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们总因我修罗场[快穿](叶棉)

大佬们总因我修罗场[快穿](叶棉)

导读:叶棉小说————大佬们总因我修罗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俐纱所著,讲述了从忘川河底爬出来的叶棉不光怨气未散,还一口气吞了五个恶鬼,导致整个鬼意识混乱,不得不去到每个恶鬼生前

小说介绍

叶棉小说————大佬们总因我修罗场[快穿]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俐纱所著,讲述了从忘川河底爬出来的叶棉不光怨气未散,还一口气吞了五个恶鬼,导致整个鬼意识混乱,不得不去到每个恶鬼生前

叶棉小说简介

一座看起来破旧暗沉的木质小桥,矗立在两岸之间。四周环境昏暗又静悄悄的。
若不是时不时有几个发着微微亮光芒的幽魂飘过,那就真的是一丝光线都没有了。
而这桥的下面是因光线昏暗而看不清颜色的河。
这条河不深不浅,常年的平静无澜。
只是今日不知怎的,忽然间“咕噜”一声,河面上起了个气泡。

叶棉全文阅读

本来微乎其微,几乎让人察觉不到的。只是之后这动静越来越大,逐渐的这整个河面就像是被煮沸了一般,“咕噜咕噜”声愈来愈响。
河底里往日平静的冤魂们此时都浮出了水面,痛苦嘶吼着。
每只鬼都竭力的伸出手,拼尽全力挣扎着想要爬上岸。
只是河底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牵扯住它们一样,每只浮出水面的鬼魂还没发出几声嘶叫,就又被拖入河里。
没过片刻就将所有想爬上岸的鬼魂都拖了进去。
嘶吼声也渐渐变少。
最终河边回归了往日的平静。
然而就在以为这场风波已经平息时,忽然这时,河里伸出一只雪白滑腻的纤纤玉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河岸。
紧接着便是一头乌黑的秀发从河里钻出。
只是黑发遮挡住了面孔,非但让人没有什么惊艳感,反倒多了层阴森。
一个愣神,转眼间它整个身体都已经爬上了岸边。
只见它穿着破碎,只能隐约辨清是件红色的衣裙。
无论什么样的恶鬼厉鬼,在地府都是非常常见的。
可这只能够从忘川河里爬出来的,可是一下子震惊了整个地府。
...
“喂,听说了吗?昨日忘川河底竟有一只怨气未散的恶鬼爬上了岸!”
“什么?不可能吧,谁不知道没在忘川河里洗净怨气的鬼魂是上不了岸的。”
“嘿,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而且那只恶鬼不光怨气未散,而且还吞了河里其他五只恶鬼。它那身上的怨气,浓郁到简直就已经凝固成实体了。”
“还真有这事?怪不得连阎王殿的人都出动了。”
“是啊,还不知道那只鬼会被怎么处置呢......”
****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一道女人的惊呼声,打断了正在床上的两人。
叶棉正被吻得浑身发软,听到声音睁开迷蒙带着水汽的眼眸。
身体上方男人正紧抿着唇,一滴汗滑过脸颊停留在性感的喉结,身材堪比令无数女性尖叫的国际男模,脸庞帅气英俊,更别提他那普通人奋斗几辈子都赚不到的身价。
只是此时叶棉还沉浸在对方技术高超的长吻之中,手才摸上那性感要命的胸肌,目眩神迷,思维还没来得及回归,有些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季曜庭的反应很快,情绪收放自如。上一秒还热情如火的男人,在被打扰的那一刻浑身的气质瞬间又变回了人前矜贵冷漠的季总,松开身下娇媚如妖的女人,起身不紧不慢的将胸前敞开衬衫的扣子系起。
男人滚烫的身体离开使得微凉的空气灌入,刺得叶棉一激灵清醒了些。撑着酥软的身体半坐起身,看向门口。
门口年轻女人长相清秀,穿着价格不菲,一副豪门名媛的模样,一双眼此刻正冒火的看着叶棉,像是抓到男朋友出轨一般满脸的怒气。
与此同时女人也看清了叶棉的容貌。
脸颊两侧染上红晕的容颜如芙蓉花般娇艳,一双黑眸蒙上一层水雾,被蹂.躏过的唇湿润红肿,刺痛了女人的眼,让她愤怒之中又多了几分妒恨。
叶棉眨眨眼。
若不是跟了身边这个男人有一年多,叶棉可能还真会以为这是老婆找上门来,捉奸老公出轨小三的场景了。
可在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已接手季家家业两年的季曜庭目前既没有结婚的打算,身边也没有正牌女友。
顶多也就是包养了个不上台面的小情人——也就叶棉此时的身份。
季曜庭穿上衬衫,抬眸看到叶棉露出的大片雪白肌肤,眉头皱起,语气不容置喙道:“把衣服穿好。”
随后才转过头看向门口,“什么事?”语气带着些不耐烦。
任哪个正常男人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被打断都会心情烦躁。
封梓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即便她大小姐脾气再怎么想发作,但面对季曜庭她没有任性的资本,更不想失去是他朋友的这一身份。
她勉强勾起唇角,“抱歉啊庭哥,我过来是想告诉你晚餐都备好了,没想到你这边还有一个人在才被吓了一跳。”
毕竟是有从小就认识的情分在,季曜庭眉头微松,“我知道了,一会儿就下来。”
走之前封梓琬余光隐晦的刮在叶棉身上,尤其是停留在她脸上的视线更如小刀般锐利,然后才转身离开。
叶棉丝毫没将对方的敌视阴狠目光放在心上,再阴狠能比得上忘川河底的恶鬼们更可怖吗?而叶棉又是恶鬼见了都要害怕被吞的存在,对于她来说封梓琬这也就是小儿科的程度。
叶棉摸了摸温热的胸口,感受肌肤下有力跳动的心脏,不禁感叹,做人真是不错啊,能再次拥有这么美丽的皮囊不说,还能接触这么多鲜活的人,鲜血芬香的气味在她的鼻间环绕。
——活人的味道一定是比忘川河底散发腐烂熏臭的恶鬼更加香甜的吧?
毕竟对于恶鬼来说,没有什么比活人拥有的生机勃勃的肉.体和生魂更具有吸引力的了。
只可惜她在人间的行动是受到限制的,所以即便再香甜也只能闻不能吃。
叶棉惋惜的伸出红艳小舌,舔了舔被□□红肿的唇,让刚转过头就看到这一幕的季曜庭眼眸一暗。
但这个时间也不好再耽搁了,朋友们应该已经在楼下等着他们。
季曜庭伸手在她的唇上重重的揉了几下,起身道:“准备一下,一会儿跟我一起下去。”
...
这次的聚会是季曜庭的一个发小发起的,地点定在M市郊区最近新开发的度假村。一是想要让大家一起聚一聚,二就是欢迎封梓琬回国。
虽然平时一些宴会之类的活动季曜庭偶尔也会带上叶棉,可像这种朋友之间的私人聚会,季曜庭却很少让叶棉过来。
这次也许只是一时兴起,明明昨天季曜庭就已经到了这里,今天早上叶棉却忽然接到他打来的电话,说是已经派了司机接她过来。
所有人都已经在一楼的餐桌前齐聚之后,季曜庭这才带着叶棉姗姗来迟。
不是因为季曜庭故意要摆架子,只是叶棉动作实在太慢。
季曜庭不耐烦的催了三次,叶棉这才涂完了口红,对着镜子仔细照了照,确信妆容没什么问题后,转身挽上季曜庭的手臂,裙摆在空中划出好看的弧度。
季曜庭冷冽的眼眸斜睨过来,叶棉却浑然不觉冲他灿烂一笑,看起来一点都不觉得让其他人讨好都来不及的季总干等了这么久是多么值得抱歉的事。
从旋转楼梯上徐徐走下,两个人的颜值之高让众人的眼前一亮。
这如同一对壁人般的画面,让大家下意识地看向了身边的封梓琬。
都是相互认识很久的朋友了,而且封梓琬也从没怎么掩饰过,谁都知道她对于季曜庭的心思,此时看到她一脸的不开心,纷纷给她递眼色。
虽然没有明说过,但大家都明白身边一向没什么女人的季曜庭这次忽然养了个情人在身边是怎么回事。

大佬们总因我修罗场[快穿]叶棉免费阅读

不过是个作为替代品的玩物,又没家世也不优秀的女人难道还能上位嫁进季家不成?
别的不说,就从季曜庭从来都没有对外面的人正式介绍过她这一点就能看出来了。
“季哥。”大家向季曜庭打招呼,不约而同的略过了他身旁的叶棉。
虽然叶棉重新回到人间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但她在忘川河底作恶鬼的时间更长,待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很早就忘了自己生前的记忆了,自然也没有了作为人类惯有的思维和三观。
所以也当然不会因为受到他人排挤而觉得被冷落,这种人类常见的心态。
叶棉心情不错的吸了一口空气中散发着的肉.体鲜血的沁香,一边随意的环顾四周。
这栋座落在度假村海边的三楼小洋房被季曜庭他们整个包了下来,饭点前会有专门的厨师过来烹饪美食。
等季曜庭他们落座之后,热腾腾的佳肴就被端上了桌。
“季哥,听说这里八点之后会有场烟花秀,一会儿你就别急着上楼了。”
说话的人名叫郑应,从小和季曜庭玩的最好,也是这次聚会发起人,长着一张讨喜的娃娃脸,气质阳光。
他朝着季曜庭挤眉弄眼的,意思是让他别重色轻友,急着要带人回房亲热。
但他话音外的意思听在封梓琬耳里却是非常的不舒服。
她想起刚才撞见的季曜庭和叶棉亲热的画面,终于忍不住,转头冲着叶棉开腔,“我才回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小姐呢,不自我介绍一下吗?”
封梓琬虽然说话面带微笑,但用意却不良。
自我介绍?难不成说自己是季曜庭包养的情人吗?
而且封梓琬的发难很有技巧。只让叶棉一个人难堪,却不会打季曜庭的脸。
而季曜庭也不会为了个情人,在这么多人面前斥责和他有着从小一起长大情分的封梓琬。
虽然不会斥责,但也有可能会引得季曜庭心里不快。
餐桌上忽然安静了下来,大家不由自主地停下了用餐的动作,悄悄去看季曜庭的脸色。
只有叶棉一个人还在慢条斯理的用餐,细白纤柔的右手捏着小刀在盘子中切下一小块肉,优雅的放进嘴里咀嚼细尝。
三分熟的牛排肉质鲜嫩,轻轻一咬肉汁肆意流淌,美味无比。但叶棉觉得如果再多些血水那就更好了。下次可以试试一分熟的。
季曜庭闻言轻轻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说话,看着身旁女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等叶棉将口中的牛肉咽下,然后才看向封梓琬,含笑的眼眸波光潋滟,让坐在对面的男士们都看晃了神。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让别人介绍身份之前,不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吗?”
看到封梓琬沉下脸,郑应连忙打圆场,“是我疏忽了,忘了介绍。叶小姐,这位是封氏集团的千金封梓琬。梓琬,这是季哥带来的朋友,叶棉小姐。”
他特意强调了“季哥带来”四个字,提醒封梓琬多少还是要收着点。
封梓琬本就心里有气,从刚才撞见那一幕后一直忍到现在。可现在这么个家世学历都不如自己的女人,竟还敢当面挑衅她,这怎么能忍得了?
她似笑非笑,“原来是叶小姐,其实从刚才一照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了,叶小姐长得很像江莲姐姐呢,大家不觉得吗?”
封梓琬一提到江莲,坐在桌前的朋友们皆是表情不自然了起来,心想:梓琬在国外上学上傻了吧?忘了季哥的雷区是什么了吗??
“够了!”季曜庭终于出声,眼眸泛冷,“梓琬,你话太多了。”
封梓琬刚说出口后也有些后悔,于是也不情愿的收了口,嘟囔道:“知道你最在意江莲姐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嘛。”
然而封梓琬那一声“江莲”的话音刚落,谁都没注意到叶棉在那一瞬间白了脸,放在桌下的手攥紧了拳头,像是在忍受什么痛苦一般。
*
“江莲”这个名字实际上叶棉刚才也是第一次听到。
然而这个陌生名字却成了新的触发点,让叶棉脑海中许久没有变动过的原主记忆终于迎来了更新。
是的,原主。
叶棉并不是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而原本的主人,是她在忘川河中吞噬的五只恶鬼中的其中一只。
怨念极深的恶鬼过不了奈何桥也投不了胎,只有被投入忘川河中洗尽怨气散去执念后,才能重新爬上岸来,得到投胎的资格。
然而叶棉却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怨气未散就从忘川河里爬出来,除此之外还一连吞了其他五只恶鬼。不但周身的怨气越发的浓郁,还因为体内意识太多,整个鬼浑浑噩噩混乱不已,处于极其危险的状况。
被阎王抓回去施法暂时清醒后,叶棉被告知要是想要保住这条鬼命,并且要一直保持这样清醒的意识,那么就要消除体内所有被她吞噬的厉鬼的怨念和执念。
而消除怨念和执念,就要去到每个恶鬼生前的世界,从源头来解决问题。
可叶绵在忘川河底待得太久了,自身的生前记忆基本忘得一干二净,甚至可以说是怎么做个人,她都不记得了。
而被她吞噬的那些恶鬼每个情况都不同,有的对于自己生前的记忆记得清清楚楚,还有的虽还没有忘记自己的执念,但生前的记忆也一样因为在河底待的过于悠久,变得模糊不清。
可恶鬼之所以会变成恶鬼,生前一定是遭遇了不好的事情并且凄惨死亡,死后怨气才会那么的重。
叶绵要消除她们的怨念,肯定是要先避免原身悲惨的结局,然后再完成对方的执念。
这次的原主就是只记不太清生前事的恶鬼,以至于叶绵也不知道她生前的悲剧是从哪个时间年龄开始的,只能穿到她的婴儿时间开始。
这就像是经历一段全新的人生一样,去经历原身的一生,从而寻找机会找到办法。
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
好在也不是一直都是两眼一抹黑的状况。
叶棉来到这个世界生活那么多年发现:当自己遇到某件事或人时就会唤醒原主的部分记忆。
并且越是接近原主死亡时的记忆,越是有助于叶棉掌握到原主死亡的原因和怨气极深的症结所在。
因为叶棉并不知道原主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死的,于是为了避免错过触发原主记忆的关键点,来到这个世界二十多年基本就是沿着原主原本的轨迹来走。
所以叶棉也进了原主生前考上的那所二流水平的艺术学院,在那里遇上了季曜庭,紧接着便触发更新了原主的一段记忆。
当时季曜庭不过才23岁,名校毕业,而且是提前两年在21岁时就完成了所有学业。半年前因为父亲身体的原因,刚接手整个季家不久。
如此杰出的能力再加上顶尖的家世,已经能让上流不少优秀的名媛为之倾心。当时他还没有现在这般情绪内敛,为人很是狂傲不羁,谁都入不了他的眼,所以一直以来身边都没有女人。
原主不过是个二流艺术学院的在读舞蹈学生,虽然容貌姣好,然而内里却如同草包,也不知是怎么踩了狗屎运,竟就被这高高在上的季家新家主看上了,养在了身边。
原主本就是个十足十的拜金女,很早就将自己的人生规划好,底子不好也没天赋的她拼了命的努力才考上了的这所艺术学院,希望以此为跳板将来嫁给有钱人,从此过上不用再愁的富裕生活。
在被季曜庭包养后,原主觉得自己能榜上季家简直就是完成了自己一生最究极的梦想,走上了人生的巅峰时刻。
那个时候她对于现状非常的满意,唯一的心愿也就是希望能一直如此,不要从云端跌下来。
从这段记忆来看怎么都不像是会走向含怨而死的结局,所以这就意味着后面一定发生了别的什么变故。
于是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多,终于就在刚才,让叶棉又一次遇到了新记忆的触发点,也就是“江莲”这个名字。

小编推荐理由

大佬们总因我修罗场[快穿]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