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拈花柳澈深)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拈花柳澈深)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拈花柳澈深,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拈花是书中的炮灰反派,作为一个反派,给主角制造精神上的摧残,身体上的酷刑,给主角精神上的升华,是她的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拈花柳澈深,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拈花是书中的炮灰反派,作为一个反派,给主角制造精神上的摧残,身体上的酷刑,给主角精神上的升华,是她的

拈花柳澈深小说简介

拈花有些失神,她本还觉得所谓的方正君子绝对不可能,杀她这个师父,起码有八成是因为私心怨恨。
毕竟她这个师父对他这般,不带一点阴暗面怎么可能?
但现下看见他的眼睛,又委实不得不相信,他确实是个君子。
虽然瞧着性子冷了些,但这修仙之人的气韵着实干净,这般年纪少就已经沉稳非常,一看就是心思周正的人,绝不屑那些旁门左道的歪风邪气。
难怪话本中说他无论遇到什么不公,还是男主每每压他一头,甚至心上人都属于男主,他都没有黑化,依旧是君子做派,是整个话本里最不可能黑化的人。

拈花柳澈深全文阅读

拈花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半响才反应过来,打算探一探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罚得这般重。
“到如今都不知道错在何处,是你太过愚钝,还是为师说的不够明白?”
柳澈深没有再开口,垂着眼一言不发。
竟然不说话,可见师徒关系恶劣到什么程度?
远处两个弟子下来,已经到了回去的时辰,站在远处也不敢过来。
拈花只能装作不悦的样子,“起来罢,回去再与你说分明。”
远处两个弟子听到这话,连忙过来扶柳澈深起来,他跪得太久,一起来没能站稳,往后跄踉了一下,不过还是对她恭敬施了一礼才离开。
有礼有节,但明显没有对她这个师父该有的亲近,关系是肉眼可见的恶劣。
拈花很头疼,荪鸳鸳打着油纸伞,出了廊下往她这边跑来,把伞撑过拈花的头顶。
看见拈花高深莫测看着雨夜,她脸上全是崇拜,“师父果然神机妙算,掐指一算就知今日这雨势,天下能有几人选中如此诡异的天气出行,师父真是不走寻常路的独特。”
“……”
她在内心由衷说一句,我谢谢你夸奖。
拈花转头对上荪鸳鸳一脸崇拜的真诚眼神。
哦,她忘了,女主还有一个技能,就是嘴甜心甜,眼里看不见坏的,换而言之,她特别会夸,还能夸到你心坎上。
人才呀,能说会道情商高,到哪都能混得风生水起,在狗血文里当一个区区玛丽苏女主,真是屈才了。
荪鸳鸳看了一眼院中,“师父,师兄呢?”
这个问题可正合她意,她得搞清楚到底为什么罚人家,才好挽救。
“他犯了这么大的错,竟然到现在还不认,回去我要好好责罚他。”
荪鸳鸳看向她,小声替柳澈深说话,“师父,二师兄那样跳脱的性子,出山不去玩肯定是不可能的,师兄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跟着他,而且二师兄已经发来踪迹说明日就回仙门,一定不会有危险的,师父就不要生师兄的气了。”
拈花听得匪夷所思,竟然是因为二弟子罚的。
这不是摆在明面上的偏心吗?他还能留在这里做自己的弟子,真不是一般的能忍。
难怪后头杀师,没有一点手软。
拈花叹了一口气,反派的人生也一片黑暗啊,炮灰反派和终极反派的待遇也差太多了。
“走罢。”
她提步迈入雨中,一脚踩进水里,寒意瞬间穿过骨头,冰冷刺骨。
“师父,可是有何不妥?”荪鸳鸳有些疑惑,“师父,可是想步行而去?”
步行个狗屁!
山门重重步行而去,还不如直接拿刀劈了她这双腿。
这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她都要快被原身的行动轨迹搞死了。
拈花没功夫说话,咬着牙快步往前走,才到马车边上,刚准备上车,就踩上了台阶上的青苔,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仰去。
“师父!”
拈花飞快地闭上眼,身后有人很稳地扶了她一把。
她站稳脚,顺带看见扶住自己的手,节骨修长,指节干净,但因为过久的淋雨,失了血色,过于白皙,温度比这夜里初春的雨还要冷。
她顺着手沿着湿透的衣袖,抬头看去对上了他的视线。
雨夜黑沉,他的眉眼很干净,看过来的视线都让人品出几分舒服,就像春外绵绵细雨,落在琉璃珠帘上,滋润浸湿,如玉通透。
“师父小心。”
拈花嘴比脑子快,“没事,你不必担心。”
柳澈深没再说什么,收回了手,但那平静的神情,明显没有担心这种情绪。
她这句温馨慈祥的话也不符合他们现在的关系。
天边隐约浮现闪电,仿佛下一刻就要劈到她头上。
荪鸳鸳连忙扶她,“师父,你没摔着罢?”
“不碍事。”拈花上了马车。
荪鸳鸳拉开车帘,“师父,雨太大了,让师兄一起上来罢?”
拈花闭上眼睛,随意应了声,没当回事。
突然“叮”得一声清脆轻响,在她脑中震荡一下。
‘提示:切勿擅自改变角色之间的关系轨迹。’
拈花连忙睁开眼睛,伸手拿过荪鸳鸳手里的伞,往外抛了出去,“撑着伞就行了,男徒本该避嫌,你往后莫管这些,把心思放在修为上。”
伞才扔出去,“啪”得一声,砸到了柳澈深额角,随后落到他脚下。
荪鸳鸳捂嘴惊呼。
拈花没想到失了手,有些尴尬。
柳澈深似乎没多惊讶她这样的对待,俯身拿起油纸伞,递给荪鸳鸳,声音比对她这个师父温和许多,“师妹,你上去罢。”
荪鸳鸳应声,也不敢再多话,连忙上了车。
马车在雨幕中往前驶,车帘被风吹起一角。
拈花透过车帘往外看了一眼,柳澈深就站在外面等马车离开,眼里没有一点怨气。
果然是个君子,生得还这般好看,可惜她还要百般刁难,真是于心不忍!
‘叮。’
‘羞辱柳澈深。’
‘词儿功底,负二十。’
‘角儿表现力,负二十。’
‘对角儿理解度,负十。’
‘感情毫无代入,未让对方情绪波动到指定值,负五十。’
‘场次总分,负一百,惩罚,扣除一年寿数,惩罚不可撤销。’
拈花清楚地听到惩罚,扣除寿数?
按照话本里的剧情,她笼统也活不了几年,这种扣法,她还能有多久的活头?
还不如躺平在草地给蛇咬,说不定咬一口,她就回去了。
系统很快察觉到了她的消极想法,‘警告:如你在这个世界寿数扣完,你在原来的世界也会消失,你完不成的任务,将会由下一个幸运的子民代替。’
拈花:‘幸运的子民,还要批脸吗……我不想玩了,可以吗?’
‘评分结束,等待下一次表演,结束请扣二,如需场外帮助,可扣一。’
‘一!一!一!……’拈花狂喊,压不住的暴躁。
系统还是不紧不慢的播报,‘欢迎使用场外帮助,现在为你播报心灵鸡汤。
今日扣了的寿数,不要慌张!不要害怕!明日还是会扣的,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免费阅读

该来的还是会来,与其焦急地去死,还不如坦然地去死。’
‘……’
操蛋罢,她不干了!
-
一路风雨摇曳,天色刚刚亮起,雨才停歇。
“师弟!”
外面突然一声,惊得前面的马停了下来,马车一个急刹,拈花差点从车里飞出去。
好在她稳住了,荪鸳鸳连忙掀开车帘往外看,后面的弟子匆匆忙忙过来,“师叔,师弟晕倒了,如今已经意识不清!”
拈花探出车窗,看向不远处的柳澈深,双目紧闭,毫无血色,后面的弟子小心扶着他靠坐在树下。
淋这么久的雨,能撑到现下,也是厉害。
“先扶上马车,就近找处落脚的地方。”
“是。”
荪鸳鸳连忙下车,帮着人一起把柳澈深扶上马车。
一个弟子拿起手中的罗盘,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最近的村落。
村子里的人朴实好客,才进门就有婆婆领他们进了屋。
拈花看着仙门弟子的效率,有些叹为观止,她往日要是有这么个技能,也不用到处跑,过得如此辛劳。
拈花有些感叹往昔。
荪鸳鸳那边已经开始照顾柳澈深了,她从衣袖里拿出一条丝帕,满目担心地替柳澈深擦去额角细微的汗珠。
柳澈深似乎很难受,微微敛着眉,丝帕在他面上轻轻拂过,他微微睁眼看了过来,看见的当然是在照顾他的荪鸳鸳,他眉目温和,对她笑了笑,又晕了过去。
绝了!
站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的拈花,下意识想拍手叫绝,果然是女主,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夺得人芳心的机会,就算男配晕倒了,也能醒过来先把她照顾自己的场景记住。
拈花可以想象,以后这条丝帕会是柳澈深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东西,说不定以后还会随身携带,每每挂怀。
太绝了,不过是狗血鼻祖。
一条丝帕也能折腾出这么多戏。
拈花轻轻鼓掌,委实叹服。
“师兄!”荪鸳鸳见柳澈深醒了,又失去了意识,连忙转头看过来,“师父,您快看看师兄,好像越发严重了。”她说着连忙让出位置给她。
拈花是真的赶鸭子上架,这个原身是十项全能,医术仙术样样精通,但她只是个草包啊,能看出什么东西来!
荪鸳鸳在旁边看着,拈花只能伸手探向他的额头,额间滚烫,“没什么大碍,只是着凉了,你去看看药煎好了没有。”
“是,师父。”荪鸳鸳慌忙提着裙子出了门。
拈花支开人,正准备收回手,下一刻却顿住了。
这往后要杀了自己的人,就这样虚弱无力地躺在面前,还毫无反抗之力,这岂不是最好的时机?
倘若他消失了,她是不是就可以免去一死,改变自己的结局?
拈花放在他额间的手慢慢往下移,指尖划过他的脸庞,到了他的脖间,慢慢放上去。
拈花咬牙,手上慢慢用力。
系统竟然没有任何警告,这是意味着她可以这样做?
柳澈深有点透不过气,眉间微微敛起,面色苍白得有些透明,有一种破碎的脆弱感,下一刻就可能不再存在。
拈花犹豫片刻,还是算了,好看的东西总是让人不忍心毁掉。
她还有时间,也没到非要杀了他,才能自保的地步。
拈花正准备松开手,手腕突然被用力抓住,她一愣,抬头对上柳澈深的视线。
只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对视,拈花就知道他误会了。
好家伙!果然是反派女配的设定,人家女主照顾他,一定能被看见。
她这个反派女配要杀他,也一定能看见。
这个前后对比,她都不得不感叹两个字,妙哉!
没有她的衬托,怎么显得女主娇俏温柔又美好,柳澈深要是这都没喜欢上女主,那才是真的不符合逻辑。
柳澈深抓着她的手腕,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声音微微有些哑,话里却是惊疑,“师父,您这是干什么?”
拈花有些尴尬地从他手里移出自己的手腕,“为师只是看你的喉结很漂亮,随手摸一摸而已。”
柳澈深一顿,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拈花有点头疼,刚才的话好像不太妥当,“为师不是那个意思,你也快要长大了,为师就是好奇……”
柳澈深猛地坐起来,有些用力过猛,身子一晃,差点没坐住。
拈花伸手去扶他,“小心。”
“师父,弟子越礼,衣冠未正!”他手一抬,连忙躲开,伸手合衣,把衣衫拉得更紧了。
拈花瞧着越解释越不对,尤其他脖子上的掐痕,实在没有办法解释,说多错多。
她只能收回了手,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好好休息罢,为师出去了。”
拈花才出了门,荪鸳鸳就端着药跑进来,“师父,药好了!”
她一进屋只看见柳澈深,“师兄,你醒了?”她连忙端着药,坐到床旁的凳子上,“师父果然厉害,师兄都还没有吃药就醒了。”
柳澈深没有回答,他人不舒服,甚至不知道刚才看见的师父,是真实还是幻觉。
荪鸳鸳端起药轻轻吹凉,又看了一眼周围,“师兄,师父呢?”
柳澈深看着她吹凉药的动作,神情柔和了些,“我也不知晓。”
荪鸳鸳有些疑惑,看向柳澈深,眼睛微微一睁,差点砸了手里的药,“师兄,你脖子上的掐痕是怎么来的,刚刚还没有的!”
柳澈深微微一顿,伸手摸向自己的脖子,“可有带铜镜?”
荪鸳鸳连忙放下碗,从怀里拿了随身携带的小铜镜给他。
柳澈深拿过小铜镜看向自己的脖间,果然有掐痕,左边四道痕,右边一道痕,那位置刚好是师父的手放的地方。
荪鸳鸳有些紧张,“怎么会这样,刚才也没有人啊,难道是有邪祟跟上我们了,想要杀师兄吗,我要去告诉师父!”
柳澈深神情微微凝重,放下手中的铜镜,半响才开口,“是我自己掐的,不必声张。”
“啊?”荪鸳鸳有些愣住,不过她一向听柳澈深的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只不过还是有些疑惑,小声嘀咕了句,“自己怎么可能掐自己?”
柳澈深眼睫微垂,没有再说话。
拈花完全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她一出门,就被门口河边游过的一群鸭吸引了,可惜没开灵智,他们无法沟通。
她站在河边,高深莫测观望了半天,也没能遇到一只同乡,突然有了些许乡愁,她有些怀念东海边上的醉虾,那叫一个新鲜,人口美味至极。
运处的弟子不敢上前,“师叔是不是又参透一层,要入大圆满了?”
旁边的弟子连连点头,“未曾不可能,以师叔的能力,早晚得道成仙。”

小编推荐理由

穿成狗血文中的大反派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