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公家的旺福小福妻(锦葵汪淮)

督公家的旺福小福妻(锦葵汪淮)

导读: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督公家的旺福小福妻》是由当红网络作家 豆包原创的一部古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锦元良心头一跳,很是不喜,这竟是想要拿捏自己了?

小说介绍

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督公家的旺福小福妻》是由当红网络作家 豆包原创的一部古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锦元良心头一跳,很是不喜,这竟是想要拿捏自己了?好一个翻脸不认人的丫头,只不过去那太监府里滚了一遭,回来倒敢同他摆起架子来了。小编为您带来锦葵汪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锦葵是带着南藤南星还有石竹一起回锦府的,锦元良看见锦葵,果然如汪淮所说一般,主动提出要给石头一个交代。
他面带悲意,好似同石头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一般。
看着眼前悲痛欲绝的锦元良,锦葵心中泛着几分冷意,若是她不认识汪淮,大伯父会如今天这样,口口声声喊着要惩罚锦雅丹吗?

督公家的旺福小福妻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锦葵是带着南藤南星还有石竹一起回锦府的,锦元良看见锦葵,果然如汪淮所说一般,主动提出要给石头一个交代。
他面带悲意,好似同石头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一般。
看着眼前悲痛欲绝的锦元良,锦葵心中泛着几分冷意,若是她不认识汪淮,大伯父会如今天这样,口口声声喊着要惩罚锦雅丹吗?
南藤扶着锦葵,她的体温透过夏日薄衫传到锦葵掌心,这一刻锦葵忽然想起了汪淮,想到她如今得了他的庇护,她可以再有勇气些。
“堂妹年幼,喊打喊杀的未免太过残忍,不过伯父说得对,雅丹的性子着实不像话,是该好生管教一番。不如就送去家庙,好好磨磨她的性子可好?”
锦葵盯着锦元良的眼睛,一字一句坚定而执着地道。
锦元良心头一跳,很是不喜,这竟是想要拿捏自己了?好一个翻脸不认人的丫头,只不过去那太监府里滚了一遭,回来倒敢同他摆起架子来了。
虽然心中膈应,但他面上并未带出半分,衡量片刻便同意了,一个锦雅丹还不足以同他的青云路相媲美。
锦元良虽然同意送锦雅丹去家庙,可锦葵心中并不觉得如何被安慰,她在这一刻甚至替锦雅丹可悲,就这样被自己的父亲轻飘飘地放弃了,甚至都不需要一丝筹码,只为着一个虚无缥缈、或能或不能攀上汪淮的可能性。
“那日伤害石头的下人,还有酡红同朱瑾都处置了吧。”
锦葵说不清自己此时的心情,若是大伯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这样不看重,那对她……忽地,锦葵明白了什么,这一世,她大伯父对她的态度与上辈子如此不同,不就是因为孙坚白在辽东看见了连生?
因为这个,她大伯父才会接她入京,也正是因为这个,今生,他待她才这样看重!他一直留她在京中,用石头的病症来拖着自己,就为了今天,为了有朝一日,她能同汪淮搭上线?
咳咳,锦葵被倒吸的一口凉气呛得眼眶发红,咳个不停,原来,她以为的亲情,是这样不堪啊。
就算上辈子她惨死锦府,都始终以为她的伯父待她,终究还是有三分亲缘情分的,却不成想,这京中的亲缘,竟这样不值钱。
南藤轻拍锦葵后背,南星拉过锦葵左手,不停揉按穴道。待锦葵缓过气来,只觉得自己全身都脱了力。
锦元良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道:“参与那事的下人,我让管家都发卖了。”
“不,我要让他们下去陪石头。”
锦葵睁大双眼,虽面有稚气,但眼神坚毅,锦元良便知,这事情绝无回还的可能。
南星见状,微笑道:“若大人难办,这事情就交给我吧。”
听见南星开口,锦元良这才发现,锦葵身边还带着两个面生的丫鬟,听这猖狂的口气也知是东厂的人了。锦元良心中讶异,可转瞬又有些暗喜,汪淮还在葵姐儿身边安排人了,竟如此钟意葵姐儿?
他心中掂量一番,有些事,不该在隐瞒了。
“你只管去做你想做的,其他事自有我担待。”
上一刻对锦葵的不喜,在这一刻又化为了怜惜,锦元良语气和蔼,面露慈意,又对着锦葵道:“你这身体,总是这样怕是要垮了的,快去好生休息吧。”
锦葵确实累了,她胡乱点点头,便被南藤扶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督公家的旺福小福妻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辽东四季分明,盛产各种林木、山野奇珍,***十分充沛。又因临近关外,随处可见各地商人,所以辽东百姓生活富饶而安宁。若非说有什么不好,大概是冬日实在太过寒冷漫长。
锦葵披着一件杂色裘皮长袄,头戴一顶棕色带护耳的圆形貂皮小帽,脚上踩着一双柔软厚实的千层底兽皮靴,***嫩的脸上冻出两团圆圆的红晕,看着格外俏皮可爱。
穿得圆咕隆咚的小姑娘,趴在满是白雪的小院里,扒着地窖口往下看,边看边用柔柔的声音问:“石头,找到了吗?”
隔了半晌里面才传出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找到了。”
话落,地窖中冒出一个身长近六尺的高壮青年,寒冷冬季,青年只穿着一身夹棉布袄,却丝毫不觉得寒冷。他举着盆一般粗,半人高的米缸从地窖中爬了出来。百多斤重的米缸在他手中,仿佛没有重量一般。
石头把手中的米缸放在地上,锦葵走上前,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问:“今儿想吃点什么?”
“想吃松籽儿糖。”石头憨头憨脑的回答。
“行,一会就给你做,再给你做几个糖红果可好?”
“糖红果好,石头爱吃。”石头盖好地窖盖子后,兴奋的蹦了两下。
“那一会儿阿葵去给石头做糖红果和松籽儿糖,但是石头答应阿葵,今儿可不许再去冰上钓鱼了。”
前几日石头跟村里五六岁的小童去冰钓,他年纪虽有十四五岁,但心智不全,被人欺负也不知道,差点被那些小童骗进冰窟窿里。
锦葵从米缸中捡出几个土芋,心中有些发紧,原来人的恶意并不需要什么理由,有的人天生便是恶种。
“我知道了,我不去冰上,也不跟他们玩儿了,我去村长家找小虎子,小虎子说今儿带我堆雪人去。”石头憨憨的挠头,昨日都给阿葵吓哭了,他以后可再也不去冰上了。
“你们堆完雪人,记得叫小虎来咱家拿糖吃。”小虎是村长的孙子,虽还是垂髻小童,但人小鬼大的,对石头也好,锦葵每次都会给小虎带些零嘴儿,她希望石头有真心喜欢他的朋友。
“知道啦!”石头抓过院中犁耙上挂着的小皮帽,一边往头上扣帽子,一边跑出了小院。
锦葵从院子里舀了一盆雪,放到火炉上,待雪化了,把从瓦罐中倒出的红果子,一个个洗净。扔掉带有虫眼的,剩下圆润饱满的果子放到一起,用竹筷挤出果核。锅子烧热后,放进麦芽糖和水,慢慢熬出金黄绵密的泡泡,这时倒入点点食醋,放进已经处理好的红果,慢慢翻炒。
锅中香甜浓稠的糖浆一点点裹满红果,再翻炒几下,糖浆逐渐冷却变成乳白色。细密的乳白糖浆挂在红彤彤的红果子上,吃一口酸中带甜,特别开胃。
锦葵把做好的糖红果一个个捡出来放进装零嘴儿的小瓦罐里,如今天寒地冻,放个几日都不会坏,石头什么时候想吃都能吃到,接着又洗干净锅子做了一些松籽儿糖。做好石头喜欢的小零嘴,锦葵开始忙活两人的晚饭。
肥瘦相间浓油赤酱的红烧肉是石头的最爱,再做一个香煎土芋,配上农家自制的鸡蛋酱,蒸上一桶米饭,石头吃得狼吞虎咽津津有味。
辽东的夜晚来得很早,不过酉时天色就已经全黑了。锦葵坐在火炕上,正在给石头缝制装零食的小布口袋,便听见有***力且急促的拍打院门,锦葵放下手中针线,突然想到,上辈子也是有这一桩事的。好似是几个外地青年路过辽东,因其中一人不适应辽东季节得了急病,想要在村中找户人家借住几日。
上辈子锦葵没有开门,他们便去了村里黄木匠的家中,后因大雪封山被困在村里多日,走时他们给黄木匠家留了好些银钱。这辈子锦葵打定主意哪儿都不去,就跟石头好好守在辽东,她要多攒些银钱,给石头娶房媳妇。
想到这里,锦葵连忙下地,披上皮裘披风,急匆匆的开门去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锦葵汪淮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