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夫他叔惦记上了(杨依梦顾煜)

被前夫他叔惦记上了(杨依梦顾煜)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杨依梦顾煜,被前夫他叔惦记上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上一世,杨依梦给人做妾,落了个凄惨病死的下场。重回三年前,她决定远离前夫珍爱自己。可谁知命运弄人,一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杨依梦顾煜,被前夫他叔惦记上了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上一世,杨依梦给人做妾,落了个凄惨病死的下场。重回三年前,她决定远离前夫珍爱自己。可谁知命运弄人,一

杨依梦顾煜小说简介

自从腊七那日伤了身子,杨依梦就一病不起,过了年,开了春,她这身子也不见好。这几日她时常昏睡,一睡就是三两日,旁人怎么唤都唤不醒。
她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久了。
这次也不知睡了多久,她只觉耳边一阵嘈杂,似是翠喜在哭喊:“张妈妈,您行行好,能否去通传一声,让门房小厮去请个郎中给我家姨娘瞧瞧。我家姨娘都昏睡三天三夜了!”
“翠喜丫头啊!不是我见死不救,实在是有人不想让梦姨娘好过。你也别那么死心眼儿,就让梦姨娘自生自灭算了。”张妈妈道。
“既如此我便去求老夫人,去求五爷!我就不信整个定国公府就没一个人替我家姨娘做主了!”翠喜也是豁出去了,不管不顾的就要夺门而出。

被前夫他叔惦记上了杨依梦顾煜全文阅读

张妈妈吓得立刻冲门外大喊,随即便又进来两个婆子,三人合力硬是将翠喜挡在了门内。
翠喜被推了一个趔趄,脚下一绊,结结实实摔了个屁墩儿。一股委屈涌上心头,翠喜忍不住嚎啕大喊:“你们太欺负人了!这是要将人往死里逼啊!”
“翠喜,咳咳……”杨依梦虚弱地唤了一声,还伴随着剧烈的咳嗽。
就算杨依梦的声音小如蚊蝇,翠喜还是听了个清楚。她立刻止住了哭声,手忙脚乱爬起身,扑到暖炕边。
“姨娘,少奶奶遣了之前给您看病的郎中,还不让奴婢出去请,这是要把您生生耗死呀!”
杨依梦咳得愈发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快要死了的缘故,她竟感觉到内心一片平静,觉得这样也挺好,反倒是个解脱。
“无妨,其实……我也活够了。”
翠喜憋回去的眼泪又簌簌落下,她紧紧握住杨依梦的手,安慰道:“姨娘,您可千万不要这么想。奴婢去找五爷,他人那么好一定会帮您。”
“罢了,你也瞧见了,前后三个婆子守着门,少奶奶是不会让你出去的。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你原是五爷院里伺候的丫环,待我咽气后,你便回五爷的惜梦阁吧。他是你的旧主,应会对你照拂一二,如此一来我死也瞑目了。”
说了一大段话,杨依梦顿感像泄了气,直觉浑身透着股疲惫。
她知道,这一睡便再也醒不过来了。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随即而来的便是一番喧闹。夏风搀扶着有孕七月的杨絮棠走进屋子,她一步一步缓缓走到暖炕边,瞧着躺在炕上,动都不能动的杨依梦,顿觉一番惆怅。
杨依梦见她一副惺惺作态,冷哼一声,艰难虚弱地道:“怎么?是来瞧我死没死的?”
杨絮棠神色不喜不怒,而是平静地凝视着她,良久,才淡淡开口:“我来是告诉你个好消息,少爷他会试得了二甲第五名,赐进士出身。少爷他努力上进,不靠祖宗庇荫要自己谋个锦绣前程,能跟着享受这份荣华富贵的,也只有我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而不是你这个做妾的贱胚子!”
话音刚落,杨絮棠就突然扶着头大笑不止,良久,狠狠地瞪着杨依梦,冷声道:“到头来,我还不是得到了你的一切!”那句话杨絮棠重复了好多遍,像是魔障了似的。
杨依梦没力气去想那话的意思,只觉身子千斤重,一股浓烈的睡意席卷而来。这种感觉,应该就是死了吧。
隐约间,她好像又听到了一个男子的辱骂声。
“你个赔钱货,别以为撒泼打滚我就没办法了,今日我抗也要把你扛到百香楼里去!”
百香楼?骂她的人是谁?她没死么?
杨依梦努力睁眼去看,入目是一只穿着破烂布鞋的男子脚掌。顺着往上看,他身着的粗布衣裳也是破破烂烂,上边还落着补丁。
是……她的哥哥杨大豪?
“臭丫头,醒啦?醒了就赶紧起来!”说话间,杨大豪已经有所动作,伸手扯住杨依梦的后脖领,硬是将人给拎了起来,随后狠狠一扯捆绑她双手的麻绳,拽着她向前走。
杨依梦看着捆绑自己的麻绳,还有一身粗布落着补丁的衣服,三年前的记忆突然在脑海中浮现。
小时候她摔伤过脑袋,七岁以前的事她都不记得了。但自七岁有记忆以来,她便和父母兄长生活在京城外的铜锣村。
他们家以耕种为生,都是本本分分地种地人。但她的哥哥杨大豪却染上了赌瘾,不仅将家底败光,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没钱还债,便动了卖掉她的想法。卖给富贵人家做使唤丫环钱不多,所以便打算把她卖去百香楼。
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都如三年前一般,让杨依梦有些恍惚。她不是死了么?难道是在做梦?
可……适才摔倒在地,被杨大豪踩在脚底的感受是那么的真切。
鬼使神差的,杨依梦往回使劲一拽麻绳,把抓着麻绳那头的杨大豪扯了个趔趄。杨大豪大怒,刚想回身去骂,却听杨依梦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如今是何年月?”
杨大豪先是疑惑地啊了一声,随即又张口骂道:“当然是纪云三十五年六月二十一!死丫头,该不是把脑子摔坏了吧?快点走,卖了你老子还要赶着去赌场,别耽误老子发财!”说完,又是使劲一扯,拽着杨依梦往百香楼的方向走。
一个念头闪入杨依梦的脑海中,她觉得自己可能重生了,重新回到了三年前。

杨依梦顾煜免费阅读

上一世,就是因为杨大豪要将她卖去百香楼,她才会向路过的顾端良求救。因长得像杨絮棠所以被他买下留在身边,入定国公府成为使唤丫环,进而成了他的妾室。
这一世,难道又要重蹈覆辙么?
没有多少时间给她思考如何逃跑,再抬头时她和杨大豪已经到了百香楼门口。
杨依梦向百香楼南边的方向看去,果然!在那条路上,定国公府顾家的马车正缓缓驶过,欲往北边行去。
而此刻,百香楼的妈妈已经递给了杨大豪一袋银子,正欲接过他手中的麻绳。杨依梦瞅准时机,趁着他们交接松懈之时扯过绳子,拼命地往顾家马车方向冲。
不想进百香楼的她只有一条出路,那便是向顾端良求救。
至于以后的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重活一世她想开了,顾端良就留给杨絮棠吧,她不争了。就算入了定国公府,她也决不会成为顾端良的妾室。
思绪间,人已经冲到了顾家马车跟前。杨依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声向马车内乞求道:“贵人!贵人!求您救救我,我不想被哥哥卖进百香楼!”
“停车。”马车内的公子扬声吩咐车夫,温润如玉的声音让杨依梦一愣。这声音,好像不是顾端良。
而后,便见一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挑开马车帘,里面的人微微前倾出半个身子。杨依梦抬头一看,车厢内坐着的是一位约莫二十一二的俊秀公子。
那公子穿着一身月白色滚金边的杭绸直裰,如墨黑发用白玉簪绾着,笑容和煦,仪态优雅。他手中的檀木折扇引起了杨依梦的注意,那把折扇她认得,上边题的字乃是书法大家王凝之的墨宝。
她记得,全黎国有此墨宝的仅有一人,那便是顾家五爷,定国公顾煜!记得上辈子,她刚被抬成妾室时,还随着顾端良喊了他一声五叔叔。
其实,杨依梦原是不识字的,不懂诗书,不懂文墨,更不懂吟诗作对,文人风雅。村姑出身的她在顾端良这样的大才子身边,是那么地格格不入。
为了讨顾端良欢心,她挑灯夜读,不懂就问,不会就学。只是最后一腔热血落了空,即便她读了再多的诗词歌赋,识了多少书中道理,顾端良还是看不到她的真心,始终抵不过白月光的一抹娇笑。
想起以前种种,杨依梦有一瞬间的晃神儿,但她很快就被眼前的状况拉回了思绪。按照上辈子的发展,马车里坐着的应是顾端良才对,可为何里面坐着的是顾煜?
以前碍于身份,并不敢正眼去看顾煜的样貌。她以顾端良妾氏的身份自居,每次遇到顾煜都是恭敬地福身行一礼,亦或是远远地避开。
如今抬头看向车内,这才发现,顾煜的皮肤比顾端良的要白,尤其是那熠熠生辉的双眼,丝毫不输皎皎月光,用丰神俊逸形容他再贴切不过。
说句实在话,顾煜的长相要比顾端良好看上那么几分。
谁知这时,杨大豪冲了过来,一把扯住杨依梦的头发,随即狠狠地往地上磕,厉声骂道:“小贱蹄子,你还敢跑!”
杨依梦的头发被扯得生疼,额头上撞破的伤口也是火辣辣的。
“住手!放开她!”马车里的顾煜顿时面露急色,掀了车帘就欲跳下来救人。
随行的女侍卫见状忙伸手去拦,并小声提醒道:“五爷,您还生着病,小心身子,剩下的御驰会去办。”
女侍卫话还未落地,不知从哪里蹿出来一个英气勃发的小少年,也是一身侍卫打扮。
他轻飘飘落于杨大豪对面,在场众人还来不及看清他的动作,杨大豪就已经松开抓住杨依梦头发的手。他一会儿捂着手腕蹲在地上哀嚎不止,一会儿又捂着额头哭爹喊娘。若是细心去看,杨大豪的额头已经渗出了血迹,脚下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颗带血的石子。
坐在马车上的顾煜依旧维持着挑起车帘的动作,他用另一只手解开腰间钱袋,然后丢到杨大豪的跟前,厉声喝道:“拿着银子滚!以后你妹妹就是我定国公府顾家的人,和你没半点关系。”
见地上足有二十多两的银子,比百香楼的出价还要多十两。杨大豪喜上眉梢,瞬间就忘记了被打时的疼痛,赶紧扑到马车下向顾煜磕头表示感谢。
而那百香楼的妈妈自是见多识广,识得定国公府顾家的马车。她不敢得罪权贵,便一声不吭的回了楼里。
杨依梦看着杨大豪离去的背影,心中思绪万千。从前爹娘对她都是非打即骂,骂她赔钱货,骂她力气小干活少。而后杨大豪也是有样学样,以欺负她作为乐趣。
顾煜这样说也算是帮了她,不然以后杨大豪还会过来纠缠,朝她要银子花。

小编推荐理由

被前夫他叔惦记上了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