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又崩了攻略者的剧本(燕昭萧玥渊)

太子又崩了攻略者的剧本(燕昭萧玥渊)

导读:燕昭萧玥渊小说————太子又崩了攻略者的剧本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半页桃花所著,讲述了又名#大家都是攻略者&任务者&穿书者,除了我#以及#北尧帝君的养崽日常#1v1,he,燕昭x萧玥渊身

小说介绍

燕昭萧玥渊小说————太子又崩了攻略者的剧本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半页桃花所著,讲述了又名#大家都是攻略者&任务者&穿书者,除了我#以及#北尧帝君的养崽日常#1v1,he,燕昭x萧玥渊身

燕昭萧玥渊内容介绍

在北尧国,有三不能提。

一是自帝君继位起,后位空悬十二年,有传言道这个位子是君上给少年时遇到的一个小丫鬟留的。

二是国师闭殿不出,甚至缺席了五年的祭天大典。

三是前太子燕昭。

因朝堂顶撞君上被贬为庶民流放边疆,距今已过三载。

若无意外,便是终身不得回京城,只能在这荒凉的北疆生活。

所以当燕昭接到返京的诏书时,理应是狂喜的,可事实上燕昭只是一动不动的怔愣在原地,脊背发凉。

他的梦境成真了。

传旨的太监狐疑的看了眼一身布衣的废太子,北地冷冽的风沙吹得他衣袂翻飞,头颅微低,视线低垂,没了皇宫精养出的傲气张扬,只余下沉淀后的内敛平静。

可焉知落进鸡窝的凤凰不会再飞出来,传旨的太监微微眯了眼,捏紧手上的诏书,对这废太子晾着他的举动也不恼,只咳了两声清清嗓子,提醒道:“小公子,这是燕京来的圣意,还请接旨。”

燕昭扯着抹僵硬的笑,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蜷起,跪地领旨。

传旨的太监展开诏书,宣读道:“朕之长子,性顽劣,犯下大错,然皇恩浩荡,朕顾念血脉亲情,现复其位,即刻返京。”

血脉亲情....

燕昭的眸子闪了闪,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低垂着头颅,抬手接过诏书,他心里知道,自己和那高位上的皇帝可没半点血脉可言。

“昭,谢父君恩典。”

每一字都是从嗓子里压出来的声音,轻飘飘的一纸诏书就像是一张催命符,告诉他梦中的一切都会发生,或者说,是已经发生了。

屋内,跟随他来到北疆的萧七郎正兴奋着,绕着搁有诏书的木桌一圈一圈转,叽叽喳喳吵得他耳朵疼。

“公子公子,是回京的诏书。”

“公子公子,上面写着复其位,是要恢复您的太子之位吗?”

“呜呜呜呜呜呜,公子,我们可算是等到了,我就知道陛下不会丢下您不管的。”

“呜呜呜呜呜呜呜再也不用刷马了,呜呜呜再也不用因为丢羊挨骂了。”2

似是要将积攒的委屈一股脑的发泄出来,萧七郎说着说着便哭了,弄得燕昭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怎么...还哭上了。”

燕昭的声音怔了怔,这嚎啕哭声他听过,在梦中,但不是为了他,而是他未来的世子妃。

萧七郎身为长乐侯王的世子,三年前为了逃婚,支开侍卫,孤身去往白岳城,想去找祖奶奶求助。

可惜,人是个憨的。

上路的第二天银子就被盗了个光,连人也被山贼掳走,最后卖到了这北疆来,和他做了伴

燕昭让他写封书信回府,让长乐侯把他“赎”回去,萧七郎觉得丢人,死活不肯同意,拖着拖着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梦中,他带着萧七郎回京,最后被一把火烧得尸骨无存。

不仅护不住自己,也没护住一直追随他的萧七郎,更是让他未来的世子妃惨死在了二皇弟手中。

燕昭用袖子笨拙的擦拭着萧七郎的眼泪,愧疚道:“委屈你了。”过了一会儿,又轻声道,“对不起。”

萧七郎的耳力极好,听见燕昭道歉,瞬间慌了,吸了吸鼻子。

“和公子没关系,是我自己不想让侯府知道这么丢脸的事情的,呜。”

北疆的生活的确艰苦了些,生活做饭,牧羊喂马,样样都要自己来。

燕昭上前抱住萧七郎,大梦一场,他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热触觉,恍如隔世。

一个孤立无援的太子,一个不受宠爱的侯府世子,空有头衔实则不过也是棋局中的一颗子。

燕昭光是回想起冲天的火光便心有余悸,冷汗润湿了掌心,他想起梦境的最后,抬头看向铜镜。

那是一双茶褐色的眸,勾佻的眼尾带着几分说不清的肆意洒脱,眉宇舒展,神色放松,端得是一副翩翩少年郎。

这便是他现在的模样吗。

梦境中的经历过马灯似的回放,燕昭在看到最后时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包庇科举舞弊,笼络老臣,参与贪污,发了疯似的攻击其它皇子党羽,最后更是在得知自己并非君上亲子后,将手中的刀伸向了至高的皇权。

以一个第三人的视角,燕昭看着自己眉峰蹙出的狠戾与疯狂,心里只剩下心惊肉跳。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没错,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不会允许别人觊觎皇位,纵然这个人已是储君。

在太医查出他给君上泡的茶叶有问题后,他便被软禁在东宫,后来更是被一场漫延的熊熊火光吞噬了身影。

东宫执守严格,即便是大火也会被飞快扑灭。

但这场大火却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燕昭怎么可能想不明白,这只是一场堵住天下悠悠之口的火。

他或许是走偏了,他在太子的位置做了太久,野心都被喂得膨胀了起来。

“父君...我既非你亲子,又为何要立我为太子,让我置身在所有人的焦点之中,暴露在危险之下。”燕昭在心里不停问着,却始终得不到答案。

为了二皇子?还是您最疼爱的六皇子?

燕昭紧紧闭上双眼,不愿再去想,整个人像被沉在了冰窖里,彻骨的冷,彻骨的寒,缓和了半天才吐字出声。

“这太子之位,是个烫手山芋,不能要,更不能回去。”

萧七郎有些迷茫的挠了挠脑袋,不认同道:“公子怎么会这样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位置。”

燕昭在心里默默道:“等你和我一起被烧死时就不会这么想了。”

但他总不能说,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的父君杀了他,兄弟们容不下他,现在的燕京就是个吞人的陷阱,踏进去就只能横着出来那种。

燕昭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同萧七郎解释,屋外除了传旨的太监还站了一排护送的羽林卫。

燕昭拉开窗牗往屋外看去,能明显看到那群侍卫已经不动声色的将这栋小楼围得密不透风,手中握着的长枪枪头反射出金属的冷光。

燕昭沉默半晌,回头认真望着萧七郎,道:“我们逃吧。”

萧七郎:“???”

公子,你在一本正经的说什么瞎话。

————

事实证明,燕昭不仅没有说瞎话,并且第二日天还没亮,就收拾了行囊,从重兵看守的别院里带着萧七翻墙而出。

北尧国的边境和大陆最北边的几个小国相连,相互之间只隔着一座简单修葺过的城墙。

燕昭没有通关文书,想出关就只能混入去北方小国做生意的商队。

商人重利,只要给出足够的金银,他们并不在意自己的商队里是否多出一人。

将银票递过去的时候,燕昭还是有些肉疼。

他被流放至边疆的这些年,连一文钱俸禄都拿不到,这三年的生活,全靠以前攒下来的小金库。

萧七郎站在一旁,目睹着这场交易的进行,微微发着愣。

大抵他心中对太子的印象还停留在光明磊落上,未曾见过如此坑蒙拐骗之事。

当然,说是坑蒙拐骗也不太对,总之,特别不符合他对太子的一贯印象。

燕昭倒是不以为意,前世他的形象在众人心中就是笼络朝臣、工于心计的储君,开始的时候,他还会费劲心思的挽回形象,后来想通了。

世间多少人为名声多累,有人愿做肱骨之臣,博贤名流芳百世,当然,这些人里不包括他。

所谓名声,不过是人云亦云,不值得为一说。

再加上后面他又背上了弑君杀父的恶名,对燕昭来说,名声还没有几文钱来得实在。

或许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并没有结束,一把燃烧在东宫的大火不足以洗清他身上的罪行,燕昭跟随着商队刚行了三里路,就被穿戴着寒铁甲的小队拦了下来。

为首的商人端着谄笑,熟稔的上前一步,从袖袋里掏出几张银票递过去。

“军爷,小人运些粮食,打扰了大人还望能行个方便。”

贪些小财是人之常情,但眼前的小队和之前遇上的散兵俨然不同。

训练有素的羽林卫看都没看数额不小的银票,只依照命令将商队围了起来,同时神色淡然的安抚道。

“不必担心,例行检查。”

商队的领头人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人,他蓄着胡须看起来颇为稳重,此时也感觉双腿有些微微发软,他经商多年从未见过这般阵仗。

这队羽林卫只是先行小队,后头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细密的薄汗浮在额头上,燕昭紧张的将面巾往上拉了拉,确保自己的面容被遮挡的严严实实。

同样打扮的萧七郎小心翼翼的扯了扯燕昭的衣袖,声音透过面巾传出来后显得有些闷闷的。

“公子,他们追过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燕昭沉默的垂下视线,安抚的拍了拍少年的手掌。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既然被发现了,就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包围的羽林卫朝四周散开,留出容三人通过的道路。

传旨的太监坐在高头大马上,他笑吟吟的开口说道。

“小公子这是要去哪,更深露重,塞北风寒,还请公子允许羽林卫贴身护送您回京。”

燕昭没理他,前世就厌恶极了这狐假虎威的大太监,奈何他是父君的心腹,自己前世为了权力往上爬的时候没少同他打交道。

但今世不同了,权力、富贵,皆是过往云烟。

没了利益交锋,他懒得再维持假笑和这老狐狸虚与委蛇。

“滚。”2

燕昭冷冷的吐出一字,双臂环胸吊儿郎当的说道。

“既然父君诏书已下,本宫现在便是北尧名正言顺的太子,你一个奴才拦在这儿,是想谋害储君不成?”

小编推荐理由

太子又崩了攻略者的剧本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