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出一个腹黑丞相(顾怀璧苏晏)

喂出一个腹黑丞相(顾怀璧苏晏)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顾怀璧苏晏,喂出一个腹黑丞相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撩汉不自知·逃婚女将军X腹黑闷骚宠·追妻小御史(后期丞相)】孤苦伶仃的小顾怀璧被卖给了公卿苏家,给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顾怀璧苏晏,喂出一个腹黑丞相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撩汉不自知·逃婚女将军X腹黑闷骚宠·追妻小御史(后期丞相)】孤苦伶仃的小顾怀璧被卖给了公卿苏家,给

顾怀璧苏晏内容介绍

那人倏然抬目,撞进她一张喇叭花似的谄媚笑脸中,不由怔了一怔,低头拿那干布擦擦襟前污渍,不知想了些什么,有一会,淡淡道:“兄台既客气,那某也客气客气……”
客气客气,大概便是随便要几两银子意思意思之意?
怀璧点头如捣药:“好说好说。”这俊书生真个懂事!
那懂事的俊书生擦衣襟的手一停:“那就……五十两银子吧。”
怀璧耳中轰隆一声巨响。

喂出一个腹黑丞相全文阅读

“五十两银子!你讹人呢!”怀璧忍不住拍案,一只脚不知何时架到了板凳上。
她这一嗓子嚎地邻座纷纷侧目,山生忍不住拉了拉她衣袖,小声道:“顾大侠,赔钱可是你自己说的。”
“但也没见过这般狮子大开口……”
“你觉得是狮子大开口。人家恐怕只是狮子打了个哈欠……”山生将她拉到一旁,低声说:“这位可是幽州镇国公府的嫡小公子,现而今刚调到御史台……”他们做生意的,从来不敢真惹当官的。这年轻人一届江湖草莽,自然更比不上人家满门公卿的御史大人。
幽州?镇国公府?
满大盛只有一位镇国公,而这位镇国公也只有一位嫡小公子。
怀璧脑中猝然跳出一些久远的事,脸色一变。
赔,赔他个奶奶!
怀璧心中正茅屋为秋风所破,领座忽然响起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我说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原来是顾将军!”
顾……将军?
山生与那打着哈欠的狮子一同侧目,视线落在怀璧身上。
山生满怀惊疑地上下打量了眼怀璧,这是……
……哪个草台班子的将军?!
为个五十两银子就要掀桌子的草莽,连碗有浇头的面都吃不起的穷鬼,竟是个将军?!
来人生的小而精悍,双目透着一股精明劲,八字胡须。看着不过四十上下,走起路来却显见已有些驼背,料想是常年在吏部,点头哈腰所致。
怀璧认得他,此人便是当日在吏部点卯,接待他的郎中卢劲。
卢郎中躬身一揖:“下官参见顾将军。”直身转向一旁,又拱一拱手:“苏大人好。”
苏晏掀一掀眼皮,拱拱手:“卢大人。”
论品级,苏晏一个侍御史,远低于卢劲。但御史台可越级参劾,是人见了便给三分薄面,只为省得和这些逢人挑刺的事儿精纠缠不清。
更何况,这位苏小公子的门楣,让他出生便在青云之上,连平步青云都省了。
卢劲一落座,笑道:“苏大人这件衣裳,是越府丝制的吧?哎,这越府丝金贵,惹了脏污,洗也不好洗,可惜了……”
这话一出口,怀璧那句“呸,什么破衣服破书值五十两银子”生生像填鸭一般,被塞回了嗓子口。
默默垂下闪着穷困之光的眼,闷闷应了个“哦”字。
苏晏亦只淡淡“嗯”了一声,垂下首,缓缓搅动面前已然坨了许久的面,夹起一筷子,送入口中。
恍若无人。
卢劲怀揣一腔马屁,一时竟有些怀才不遇的落寞。
此事终究是怀璧莽撞惹起,经卢劲那么一说,怀璧方才掀桌子与人火并的心被压了回去。须臾,不甘心地从怀中掏出那个才打来的钱袋,丟到桌上:“我身上现只有这么些,剩下的,我过两日赔你!”
苏晏伸手捡过那钱袋,收入袖中。眸光快速在她面上一扫,说了个“好”。
说完依旧低头吃面。紧着那上面的菜心不疾不徐地吃了几口,面和虾丝毫未动,便撂了筷子。
接着,拾起桌面上那本书,道声告辞,头也不抬,转身走了。
留下尚生着闷气的怀璧和一肚子才华无处施展的卢郎中。

喂出一个腹黑丞相免费阅读

见人走了,卢郎中像被解了禁制,浑身一摆,又来了劲头——顾怀璧这小子年纪轻轻,在西北屡立战功,又受大将段青林庇护,正是这一向京中的大热门。
当下从袖中取出一个钱袋,双手俸给怀璧,腆起一张笑脸:“顾将军出门在外,只怕迎来送往,有周转之虞,这点闲钱,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将军笑纳。”
一个小小钱袋,的确装不了多少银子。说是小小意思,料来不是自谦。
若是在塞北,这点银子打赏下属她都嫌磕碜,但今时不同往日。
此刻,她从头发丝到脚趾盖都刻着一个字,穷。
苏家那小子又让她屋漏偏逢连夜雨。陈阁老的寿礼还没影呢!
陈阁老任过十余年大理寺卿,同兴元年京中血雨腥风时,他仍在其位。
一桩惨案,几百条人命,牵扯着京城、北疆、蛮族不知多少方势力,无意中改变了不知多少人命运,怀璧便是其中之一。
她此番进京,有一半是为了陈阁老的寿宴来的。有些陈年旧事,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记得。
可……她与这卢劲毕竟交情甚浅,这钱,究竟接是不接。
接了大不了双倍返还便是。
正踟蹰间,门外忽人声一动,一个熟悉的清润嗓音不期然灌入耳中:“小二,还有座吗!”
怀璧一惊,下意识转头:“闻兄?”眼底对着那钱袋放出的绿光还未来得及收起,将来人烫了一烫。
来人略略一怔,展开笑:“顾贤弟,竟在这里遇见你,好巧!”
**
苏晏走到巷口,自下人手上接过大氅披上。
手脚回过暖后,方觉出刚才有多冷。抬眸一望天边,晴光朗朗,一片碧澄如洗,其实是个好天。
侍从瓦当连忙将一个手炉捧过来:“少爷,你方才跑的那样急,连大氅都来不及穿,快暖暖,仔细别冻着!”
瓦当自幼与他一同长大,因苏晏幼时体弱,算命的令苏府不得过于娇养。老夫人特意准许他与苏晏的相处间少拘泥于规矩,随意些即可。
苏晏接过手炉,将手中的那册书递给他。
瓦当一见那书封页,登时一声平地惊雷般的鬼嚎:“少爷,这不是你辗转了一年、托了不知多少人才花了五百两银子买到的前朝孤本吗?!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这样?!且不说这书费的工夫,单单那五百两银子,就够在京城买下半座宅子了!”
苏晏垂着眼皮,牵了牵衣袖,道:“吃面时汤洒了些上去,你去景轩书肆,让戚大娘给换个封页就是。”
说的轻巧!
瓦当虽然只是个小厮,但跟着苏晏这么多年,旁的不说,文房书画上还有几分见识。这孤本的价值,讲究的就是保存完善,与旧时无贰,一本换了封的孤本,就好比掉了一只的鞋,价值可谓是有天渊之别。
少爷你个败家子……
痛心疾首间,瓦当忍不住小声嘀咕了句:“带着这本书去吃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碰瓷的呢!”
“拿着书挑武人碰瓷,”苏晏回:“我怎么不去和尚庙前卖梳子?”
瓦当仍沉浸在半座京城宅院在眼前灰飞烟灭的茫然之中,如西子捧心般捧着那本书,眼底忧怨悠悠流转:“少爷你究竟图什么,火急火燎地奔过去,此刻却又白白让闻少爷抢了功,何必尽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呢?”
苏晏踩着矮凳上车,本不欲理会他的聒噪,一低头瞥见他弃妇般的眼神,微叹口气,方徐徐解释了一句:“卢劲此人豪奢钻营,从不肯在酒楼大堂用饭,今日反常,必有蹊跷,我身为御史,有监察百官之责,追过去看看,是分内之事。”
瓦当撇一撇嘴,眼白飞上车棚:“分内之事你另外叫闻少爷过去一趟,提醒人家不要上当。别以为我没听见,不过一句话而已,你就坐人家对面,为何要平白将这机会让给闻少爷……上京之前老爷可特别叮嘱过,要与朝中同僚搞好关系,这位顾将军听闻才打了胜仗,是朝中的香饽饽……”
瓦当说话间苏晏已钻入车中,自座下匣中取出一本书翻开。瓦当掀帘进来的时候,他连头都未抬。

小编推荐理由

喂出一个腹黑丞相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