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沈棠音李容徽)

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沈棠音李容徽)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棠音李容徽,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等待心上人时的南柯一梦,令相府明珠沈棠音预见了自己的结局。对她百般殷勤的太子哥哥在利用她登上帝位后,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棠音李容徽,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等待心上人时的南柯一梦,令相府明珠沈棠音预见了自己的结局。对她百般殷勤的太子哥哥在利用她登上帝位后,

沈棠音李容徽内容介绍

柔软的披帛覆上靴面,很快便被雨水打湿。
李行衍的眸光一深,伸手去触她的额头。“棠音,你怎么了?”
沈棠音却轻轻往后退却一步,正巧躲开了他伸来的手。
竹伞下,她脸色苍白,好半晌,才勉强定下神来,低着嗓音道:“殿下,棠音身子不适,先回府了。”
话音落下,她便转过脸,与自己的侍女一道侧身快步走过了李行衍身畔,一路头也不回的匆匆往月门处走。

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沈棠音李容徽全文阅读

而在她身后,李行衍缓缓收回了落空的手,看着那道娇小的身影出了月门,匆匆上了回府的马车。
温润如玉的面孔上,两道长眉皱起,似有所思。
*
沈棠音独自坐在回府的马车上,待四面的帘幕都严实放下,彻底隔绝了外头的视线,她的心中紧绷的那一根弦终于松下,一直蕴在眼眶里的泪珠滚滚而落。
在她低低的啜泣声中,马车飞驰着出了内宫,又顺着宫道碌碌驶向最近的北侧宫门。
正当北侧宫门遥遥在望的时候,赶着车的小厮荣满突然放低了嗓音开了口:“檀香姐姐,你瞧前面道旁躺着什么?似乎,似乎是个人!”
坐在车辕上的檀香顺着他指得方向看了一眼,眉眼顿时微微一跳——还真是个人,躺在雨地里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檀香不敢擅自做主,只得轻叩了叩车窗,低唤了一声:“小姐?”
她的语声本就极轻,又混在杂乱的风雨声中,再被厚重的帘幕一隔,彻底消弭于无形。
车内没有回应,只有细细的低泣声断续传来。
檀香咬了咬唇,转首对赶车的荣满道:“小姐急着回府,再说,在这宫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荣满,掉转车头,我们绕过他走!”
荣满应了一声,勒紧缰绳,调转了马头。
不远处的雨幕中,李容徽俯身躺倒在道旁,心绪微澜。
上一世的今日,他便是在此处,初见棠音。
彼时他数日高热不退,已是烧得昏昏沉沉,又被恶仆趁着无人之际,暗中挪到雨地里,只待他无声无息的冻死,好去另谋前程。
就在他以为自己活不到这场雨停的时候,一辆油壁香车自他身旁停下。白兔一般温柔的小姑娘自车辇上下来,扶他起身,送他回宫,为他延请太医,替他送来过冬的炭火。
似一道干净月光照进他黑暗的生命里。
马蹄声踏过地面的雨水,沉闷而来,打断了李容徽的思绪,却也令他的心在胸腔中剧烈跳动。
是棠音的车驾,甚至比上一世,还要早上一盏茶的时辰。
正当他竭力放稳呼吸,将身子贴俯在湿冷的地面上,等待着车驾如上一世一般在他身畔停下。
嘈杂的雨声中,马蹄声微微一乱,继而刻着沈府徽记的车驾,竟迅速调转了马头,似想自小道而去。
想远远离开他的身边。
李容徽的呼吸骤然一停,本因高热而有些模糊的思绪在冷雨里凛然一醒。
他抬手,迅速将藏在袖中的匕首抖落到掌心。
食指用力,推开刀鞘,狠狠向自己的腰腹划下。
鲜血飞溅而起,正落在骏马蹄下。
随着一声长嘶,两匹骏马受惊,暴跳而起,在雨地里乱突乱冲,眼见着就要踏上那个躺在道旁的身影。
“小心——”
荣满勒不住马,憋红了脸大喊,而檀香更是已经吓得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
马蹄如重锤落下,本是躺在地上毫无声息的李容徽借着宽大衣袍的掩饰,轻微地挪动了一下身子。

沈棠音李容徽免费阅读

毫厘之差,却令马蹄只险险擦着他的身侧而过,在袍服上烙下硕大的蹄印。
骏马左右蹦跳了一阵,渐渐没了力气,喷着响鼻被荣满勒住,不情不愿地立在李容徽身前不远处,前蹄烦躁地刨着地面。
车驾初初停稳,厚重的车帘便被一双细白的手掀起,沈棠音自车帘后探出脸来,轻声问驾车的荣满:“这是怎么了?”
“回小姐,是马惊了——”
荣满的话还未说完,便听见雨地里,一声压抑的痛哼响起。
不轻不重,正巧能让棠音听见。
沈棠音的视线下意识地随着声音追了过去,却只见一人躺在雨地里,身下氤开一片鲜红。
更要命的是,他那身玄色的袍服上,还烙着一个沾满了污泥的蹄印。
这是马匹踏了人了。
认识到这点,沈棠音的脸色蓦地白了,她顾不上打伞,冒着雨便紧步下了车辇,行至地上那人身畔。
鲜血沾上了绣鞋,她慌乱地蹲下身去,又想看他的伤势,却又怕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场景,只得侧过脸连声对荣满道:“快,快去请御医。”
荣满正是六神无主,听沈棠音这样一吩咐,忙应了一声,伞也顾不上打,卸下一匹骏马便冒着雨就往太医院的方向赶去。
可太医院离北侧宫门极远,一时半会,怕是来不了。
沈棠音的目光在地上的鲜血上一落,又慌乱地移开:“檀香,快过来搭把手,我们一起将他扶到车里去。地上湿冷,不能让他再在这雨地里躺着。”
檀香急急应了一声,两人一左一右地想去搀起地上的人。
可檀香的指尖还没碰着他的衣袖,便见着地上的人皱眉痛哼了一声,似无意识地往旁侧一歪,正倒进了想要搀他起身的沈棠音怀里。
“姑娘,这,这——”檀香睁大了眼睛,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儿。自家姑娘还未出阁,伸手去扶陌生少年虽算是失礼,却还可以用情急之下来解释过去。可这人直接倒进了怀里,又是个什么情形,这若是传出去了,自家姑娘的名节可就毁尽了。
棠音被她唤得一愣,一对圆润的耳珠转瞬便已是红透了。
下意识地想把人推开,但又怕触到了他的伤处,在原地僵立一瞬,有些不知所措。
檀香紧步走过来,伸过手低声劝她:“姑娘,还是奴婢来吧。奴婢不过是个下人,名节毁了便毁了,大不了跟着姑娘一辈子。”
棠音还未来得及答话,视线一低,看见自己的裙裾上已染了一大片血迹,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知道耽搁不得,便连连摇头,努力挪着步子把人往车里搀。
“名节哪有人命重要!我尽快将他搀到车里,把车帘子落了,便没人能看到里头的情形。”
她说着落下视线看了看自己肩上昏睡着的少年,轻声补充:“况且,他还昏着,也不会乱传什么。”
这人看着身姿挺拔,却不知为何,轻得很,半个身子压在她的肩膀上,却并没有多少重量,倒也不必再唤檀香过来搭手。否则两人的衣裙都污了,遇上了人都没人能够回话。
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的,她便将人挪到了车驾上,让他靠在柔软的大迎枕上,看着他被鲜血染得发暗的玄色袍子,愈发心焦,连声问外头给她的名节望着风的檀香:“荣满可回来了?”
“一趟来回得不少时辰。他一时半会怕是来不了。”檀香迟疑了一下,看着剩下的那一匹骏马道:“姑娘,奴婢会赶车,可只剩下一匹马,就算拉得动我们,也走不了多远,到不了太医院。”
“您常在宫里行走,能不能瞧瞧他是哪个宫里的人,若是宫室离得近的,我们便在原地给荣满留个信,将他给送过去。”
棠音轻应了一声,垂下长睫,将目光落在他的面上。

小编推荐理由

篡位皇子的娇软白月光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