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你温柔(向婉音晏钦)

赠你温柔(向婉音晏钦)

导读:向婉音晏钦小说————赠你温柔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袖刀所著,讲述了姐弟恋,火葬场口味小甜饼*离婚后的向婉音遇见了比自己xiaosan岁的晏钦。她看见他的第一眼,便决定

小说介绍

向婉音晏钦小说————赠你温柔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袖刀所著,讲述了姐弟恋,火葬场口味小甜饼*离婚后的向婉音遇见了比自己xiaosan岁的晏钦。她看见他的第一眼,便决定

向婉音晏钦内容介绍

酒城华南区,富丽堂皇高级会所。
身穿裸肩红裙的向婉音,踩着十公分的细高跟从包房里出来。
面上是来不及收回去的应付式微笑。娇艳欲滴的红唇勾着不深不浅的弧度,桃花眼里却是一片清冷。
她喝了不少酒,有些醉意,却还清醒着。便如往常一样,舍近求远,去走廊尽头的公共洗手间。然后伏在洗手池那边,想着法让自己先吐一波。
吐过之后,她再回包房里,陪那些生意场上的老总接着喝。

赠你温柔向婉音晏钦全文阅读

那些男人,看她的眼神如豺狼虎豹,稍不留意就会扑上来将她拆入腹中。所以每次出来应酬,向婉音都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绝不能让自己醉了。
好在,她酒量已经练出来了,也掌握了不少避免酒醉的技巧。
自公司成立以来,每一次的应酬都是向婉音亲身上阵。
闺蜜苏婵说她身上有股韧劲,便是那样一股韧劲,撑着她把那些合作方投资方的老总给喝趴下的。
……
长廊尽处,呕吐声格外清晰。
单是听着,就令人觉得难受,好像连同内脏也要一起吐出来似的。
向婉音已经因为催吐使得自己双目涨红,有水色泛起,在眼眶里打着滚。这是生理性的眼泪,向婉音无法控制,只能任由其掉下来。
催吐太难受了,胃里翻江倒海,脑仁也嗡嗡的。
向婉音吐完了,身心皆轻。差点双腿一软,滑坐在地上。
好在有一双手从后面扶住了她,男音也适时响起:“婉音姐,您还好吗?”
男人声音听着很年轻,语气里的担忧是真的,声音也是真的磁性好听。
向婉音略有些错愕,站稳脚跟后,方才回眸往身后看去。
彼时,搀扶她的男人正倾身向前,替她拧开了洗手池的水龙头,另一只手仍旧从背后轻轻托着她的身体。
水龙头拧开后,过了几秒水温才变热。男人一手托着向婉音的后背,一手捏着手帕递到水流处,将手帕浸湿。
随后又单手将手帕拧干,递给向婉音:“手帕我还没有用过。”
女人愣神片刻,接了温热的手帕擦了嘴角和手。
一边擦,向婉音的目光一边顺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往上爬。
最终,她的视线对上了一张俊美妖孽的脸。
那张脸精致漂亮,明丽惊艳,像三月初开的桃花。
可对方却是个男人,一个长相妖孽,像娇花一样惹人怜爱的男人。
向婉音心惊了几秒,萌生出一个念头——生一个和他一样精致漂亮的孩子。
这阵子,向婉音一直在考虑生孩子的事情。
毕竟她一个人生不了孩子,需得先找个男人,借个种。
可惜向婉音所见过的男人里,没有一个能入她的眼。不过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倒是完完全全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婉音姐?”声音再度响起时,男人的手已经探到了她眼前,差点碰到向婉音的眼睫。
她眨了眨发涩的双眼,拂开男人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警惕了几分,“你认得我?”
男人眯了眯丹凤眼,浅浅一笑,颜色倾城。
声线低浅道:“签约那天,苏婵姐给我们看过您的照片,说您是公司里最不能得罪的人。”
“您是我们的金主爸爸。”
向婉音:“……”
这话听着确实像是苏婵说的。
片刻后,向婉音想起了什么。之前苏婵说过,今晚她要带着公司新签的几个艺人出来聚餐的,估摸着聚完餐又带着他们来这里唱歌了。
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大男生,应该是他们公司新签约的男艺人无疑了。
“你叫什么?”
“晏钦,日安晏,钦心的钦。”
向婉音记下了,弯唇笑了笑:“谢谢你的手帕。”
将手帕还给晏钦后,向婉音回了包房。
陪着那些老总喝到深夜十一点多,向婉音凭一己之力,终于干翻了在场所有人。
她是最后一个离开会所的,得先安排人将老总们安全送回家去。
……
酒城初春,气温尚未回暖。
后半夜冷风刮着,跟寒冬腊雪时节没什么区别。
向婉音叫了代驾,自己靠在后座窗边,吹着夜里刺骨的风,脑子格外清醒。
每当这种时候,她总忍不住想起许多以前的事情。
以前当全职太太时的安逸舒适,以及揭穿亲人、爱人共同编织的谎言后,那份撕心裂肺。
到家时,向婉音的思绪已经迷离了。悲痛、孤寂、脆弱……多重情绪杂糅在一起,再结合着涌上来的酒劲,直接让她趴下了。
倒在床上裹着被子,向婉音就那么躺了一宿。
翌日,晨光熹微,破窗而入。
向婉音醒了,脑仁刺疼,一身酒气。她赶紧去洗了澡,又叫了钟点工打扫房子,自己赶去了公司。
公司是向婉音和闺蜜苏婵合伙创办的,叫婵音娱乐,是她们进攻娱乐圈的作战基地。
……
向婉音到公司后,指名点姓要见晏钦。
于是十分钟后,穿浅粉色套头毛衣的年轻男人出现在了向婉音的办公室里。

赠你温柔向婉音晏钦免费阅读

他穿粉色,更像一朵娇花了。
向婉音靠坐在办公椅上,手里把玩着一支高订钢笔,桃花眼直勾勾地盯着桌前站姿拘谨的晏钦,毫不遮掩地打量。
男人一头自然黑羊毛卷,率性文艺,俊美秀气。
不论是身材还是面容,晏钦都属极品。看着像是刚出入社会不久的样子,双眼澄澈明亮,一尘不染。
这次见面,向婉音对他的好感又上升了几分,依旧很满意。
办公室里静谧了大概五六分钟,站立不安的晏钦忍不住先开了口:“婉音姐,您找我什么事?”
那声音低浅又小心翼翼,听着特别乖顺,令人愉悦。
至少向婉音很喜欢听他说话,便冲他笑了笑:“没什么大事,你不必紧张。”
她话落后,明显感觉到男人松了口气。
向婉音放下了手里的钢笔,从办公椅上起来,往沙发区走:“过来坐吧,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可能会涉及你的个人隐私,介意的话可以不作答。”
她亲自给晏钦倒了咖啡,俯身放咖啡时,齐腰的长卷发散开一缕,蹭到了男人的手背。
端坐在沙发上的晏钦只觉手背有些发痒,目光低瞥,透过发丝缝隙,隐约看见了女人V形领口内的风景。
不自觉地,晏钦滚了下喉结,长眉几不可见地轻皱了一下。
他慌忙移开视线,向婉音也直起身去,绕到对面沙发落了座。
只不过女人身上那股清淡的栀子香,还袅绕在空气中,孕育出几分暧昧来。
“您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晏钦始终对她用的敬语,毕竟向婉音不单只是他的老板,年纪也比他要长个三岁。
向婉音接下来的提问确实很私密,因为事关她的生育大计,不可大意。
“我听说,你是苏婵亲自签约的。她是在酒吧相中你的?”
晏钦的基本情况,向婉音在来公司的路上,简单了解了一下。
据苏婵说,晏钦是她一周前和男朋友去酒吧喝酒的时候偶然遇见的。当时就是被男人的颜值震惊了,就给人家留了名片。
三天前才签订的合同。
娱乐圈这条道上,很多人都是靠脸吃饭的。就算晏钦不是科班出身,苏婵觉得单是靠着他那张脸,再稍加培训,一定能在这条道上走得长远。
所以苏婵很爽快地签了晏钦,甚至没来得及跟向婉音商量。
对于向婉音的提问,晏钦答得很诚恳:“为此我很感谢苏婵姐。”
“你大学学的什么专业?”
“计算机。”
“那你谈过恋爱吗?”
许是问题过于跳脱,刚回答完大学专业的晏钦愣了一下,片刻才木讷摇头:“没有。”
他眼神很真诚,没有撒谎的痕迹。
向婉音弯了唇角,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才又悠悠问:“那你有过性生活吗?”
晏钦:“……”
他涨红了脸。这次不是装的,是因为向婉音的提问让他又羞又愤。
这女人还真是如传说中一样,脸皮比城墙还厚!
对着仅见过两次面的男人,竟能问出如此私密羞耻的问题?!她想干什么?是不是一会儿还得让他脱了裤子量个尺寸??
晏钦内心涌着怒火,好一阵翻江倒海才勉强灭了火。
他低下了眼帘,掩去了眸底的厌色,故作羞涩地开口:“也、也没有……”
“一点性.经验都没有?”向婉音想再确定一下,毕竟这种情况在男人堆里算是很少见的吧。
而且晏钦之前在酒吧工作过。
除非是像她前夫顾明泽那样,性取向有问题,或者身体真的有疾病。
“用过手……算吗?”
晏钦回答这个问题时,已经心一横闭上了眼。说完便咬紧了牙关,将脑袋埋得更低了。
实在羞愤难当。
他活了二十三年,第一次因为自己是个处而倍感丢人。
改明儿必须找个人破了去!
向婉音见他脑袋快要垂到茶几下去了,终于打消了继续追问的念头。
她轻咳了一声,装作若无其事一般喝了口咖啡,方才让晏钦离开。
在男人离开之前,向婉音终于说了一句正经的关于工作方面的话,“回去收拾一下,明天一早的飞机,去外地培训三个月再回来。”
晏钦又是一愣,半晌才应了一声好。
皱着眉离开向婉音的办公室后,男人摸出手机,发了消息到基友群里。
晏钦:谁来给我科普一下向婉音这个女人不要脸的程度?
晏钦:她拿顾明泽的钱开的这公司是tm正经公司吗?愤怒.jpg

小编推荐理由

赠你温柔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