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喻娘娘(柳舒喻萧恒)

舒喻娘娘(柳舒喻萧恒)

导读:主角是柳舒喻萧恒小说《双宝助攻肥宅王妃要翻身》又名《舒喻娘娘》,舒喻娘娘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穿越!她忍了! 生孩子!她忍了! 生个双胞胎!她也忍了! 可穿成个大大大大胖子,是怎么回事? 老天还算没有全瞎,让她穿成头奶牛的同时,没忘记赐给了她一项超能。。

小说介绍

主角是柳舒喻萧恒小说《双宝助攻肥宅王妃要翻身》又名《舒喻娘娘》,舒喻娘娘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穿越!她忍了! 生孩子!她忍了! 生个双胞胎!她也忍了! 可穿成个大大大大胖子,是怎么回事? 老天还算没有全瞎,让她穿成头奶牛的同时,没忘记赐给了她一项超能。。

小说简介

娘娘!您这是要去哪里?”两个小丫头齐声问道。舒喻双手叉腰,被肉挤成一条缝的小眼睛射出两道精光。“我要去为我们七悦阁争取***,我虽然不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也不能让你们饿肚子呀!”脑补了一下她慷慨赴死,……

舒喻娘娘全文阅读

桌上满满地摆着一大盆的白斩鸡,红烧蹄膀,清蒸鲑鱼和大白馒头,舒喻抬头看看一左一右站着的香茗香菱。
“我一个人吃?”
香茗笑了:“我知道娘娘要喂奶,这些不够吃的话,还有!”
舒喻终于明白为什么前主会这么胖了,
她吃太好了!
“没有蔬菜吗?”
香茗香菱两个丫头的眼睛瞪得比铜铃都大,她们从没听过自家娘娘要吃蔬菜。
香菱说话都结巴了:“蔬~蔬菜?娘~~娘~~要~~要吃蔬菜?”
舒喻奇怪地指着桌上的东西:“我都这么胖了,你们也不管着我点?让我吃这么油腻的东西?”
“可是~~娘娘您~一直吃这些的啊,从不吃蔬菜!”
“哦”舒喻瘪了瘪嘴,柳舒喻你活该胖死,这么吃法胖死是必然的下场!
这么一大桌也不能浪费掉,舒喻想了想,从鸡汤中撕出一点鸡肉,去掉鸡皮,慢慢地吃下肚去,又吃了些鱼,蹄膀是绝对不能碰的。
“我饱了!你们端去吃掉吧!”
两个小丫头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以往这些吃的根本就不是事,娘娘每顿都吃得光光的,今日真是太奇怪了。
“别大惊小怪的,生完孩子口味会改变,从现在开始我要吃蔬菜杂粮,红薯之类的,不吃肉了。”
香茗香菱的嘴张的更大了,这未免变的也太快了,人们宁可相信公鸡会下蛋,也不相信懿王妃不吃肉。
她们娘娘不吃肉,那当然好了,她们俩也不用每天幸苦做那么多饭菜了。
改吃素菜和红薯之类的就好弄多了。
“那~~奴婢们把这些~~都撤了?”香菱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撤了吧!”
舒喻忽略了一件事,如今这身体不是原先的那具,只需要适量的食物就可以了。
这么胖的身体,胃口肯定是不小的,热量消耗起来也快,再加上两个小家伙一顿奶一喝,立即就有了饥肠辘辘的感觉,饿得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实在是忍不住了,舒喻小心地下床来,不吵到值夜的香菱,控制着摇摆不定的身躯,小心地一路摸到桌子边,抓起桌子上的两块豆沙糕就塞进了嘴里,太急了,噎得她直翻白眼,半天才缓过劲来。
好不容易得来的二次生命被两块豆沙糕给要了去,那可亏到姥姥家去了。
可这仅有的两块糕塞牙缝都不够的,她还是饿啊~~~!
这具身体肯定爱吃宵夜,睡觉的点饿到胃痛。
没办法,舒喻只好再摇晃着滚圆的身体,打开了门,抬脚跨出去的那一刻,她停住了。
门外就是陌生的新世界,让她恐惧又好奇,轻如尘埃的她,阴差阳错地飘来了这个一无所知的时空,她这一步踏出去,不知道是掉进万丈深渊还是步入万亩花田。
但她相信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命运送她来这儿,肯定有其特殊的意义。
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笑容,她走出了房门。
门外是一个院子,不大,稀稀***地种着几棵植物,没有灯,月光照亮了整个院子。
她小心地踩着月光来到院子中间,仰头看去是满天的繁星和一轮皎月。
舒喻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人,心中暗叫一声:***!真美!
在她的世界,她从来都没见过那么多的星星和那么亮的月亮。
肚子总是喜欢在最美的时刻煞风景般地叫唤两声。
舒喻想以后看星星月亮的机会多得是,前提是自己不会被饿死。
借着月光仔细观察了四周,见最靠院墙边有个小房间,门口堆了些柴禾,看着该是做饭的地方。
推门进去,果然是厨房。
月光很明亮,她看见晚上被自己拒绝的那些菜还摆在小桌子上。
舒喻笑了,这两个小丫头还挺知道规矩的,居然没动着些菜。
咕咕叫的肚子不停地在催促着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向那只鸡伸出了手。
“娘娘?”突如其来的一声轻唤,惊得舒喻倒抽一口冷气,刚塞进嘴里的一块鸡肉顺着这口气就吸了进去,卡在喉咙里下不去了。
蹲在地上啃鸡肉的庞大身躯不得不艰难地站来,慢慢转过身去。
“鬼啊~~!”随着一声尖叫,两个身影落荒而逃。
舒喻已经快要被噎死了,一手摸着自己的喉咙,一手伸向那两个往外窜的身影:“我~~不是~~帮~~”
月光下,她的脸已经被噎得发紫,两眼上翻,只见眼白不见眼珠。
难道她逃不过被噎死的命运?不甘心的舒喻摇晃着往门外走去。
缺氧让她浑身无力,脚都抬不过门槛。
“啪!”***的身体结结实实地倒了下去,拍在地上的声音听着都让人觉得疼。
亏得这一摔,那鸡肉从喉咙里摔出来了,咕噜噜滚到了院子***。
“哇~~~”舒喻悲从中来,张开嘴就嚎哭起来。
这两天来自己所受到的各种冲击,生孩子的苦和累,自己对眼下和未来的危机感,一起爆发了出来。
哭了个稀里哗啦!
听到哭声,香茗和香菱才确信这不是鬼,而是她们的主子。
两人赶忙跑过来,想要把舒喻扶起来,可任凭她们用尽了力气,还是扶不起来。
舒喻还在一个劲儿地哭。
两人也只好作罢,一边一个跪下,静静地陪着她。
鼻涕眼泪混着地上的尘土,将舒喻的脸糊的分不清眼睛鼻子。
直到哭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两个丫头才将她半拖半拉地弄进房去。
帮她弄干净脸后,两个小丫头跪下请罪:“娘娘恕罪,方才是我们~~~”
“快起来!是我不对,你们两个跪什么跪?”
两个小丫头起身来,香菱道:“我去给娘娘把饭菜端过来。”
“站住!”舒喻喝住了她,紧咬牙根,发狠道:“我不吃,我要战胜这***!”
“娘娘,何必为难自己?”
“你们记住,以后我吃什么都要问过我,当天吃不完的饭菜就倒掉不要留,一点儿都不许留。”
两个小丫头听了相视而笑。
舒喻很些生气:“你们笑什么?”
香菱道:“娘娘!您就别为难自己了!次次都这么吩咐,又次次偷吃!”
听这口气,这前主也是常常这么干啊!
香茗也说:“娘娘这还在月子中,两个小世子都要吃奶,减肥的事还是暂缓吧!”
舒喻气呼呼地瞪着这两个小丫头,香茗说得也没说错,还是要以孩子为重。
折腾了一番,她的疲累已经战胜了肚饿。
睡意袭来,她走到床边一头就栽倒下去会周公去了。

舒喻娘娘免费阅读

喝了一小碗鸡汤,吃了几块鸡肉后,舒喻明显感觉气力又在慢慢地回到体内。
“我想洗澡。”出了那么多的汗,舒喻感觉自己都快发臭了。
“娘娘,您还没出月子呢!不能沐浴。”
香茗这个小丫头一点都不像是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倒像是个罗里罗嗦的老婆婆。
“不要紧的,水热一些,我就在这房里洗,洗完马上擦干就行。”
香茗其实也闻到了那股怪味,确实要洗洗了,万一王爷来,这娘娘还是一身怪味可就不好了。
“香菱,你先去烧热水,一会儿我们去把那桶搬进来。”
香菱的脸色看上去不太乐意,可主子盯着呢,她也只好去了。
见香菱出去了,舒喻对着香茗招了招手,又拍了拍床沿,示意香茗坐下。
“娘娘,这是有话跟我说?”香茗迟疑地坐下了。
“嗯!我有事问你。”
“娘娘只管问。”
舒喻想了想,尴尬地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那个~我~生孩子好像生坏脑子了。”
香茗愣了愣,第一次听说还有生孩子生坏脑子的,而且依她所见,她们娘娘生完孩子明显比之前聪明果决了许多。
“我~~其实也不是,就是~~那个~~忘了一些事。”
香茗呼出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这样的事很正常的,她们家娘娘不生孩子照样会忘记很多事。
“娘娘忘记什么了,只管问奴婢就好。”
舒喻的第一个问题是:“今年是那一年啊?皇帝是谁啊?”
香茗又愣了愣,她没想到自己的主子居然连这个都忘了,只好耐心地告诉她:“今年是永康三年,皇帝是~~”
香茗也犯愁了,这可怎么说呢?
“你就告诉我皇帝姓什么就好!”
“如今的天下姓萧。”
“我是哪家的女儿?姓甚名谁?”
不是吧?这娘娘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娘娘是柳尚书家的二女儿柳舒喻。”
“哦~~那我的夫君是谁啊?”
香茗看看自己的娘娘,这忘得也太彻底了吧!她咽了口口水。
“娘娘的夫君是懿亲王。”
舒喻指着自己的脸,问道:“我是他的王妃?”
香茗点了点头。
舒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肚子,想不通这王爷究竟是何方神圣,口味重到连这样的身材也下的去嘴?
还是说这个空间就是以肥为美?不对啊!刚刚那个侧妃就是个标准美人啊!
舒喻想想还是问清楚比较好。
“王爷喜欢我这样的?”
香茗又咽了口口水,看来这丫头一紧张就会咽口水。
“也~~不是!就是~~柳侧妃,您的大姐一直与王爷情投意合,柳大人又跟王爷一向交好,有一次王爷在柳府醉了酒,稀里糊涂地走错了院子,就~~就~~“
舒喻紧张地盯着香茗。
“就上了娘娘的床!”
“然后呢?”
香茗又拼命地咽起了口水。
“王爷本身不肯纳娘娘为妃的,谁想娘娘有了身孕,又是嫡出,王爷只好娶你为妃了。”
天啊!这也太丢脸了,这前主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你刚刚说什么柳侧妃?”
“王爷娶了娘娘您,也不能负了您的大姐,便同时迎娶了你们两位一起进府。”
啊?这是姐妹二人共伺一夫?
这柳舒喻活得可真是离奇啊!稀里糊涂地就成了王妃,当了娘。
也说不清这是喜还是悲。
舒喻担心一次问太多了香茗会起疑心,其他的以后再慢慢了解吧!
香菱也已经准备好了热水,两个丫头抬了个大木桶进来,放上了满满一半桶热水。
舒喻忍着下腹的隐隐作痛爬下床来,迫不及待想要将自己***地泡进热水里。
可她是个瑜伽教练啊!从来都是身轻如燕,根本就不习惯操控这具庞大的身躯。
两脚着地后,在床边摇晃了好几下,像一个圆乎乎的不倒翁,直到香茗跑来扶住她才堪堪站稳了。
低下头,一圈厚厚的肉挡住了她的视线----她看不到自己的脚。
不仅如此,她还悲哀地发现,她不会走路了!
心里同时跑过了千万头***!
香菱和香茗扶着她摇摇晃晃地来到木桶边,各种***试了好几次,她才成功地把自己塞进桶里。
半桶热水,她一躺进去那水就涨到了桶沿,还溢了不少出来,全流到了地板上。
舒***服地叹了口气,舒喻闭上了眼,想好好放松一下。
可桶太小了,她身体被卡得动不了。
嗯~~就是桶太小了,不然还会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脑子转了几圈,舒喻明确了她目前面临的情况确实复杂,可既来之则安之吧!既然无法改变环境那只有来适应它了。
“总管没有送奶娘来是件好事,你们也别去催了,这两个孩子我自己养。以后,这两个孩子的用品都用一模一样的,他们睡在我房里,一个抱出去,另一个就必须得留在这房里,既然容不得双生子,那他们就是一个孩子。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只要有一个人说出去我们就都活不成,听明白了吗?”
房里许久都没有声音,安静的让人恐惧。
“要我重复一遍?”
香茗这才在俯到她耳边轻声道:“是!娘娘!”
舒喻不知道,她们的娘娘变化太大,吓到了这两个小丫头。
两个丫头忙出了一身汗,才将舒喻洗干净了,再搬回到床上。
“把那铜镜拿过来。”
香茗站着没动,脸上的表情也很奇怪。
舒喻奇怪,问香茗这是怎么了。
香茗小声说:“娘娘从不照镜子的。”
舒喻也懒得跟她多说,再次让她拿过来。
拿到铜镜的舒喻急切地想知道自己长什么样,毫无心理准备就向铜镜里看去。
好大一张脸!舒喻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过仔细看去,那铜镜中的大脸,其实五官还是端正的,甚至还相当精致,只是都被肥肉给挤成了一团,这具身体最多也就十七、八的年纪,肌肤***白皙。
总的来说底子还是不错的,就是太胖了。
唉~~多美好的年纪啊!却只能被关在这方寸之地。
想到自己的十八岁,高考失意,却遇上了瑜伽,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项运动,从一个菜鸟到瑜伽高手,再到后来的瑜伽教练。
瑜伽不仅给她带来健康的身体和窈窕的身材,还为她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
捏了捏浑身上下的肥肉,但愿瑜伽能再次帮助自己,帮助这具新的身体找到身轻如燕的感觉。
而那两个孩子~~~
她是不能指望靠他们母凭子贵了,相反地,她要成为他们的依靠,护着他们好好地长大。
这是个什么世道啊,生个双胞胎还成了祸害。

小编点评

柳舒喻萧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