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后重生(苏宁徵赵仲杨)

废后重生(苏宁徵赵仲杨)

导读:《废后重生》小说的主角是苏宁徵赵仲杨,带您赏读苏宁徵赵仲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宁征赶紧张望,我的孩子呢?我的妈妈呢?我的爷爷们呢?你为什么不看他们的身影?***,你在说什么?死了什么…不要吓奴隶……玉画不安地哭了。

小说介绍

《废后重生》小说的主角是苏宁徵赵仲杨,带您赏读苏宁徵赵仲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宁征赶紧张望,我的孩子呢?我的妈妈呢?我的爷爷们呢?你为什么不看他们的身影?***,你在说什么?死了什么…不要吓奴隶……玉画不安地哭了。

小说简介

女人单薄的白衣血迹斑斑,头发油腻的打着结,凌乱的虚盖着满脸可怖的伤痕,双手带着沉重的枷锁,双腿不自然的扭曲着,明显被人为打断了。
女人目光呆滞的傻笑,嘴里却哼着温柔的小调,手中紧紧的抱着一个布娃娃轻微晃动,仿佛在哄着布娃娃睡觉一般。

废后重生全文阅读

长巷深处,一股寒风钻进一处破败宫门,无情的扫过井边的老树,老树打了个寒颤,几片枯叶便随着寒风不由自主的飘零在空中,随后又被寒风推攘着,磕磕绊绊的跌进了残破的窗户里,最终落在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头上。
女人单薄的白衣血迹斑斑,头发油腻的打着结,凌乱的虚盖着满脸可怖的伤痕,双手带着沉重的枷锁,双腿不自然的扭曲着,明显被人为打断了。
女人目光呆滞的傻笑,嘴里却哼着温柔的小调,手中紧紧的抱着一个布娃娃轻微晃动,仿佛在哄着布娃娃睡觉一般。
宫门外,一个穿着瑰丽凤袍,满头珠翠的女人迤逦而来。
“给***娘娘请安。”
门外的两个宫***慌乱恭敬的声音传来。
女人皱着秀眉轻轻往屋内的女人瞥了一眼才端庄的抬了抬手示意道:“本宫来找姐姐说会话,你们不必守着了。”
两婢女相互对视了一眼,识相的行礼告退。
女人温婉的轻提***,优雅的迈出脚步进了屋内,随后看着屋内女人凄凉的模样,满意的扬起嘲讽的笑容道:“哟,我的苏宁徵姐姐,你还真把着破布娃娃当成自己死去的儿子了吗?”
苏宁徵的动作微微一顿,抬起狰狞的脸死死的看着她,愤怒的大吼着:“这是我的儿子,我儿子没死!”
女人被苏宁徵的眼神骇住了,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半步,等她稳住心神后,顿时恼羞成怒,一个箭步冲上来就要抢夺苏宁徵怀中的布娃娃。
苏宁徵紧紧的把娃娃抱住,弯腰护着。
女人一时间竟奈何不了苏宁徵,气极反笑道:“你的宝贝儿子早就死了,难道你这么快就忘记自己小产大出血痛了三天三夜了吗?”
苏宁徵眼眶发红,蓦地醒过神一般,冰冷的眼神盯着面前的女人全是恨意,一字一顿的质问:“苏宁柔,你为什么害我?!”
“我为什么害你?”苏宁柔摸了摸自己微微***的肚子,阴险的笑道:“当然是为了我的儿子,为了他日后能成为太子!”
“你这个狠毒的毒妇!”苏宁徵挣扎着要去撕打苏宁柔,引发了断腿的伤口,顿时涌出。撕心裂肺的剧痛,她只能喘着粗气跌坐在地上。
“本宫可是按照皇上的意思办的,那包让你滑胎的藏红花也是皇上亲自给本宫的。”
“虎毒尚不食子,赵仲扬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他即能如此待我,待我孩儿,你以为你处心积虑的害了我,就能高枕无忧的做你的***梦吗?不过是步我的后尘罢了!”苏宁徵满眼讽刺,双手***到发白的抓着布娃娃,忍着痛楚。
“本宫和你可不一样,你不过是皇上登上皇位的棋子罢了,皇上从始至终爱的都是本宫,本宫会和皇上好好坐拥这天下的!”
苏宁徵冷笑涟涟:“坐拥天下?狗男女!痴人说梦!”
苏宁柔只当苏宁徵是嫉妒,不屑的讥讽笑道:“看在你以时日不多的份上,妹妹也发一回善心,告知于你一个好消息。”
“苏宁柔,你个贱妇能有什么好消息?”苏宁徵心底一颤,抱着娃娃的手咻的收紧,有很不好的预感。
“好消息就是咱们外祖父一家通敌***,今日午时整个将军府都被处死了!”苏宁柔得意的笑道:“姐姐觉得这个好消息如何?”
“不可能!你骗我!”苏宁徵完全不信,外祖父满门忠烈,不可能做这种事,这分明是污蔑!
“真该让你看看将军府满门头颅落地的场面,看看是不是骗你的。”苏宁柔眸底全是阴毒的笑容。
“不会的,不会的!”苏宁徵捂住耳朵,痛苦的道:“你个毒妇,你骗我的!”
“忘了告诉姐姐,外祖父一家的罪证是皇上让父亲去亲自捏造的,你已经是弃子了,父亲很愿意舍弃你扶持我做做***呢。
你扶持皇上登基,可是皇上却厌倦了你那张丑陋的脸,也忌惮外祖父的兵权,你们当然都得死啊!这一切可都是姐姐你亲手造成的!”
“苏宁柔他们也是你的外祖啊!你为什么这么狠心!”苏宁徵崩溃的大吼。
“呵,可是他们眼里从来只有你和你娘,就因为你娘是嫡女,何曾关心过我娘这个庶女,更别说我这个庶女的女儿了!他们既然如此偏心,就该死!”
苏宁徵双目通红,疯了一般往前挣扎着想要扑过去:“苏宁柔你这个毒妇!!你不得好死!”
苏宁柔嫌弃的后退几步,又继续阴毒的说到道:“你娘和你一样蠢,我娘不过是借着照顾你娘生病的借口,便成功做了爹爹的宠妾,但是这侯府夫人只有一个,你娘当然得死了!”
“你更蠢,你以为我娘真的疼你吗?殊不知你这张脸就是我娘毁的,苏宁徵你有今天,全都是因为你太蠢了!哈哈哈!”
苏宁徵未见天日的孩子死了,她的母亲死了,连外祖父一家都死了。
她眸底全是绝望和灰败,瞬间喉咙腥甜,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苏宁柔和赵仲扬狼狈为奸,你害死我母亲,害死我的孩子,害死外祖父一家!天上地下,神鬼皆知,定会让你们不得好死,万劫不复!”苏宁徵怒不可遏,不顾断腿和重伽,疯魔般朝苏宁柔爬去。
苏宁柔看着苏宁徵脸色灰败,油尽灯枯的模样,轻蔑的抬起头道:“不得好死?万劫不复?简直是笑话!
这以后的荣华富贵都是我的,姐姐就在这好好待着等死吧,妹妹就不奉陪了。”
苏宁徵死死的盯着苏宁柔扬言而去,不甘心的拖着残破是身体往前爬,身后拖行出刺目的血迹。
苏宁柔,赵仲扬,今生杀母杀子杀亲人之仇我苏宁徵永世不忘!若有来生,一定会把你们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苏宁徵含着满腔恨意,香消玉殒在皇宫的冷宫之中。
只是那双目死死的瞪着,眼角全是鲜血,直到死也不能瞑目。

废后重生免费阅读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窗边的树枝上,两只喜鹊正在枝头上欢快的鸣叫,玉画推开窗户,把阳光放了进来,整个房间顿时显得明媚起来。
“玉琴,快听,是喜鹊在叫呢。”玉画强撑起困顿的眼皮,精神振奋的喊道:“这是来给咱们报喜了,相信***一定会好起来的。”
玉琴也一脸疲惫不堪,勉强笑了一下,继续给暖床上的***擦着汗水。
自从***摔到后已经昏睡了两天两夜了,身体一直滚烫着,直冒冷汗,十分吓人,她和玉画也一眼不合,寸步不离的守了两天两夜,要是***再醒不过来,她们也撑不下去了。
苏宁徵额头缠着白布,突然轻声叫喊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抓住被子,眉头紧皱,恐惧不安的摇头,仿佛在做什么恐怖至极的噩梦。
“***,***,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我呀。”胆子比较小的玉画一下冲到床前,拉着苏宁徵的手,她能感受到苏宁徵正在经受很可怕梦魇,心疼得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啊!”苏宁徵腾然从床上惊坐起来,冷汗打湿了她额前的碎发和衣衫,整个人仿佛从水中捞出来一般,神情紧张,脸色惨白,直到眼前两道虚化的身影渐渐清晰,苏宁徵惊喜看着玉画和玉琴道:“我是不是死了?这里是鬼门关了?你们是在这里等我吗?”
苏宁徵连忙四处张望,我的孩子呢?我的母亲呢?我的外祖父他们呢?怎么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
“***,您在说什么呀?什么死不死的…您可别吓奴婢……”玉画惶惶不安的哭了起来。
苏宁徵回过神来,恍惚的打量起玉画,这…玉画怎么变小了?玉琴也变成了少女的模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她们都已经二十多岁了啊…
苏宁徵回忆起她们为了护她,被赵仲扬命人活活杖毙的场景,她们被堵着嘴,每一记廷杖打在她们身上都带起一串血迹,直到她们惨死在她眼前。
苏宁徵感到一刺骨的头痛,连想要用手捂住额头,只是这手刚刚伸到眼前却把自己吓了一跳。
这白皙细小的手是自己的吗?而且…头痛…,死人还会感到痛吗?莫非自己…活过来了……?
为了验证她的猜想,苏宁徵帮忙的让玉琴把铜镜拿过来。
玉琴也被苏宁徵的模样吓得不轻,赶忙拿了铜镜过来。
苏宁徵看着铜镜里那张稚嫩的脸,的确是自己年少时的模样。玉画玉琴也还是娇俏的少女打扮。
苏宁徵喜得疯魔,看着镜子里自己不谙世事模样眼神瞬间变得冷漠狠厉,果然,赵仲扬那个狗皇上不仁不义,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让我重新活了过来,这一次,我一定要护住我上辈子所有护我爱我的人,而那些害我欺我如我的……我都要全部送进地狱,把他们让他们万劫不复,挫骨扬灰!哪怕…拼了我的命也在所不惜!
“小…***…你这是…怎么了…”玉琴和玉画被苏宁徵***的气势吓得不敢动弹,她们不知道***醒来后为什么变得恐怖起来,手足无措的看着苏宁徵。
苏宁徵这才反应过来,现在的她们不过是个天真的少女,她连忙收起杀气,沉浸心情安慰她们道:“你们别怕,我刚刚做噩梦被魇住了。”
“***没事就好。”比较稳重的玉琴率先反应过来,扶着苏宁徵靠着床榻坐躺起来,面露难色的道:“***好端端的,怎么会摔倒在地上磕破了脑袋,还被树枝划破了脸。”
苏宁徵紧了紧手中的棉被,她重生到15了,破相这事是她所有悲剧的起源,而这件事却是苏宁柔母女两为估计布置的毒计,自己还感激滴零的往里钻!
“我的徵儿啊,可怜心肝啊……母亲来看你了……”院外,一个充满怜惜和心痛的声音传来,“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摔倒了呢?天地神一定要保佑我的宁徵快快醒来……”
苏宁徵只觉得自己的恨意都要控制不住了,前世就是这个女人——她的继母——母亲的庶妹——蒙贞静假惺惺的做足了慈爱自己的嘴脸,带着让自己***的毒药,温柔含笑的涂在自己额头的伤口上亲手毁了我的容貌!
最毒不过妇人心!
苏宁徵恨得不能自持,她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忍,自己现在羽翼未丰,不能让她看出端倪,只有虚与委蛇,才能找出她的弱点,将她碎尸万段,已报母亲血海深仇!
当蒙贞静带着苏宁柔踏进屋里时,苏宁徵苍白着脸,哀切的目光期盼的望向她虚弱的道:“母亲……”完美的扮演着的大病初愈,惹人怜爱的女儿。
蒙贞静一脸心疼的过去把苏宁徵抱在怀里一阵心肝宝贝的叫唤,苏宁徵只觉得恶心至极,目光一瞥,苏宁柔还在一旁嫌弃的皱眉毫不掩饰的表达了对自己的讨厌,看到自己的目光后才慌忙的摆出一副擦眼泪的模样,如此拙劣的演技,可笑自己上辈子竟然没有看穿!
“你好端端的走着怎么就磕到头破了相,若是留了疤可怎么是好?女儿家最珍贵的就是脸了,都怪母亲没有照顾好你。”蒙贞静掏出手帕,自责的哭泣,十足的内疚模样。
“是女儿不稳重,踩到小石头滑倒的,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母亲。”苏宁徵也擦着眼泪,娇弱的揽着责任。
苏宁徵眼睑下垂,眼露寒光,是啊,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人家如此拙劣的陷阱,自己却傻乎乎的跳进去,确实怨不得人。
蒙贞静看着乖巧的苏宁徵,眼里闪过鄙夷,转顺间又慈爱的笑着拿出一玉药瓶:“宁徵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这是母亲好不容易求着宫里的御医才得来的生肌膏,你每日涂抹定会恢复美貌的。”
“女儿定日日涂抹,定然不会辜负了母亲的好意的。”苏宁徵接过药瓶,乖巧静谧。
待这对母女走后,苏宁徵咬牙切齿的紧紧拽住药瓶,这可是送***来到铁证!我苏宁徵定然不会辜负了你的好意,一定会撕碎你的侯府主母梦,让所有人都知道你阴险恶毒的嘴脸,让你万劫不复!

小编点评

苏宁徵赵仲杨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