歌去卫生间洗漱。
何昭昭洗着脸,听到母亲沈望舒的声音从隔壁卧房处传来,嗓音优雅轻柔却不失威严。
“昭昭啊,妈妈今天逛街的时候顺便给你买了套护肤品,放在客厅茶几上了,你去试一下看好不好用啊。”
何昭昭慵懒地从卫生间的小柜子上抽了张洗脸巾擦着脸,然后随手往垃圾桶里一丢,笑吟吟地回头说:“谢谢妈妈,让您破费啦!”
接着她就去客厅把护肤品提了过来,照着使用说明,对着镜子一样一样地涂抹均匀。
趁着何昭昭在卫生间的时候,一只黑色的小柴犬飞快地窜进她的房间里,然后纵身一跃,像只小煤球一样跳到椅子上。
因为腿短,它得借着椅子助力才能艰难地爬上书桌,最后蹦哒到书桌左侧那沓摞着的书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何昭昭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写下的情书。
“饿了吗你在干嘛?”
何昭昭用双手轻拍着脸,推门进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副景象。
饿了吗用爪子踩着她的课本,漆黑的大眼睛盯着她的情书看,有种随时准备一爪子呼上去的运动趋势。
何昭昭心里一惊,二话不说将它从书桌上抱下来放在地上,然后小心翼翼地回过头检查情书,发现墨水已经干了,而字迹并没有被它的爪子蹭花,这才松了口气。
她叉着腰拧过身去训饿了吗:
“饿了吗你已经是只快一岁的成年公狗了,能不能稳重点啊?你要是敢把我情书踩烂,明天你的牛肉干我就都统统扔给隔壁煤团!”
饿了吗听后立刻老实坐正,毛茸茸的尖耳朵动了动,然后可怜巴巴地叫唤了一声。
煤团是隔壁邻居家的公柯基,大概是名字起得和饿了吗有一定的渊源,饿了吗莫名看它不顺眼,只要见了煤团准跟它掐架。
何昭昭有时晚上遛狗会偶遇隔壁邻居出来溜煤团,然后饿了吗就会像吃了炮仗一样冲着煤团狂嗷。
她都快怀疑饿了吗是爱而不得、因爱生恨了。
但她不相信一条公狗会有这样的觉悟。
何昭昭见饿了吗这副可怜巴巴弱小又无助的模样,心软了,将它从地上抄起来揽在怀里,本想揉揉它的脑袋,却被它侧了个身轻易躲掉。
然后饿了吗趁机从她身上跳了下来。
何昭昭看着它摇着一撅一撅的尾巴走远,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儿大不由娘。
饿了吗长大了,是条成年公狗了,已经不像小时候和她那么亲了。
何昭昭叹息了一声,回过身将情书拿起来小心地折了三折,装进一个深粉色的信封里,琢磨了一会,又从书柜上取了个精致的铁盒子下来,用与精致盒子不符的粗暴动作将盖子“嘭”地一声打开。
里面放着两沓她写给周灿的情书。
或者也不算是情书......
因为何昭昭一般想到什么写什么,发现中午吃食堂跟他点了一样的菜这种屁大点事都要往里写。
与其说她写的是情书,还不如说是一堆书信版单恋日记。
所以写的东西没有过多的华丽辞藻和修饰,拿不出手。
她想着这大概就是她迟迟不递情书的原因。
何昭昭将信封整齐地摆在铁盒子里,盖上盖子后又把铁盒放回原位,然后坐回书桌前,从地上敞开躺着的书包里掏出《高考英语必备3500词》出来背单词。
何昭昭现在是高一下半学期,学习水平处于中上游,物理均分三十,化生地基本六十,数学英语偶尔超常发挥,只有语政史是提分科目。
万幸的是,何昭昭这一届刚好赶上文理分科的最后一届,不用纠结选科的问题。
还有三个月就要升高二分科了,何昭昭决定义无反顾地扔掉理化生奔向历史的必然选择——文科。
她背了大概二十来个单词,十一点多的时候把书一扔抓着手机就上了床。
墙上有母亲沈望舒送给她的宇航员小夜灯。

听说狗也暗恋我何昭昭周灿免费阅读

宇航员穿着纯白色的宇航服,脸上笼着洁净的光,双手呈环抱姿态,像是拥着月色而来。
她将头发往后一拨披在枕头上,把被子往脸上拉了拉,侧头看了眼小夜灯,然后笑着阖上了眼。
世界瞬间一片漆黑,安静得甚至能听到似有似无的电波的嗡嗡声。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何昭昭一把掀开被子,顾不得没穿睡裤,二话不说下床跑到书桌前从笔筒里随便抽了根笔出来,然后拉过草稿纸,借着小夜灯的光快速地记着什么,生怕自己忘了似的。
满满当当地记了半张A4纸,何昭昭这才意犹未尽地放下圆珠笔,又老老实实地钻回了被窝。
.
前一天晚上想东西想太多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早上起不来床。
何昭昭是拖延症晚期患者,她怕自己迟到,特意定了五个闹钟叫自己起床。
从六点半起,每五分钟一个闹钟,一直到六点五十。
但即便是这样,等何昭昭清醒过来时已经是七点了。
——还是被饿了吗的砸门声吵醒的。
何昭昭差点被自己气背过气去。
她匆匆忙忙地穿好校服出卧室门,发现父母已经遛完狗出门上班了,他们给她留了早餐——两块三明治和一瓶草莓燕麦酸奶。
何昭昭此刻无比庆幸自己家离学校并不远,她用十分钟边逗狗边洗漱,又花了五分钟系鞋带整理衣服,总算是在七点十五分叼着三明治捧着草莓酸奶出了门。
西安已经步入四月,天气转暖,但小风一吹还是微凉。
何昭昭体质一般,怕冷,同学都穿上短袖了她还得穿条秋裤才刚好。
对于穿秋裤这件事,何昭昭的母亲沈望舒总是无比放心。
因为何昭昭同学永远不会让自己冻着,冬天她绝对是她们班里开始穿羽绒服和冬季校服的头阵。
即使何昭昭踏着阳光飞快地往学校奔,但还是刚好卡在七点半才准时赶到教学楼五楼。
她大口喘着粗气,脸颊因为爬楼梯的缘故微微有些泛红,左手里提着个保鲜袋,里面装着路上吃剩下的另一块馅料很足的三明治,右手捏着酸奶。
何昭昭从楼梯口看向走廊的最右侧,一眼望去班主任负着手站在班级门口,背影看上去仿佛地狱修罗,一头长发宛如美杜莎头上的毒蛇。
何昭昭顿了顿,反倒不急了。
反正迟都迟了,不如保持形象吧。
黑色的经典款匡威踩在灰色的地面上,慢悠悠的影子一半折上墙壁,肥大的蓝黑色校裤被她翻成了七分裤,随着她的步伐一晃一晃地。空气中散发着好闻的柠檬香洗衣液味。
她微微偏了偏头,有些漫不经心往过走。
何昭昭平复着呼吸,不紧不慢地站定到老师身后。
班主任察觉到身后有人,转过身面向她,双手仍然背在身后,翠绿色的外套刺得何昭昭的眼睛险些要睁不开。
“你又踩着点来?”
班主任发出的声音仿佛掐着嗓子般尖利,驱走了何昭昭最后一丝睡意。
“......”
何昭昭故作歉意地低下头一言不发。
其实她到的刚刚好。
七点二十九分五十二秒。
班主任见她这副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乖样子,一肚子火发作不出来,遂无奈道:“进去吧……再有下次我可就要叫你家长了!”
这句话大概是何昭昭这学期听到的第三遍。
她随口说了句“谢谢老师”,然后重新抬起头,无所谓地走进班,哼着小曲儿跨上讲台,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在经过饮水机的时候突然冷不丁补了一嘴。
“叫就叫呗。”
“扑哧——”
这时突然有一道短促的笑声传来,惊得何昭昭瞬间出了一后背的冷汗。
她僵着脖子不敢抬头看,脑门冒了点汗出来,在脑中迅速回忆了一下班主任是否已经回办公室了,得到肯定的结论后,她松了口气,微皱着眉略微不爽地抬头看向声源处。
周灿正站在饮水机旁,弯腰撕着水桶外沿包裹着的蓝色塑料纸,手指修长白皙,动作间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似是准备换水。
他就那么边撕包装纸边好整以暇地侧头望着何昭昭,一双深褐色的眼里带着些痞意,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似的,憋着笑唇角上挑。
何昭昭一张老脸在四月天里红了个透。

小编推荐理由

听说狗也暗恋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