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想她呀(陈也宁栀)

肖想她呀(陈也宁栀)

导读:《肖想她呀》最新章节,主角陈也宁栀,全文讲述了陈也第一次见宁栀灰扑扑的巷子口,少女一身绿裙子,杏眼亮晶晶的,冲着他露出一个笑乖软而青涩。七岁的他不甚在意,低头继续和小伙伴玩弹珠。

小说介绍

《肖想她呀》最新章节,主角陈也宁栀,全文讲述了陈也第一次见宁栀灰扑扑的巷子口,少女一身绿裙子,杏眼亮晶晶的,冲着他露出一个笑乖软而青涩。七岁的他不甚在意,低头继续和小伙伴玩弹珠;时隔多年冷风呼啸,十七岁的陈也站在阳台,咬着烟头,回想起两人小时候的初见。少女那一笑还清晰鲜活仿若刻在骨子里一般。

小说简介

大一新生晚会
宁栀凭一张照片火爆校园论坛。
少女杏眼雪腮,五官精致如画,整个人透出***的气质
不仅长得好,性格温柔乖巧,还是真正的豪门千金,小仙女本仙了!
然后
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事发生了——
面对同样家世好,相貌英俊,站一起配一脸的男神级别追求者,小仙女没答应
扭脸找了个小地方来的,家世学历样样不如人的小混混
众人:??!!!
小混混帅是帅吧,那张脸可以说绝了
然而听说因为砍伤人坐过一年牢,跟着这样的人能有前途?
这颜控的恋爱脑简直没救了!
毕业后的同学聚会,宁栀一个人参加
在场女生看她的眼神全都唏嘘又嘲讽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脑子蠢,大好青春蹉跎在个小混混身上。
穿的衣服,拎的包都不是什么大牌,可见日子不好过。
饭局后,天飘起小雨
众人在门口等车,却见一辆黑色保时捷直直驶来。
门开,男人下车,一身利落西装,宽肩窄腰,几步走向宁栀
同时将外套往她身上一搭。
所有人目瞪口呆时,两人撑着伞已走远——
“不是在外地签合同吗?怎么今天回来了呀?”
男人笑,明明冷硬的气质,嗓音却低沉,透着说不出的温柔——
“想你啊,就忍不住早点回来。”
众人:“……”
说好的没前途小混混呢?
哪个小混混开的起保时捷?!!
疼,脸真***疼:)

肖想她呀小说全文阅读

陈也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她,也才七岁,在灰扑扑的小巷子里。
盛夏的黄昏,满天铺着橘红色的晚霞。
油烟和饭菜的香气混杂着,从楼栋里,各家各户呼啦啦转着的抽油烟机里飘散出来。
他和同样年纪的小男孩趴地上玩弹珠。
远远的,就看见宁家的那对夫妻领着一个小女孩,从对面的街道走过来。
刺啦一声,街灯整齐划一地亮了。
小女孩穿着一条绿色的小裙子,细胳膊细腿的,眼睛大大的,亮亮的,皮肤很白。
和小区里,晒得皮肤黑黑,衣服也经常弄得脏兮兮的女孩子都不同。
她整个人都透出一股乖巧精致,像是摆放在商场橱窗里,昂贵好看的洋娃娃。
玩弹珠的男孩都看她了,他也是。
小女孩注意到他,对他露出一个笑,带着几分羞涩,却也好看的紧。
当天晚上,他在小区楼底下玩,大人们摇着扇子闲谈。
“宁旭升不是一直想要儿子的吗?怎么领养了个小女孩回来啊?”
“听说孤儿院里合适年纪的只有她了,而且这小女孩之前被车撞过,记不得从前的事。那两口子觉得这样比较好养熟,就领回来了呗。”
那些话从陈也耳边过了一遍,他也没放在心上,第二天仍是跑出门,和别的小男孩一起玩弹弓。
毕竟洋娃娃虽然好看可爱,但在七八岁的男生心中,还是弹弓更有吸引力一些。
两人真正的交集产生在一个月后。
这一片住的都是厂里的职高,大人每天要上班,孩子自己结伴四处玩,处于放养的状态。
可是没女生愿意和宁栀玩。
大人们很多时候讲话肆无忌惮,却不知道那些话传到孩子的耳朵里,又是另一个意思了。
有天下午,他和几个小伙伴玩捉迷藏,玩得累了,飞奔回家喝水。
路上,他看见她,抱着膝蹲在路边,整个人看起来小小的一团。长睫毛垂着,神情安静又落寞。
离她不远处,几个女孩子在跳橡皮筋,叽叽喳喳的,玩得很开心。
陈也喝完水,又飞奔地跑下楼。
跳橡皮筋的女孩子少了一个,也不知道是去干什么了。
他看到她站起来,迈着小步子走过去,声音细软,有几分怯,一双手紧张地抓着裙子:“我…我也会跳橡皮筋,我能和你们一起玩吗?”
皮肤晒得最黑的那个女生扬着下巴,趾高气昂道:“才不要和你一起玩呢,我妈妈说了,你是从孤儿院里领回来的。”
另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生也说:“我也不和你玩,只有不乖,很坏的孩子才会被爸爸妈妈丢到孤儿院去。”
她眼里涌起泪花,却没落下,纤细的睫毛打湿,格外惹人怜。
软乎乎的嗓音里充满了委屈:“我不坏,我很乖的。”
那时的陈也看了好多热血的动画片,最看不惯以多欺少的事。
英雄情结上头,他几步跑过去,拽起宁栀的手:“走!她们不和你玩,我带你去玩。”
那是陈也第一次牵女生的手,好小的一只,软得不可思议,跟没骨头似的。
他都不敢***,生怕一不小心捏坏了。
一整个下午,他带着她,和另外几个男生一起玩捉迷藏。
小姑娘特别乖,也特别听话,他让藏哪儿就藏哪儿。他对她比一个嘘的手势,她就立刻把嘴巴闭得严严实实的。
只用一双亮晶晶,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他。
玩到天黑了,他把她送回家。
在门口分别时,他说:“我叫陈也,也许的也。”
她眼睛弯出笑,嗓音软软的:“我叫宁栀,栀子花的栀。”
怕他不知道,她还拉起他的手,软软白白的小指头在他掌心一笔一划,认真地写下那个字。
第二天一大早,刚开门,他就又看见蹲在地上的小女孩。
见他出来,她一下子站起来,笑容明媚,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糯糯的嗓音透出期待:“陈也哥哥,你今天带我去哪里玩呀?”
陈也: “……”
一群男生到处玩,爬树啊踢球啊,带着个女孩子总归是不方便的。
有时还会被别的男生取笑,说陈也你身后怎么总跟着个小尾巴啊。
他几次想对她张口,说今天不方便带着你玩。
但看到小姑娘那双黑白分明,亮着光的杏眼时,那些话又说不出口了。
总想着下次吧,下次再说,一晃好多年过去,最后也没说出口。
厂里的那些女职工刻薄的很,看不得她比自家女儿模样俊,总爱说些酸话。
什么女大十八变,小时候好看没用的,等长大就长丑了。
可小姑娘一天天长大,那张小脸却越发精致好看。
曾今被他牵着到处跑的小女孩,会在他父母吵得不可开交时,努力地踮起脚,用那双柔软温暖的小手拼命捂住他的耳朵。
夜色更浓。
陈也站在阳台,暴雨已经停了,只剩下绵绵一点细雨。被风吹到脸上,凉凉的,带来一丝清醒。
无边的黑夜里,他指尖燃着半截烟,发出微弱的一点猩红。
陈也想起初三的那个暑假,他那个混账爸砍了人被抓进去,不到半个月,***收拾好东西和别人走了。
他成了没人管的野孩子。
左邻右舍的议论不堪入耳,小姑娘却紧紧抱住他,抱了很久,都没有撒手。
夏季的衣裳很薄,她温暖的体温传到他身体上,把冷透的血重新暖了起来。
她的声音温柔又认真,像哄着小孩子:“陈也哥哥,你别难过,我会陪着你的。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呀。”
她把他当哥哥,可他对她有了欲//望。
陈也将烟头按灭,残余的一点奶白色的烟被风吹散开。
他伸出左手,垂眼盯着看了很长时间。
总感觉上面依稀残留着当年的触感,痒痒的,又好柔软。
她用小手指头,一笔一划地把自己名字写在他掌心。
明明那么轻,却又仿佛刻进了骨子里。
*
周日下午,宁栀背着大提琴去琴房。两点钟开始上课,她是第一个到的。
教室里很空,宁栀打开琴盒,小心地把那把已经有点旧的大提琴拿出来,拉了一段上周学的曲子。
宁栀七岁开始学的大提琴。
那时,宁旭升和张瑛才把她从孤儿院接回来不久。
说实话,那段时间,张瑛对她是真心疼过的,看着小区别的孩子学大提琴,也给她买了琴报了班。
只是等宁栀上初中,张瑛怀上了亲生女儿,那颗心就完全偏了。
宁茉出生后,张瑛没打算给钱让她继续学。
然而宁栀天生乐感好,一点就通,琴房的老师惜才,又念着从小教大的情分,免了她的学费。
只让她每周上课来早点,帮忙指导一下才开始学,基础功不扎实的学员,就当是交学费了。
今天学的曲子是圣桑的《天鹅》。老师亲自示范了一遍,给学生们讲解要把这首曲子拉好的诀窍。
“你们看我的左手拇指。”老师握着大提琴,“揉弦时,不要把琴颈握得太紧。”
“还有,天鹅这首曲子的基调是安宁,带着忧伤的,你们演奏时要把感情完全投入进去。只有你们自己投入了,才能把听众带到那个氛围里去。”
“行了,你们自己练会儿吧,我先去隔壁班看看她们拉的怎么样,等会儿过来检查你们。”
老师走后,教室里的学生开始练习,有的还没掌握到技巧,就会问宁栀,宁栀都耐心一一教了。
练了二十多分钟,大家脖子和手臂都酸了,有的喝水休息,有的拿出手机玩一会儿。
宁栀在指导另一个女生时,听到旁边人窃窃私语的声音。
“门口那男生好帅哦,他好像一直在往外面这儿看呀,不知道是看谁。”
“要是等我上完课他还在,我就去找他要个号码。不过他看着好冷的样子,不知道会不会给啊。”
“你长得那么漂亮,他一定给啊。”
宁栀本来没有在意,不经意转头,视线匆匆一掠后,她愣了愣。
琴房正对着街道,一大面墙上安着落地窗,里面外面的情况都看得一清二楚。
已然初秋了,沿街的银杏叶子都黄了,被斜阳照得金灿灿的,很是明亮。
一片小小的树荫下,少年身姿颀长,眼窝深,唇很薄,那双漆黑狭长的桃花眼微微敛着。
就站在那儿,安静的,无声的,耐心的。
是好久之前,很多次他在外面等她时的模样。

肖想她呀小说免费阅读

微愣之后,宁栀心中被欢喜漾满。
“啊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宁栀对女生说完,放下大提琴,飞快跑了出去。
残阳斜斜落下,从银杏树叶子的缝隙,在沥青的路上投下斑驳的光圈。
陈也单手插兜,个子很高,又是那种肩宽腰窄的好身材,在来往的行人中十分显眼。
他薄唇抿着,看上去没什么表情,若要仔细观察,才能发现那双墨黑的眸子里,实则隐着几分温柔。
特别是,在见到小姑娘朝着自己飞奔而来的那一刻。
宁栀一路跑得急匆匆,站到陈也面前了,才有了喘一口气的机会。
陈也看着她,少女白皙的脸上显出绯红,扎起的丸子头跑松了,几缕碎发划过脸颊。
像个小疯子一样。
脸上却带着笑吟吟的表情,仿佛见到他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一样。
“你来找我呀?”她声音甜甜软软的,尾音的那个呀字像是在撒娇。
陈也插在裤兜里的手抬起,习惯性地替宁栀将散下来的那缕细发撩到耳朵后。
指腹无意触碰到她的耳垂,纤薄又柔软,像是被什么烫到一样,他手指僵了僵,很快缩回手。
那手垂下,不自然地握紧,又松开。
他出声:“嗯,来找你。”
宁栀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听到他的回答,眼睛瞬间更亮了。
她扬着小脸,专注地看向他:“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陈也早就来了。
隔着一张落地窗,他看着她拉动琴弦,穿着杏色的针织衫,眉眼安静认真。
光笼在她身上,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小仙女。
“刚来,没一会儿。”他说。
“那你再等我一会儿行吗?我很快上完课,我发现有个地方的炸鸡柳很好吃,我等会带你去吃呀。”
陈也对上她眼巴巴的目光,笑了声:“好,我等着,你快回去上课吧。”
“那我先走啦。”宁栀眼弯了弯。
“慢点跑,别摔着了。”陈也提醒。
“嗯嗯。”她转身,往琴房跑。
他目送着她的背影,到门口时,小姑娘突然刹住了车。
宁栀转过身面对着他,小手摆了摆,两边的酒窝又甜又可爱。
陈也这一刻***变得好软。
宁栀回到琴房,好多女生都围到她跟前。
刚才她们都看见了她跑出去,又隔着窗户看到她和外面那个好帅的男生说话。
“栀栀你和那个男生什么关系啊?”
“他是你男朋友吗?嘤嘤嘤我本来还打算下课去要他微信的!”
七嘴八舌声中,宁栀连忙摆手,给她们解释:“不是,他不是我男朋友。”
刚才说想要微信的女生叫李心艾,性格活泼开朗,长得也漂亮。
闻言,李心艾又燃起了希望,眼睛闪闪发光问:“那你们什么关系呀?他是你哥吗?”
“他以前住我家对面。”宁栀诚实道:“算是邻居哥哥吧。”
“哇哇!”李心艾羡慕,“我怎么没有这么帅的邻居啊!”
下一秒又问:“那他交女朋友了吗?”
“没有。”宁栀回答。
李心艾眼睛更亮了,她还想再问些问题,比如小哥哥平时喜欢干什么,打什么游戏,喜欢哪一类型的女生啊。
这时,老师推门走了进来。
叽叽喳喳的教室立刻安静下来,大家全都装出有在好好练习的样子。
正常的下课时间是五点,但是今天教了首新曲子,老师拖了一刻钟的堂。
“好,今天就到这儿了,你们回去对着琴谱多练习。”
宁栀背着琴盒出来时,日头又往西沉了几分,天色更暗了。
陈也还站在那儿,影子被夕阳拉得长长的,他神色日常,没有一点不耐烦。
宁栀跑过去,有些愧疚:“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
“没事。”陈也声音温和,“走,去吃东西吧。”
宁栀开心地点头:“那家鸡柳真的超级好吃,我请你吃啊。”
提到好吃的,她眼睛不自觉一眯,弯弯的,亮亮的,像小月亮。
陈也嘴角也噙上了笑意:“好。”
两人要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哎,栀栀,你等我一下。”
宁栀回头,看见李心艾,心里猜到她要做什么了。
李心艾对她笑了笑,又看向陈也,有些害羞道:“你好啊,我刚才在琴房拉琴的时候就看到你了,想认识你一下。”
“你平时玩游戏是吃鸡还是王者啊?我两个都会,要不我们加个微信,有时间一起开黑?”
陈也拒绝:“不用了。”
李心艾有点被打击到,缓了缓,贼心不死道:“哎呀,我李白和小乔玩得很厉害的,吃鸡也经常能吃到,不会拖你后腿的。”
说完眼睛眨巴两下,满含期待的目光望着陈也。
等啊等,就听到这个小哥哥用冷静淡漠的声音回答:“我不吃鸡,也不玩王者。”
李心艾:?
咦?这两款火到没朋友的游戏竟然还有人不玩的?!
“那你平时玩什么游戏啊?”她好奇问。
陈也面无表情:“连连看。”
李心艾:“……”
宁栀:“……”
李心艾拦了辆的,捧着碎得稀里哗啦的芳心走了。
呜呜呜她真的!太惨了!比冒着大雨去找陆振华要钱的依萍还惨TVT
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主动撩现实里的小哥哥了,真的撩不动,还是***磕纸片好了!!
陈也已经走到摩托车旁。他转头,对还处于愣神里的少女抬了抬下巴:“不是要吃饭吗,还不走?”
宁栀回过神,几步走了过去。
这也不是她第一次看见有女生找陈也表达好感,要微信什么的了。但印象里,他好像真的一次没给过。
把琴盒背在后面,宁栀抬起脚,跨坐上摩托车。
像以前很多次一样,她双手熟练地环上少年劲瘦的腰。
“那地方不远。”她给他指路:“就在前面第二个路口左转,再过个马路就到了。”
陈也身体僵了僵。修长的指节握着摩托车把手,因为***而泛起了白。
算起来,他几个月没载过她了。比起只长高了一点的个子,少女身体发育得显然要更明显。
她双手环上来时,隔着薄薄的针织衫,她柔软的曲线被他清楚感知到。
耳边响起小姑娘充满困惑的声音:“咦?怎么还不出发呀?”
陈也深吸口气,头低下,看了眼环着自己腰的那双手。
指尖莹白,透出淡淡的樱粉色,在他T恤上抓住了很轻的一个褶。
心里躁动更甚。他出声,嗓音沉哑:“车坏了。”
宁栀一愣,惊讶地“啊”了一声。好好的摩托车,怎么突然就坏了呀?
但还是松开了手,从后座上跳下去“那、那我们走过去吧,也不是特别远。”
陈也长腿一伸,下了摩托车,将琴盒从她肩膀上取下,背在自己肩上。
“嗯,走过去吧。”
快到吃晚饭的点了,这条新修的美食街人越来越多。
“我要一大份炸鸡柳,多放点儿番茄酱和辣椒粉,谢谢老板。”
“好嘞!”老板拧开煤气灶,把一碗裹着面粉的鸡柳倒了进去,“微信和支付宝都行,二维码贴桌上了。”
宁栀没有手机,那两个都用不了,准备从裤子里往外摸钱时,陈也已经用手机扫码付了。
叮的一声:“支付宝到账十五元。”
宁栀拉了拉他衣摆,嘟着嘴有点不高兴:“说好了今天我请你吃啊。”
陈也还没说话,老板先开了口,他笑呵呵对宁栀道:“小姑娘第一次谈恋爱吧,没经验啊。和男朋友出门,哪有让你付钱的道理。”
“我和我老婆从第一次见面起,就是我花的钱,请她去吃饭,看电影,看的还是那部泰坦尼克号呢!可把我老婆感动坏了。”
宁栀:“……”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被误会了。
难道他们看起来那么像情侣吗?
宁栀张了张嘴,想解释,陈也先她一步说了出来:“她不是我女朋友。”
语速很快,像是急于撇清什么。
老板自行脑补:“哎呦,我懂我懂,这是还没有追到啊。不过小伙子你也别灰心,这么漂亮一小姑娘,哪能那么轻易追到手嘛。”
陈也:“……”
宁栀:“……”
“我和你们说啊,当初我追我老婆时,可是费了老大劲的。”老板被勾起了回忆,兴致勃勃和他们讲起了往事。
“我老婆长得可好看了,是我们厂里有名的厂花诶。我想和她搞对象,竞争可真是太***了。”
“所以我那时候一到周末,就去丈母娘家做卫生,还给丈母娘搬煤气罐。那玩意儿老沉了,我一口气搬上七楼,可把我给累的哦。”
等把炸好的鸡柳装到纸袋子里,老板递给宁栀时,还一脸的遗憾:“哎,下回等你们过来,我再和你们讲没讲完的部分啊。”
宁栀十分配合点头:“好啊。”
老板高兴了,对着陈也握拳,做出加油的手势:“祝你也早日追到小姑娘。”
陈也:“……”
走出一段路,宁栀终于憋不住了,扑哧一声,乐不可支地笑出声。
“笑什么?”陈也问。
“就、就是觉得你刚才那个样子,很好玩啊。”宁栀弯着眼说。
想起刚才,老板喋喋不休传授追老婆的经验,陈也站在一边,几次想说话又插不上一句话时的表情。
没忍住,她又咯咯笑了起来。
陈也垂眸,就看见小姑娘眼弯弯的,没有半点不愉快的样子。
他皱了皱眉,不禁疑惑,被误会成和他那样的关系,她不会觉得……难堪或者不***吗?

小编推荐

小说《肖想她呀》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小说,肖想她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