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星遇骄阳季青州(陈冰季青舟)

晚星遇骄阳季青州(陈冰季青舟)

导读:《晚星遇骄阳季青州》是作者式微所著的***小说,主角是陈冰季青舟,为你提供晚星遇骄阳季青州全文免费阅读:初春,天空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灰色,看不见太阳,微潮的空气透过窗子的缝隙钻了进来,带着一股子霉味。

小说介绍

《晚星遇骄阳季青州》是作者式微所著的***小说,主角是陈冰季青舟,为你提供晚星遇骄阳季青州全文免费阅读:初春,天空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灰色,看不见太阳,微潮的空气透过窗子的缝隙钻了进来,带着一股子霉味,是暴雨前的征兆。

小说简介

初春,天空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灰色,看不见太阳,微潮的空气透过窗子的缝隙钻了进来,带着一股子霉味,是暴雨前的征兆。

晚星遇骄阳季青州全文阅读

初春,天空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灰色,看不见太阳,微潮的空气透过窗子的缝隙钻了进来,带着一股子霉味,是暴雨前的征兆。
季青舟叼着一根烟,脑袋埋在电脑后面,她头也不抬地摸过打火机将烟点燃,深吸一口,没精打采的面孔上终于多了点人气,只是神色还有些恹恹的。
她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键盘,光标在屏幕中的文档上跳跃,资料上的照片和对面那个软骨头似的坐在沙发里的少年一模一样。
姓名:陈冰
性别:男
年龄:19岁
病症:恋物性异装癖
治疗药物:……
恢复过程:……
陈冰高高瘦瘦,面孔标致而清秀,苍白中透着青玉色的肤色和微挑的眼角平添了几分桀骜,他从头到脚一身的名牌,看不出什么异装的征兆,更看不出什么恋物的癖好。他一边玩手机一边瞟着电脑后只不停“冒烟”的季青舟,半开玩笑似的问:“季医生,您是真不怕得肺癌啊?”
话音刚落,那边打火机又“咔嚓”一声,一根新烟被点燃了。
陈冰顿时无语。
“你也真是不怕瞎,来这儿后你打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游戏,搞什么心理治疗,去治治网瘾吧。”季青舟夹着烟,总算从电脑后探出脑袋,“你没忘了我这儿是按小时收钱吧,大少爷?”
她看上去不过二十四五岁,五官精致而秀气,肤色极白,衬着浅褐色的眼瞳,给人一种狐狸般的狡黠。
陈冰收起手机,露出一个甜美而“富有”的笑容:“知道,可我有钱烧得慌,一天不败家就皮痒。”
陈冰是个如假包换的富***,一个星期前他被愠怒的母亲送到工作室来,连带着一兜子从房间里搜出来的***和***,“异装癖”被发现的陈冰却从头到尾都端着一副无关痛痒的模样,离开前还结结实实吃了陈母一个大嘴巴。
不配合治疗的患者十有七八,陈冰就属于最典型的那一个,你说东他扯西,你发怒他得意,且每次与陈母接触时二人动辄争吵,吃嘴巴实属家常便饭,***关系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心理疾病大多和患者的生长环境、家庭因素有关,陈冰对母亲几近仇视的情绪和***之间畸形的沟通,可以说是陈冰心理疾病的***,每次陈母脸色气得发青,陈冰就笑得像朵牡丹花,反倒治疗了仅仅几天后,他对季青舟这个陌生人开始掏心掏肺起来。
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季青舟抬眼打量着陈冰,接触下来,这位“异装癖”患者的各种病情都只浮于表面,焦虑与羞耻感在就诊后的几天内就莫名消失,最近的表现也只是从陈母的口中得知“他在不断购买一些女性用品”。
眼前的帅小伙子笑得人畜无害,季青舟缓缓吐出最后一口烟,一个想法忽然在心头涌现。
她看着陈冰,开门见山地问道:“装的吧?”
陈冰一头雾水,没听清似的竟又不知死活地向她靠近了几步:“什么?”
“恋物性异装癖。”季青舟轻轻磨了磨后槽牙,“你装的吧?”
陈冰的脚步忽然停住。
他安静了一瞬,忽然一拍大腿,抬起头来诚恳地看着季青舟:“怎么可能?季医生,你误会了。”
季青舟凝视他半晌:“那你告诉我,什么叫恋物性异装癖?”
陈冰一愣,随即松了口气似的,得意扬扬地回答:“就是靠长期穿戴异性服装,打扮成异性模样来激发性兴奋的病症,是一种比较常见的……”
陈冰在季青舟的注视下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却半天没得到回应,对面季青舟的神色似乎变得越发深不可测。
“季医生?”陈冰试探着问,“我说得怎么样?”
“挺好的。”季青舟平静地、慢条斯理地回答,“你这是给我背百度百科呢?”
雷声不断,大雨却迟迟不落,此刻已经天黑,以为要下雨的路人四处乱窜,便利店和房檐下挤满了人,大路小路的车都堵得一眼看不到头。
黑暗中,忽然窜出了两道影子。
随着一位眼尖姑娘的尖叫,一个四肢发达的壮汉张牙舞爪地从巷子里飞奔而出,他神色慌张,眼珠乱转,就差没把“坏蛋”两字刻在脑门上。在这个并不平静的夜晚,他仿佛脚踩冲浪板,顺着满地的积水边跑边滑,快得几乎闪出了重影。
后面穷追不舍的警察小潘也不顾形象,拔腿狂奔,一边奔一边吼:“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你知道自己往哪儿跑吗?前面就是我们————”
随着一声尖锐的鸣笛,小潘的“***局”三字被淹没在大雨里,壮汉显然没有听到,他惊恐地抱紧了手中的东西,玩命似的朝着“不归路”狂奔。
小潘对着手机吼:“还没追上,有***,现场两人受伤,已经叫了救护车……胡说!我也是下班路上碰巧遇到这茬儿!”话说着,眼见壮汉仿佛带着个GPS导航似的又朝着目的地精准无误地转了个弯,可没过两秒,又哆哆嗦嗦地退了出来。
小潘一愣,正琢磨着这人难不成是改邪归正了时,巷子里走出的一个高个儿男人让他瞬间松了口气。
男人一边夹着把黑伞,一手提着盒外卖,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情形。壮汉却盯着他身上的警服,哆嗦得更厉害了。
小潘喘着气:“唐队,刚才路上碰着一入室抢劫的,伤了两个人,我一路追到这儿来……”
同样刚准备下班的唐殊眉毛都拧到了一起:“怎么好事儿不找你呢?”
潘非有苦说不出,抬手抹去一脑门的汗。
唐殊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苍白的面孔,他五官英俊,眼珠漆黑明亮,只是黑青的眼圈和难掩的倦色让人平白无故觉得难以接近,加之此刻手上的一份外卖由热变冷,饿了整整一天的刑侦大队长唐殊恨不得把眼前这壮汉和外卖放进微波炉里一起“叮”了。
唐殊比壮汉高了一个头不止,居高临下的俯视更是让人觉得危险迫人。他站在原地向后扬了扬下巴,消耗着自己最后的一份耐心:“前面拐个弯再走两百米就到我们‘老家’了,你是自己去还是我给你带路?”
壮汉吞了下口水,眼见着前有狼后有虎,便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从雨衣中摸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锤子。
唐殊一脸目瞪口呆。
潘非小心翼翼地提醒:“那就是***。”
唐殊在壮汉已经紧张到颤抖的瞳孔下把外卖和雨伞轻手轻脚地放到还算安全的地方,他平心静气地看向壮汉:“兄弟,现在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你配合下工作跟我走,大家都不容易,是吧?”
壮汉肥哥的一脸肉已经挤成了一团,脑子灌水的他空白了一秒,随即挥着锤子怒吼着朝唐殊冲了过去,围观人群开始此起彼伏地尖叫,好像锤子已经砸到了他们身上。
唐殊定了定神,睡眠不足让他的视线和大脑都有些迟缓,可眼前自投罗网的目标身躯庞大,手再抖也不会偏离靶子,且“肥哥”的攻击自带音效,他略一判断,干脆利落地抬腿一踢,眼见着“肥哥”气喘吁吁地倒在地上,他也几乎是同时将“肥哥”的手拧到了背后,单膝顶住对方还在挣扎的庞大身躯。
潘非一颗心从嗓子眼落到了肚子,他拿着手机汇报状况:“没事了,嫌疑人被抓住了,是唐队……等一下!唐队?”
潘非一嗓子没吼完,只见刚用***把“肥哥”锁好的唐殊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手作势要勾起地上的外卖袋子,在众人看向英雄一般的注目礼下,配合着稀稀***的掌声,“哐当”一声,一头栽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一瓶***从唐殊的衣服里滚了出来,落到了潘非的脚边。
那一刻,世界仿佛静止。
潘非动也不敢动,脑门又糊了一层汗,半天才磕磕巴巴地开口:“唐队他……他又倒下了。”
分局办公室,唐殊四仰八叉地被丢在几把椅子拼成的临时单人床上,脑袋下面垫着一摞书。他身高腿长,双腿有些无处安放,十分别扭地搭在外面,来往不知情的保不准会以为这是一具生前死后都不受好待遇的尸体。
“入室抢劫案的受害人一名死亡,一名重伤抢救过来了,嫌疑人也都……”实习生徐小夏一脸正经地走进来汇报,却被唐殊吓得一个激灵,随即胆战心惊地转向潘非,“潘哥,唐队这么睡是不是容易落枕啊?”
“这里没床,凑合吧,他又几天没合眼,也该倒了。”潘非习以为常地起身凑过去,顺手给唐殊盖上一件衣服,“嫌疑人怎么了?”
“哦,缺钱,临时起意,锤子是半路上工地里捡来的,我们核实过,监控上的确有他捡锤子的录像,他与被害人也毫无关系。”徐小夏连忙递过资料,“等唐队醒了你直接给他看?”
潘非有些忧愁地瞟了一眼已经彻底黑透的天:“行,那今晚我就在这儿凑合吧。”
这种事情也不是一两次,反反复复的,潘非也算是习惯了。
不知过了多久,潘非整理好了桌上的档案和资料,回头一看办公室里已经空荡荡,只剩一个顶着两个黑眼圈加班的徐小夏,唐殊还睡得人事不省。他刚起身伸了个懒腰,就听到身后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我不是告诉过你要帮他控制药量吗?”
潘非一愣,与徐小夏对视一眼后露出了个虚脱似的笑,随即转身就要跑。关彤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他的领子,看起来个子不高弱不禁风的一个姑娘,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手上有劲儿也就算了,连声音都咬牙切齿的:“你给我解释下那瓶***怎么回事?”
徐小夏察言观色,嘀咕了一句“关彤姐好”,随即安安静静待着。潘非一脸“当妈难做”的表情:“我不是心疼唐队吗?你看他那黑眼圈快垂到下巴了,再不休息真要死人,谁知道他私下自己吃了多少……”他一哽,视线转移到关彤的另一只手,“您没带‘***’吧?”
“我带***也不剖你,一脑袋白水。”关彤一把推开潘非,将一份东西丢给徐小夏,“前天那个案子的尸检报告,拿去吧。”随即来到唐殊的面前扒了扒他的眼皮,“睡多久了?”
潘非看了看钟:“五六个小时了吧,估计也快醒了……”
关彤皱起眉,又端详唐殊半晌,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她在潘非惊恐的目光下恨恨地轻抽了仍在熟睡中的唐殊一个嘴巴,扯起衣服,转身就要走。
潘非和她保持着适当距离,生怕下一个挨嘴巴的就是自己:“去找唐队的心理医生?”
“找个新的。”关彤牙齿咬得咯吱响,“我就不信没人能治得了他。”
深夜十二点,环城路。
天空还黑,月亮还亮,只是风格外冷,吹得路旁光秃秃的树枝疯了似的张牙舞爪,怪瘆人的。
周围的***住宅楼都有些年头了,除了一些定居在此,亦没钱再购房的老住户外,大多都是去留不定的租户,加之附近也没什么供人吃喝玩乐的商区,除非是穷疯了,否则没几个年轻人愿意留在这里体验度日如年的生活。
更何况,这片住宅还牢牢环着一所废弃的医院,夜半醒来开窗透气,两只眼睛就直接能对上“安怀医院”那四个红漆剥落透着诡异的大字。
有钱的不会跑到这里受累,缺钱的也没胆子敢来这里受罪。
但缺钱又有胆的人,这世上还是不少的。
一位身形有些佝偻的清洁工撑提着扫帚,麻木地划拉着地上的落叶、垃圾和灰尘,十分缓慢,堪比生锈的机器。
他做了十几年的清洁工,这片路几条岔子,该往哪儿拐,闭着眼睛都能摸清。
他扫了一会儿,长长叹了口气,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直接就坐在路边大口抽了起来。周围的路灯好几个都坏了,借着月光隐约能看到这张苍老面孔的愁苦轮廓,他熟练地吐出烟雾来,恰巧将眼前“安怀医院”那四个字遮住了两个。
老人盯着那几个字,突然冷笑了一声。
当年这医院也不知道遭了什么难,被一把火烧得只剩了个壳,被闲置到了现在也没人处理,就这么被孤零零地扔在这里,白白占了一块地。最关键的是,隔三岔五地,总有人跑到这儿来***,搞得城北这一片都人心惶惶。
其实他还真有点理解,生活太苦,这么辛苦受累地活下去,实在没什么意思了。
老人将烟蒂丢在地上,抬脚***蹍了几下,又唉声叹气地拿起扫帚来,刚费力地挥了挥,就被不远处传来的巨响打断了。
是短促的刹车声与撞击声。
因为是凌晨,周围又极静,这响动便显得格外刺耳,惊得毫无准备的老人寒毛竖立。他隐约猜到可能是车祸,便丢了扫帚循声一路小跑而去,果然见眼前一辆货车已经歪到路边,外观倒是好模好样的。
老人跑近了几步,扯起嗓子喊着:“有人没?受伤了吗?没事吧?”
连喊三声,都没人回答。
他匪夷所思地放缓脚步,终于看清了坐在货车中动也不动的、一个男人的后脑勺,他骂骂咧咧地又迈***,却突然愣住了。
歪斜的货车,远光灯将前方一段空荡荡的路照得透亮。
路面上,七零八落,血红一片。
晚上十点,关彤轻轻推开季青舟工作室的门,最先出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少年面孔,他两只袖子都撸到了手肘,正拿着块抹布跪在地上,动作利落地擦着茶几。
看见有人进来,少年也不吃惊,反倒挤出了一脸的笑,仿佛酒楼里的老鸨一般清了清嗓子:“青舟姐,来客人了!”
关彤一时愣怔。
要不是对方喊出了“季青舟”的名字,她真怀疑自己走错地方了。
关彤犹犹豫豫地走进来,还没来得及问少年的身份,季青舟就从书房探出脑袋盯着陈冰:“不该说的别乱说。”
陈冰装傻充愣:“身为你的助手,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晚星遇骄阳季青州免费阅读

“经常走夜路吧?”
“是的……”
“有孩子吗?”
“有一个女儿。”
……
听着这段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对话,陈冰忽然勾起嘴角,像是欣赏着什么好戏似的,还带着点沾沾自喜的骄傲。与此同时,那边季青舟的声音忽然变得严厉起来,拔高了三个度不止:“见鬼了?以为装疯就不用负责任了?”
可怜徐超还沉浸在“一问一答”的平缓模式中,不想眼前这个看似纤细沉静的女性忽然完全变了个人,他腮帮子的两坨肉先是***颤了颤,随即恼羞成怒似的吼道:“谁装疯了?我就是见鬼了!”
陈冰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季青舟根本没放在心上似的点了点头:“行,见鬼了是吧?把你怎么见鬼了,又见到什么鬼了都说得清楚点,这样我们才能信你吧?”
徐超嘴巴一张,又紧紧闭上了,脸颊憋得通红,像蒸熟了的螃蟹一样。
季青舟也不催他,拿起纸杯又喝了口已经放凉了的茶,直接朝着唐殊的方向道:“把他带走吧,先打一针镇静剂—他不是被鬼吓得神志不清了吗?”
一直看戏的唐殊也心领神会,干脆配合地掏出一副锃亮的***,哗啦一甩,长腿一迈潇洒地走了过来,一副警察抓犯人的架势,不想季青舟又十分刻意地添了一句:“治不好关精神病院治着,不用打什么针了,要是治好了,按照交通肇事,是要判刑的吧?”
徐超的面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接连变了好几个色,额头的青筋都暴了起来:“你们等一下!警察……警察就能随便抓人吗?我……我根本没撞死人!我撞的就是鬼!”
季青舟不紧不慢地继续问:“哪儿来的鬼?现场你也看到了,十几双眼睛都盯着呢,怎么就你见鬼了呢?”
“我好模好样在路上开车,我敢保证……一万个保证!前面的路根本一个人都没有!在撞上那个……那个东西之前我打的是远光!”徐超牙齿都在打战。
唐殊刻意放慢了脚步,季青舟继续咄咄逼人:“别骗人了,前面怎么可能没人?你也别再拿出那套见鬼的说辞,拿我们当小孩?”
徐超大手一拍桌子,那声音光是听着都替他疼:“真没人!就……就一个影子晃了下,我还怀疑自己是看错了……”
总算说实话了。
潘非松了口气,随即又觉得索然无味起来—原来是装疯。
徐超说完话才觉得不对劲,愣头愣脑地呆了半晌,还没彻底反应过来,潘非已经拍拍他的肩膀:“跟我走吧兄弟,还在这儿追悔莫及呢?”
潘非的手掌在他的肩头拍得啪啪作响,连拍了四五下他才醍醐灌顶地抬起头来,一张嘴,声音竟然带了哭腔:“警察……警察同志,我真没看到前面路上有人,我、我保证前面路上没有人!就是有东西一晃,我一个刹车,就……”他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竟然急得哭了出来,“我算不算是犯罪?我还有女儿啊,我还有爸妈……”
潘非“啧”了一声,打断了他这套上有老下有小的说辞:“行了你,事情还没查清,你在这儿怕什么呢?而且没看到人,难不成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徐超急得不知道怎样反驳,旁边的季青舟忽然搭了一句话:“为什么不能从天上掉下来呢?”
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愣了。
徐超哭哭啼啼,还是被带走了。另一位目击者***杰虽然没疯,但是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目睹如此***的场面,老人家***有点受不了,倒有点被吓到半身不遂的征兆,只能先带回去稍作安抚。
唐殊在开车送季青舟和陈冰回工作室的路上接到了潘非的电话。
“唐队,监控调出来了,附近的几个我们都看了,有点棘手。”
唐殊直接开了免提:“说。”
“事发现场不在路口,加上是深夜,附近的灯光太差了,监控上只能看到货车紧急刹车,的确也看不到受害者的身影,我们看过好几遍了,也的确没有车辆或行人的运动轨迹,这说明……”
说明徐超没有说谎。

小编点评

晚星遇骄阳季青州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