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南(时南顾明)

时南(时南顾明)

导读:静修《时南》小说主角时南顾明,时南小说最新章节,时南小说全文讲述了:时南以为她心底的喜欢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可十八岁那年,顾明对她摸摸头,“嘿,时南,做我女朋友吧!”

小说介绍

静修《时南》小说主角时南顾明,时南小说最新章节,时南小说全文讲述了:时南以为她心底的喜欢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可十八岁那年,顾明对她摸摸头,“嘿,时南,做我女朋友吧!”也是那一年发生的事,让她永远也说不出那句“我答应

小说简介

时南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乡下丫头,意外结识随母亲来镇上支教的富家少爷顾明,两人从此成了形影不离的玩伴,别人眼中的青梅竹马。
后来时南为了逃离继母逼她嫁给有钱的猥琐大叔,她跑了出去,去寻找她的母亲,却遇见了放假回家的顾明,幸运的留在他身边一起上学。
时南以为她心底的喜欢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可十八岁那年,顾明对她摸摸头,“嘿,时南,做我女朋友吧!”
也是那一年发生的事,让她永远也说不出那句“我答应你。”
后来的后来,时南醒来时,顾明手捧鲜花,轻轻吻她,“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对不对?”
时南张了张嘴,“我还要做你的女朋友呢!”
“不是女朋友,是妻子。”

时南免费阅读

第十二章
这时候她的房门突然被打开,顾明出现在门口,他大步跑过来一脚把老王踹了个跟头,“你离她远一点!”
老王“哎呀我呀”地嚷嚷着,“哪来的兔崽子,看我不收拾你!”他还没机会出手,随后进来几个穿***的警察,当即将老王扣在地上。
顾明看见时间扯坏的领口,脱下自己的大衣裹住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声音低沉,“对不起,我来晚了。”
短短的几秒内,事情的局面突然扭转,时南一时间都回不过神来,她看见自己的手上还被绑着绳子,鼻尖却闻见了顾明身上清新的兰草香。
时南再也控制不住,头埋在顾明的肩膀里呜呜的哭泣。
这件事情终于在警察的出现而收场,除了顾明,尹正德也来了水镇,他已经起诉了时镇恶意伤人罪,加上与卫芹一起强逼未成年少女婚嫁,***,拘谨和***,触犯了法律,带回警局等待定罪。
老王涉嫌***未成年少女未遂,罪行更重,将受到严厉刑法。
时镇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被在家中被戴上***,还想向时南求救,“姑娘,我是你亲爹,你不能这样对你爹啊!”
“你把我推入火坑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我是你女儿!”时南低吼着,她已经对时镇彻彻底底的寒心。
卫芹像疯了一样挣脱着不肯戴***,“你们干什么,凭什么绑我!我不去警察局!我没有犯法!”
警察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强制将她扣上***,卫芹来回挣扎间刚烫好的头发凌乱如草窝,身上的翠花旗袍也滚了一地的灰。
时南看着她狼狈如土的样子,别提多解恨。
“你个小丫头,居然合起伙来害你父母,你个不孝女会有报应的!”卫芹居然还不知错,骂骂咧咧。
“遭报应的人好像是你吧?卫芹,这就是你应得的下场!”时南谴责道。
顾明已经将他的羽绒大衣罩在时南身上,他手臂环着时南,生怕她在受到一丝丝伤害。
尹正德在门口一直冷眼旁观,他可是澄海市商业巨头,收拾这两个乡下人,绰绰有余,若不是袁姝担心顾明和时南的安危,请他一定要亲自来主持大局,他才不会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时镇和卫芹自食恶果,一起被拷着***送上了警车。
顾明和时南也跟着去警局做了笔录,尹正德的专车司机开车载他们过去,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深,水镇没有路灯,夜幕仿佛密不透风的纱幔将小镇笼罩起来,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天空中的繁星,熠熠闪烁着微弱的光。
尹正德的专车司机说夜间山路不好走,怕出危险,建议留在水镇,尹正德与顾明留在了袁姝的家中。
虽然时镇与卫芹暂时拘留起来,家中无人,可时南却一刻都不想再留在那个充满污秽气息的家里了。
顾明当然明白她的心情,带她也回了自己的家,家中没有食材可以做饭,尹正德让他的司机去镇上的小餐馆带些饭回来,此时客厅里只有时南,顾明和尹正德三人。
他们坐在餐桌前,尹正德看着这破旧的竹木桌椅,不禁抱怨,“你母亲也太简朴了点,自己的家中都不能弄得***些吗?她又不是没条件。”
“入乡随俗吗,尹叔叔就将就***吧。”顾明说。
“我倒是没所谓,只是想不通你母亲来这里过苦日子,为了什么?”尹正德靠在椅子上,双手抱胸,叹了一丝感慨。
顾明也沉默了,他知道母亲是个善良的人,喜欢帮助他人,但是自己带着他来到这偏远乡镇定居,他也无法理解她的想法,或许是为了躲开顾君易吧。
顾明想起这段时间在家中照顾袁姝,当他告诉她在医院见到顾君易的事情,袁姝的脸上没有一丝惊讶,她好像早就知道了顾君易***的事。
她只是告诉顾明,他们会离婚,希望他能够坚强一点,一切都与他无关,不要对自己和将来失去信念。
“母亲希望你能够像从前一样开朗温暖,不要因为我和***的过失,而影响你的心情,顾明,妈妈爱你,***爸也爱你,只是感情的事情,包含太多,无法解释清楚,但妈妈依然希望你不要失去信心,我和***的不幸,不是你的不幸,你的未来是可以幸福的,你依然拥有幸福的权力,你要记得。”
顾明回想起母亲的话,犹如在耳,心底还会隐隐作痛。
时南一直无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尹正德絮叨,她如此近距离见到他,发现他确实在中年男子里面堪称俊美,即使经过一夜折腾,他的西装依然笔挺,没有一丝褶皱,只是没想到这样的男子如此话痨,想想尹甜悠的性格,还真是父女俩。
“你叫?”尹正德把目光投向了时南。
“叔叔,我叫时南。”时南淡淡地说。
尹正德打量她,她还裹着顾明的羽绒服,头发也有些凌乱,可是脸颊却净透的像这个夜空的白月光,清冷冷的,好像刚刚发生的事情都与她无关。
他觉得这个女孩子很特别,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等你父亲开庭审判了,到时候我不会让律师留情,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时南无波的眼眸才闪过一丝灰亮,她因为疲惫,声音有些沙哑,“请你让他得到最重的刑罚。”
尹正德审视了她几秒,才道:“不管怎么说,他是你父亲。”
“从今天起,我已经跟他断绝父女关系了,他最好一辈子留在狱中。”时南的声音很冷,尹正德有一瞬间屏息不语。
“很好,看在你是袁姝的学生,我才顾虑一下你的感受,现在看来,袁姝她多虑了。”他说。
“我先回房间了。”时南起身,离开客厅。
“晚饭还没吃呢。”顾明挽留她。
时南没有停下脚步,“太困了,我去睡了。”
顾明还想上前去追,尹正德拦住他,“她应该想一个人静静。”
时南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没有开灯,窗前的月光倾泻,照在她的书桌前,照在她的小床上,她倚着门缓缓蹲下,双手早就酸麻,此时忍不住地颤抖,身上的大衣还时不时飘出属于顾明的清香,眼泪如同雨点,颗颗落下。
父亲逼她嫁给不良人,母亲下落不明,对自己最好的袁校长还被打伤,她又刚刚从虎口脱险,即使她再坚强再勇敢,依然无法再支撑自己,可她发现自己在人前已经不能示弱,不甘示弱,即使再难过的事情,她都选择躲起来,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
眼泪将她的衣袖浸湿,只有这黑暗的夜能包容她***的悲痛。
她忽然想起幼时的自己依偎在母亲怀里撒娇的模样,如今她发现自己磨损出硬茧的心,已经不知道曾经被人疼爱是何等滋味了。
时南听见楼下的动静,是尹正德的司机带着饭回来,她趁着他们吃饭,去卫生间洗了个澡,她将衣橱里备用衣服换上,将她的校服和顾明的羽绒衣洗净烘干。
回到房间不多时,顾明轻轻敲门,时南应了一声,他便推门进来,将晚饭放在了桌子上。
“我怕凉了,给你热了热,每人一份,都是没动过的。”顾明轻声说。
“尹叔叔他们去休息了?”时南正在叠衣服。
“嗯,他们在一楼客房歇下了。”顾明见她眼眶微肿,低声道:“时南,你还好吗?”
时南故作轻松,“没事,我没事的。”
“啊切……”顾明打了个喷嚏,他的羽绒衣一直给时南披着,自己只穿了件栗子色毛衣。
时南将暖水壶拿过来,倒了杯姜水,“就知道你会着凉,刚刚去小厨房熬的,还好家里还有姜,喝了吧。”
顾明接过姜水,一口喝干,笑呵呵的,“我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倒是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回去。”
“嗯,你把羽绒衣拿回去吧,我衣柜里还件大衣可以穿。”时南将羽绒衣递给他,又轻轻道:“晚安。”
“晚安。”顾明将羽绒衣拿走,顺便带上了门。
时南躺在熟悉的小床上,盖着自己的被子,她才有一种回家的心安,可是夜里她还是做了噩梦,噩梦里面她还在那间封闭的小屋,眼前的肥脸大叔将她的衣衫撕烂,欲要侵害她。
“啊不要!不要过来!”时南大喊着,从梦中惊醒,她坐起身子只觉得背后阵阵冷汗。
“时南,你还好吗?开一下门。”顾明听见了她这边的响动,过来轻敲她的房门。
时南开了门,顾明见她瑟瑟发抖,轻轻搂过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都过去了,都结束了。”
时南以为自己已经不会落泪,以为自己已经平复了心绪,可靠在顾明宽厚的肩膀里,她内心坚硬的外壳被掀开,露出那柔软的一面,属于她的无助,她的恐惧,她的彷徨。
她终究还是崩溃的哭了起来。
这***顾明陪在她身边,夜里她醒来,发现顾明在床边的椅子上睡去,她起身为他盖上了厚厚的毛毯,看着他略显疲惫的脸颊,清俊的轮廓被月光打出了侧影,睫毛像刷子一样浓密,笔挺的鼻梁流畅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时南坐在他身边,静静的打量着月光下沉睡的男孩。
没有任何时候比此时更加令她安定的了。
虽然袁校长告诉她,她与别人并没有不同,她也拥有追求美好的权力,可顾明他太过美好了,美好的不似***,美好到让她确切的体会到她与他们之前的差距。
她似乎不应该太过接近他,可这样的月色太过温柔,这样的时刻太过难得。
时南抿紧嘴唇,伸出手指,想要去抚摸顾明紧锁的眉头。
顾明像是久坐的***不***,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身上披着的毛毯,惹得他睁开眼睛,看见了时南,以及她悬在半空的手,正向着自己探来。

时南全文阅读

第十三章
时南顺势去拿毛毯,装作给他盖了盖,说:“晚上这样睡觉会着凉的。”
顾明轻轻一笑,早已洞悉了时南的意图,忽然抓过她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放,“脸颊有点冷,你手暖和,帮我捂一下。”
顾明的手掌温热而潮湿,时南一下子红了脸,甩开他的手,“你自己嫌冷,找个暖水袋去捂,我也冷得很。”
“我还要在这里陪你啊。”顾明嬉皮笑脸的样子,又可爱又可恨。
“我不用你陪了,你回去吧,我困了要睡觉。”时南说着,就躺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
顾明凝视她两秒,起身将毯子盖在她的被子上,“刚刚你手那么冷,别冻到了。”说罢,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时南听见房门关上,她才从被窝里探出头来,长长呼出一口气,险些被子闷的窒息了。
水镇的冬天总是湿冷冷的,她的床被也有些湿冷冷的,只有她的脸颊热腾腾的,像煮沸了的热水一样。
她想起刚刚顾明的举动,不能自已的脸红心跳,懊悔自己不应该去碰他才是,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时南思前想后,觉得顾明一定只是逗逗她而已,不过被他这么一逗,心情似乎没有那么沉郁了。
她起身去把门锁上,只觉困意来袭,渐渐睡去。
次日清晨,尹正德的司机早早去买了早饭回来,几人默默吃完,便开车回澄海市,一路上晴空万里,时南靠着窗户望着肆意生长的芭蕉树茂密曲卷,纷纷被车子抛在身后,渐行渐远。
整个水镇环绕的溪水,还在山间波光粼粼,清澈见底,水流哗啦啦的声音隐隐约约,蓝净的天空上大朵大朵白云飞过,似乎在逐渐向车子靠近,仿佛打开车窗伸手就可以采一朵可爱的棉花云。
“来时都没有注意,这里的风景不错啊。”尹正德终于能替袁姝出了这口恶气,心情舒畅了许多,不禁感慨,“顾明啊,我虽然比你和你父亲小了几岁,可那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大院,从小玩到大,到了大学关系依然要好,那时候的日子别提多开心了。”
“我爸和我妈是青梅竹马?”顾明有些诧异。
“怎么,你不知道?你都没有听他们说起过吗?”尹正德想了想,又道:“也对,从前你太小了,关于他们的故事,你可以去问你的母亲,那时候他们青梅竹马,别提多登对了,他们可是在所有人的祝福与羡慕中结婚的。”
“可惜……”顾明欲言又止,他脸上蒙了一层淡淡的灰。
“可惜什么?”尹正德还不知情,他又说:“好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你回去以后好好读书,你母亲那边你也说服说服她,别回水镇了,那么偏远的地方,有什么事情,都没个照应。”
“嗯,我会的,尹叔叔,谢谢你。”
“跟我还见外,不过你确实应该谢谢我。”尹正德眉眼弯弯。
尹正德的车子先送顾明回了家,顾明想带着时南回去看袁姝,但是尹正德说有事要与时南谈,顾明也就明白了,自己先回去了。
在送时南回学校的路上,尹正德才开口对她说:“时南,这次事情你是最大后受害者,我和袁姝通过电话,她说要不要起诉那些人,我们尊重你的决定,你可有想好了?”
“叔叔,能让他们坐牢多久?”时南问道。
“这个要看法律的最后裁决,但是因为他们有涉嫌胁迫□□未成年少女,这个罪行比较大,可能会判个几年吧?”
“那就起诉吧,麻烦你了叔叔。”时南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神没有一丝波澜。
“我帮你也是在帮袁姝,你不必觉得亏欠我什么。”尹正德毕竟是生意人,利弊总会撇清,他当然不想再和时南有什么牵扯。
“好的。”时南神色很平静,他是尹甜悠的父亲,尹甜悠不喜欢她,尹正德自然也不会喜欢,她当然不会自讨没趣。
“一旦起诉,过段时间你可能要出庭作证,你心里要有个准备。”尹正德说道。
“恩,我知道。”
时南回到学校,很多同学都关心地问她是不是会因家庭辍学,她都否认着,大家似乎也就没了兴趣,恢复往常的态度。
课间时,任满良叫时南去他的办公室,时南知道班主任一定是给袁校长打电话了,不然顾明他们不会及时到达水镇,将她救出,她非常感激班主任。
时南进去的时候,任满良正在办公桌前喝着茶水,见她过来了,便问:“时南,你家里怎么样了?父亲可是愿意让你继续上学了?”
“嗯,我家里出了一点变故,但是我往后可以一直上学了。”时南捏着衣角,又说:“是任老师给袁校长打电话了吧?谢谢老师。”
“不客气,你能继续上学就好,回去吧。”任满良与袁姝是老同学,袁姝对他有过恩惠,特意叮嘱他要看顾好时南,他便对时南比旁人多留心着。
回去之后,时南碰见了尹甜悠,她打量着时南,随口问道:“你怎么没穿校服?”
时南的校服被扯坏了领口,她还没来得及缝补,“下雨淋湿了,还没有晒干。”
尹甜悠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忽然想起了她父亲急匆匆去了水镇,又问:“我父亲去水镇找你了?”
时南隐隐觉得不好,不知道尹正德会不会将她在水镇发生的事情告诉尹甜悠,她回避道:“是为了袁校长的事情去的。”
尹甜悠冷哼一声,“你和你父亲就是袁阿姨和顾明的灾星,你再不离他远点,我就对你不客气。”
时南似乎听惯了她这些话,可最后也没见尹甜悠拿她怎么样,随口敷衍道:“好的,好的,我等着被你收拾。”
尹甜悠最讨厌别人不拿她当回事的样子,气得直跺脚,这时候上课铃响起,时南进教室里上课了,尹甜悠还想放狠话,可发现一时间词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只能先去上课。
半个月后,***开庭的时间选在周五,通知单也只寄到了顾明的家里,而没有到时南的学校,时南出席法庭的事情,袁姝和任满良打了招呼给时南请了假,班里其他人都不知情。
法庭上除了她作为受害者出席,还有袁姝和顾明。
流程走得很顺利,时南将时镇的恶行如实说出,期间时镇与卫芹一字不提,时南甚是诧异,换成从前,时镇早就破口大骂她这个不孝女,可如今他只是沉默,卫芹也没有为自己做辩解,连在镇上嚣张的老王,这时候也只是低头,从头到尾没有抬起来。
***最终判决老王涉嫌□□未成年少女未遂罪,有期徒刑三年,无缓期时镇与卫芹参与其中,且逼未成年少女与他人结婚等罪,判了有期徒刑两年。
时南从***出来的那一刻,看着冬日暖阳微醺,她内心***的石头总算卸下了,可那些不堪的记忆,在她的心底划出无法抹去的痕迹。
经过了这件事之后,时南变得更加沉默寡言,顾明虽然经常陪伴她,免得她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他好几次想开口安慰她,可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天顾明送时南回宿舍,冬寒渐深,可时南身上还是那件毛呢外套,那是两年前袁校长为她买的新年礼物,水镇气候温暖,即使冬季也无需穿太过厚重,但在澄海市,一件毛呢大衣就显得单薄了些。
顾明将深蓝色围巾解开,套在了时南的脖子上,时南一时无措,只道:“没事的,我不冷。”
顾明浅浅一笑,将围巾系好,用手指点了点时南冻红的鼻子,说:“鼻子头都冻得像圣诞老人的麋鹿了,还说不冷。”
时南拨开他的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那你是圣诞老人么?”
“我不是圣诞老人,但我可以带你去过圣诞节,需要不需要?”
顾明眼神亮亮的,露出温和的笑容,那笑容仿佛初春的阳光,暖着时南的心。
“算了吧,又要让你破费。”时南垂头,嘴角却抑制不住上扬。
顾明见她终于有了笑意,坚持道:“那就等你发财了,回请我不就好咯?”
时南被他这不正经的话逗笑了,“说得我好像能一夜暴富似的。”
“那也不是没可能,万一买个***中将了,你可就是千万富婆啊!到时候别忘了哥!”
时南咯咯笑,顾明呼了一口气,轻轻抚摸她的头,“以后要多笑笑,这样好运真的会来呢。”
这句话像是有魔力般,以至于很久很久之后,时南一旦遇上不开心的事情,总会想起顾明的这句话,不自觉地嘴角上扬,让她有走下去的勇气。
女生们最不喜欢冬日里的体育课了,在寒冽的风中做操跑步,若是出了汗,后背浸湿,简直是灾难。
男生们倒是无所谓,不用上课还能打球,没有什么比这更美的事情了。
这日体育课做完操,老师便让同学们自由活动,女生们三五成群结伴,走到有太阳的地方聊天,男生们则去打球跑步。
顾明打篮球的时候特别帅,吸引不少女生围观,连隔壁班的女生都在一边为顾明加油打气。
时南坐在角落里的长廊,看着顾明耍帅,惹得女生们阵阵尖叫。
“哇,隔壁班的男生好帅啊,他叫什么啊?”
“你不会不知道咱们校草顾明吧?他可是全校女生的男神。”
“原来他就是校草啊!我老是对不上号,这回终于见到本尊了,太帅了哇,比我的易烊千玺还要帅啊!”
“他和四字弟弟不是一个风格的好吗?我觉得他更像肖战!”
“总之好帅哇,顾明加油!男神加油!”
……
时南看着她们犯花痴,她目光投落在他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顾明渐渐退去了年少时候的稚气,脸颊的棱角越发分明,英气十足,这么一个美好的人,就在她身边,时南总觉得恍惚,他总是离自己很近,却又觉得很遥远。
顾明打球结束,看到了时南,打算走过去找她,尹甜悠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递给顾明一瓶水,说:“口渴了吧,喝点水。”

小编推荐

小说《时南》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小说,时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