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扬穿越隋唐娶李秀宁(周扬李秀宁)

周扬穿越隋唐娶李秀宁(周扬李秀宁)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周扬李秀宁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周扬李秀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猛苟小王爷 ,讲述了 或者说没有人觉得一个落难平民能够胜过千牛备户出生的柴家大公子。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周扬李秀宁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周扬李秀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猛苟小王爷 ,讲述了 或者说没有人觉得一个落难平民能够胜过千牛备户出生的柴家大公子。侧台上,李秀宁坐在纱帐中,一袭青衫长裙。

小说简介

只见校场正中已搭起一座高台,上窄下宽,足足约莫六丈。
精致漂亮的绣球挂于顶端长杆。
底部四周堆放着稻草,以防比试途中不慎跌落伤及性命。
毕竟是成亲这种大好事,虽是比武,可也没有舞刀弄枪,以免大好日子见血什么的,不吉利。

周扬穿越隋唐娶李秀宁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只见校场正中已搭起一座高台,上窄下宽,足足约莫六丈。
精致漂亮的绣球挂于顶端长杆。
底部四周堆放着稻草,以防比试途中不慎跌落伤及性命。
毕竟是成亲这种大好事,虽是比武,可也没有舞刀弄枪,以免大好日子见血什么的,不吉利。
围观的众人热闹兴奋,所有目光都落在柴绍身上。
有夸他玉树临风的,有春心荡漾的,还有赞许前途无量的。
而周扬就跟个***人一样,压根没人关注他。
或者说没有人觉得一个落难平民能够胜过千牛备户出生的柴家大公子。
侧台上,李秀宁坐在纱帐中,一袭青衫长裙。
任由校场喧嚣,她精致***又清冷的俏脸上不曾有一丝喜怒。
“宁儿,你看那柴家公子青年才俊,将来柴李联姻定然锦上添花。”
窦氏依栏而靠,满面春风,那神情似乎就像是在看自己未来贤婿。
“娘,输赢未定,此刻说这话为时过早了吧?”
“不是为娘偏袒,这周扬虽为故人之子,可定然是不如柴绍出色的。”
这里没有外人,窦氏也不***分谨慎。
绣球之争,说白了比得就是身手和胆量。
无胆量者,岂敢上数丈高台?
无身手者,如何能先得绣球?
柴绍乃名门之后,自小骑马射箭,学习武艺,更有无数名师教导,身手胆量自是远超寻常人。
倒是旁边一清丽少女慧眼灵动如水。
“秀宁姐姐,我看那周扬好像胸有成竹的模样,好像志在必得诶!”
她便是与李秀宁以及如意公主并称大隋三朵金花的长孙无垢。
素来和李家子弟交好,听闻李秀宁比武招亲,专门和哥哥长孙无忌从洛阳赶来凑个热闹。
闻言,李秀宁看了眼校场下的周扬漠然不语,前日周扬答应时自信满满,难不成比武真会有意外发生?
不过他明知道柴绍厉害,还愿比试,也算勇气可嘉了。
想到这,她的眼神不由在周扬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校场下。
“周兄,我与秀宁自幼相识,武艺均受大隋第一将军张须陀指点,虽不敢说天下无敌,但勉强上得了台面。却不知周兄师承何处?”
柴绍说得客气,神情却带着高傲。
言下之意仿佛在说:我和李秀宁青梅竹马,又出身名门,武艺不凡,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抢女人?
周扬又哪里听不出来话外之音。
呵?
跟我在这儿秀优越感?
斗不斗得过是一回事,那嘴上还能吃亏?
“柴兄客气了,我无门无派,只是小时候经常跟着家父进山会得两招打猎的本事,尤其喜欢收拾豺狼,你知道为何么?”
“因为它们是野兽?”
“不是!”
周扬摆手,嘴角微微上扬。
“因为这些畜生总喜欢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吓唬人,不给点颜色还真以为是个山大王了。”
柴绍笑容一僵。
好家伙,拐着弯儿骂自己是畜生呢?
顿时怒火中烧,但众目睽睽之下他自然不能失了风范,便抬手说道:“是吗?看来周兄对自己身手颇为自信啊,一会儿摔下高台,可别怪柴某不讲情面。”
心中却不住冷笑:行,我且看你能嚣张几时!
说话间,几名家丁走了过来。
震锣高喊:“两位公子请上台!”
前来观看的众人再次助威,校场热闹非凡。
柴绍拔足两步,纵身一跃跳上高台下的横柱,然后手脚并用快速攀爬,身轻如燕,迅猛***。
周围顿时响起喝彩声。
“不愧是钜鹿郡公之子,身手异于常人,当真名门之后,青年才俊啊!”
“可不是么?我看今日这比试已无悬念,那周扬怎有希望?下场简直是自取其辱。”
“柴公子英俊潇洒,如若以后我女儿的夫君也有这般出众,该多好啊!”
众人议论纷纷,似乎都认为柴绍胜出已成定局。
点将台上,柴慎更是露出满意的笑容。
自己儿子好歹没丢钜鹿郡公的脸,嘴上还故作谦虚道。
“犬子拙技,让唐公见笑了。”
“哪里哪里,令郎英姿,即便放眼整个大隋也是出类拔萃啊!”
李渊轻笑着。
心里却默默叹气。
身怀傲骨自是好事,可周扬为争一口气同意比武,只怕最后落得一无所有。
终归是少年热血,意气用事啊。
想到已故老友,李渊更是隐隐无奈内疚。
“宁儿,现在是柴绍领先,已过半程,看样子绣球已是囊中之物了!”
侧台上,窦氏喜上眉梢。
果不其然,这比武招亲,当真是绝佳办法,既不会让天下人说闲话,也能不露痕迹的退掉和周家婚约!
窦氏似乎已经在畅想自己女儿和柴绍大婚当日的盛况。
想必会成为一段佳话。
“那他呢?”
李秀宁随口问道。
“周扬?他自然是落后……咦?他怎么站在原地并未动过?”

周扬穿越隋唐娶李秀宁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李秀宁闻言秀眉微蹙,起身查看。
顿时心下不快,这是主动放弃?
明眸中悄然闪过轻蔑。
当日见周扬自信满满,还以为会有出人意表之举,没想到如今却如此懦弱无能!
也好,让他知难而退,别再抱有任何幻想!
此刻,众人也都注意到周扬的异样,颇为疑惑。
尤其是娇俏可爱的长孙无垢,微微歪头,灵动的大眼睛眨了眨,紧紧注视着周扬。
“这周扬再不动,只怕绣球拱手于人了呀?”
“我看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吧?那六丈高台没点胆量如何敢上啊。”
“哎!我还以为能跟柴公子比试之人想必身有长物,没曾想竟是无胆鼠辈!”
一时间嘲笑声四起,纷纷对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嗤之以鼻。
攀于高台的柴绍低头见状更是轻哼一声。
戏谑的笑道:“周兄,原来你还怕高啊?那柴某多谢成全了。”
言辞间,尽是嘲讽和不屑。
如此废物,也敢跟自己比试?简直不自量力!
周扬默不作声地站着,对周围奚落声置若罔闻。
主动弃权?
那是不可能的!
关乎自己的小命,怎么着都得抢救一下。
但论身手武艺,他不得不承认柴绍肯定是强过自己的。
真要动手毫无胜算。
这两日周扬也不是没想过应对之法,下药,暗算,绑票都在考虑。
可是没机会啊!
也没经验。
眼看着柴绍离绣球越来越近,周扬暗自苦恼。
不是吧,不是吧?
难不成自己真要成第一个没活过满月的悲催穿越者?
这未免也太惨了吧!
系统,系统在吗?
他本以为系统奖励的箭术百步穿杨能在比试中发挥作用,没想到比的是摘绣球,如今看来毫无用武之地。
比的身手胆识,和箭术有半毛钱关系?
难不成要自己对着柴绍放冷箭?
估计还没成亲就被柴李两家联手给剁了。
等等,放冷箭?
周扬忽然灵光一闪。
不能射人,但也没说不能射绣球吧?
随即他的嘴角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并走向不远处的兵器架,取下铁弓箭羽,握起铁弓的刹那,一股熟悉的感觉传遍全身,热血被唤醒。
仿佛披荆斩棘的伙伴再次共同征战沙场。
咦?
周围众人见状纷纷诧异。
这是作何?
却见周扬搭弓拉弦,瞄准高台绣球。
“难不成他还想将绣球射下来?”
“即便射中绣球,也不可能从高台掉落,还是柴公子摘得啊。”
“除非周扬能够射中悬挂绣球的细绳,或许柴公子有这等箭术,周扬……哈哈哈,怕是不可能哦!”
众人又是一阵唏嘘哄笑。
看台上李渊柴慎以及其余亲朋同样颇为不解。
就连李秀宁见状也秀眉紧蹙。
莫非……周扬竟然如此卑鄙,想暗箭伤人?!
此刻,已至高台的柴绍见状付之一笑,压根没放在心上。
不过是孤注一掷,垂死挣扎罢了。
未必还当真有百步穿杨的箭术?
可就在他与绣球仅一步之遥时,忽然响起破空声。
“呼——!”
半空中白虹闪过,绣球应声跌下高台,落在草堆上。
什么?!
全场鸦雀无声,满座皆惊。
点将台上,众人面露诧异。
这周扬……
竟然当真有百步穿杨的箭术?!
“呀,这绣球怎么掉下来了?柴大公子,看样子好像是我比你先拿到啊?”
周扬拾起绣球,风轻云淡地笑道。
语气间隐隐藏着戏谑之意。
校场之内,无不错愕。
就连侧台上的李秀宁都闪出一丝不解。
他……居然如此机智过人,深藏不漏?
窦氏更是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绣球怎会被他先拿到?!”
李渊和柴慎同样始料未及,谁能想到形势忽然陡转急下,眨眼间绣球便已易主。
此刻的柴绍更是目瞪口呆,原本以为和李秀宁婚事已板上钉钉,如今却失之交臂。
望着空空如也的高台,自己孤零零的身影异常滑稽可笑,费尽力气攀上竟然只有根空绳?
再瞧周扬小人得志般的笑容,柴绍心头顿时心头火起。
大喝道:“周扬,你这卑鄙小人竟然使诈!?”
“诶,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唐公说了,谁先拿到绣球赢,可没说非要爬上高台啊?倒是柴大公子身手当真好,一口气上六丈高台脸不红心不跳的。”
周扬故意提高了音量,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先前对方的阴阳怪气他可还记着呢。
装杯就算了,还嘲讽?
谁还不是个阴阳师了。
周围众人面面相觑。
这个布衣少年的箭术确实叹为观止,可说话也太刺耳了!偏偏还没法反驳。
“噗……”
长孙无垢忍不住娇笑一声,这周扬说话也太有趣了。
柴绍气得目眦欲裂,哑口无言,如若不是当着这么多人,他真想活劈了这个家伙。
听听这些虎狼之词,像人话么?
摆明了是在羞辱自己!
尤其是对方脸上还一副我就是羞辱,你又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周扬,你欺人太甚!”
话音未落,柴绍直接飞身跳下高台,紧接着便挥拳攻来,竟有大打出手之意。
“住手!”
柴慎在不远处厉声高喝。
“绍儿,你既已输了比试,还想丢脸不成吗?”
“可是父亲,分明是这厮诡计多端,要论比箭术,我绝非会输!”
柴绍争辩道,极其不甘心。
“哟?还想加赛?柴大公子怎么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说话不算数呢?”
周扬挤眉弄眼的调侃道。
“你!”
柴绍咬牙切齿。
倘若如此失去李秀宁,他无论如何都不答应。
就在这时,忽然看台响起惊呼。
只见一孩童竟然从靠栏翻了下来。
现场众人更是惊骇交加,那侧台可有两三丈高,摔下来性命堪忧啊!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半空中白虹闪过。
定睛一看,却是支箭羽。
它穿过孩童的腰间长带,然后死死地定在木桩之上,再晚片刻,只怕孩童已然落地。
全场错愕不已。
谁射的箭?
竟然如此出神入化!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周扬李秀宁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