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打扰我学习(林骁然南向晚)

别想打扰我学习(林骁然南向晚)

导读:《别想打扰我学》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林骁然南向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月流光 所编写的,讲述了林骁然南向晚 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别想打扰我学》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林骁然南向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月流光 所编写的,讲述了林骁然南向晚 的精彩故事。班级之外的宣传工作分外两部分,一部分在线上,大家在各家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一部分在线下,张超出钱打印了一些传单,由大家分头发出去。

小说简介

南向晚正在给茄子刷酱,专心致志的样子好像是在对付一道数学题,“因为你脸皮厚。”
“哈哈哈……”众人一阵爆笑,连一向笑不露齿的姜达令也笑喷出来,忙不迭用手捂上嘴。
就知道会是这样。
林骁然佯装生气,唇角却扬了起来,眼睛里更是像铺了云朵一样柔软。

别想打扰我学习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南向晚正在给茄子刷酱,专心致志的样子好像是在对付一道数学题,“因为你脸皮厚。”
“哈哈哈……”众人一阵爆笑,连一向笑不露齿的姜达令也笑喷出来,忙不迭用手捂上嘴。
就知道会是这样。
林骁然佯装生气,唇角却扬了起来,眼睛里更是像铺了云朵一样柔软。
给茄子刷好酱,南向晚拿起炸串咬了一口,茄子自身的水分混合着甜辣口味的酱料在嘴里炸开,带着灼人的热度,却让人不忍松口。
能否获得班级同学的支持是活动能否成功的第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上台演讲的人要有感召力,又要有亲和力,这不是成绩好就能做到的。恰恰相反,成绩好的人可能更具攻击性,并不容易获得他人的认同。
林骁然人缘好,这是南向晚无法否认的,也是她羡慕不来的。
班级之外的宣传工作分外两部分,一部分在线上,大家在各家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一部分在线下,张超出钱打印了一些传单,由大家分头发出去。
传单上的字是南向晚提议的,内容很简单,是一句没头没尾但又极具感召力的话——就差你了,周三,一起!
南向晚说看到这样的传单,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向别人询问,询问的过程也是传播的过程。
“妙啊!”林骁然赞道。
南向晚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心里却很满足。
新的一周很快来了。周一下午的大课间,林骁然制止了课间活动,上台宣布了这项计划。大家本就对食堂涨价颇有微词,却又不得不像刀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现在有人愿意站出来,大家自然积极响应。
宣讲结束,张超和林骁然把纸箱搬出来,里面是打印好的传单。林骁然拿出一摞交给李帅、又拿出一摞交给姜达令,下一个本该轮到南向晚,他顺势而下的手突然停在半空,似乎在犹豫什么。
南向晚二话不说接过传单,她不只把自己那份接过来,还把姜达令手里的拿过来,“我去就好。你呀,晚上还要回宿舍发,现在赶快把作业写完。”姜达令在学校寄宿,为了保证没有漏网之鱼,林骁然让她回宿舍后在宿舍里再宣传一轮。
“啊?”眼看战火就要燃起,谁还有心思做作业。再说了,所谓的作业就是练习册上的习题,老师又不会看,南向晚却总把这些当正经作业。她刚想说什么,南向晚继续警告道:“快写,我回来检查。”
“知道了啦。”姜达令不情不愿地答应一声,目送其他人离开。
南向晚大步流星走出教室,林骁然抱着传单追上去,“这真是奇怪,你不用学习?”别人在大课间上睡觉、聊天、玩游戏、吃零食,只有南向晚埋头苦读,有一次还嫌李帅唱歌声音太大,拍桌子呵斥他闭嘴。气得李帅哇哇大叫,“林骁然唱歌的时候你怎么不制止?”
她能帮忙出主意已经很难得了,真不敢想象她会放下功课跑出来发传单。
南向晚抬眼看他,反问道:“你不会以为我少学一会儿,你就能超过我吧?做梦!”她冲林骁然冷哼一声,抱着传单下楼去了。
“你!什么态度!”林骁然气急,他发誓他刚刚那句话绝对没有讽刺的意思,真的只是惊奇和疑惑而已,她用得着这样和他说话吗?
他追上几步在楼梯口停下,南向晚留着长发,平常在脑后扎成马尾,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像她的人一样,柔弱又充满力量。

别想打扰我学习免费阅读章节试读

南向晚终于睁开眼睛,入眼的景象却不是飞机机舱。
白色的时钟、红色的国旗、墨绿色的黑板、黄色的课桌,还有自己身上黑漆漆的校服。相比飞机机舱,眼前的一切并不陌生,这里是高中教室,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地方。她就是在这里夜以继日刻苦学习,最终拿到了通往光华大学的入场券。
她迫不及待地想和同学们打招呼,多年未见,她格外想念他们,其中还有几人也考入了光华大学,继续和她成为同学。
南向晚兴致勃勃地向前看,又欢欣鼓舞地向后转,这才发现周围的人是那样陌生。
上课铃已经响过,没有人拿出书本,左前方的两个男生面对面坐着趴在腿上,时不时地伸一下手,原来是在玩摆在地上的象棋。过道那边的女生嘟着嘴,正专心致志地对着镜子贴假睫毛。后面的座位空着,最后一排的男生趴在桌子上,正在玩桌面篮球,一下一下地把绑着绳子的篮球往篮筐里扔。
正当南向晚感到一头雾水的时候,玩篮球的男生瞟了她一眼,夸张地大叫一声,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应该在火箭班吗?”
南向晚恍然大悟,难怪她觉得不对劲,怎么看了一圈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原来这并不是她所在的班级!
想到这里,南向晚立即起身,动作干净利落,好像多待一刻都是一种煎熬。她大步流星向门口走去,惹得过道两侧的同学纷纷侧目。
出了班级门,南向晚差点儿撞在一个人身上。
一个老师模样的人抱着卷子,疑惑地看着南向晚,“你要去哪儿?”
“回我们班。”南向晚想也没想,急急忙忙的样子好像是要追赶一架马上要起飞的飞机。
老师“噗嗤”一声笑出来,“什么回你们班,这不就是你们班?你刚睡醒吧?”
“哈哈哈……”教室里传来同学们肆无忌惮的笑声,还有刚睡醒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忙问旁边的同学,等其他同学都笑完了,他的笑声才格外突兀地响起,惹得同学们又是一阵哄笑。
南向晚顾不上这些,她慌慌张张地回头看向墙上的铭牌,上面写着的果然不是“火箭班”三个字,而是一个无比陌生的名字——纪律班。
老师催促道:“快回去吧,已经打铃了。”
南向晚急得快哭了,她苦苦向老师哀求,“我真不是这个班的。”
“你是叫南向晚,没错吧?”老师拿出花名册给她看,她的名字确实在纪律班,排名还比较靠前。南向晚不管,她执拗地将花名册翻到火箭班那一页,“刘羽白、陈诗韵、王翔……”每一个名字都是那么熟悉,可偏偏在这群熟悉的名字里找不到自己的名字。
南向晚不得不承认,“是,刚分班的时候我的确不在火箭班,可是后来查了卷子发现算错分了,以我的成绩绝对能到火箭班,老师你要相信我,不信我们可以看卷子。”
听到这里,老师无奈地笑了,“你这种话我不知道听过多少遍,各个都说算错成绩,最后找出卷子一看,还不是闭了嘴。就因为这样,学校早不让查卷子了,都是徒劳。你呀,有这份心是好的,不过呢,既来之则安之,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说说,以后还有这么多考试,总不可能每次都算错成绩吧?”老师越说越起劲,最后的尾音夹杂着笑意,好像能飞到天上去。
南向晚不甘心,她明明能进火箭班,为什么要在这里受委屈,可是除了一句“查卷子”,她也拿不出有力的证据。
对了!
南向晚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迅速转身回到教室,一把揪住坐在最后一排的男生,硬生生将他拽到老师面前。她的眼睛里藏着水雾,目光却十分坚定,颇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
她抬起头,故意提高音调,好掩饰声音中的颤抖,“你也觉得我应该在火箭班,对吗?”
男生白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把滑落下肩膀的校服外套拽回来,不屑地开口,“傻子,我那是讽刺你呢,谁让你每天都说自己是火箭班的。奇怪,你听不出来吗?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立时变了脸色,对男生道:“林骁然,你乱说什么,她的语文老师不就是你的语文老师,你是不是嫌我教的不好,有本事考到火箭班去。”
她不耐烦地挥手,“去去去,都给我回座位去。”
平白无故挨了一顿骂,林骁然朝南向晚冷哼一声,转身回了座位。
怎么会这样……
南向晚浑浑噩噩地跟在林骁然后面,烦躁地揉着头发。濒临崩溃的南向晚忽然记起,她不是已经从光华大学毕业,顺利进入国内一家知名公司,刚刚结束了一个城市的校招,正在回公司的飞机上吗?怎么会突然回到高中,还成了纪律班的学生?
她一定是在做梦!
南向晚以前也梦到过这种情形,她或是在高考考场上,面对满卷子的题目,一个也做不出来,或是在光华大学里,辅导员告诉她,她因为考试不及格被劝退了,要重新参加高考。每到这时,她都会一阵心慌,恨不得像鸵鸟一样,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不过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并且强迫自己快点儿醒来。
这一次也一样!
这一次真的不一样。
无论南向晚怎样暗示自己这只是一场梦,她就是没有办法摆脱“梦境”回到现实。
南向晚终于意识到,现在的她再不是那个从光华大学毕业,并借此在招聘会上睥睨众生的南向晚了,她成了一个籍籍无名的高二学生,所谓的光华大学还没有在她的生命里出现,知名公司HR的职位更是连想都不敢想。
奇怪的是,就算时光倒流,她也应该在高二分班时进入火箭班,怎么会到了满是学渣的纪律班?
不过没关系,南向晚记得,高中实行的是流动班级制,她只要在几次考试中通通名列前茅,一样可以进入火箭班。她还记得高三那年,有两个同学就是这么转进来的。现在的她虽然在命运轨迹上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偏差,但是她绝对有信心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回到火箭班,考上光华大学,出任知名公司HR,再一次走上人生巅峰!
想到这里,信心满满的南向晚转头问自己的同桌,“什么时候考试?”
“考试?”同桌疑惑地看向她,好像不认识她似的上下打量一阵,“你忘了?就是现在啊。”
“啊?”南向晚惊奇地大叫一声。
话音刚落,同学们纷纷站起身,在老师的指挥下拉开桌子,不多一会儿,喇叭里便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声,仿佛机器人一般一遍一遍地重复,“请监考老师分发试卷、请监考老师分发试卷……”
“不会吧,这样就开始了?我根本没有准备好。”南向晚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身体止不住地颤抖,额头上也涌现出密密匝匝的汗珠。虽然她是那样期待用一场考试证明自己,可是时隔多年,高中的知识早已忘得七七八八,她甚至连考什么、有什么题型都想不起来了。
南向晚考了整整一天,简直比看一千八百份简历,面试五百个学渣还要累。几个科目中,就数英语卷子最简单,这主要得益于她一直没有放松对英语的学习,听力、阅读、作文都是小菜一碟,唯独语法部分最让人挠头,什么“a;the”“the;a”“the;/”“a;/”的,看得人头大,她和外国人说话的时候也没这么多讲究。
语文卷子也还好,不过诗词填空部分好像故意和她作对似的,她会背的诗句一字不落地给出来了,背不出来的偏偏挖了空让她填。
数学卷子着实让她蒙了一阵,首先是三角函数,她在草稿纸上画了半天才回忆起基本的定理,然后是数列部分,她怎么也想不起来通项公式,花了十分钟推导一通才提炼出来。由于在前面浪费了太多时间,最后几个大题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其他几个科目,南向晚连蒙带猜,想起什么写什么,最可气的是,有时候明明记得***却不想不起来符号、字母该怎么写,恨不得用汉字代替。
考试结束后,整个班级都在哀嚎,这也让南向晚稍稍感到欣慰,虽然她有很多题目做不出来,不过甩掉这群学渣还是绰绰有余的。
南向晚收拾好东西,背起书包走出教学楼。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昏黄的灯光透过层层叠叠枝丫落在地上,三三两两的学生凑在一起,有的在说考试题目,有的在说周末要去哪儿玩。
快出校门的时候,林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朝着南向晚冷笑一声,“你怎么走这儿?你不是骑自行车回家吗?”
南向晚一愣,糟糕,她竟然忘记高中时是骑自行车上下学的。不过她并不愿意在林骁然面前示弱,不过一瞬,便理直气壮地回道:“我乐意走回去,你管得着吗?”她一边说着,一边停下脚步,装作等人的样子,朝教学楼的方向张望,等了一会儿才转回头,想看看林骁然走到哪里了。
并不需要怎样费力寻找,几乎只是一眼,南向晚便在人群中锁定了林骁然的位置。他个子很高,身姿也修长挺拔,在一群高中生里甚是惹眼,让南向晚想不注意到都难。他背着一个画着对勾的书包,拉链上还有一个玩偶。
南向晚定睛一看,不觉轻哼出声,学渣就是学渣,一个大男人,偏偏在书包上挂一个松鼠。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所谓的心灵感应,林骁然好像能够听到她心里的吐槽一样,竟然在这时突然回头,吓得南向晚一个白眼没翻完,慌忙把头转***学楼的方向,心也跟着砰砰直跳。
不知过了多久,南向晚才转回来,此时的林骁然已经不见了踪影。她长出一口气,灰溜溜地返回学校,凭着记忆找到地下停***的入口,又在零零散散的自行车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林骁然南向晚完整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