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对你以身相许(书翦陆星江)

就对你以身相许(书翦陆星江)

导读:主角是书翦陆星江的小说就对你以身相许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书翦是南方人,身高在一米五五至一米六之间摇摆不定,全看当天穿了什么样的鞋子。 听见人声,她扶着椅背坐起来,一转头看见一张肤色黝黑的脸,这张脸上仿佛还写了三个大字“周、扒、皮”——体育部部长倒真的姓周,名叫周临。。

小说介绍

主角是书翦陆星江的小说就对你以身相许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书翦是南方人,身高在一米五五至一米六之间摇摆不定,全看当天穿了什么样的鞋子。
听见人声,她扶着椅背坐起来,一转头看见一张肤色黝黑的脸,这张脸上仿佛还写了三个大字“周、扒、皮”——体育部部长倒真的姓周,名叫周临,和书翦是同乡,常常借着这层关系把她拖来做苦力。

小说简介

被压榨了一上午的身体,在看见罪魁祸首的一瞬间,迅速不屈地站立起来。书翦仰着头瞪着面前的大块头,自以为眼神凶神恶煞,其实毫无威慑力,宛如一只小奶猫。
“学长你的时间转速是不是跟我不一样,说好只用半小时,这都十一点了,你再迟来一会儿我都打算拿手机看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了。”

就对你以身相许全文阅读

十月底,是F大一年一度运动会召开的时候,书翦被学生会“抓壮丁”,拉去广播室念宣传稿。
F大地处沿海城市A市,哪怕已经是深秋时节,气温依然居高不下,广播室里没安空调,窗户大敞着,热风“呼呼”无情地往里灌。书翦忙了一上午,额头沁出了汗,此时倒在椅子上,彻底软成了一摊橡皮泥。
跟她搭档的女生去楼下领饮料了,体育部部长进来的时候,环顾了一圈,没见到一个人影,正奇怪着,再往前一步,才看见陷进椅子里的娇小身躯,巴掌大的苹果脸上像写了一个大大的“丧”字。
书翦是南方人,身高在一米五五至一米六之间摇摆不定,全看当天穿了什么样的鞋子。
听见人声,她扶着椅背坐起来,一转头看见一张肤色黝黑的脸,这张脸上仿佛还写了三个大字“周、扒、皮”——体育部部长倒真的姓周,名叫周临,和书翦是同乡,常常借着这层关系把她拖来做苦力。
被压榨了一上午的身体,在看见罪魁祸首的一瞬间,迅速不屈地站立起来。书翦仰着头瞪着面前的大块头,自以为眼神凶神恶煞,其实毫无威慑力,宛如一只小奶猫。
“学长你的时间转速是不是跟我不一样,说好只用半小时,这都十一点了,你再迟来一会儿我都打算拿手机看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了。”
她是文科生出身,嘴皮子功夫了得,吐槽人常常噎得别人讲不出话。
周临本来就理亏,闻言更是秒怂:“这不是给你送吃的来赔罪了吗,学妹辛苦啦。”说着提起手里的塑料袋晃了晃。
书翦控诉归控诉,但她从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她只从一大袋零食里抽出两包小饼干,一包给自己,一包留给搭档的女生,再抬起头,就撞见周临一脸感动的表情。
“我就知道学妹最厚道了!”
被发了好人卡的书翦,鼓了鼓腮帮子,将饼干塞进了背包。上午的入场仪式基本结束,她可以功成身退了,脑海里已经开始计划中午吃些什么。
今天是周五,二食堂***供应菠萝咕咾肉,三食堂的冒菜限时半价,四食堂的黄焖鸡米饭也好久没吃了……
结果她刚向前迈了一步,就被周临挡住了去路。
“学妹,那个,”身高超过一米九、一身硬汉气质的周临,搓着手一副小媳妇模样,让人不忍直视,“先留步。”
书翦眨眨眼,困惑地望着他:“还有事吗?”
“经济学院大三那个金融二班你知道吧,就都是体育特长生那个班。”
她点头。
“本来说好他们班下午才出场,刚刚突然要求上午出场,学校一向惯着他们,我也不好阻拦,你再坚持一下,中午学长请你去吃大餐,地点随你挑!”
他的语气里明显透着几分心虚,书翦顿了顿,一语道破***:“学长,上次你也这么说,后来我们去吃了校门口的王阿婆牛肉面。”
“牛、牛肉面也挺好嘛,管饱。”
“那次你还没带钱包。”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正当周临憋红了一张黑脸,想挤出两滴英雄泪卖惨时,书翦忽然松了口:“你把稿子给我吧,最后一次,这次念完我真的要走了。”
再不走,菠萝咕咾肉真的要被抢光了。
搭档很快领了水回来,书翦和她大致划分了一下台词,对周临比了个“OK”的手势。
F大一共三十个学院,将近一百个系,一般运动会出场都是从学院里出方阵,唯一的例外就是金融二班,这个学校招收的第一届、也是唯一一届网球体育生特招班。
书翦大一刚入校的时候,曾听各路八卦科普过这个班级,怎么都逃不过“高富帅集中营”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两个标签。
毕竟F大是百年名校,积聚了国内五湖四海学霸中的学霸,这么一个都大三了四级通过率还不到20%的班级,在其中自然显得格格不入。但自有拥趸们为之辩护,说人家十个有九个是等毕业就回家继承家族企业的,过不过四级又有什么关系。
其中被提及次数最多的一个人,是队里的队长,好像姓陆,具体叫什么,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翦也记不大清了。
然而下一刻,她凝神仔细阅读完稿子后,“陆星江”三个字,就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
不知道是谁写的宣传词,其中有三分之一的篇幅都落在这个队长大人身上。
“队长陆星江俊美如阿波罗神”“阳光跳跃在他英俊的眉眼间”“陆星江矫健的身姿带领着金融二班勇往直前走向胜利”。
“玛丽苏”小说都不这么写了吧!
书翦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反复***:写稿子的人都不觉得羞耻,她只是念一下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广播室正前方有一块落地窗,透过窗户能看见操场上的情景。
如瀑的阳光扑面而来,书翦眯着眼睛往外眺望,看见队伍已经快走到***台下,便背过身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始念第一句开场白。
念稿时,她余光扫过走在最前面那个男生,不由自主地多停留了一秒。他只穿一身最简单不过的白T恤衫黑裤运动装,手腕上是宝蓝色的护腕,整个人看上去带着一股吊儿郎当的懒散劲儿,但因为身形挺拔,倒也不显得颓废。
一张脸生得太好了,光看侧脸都能感觉到眉目的惊艳。
怎么看都不像体育生,像哪家的大少爷。
沉寂了许久的操场突然间人声鼎沸:
“陆星江!太帅了!!
“少爷看我!看我啊啊啊!!
“今生无悔入F大,明年陆神娶回家!”
宛如追星现场的混乱场面,让书翦脑子卡壳了0.5秒,才继续念羞耻的台词。
这么短的停顿,几乎没有人发觉,只有书翦自己知道,刚刚她低头的一瞬间,她的目光对上了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是“阿波罗”的眼睛。
那是一双典型的桃花眼,眼尾略上翘,带着些许风流妩媚的味道,大概因为主人不太爱笑,显得有些冷淡。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刚的某一秒钟,“阿波罗”好像浅浅地弯了眼睛,对她笑了一下。
——在她念到“陆星江我们爱你”的时候。
行吧。人固有一死,或死得早,或死得晚。书翦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十二点过五分钟,饱受了三个多小时***的书翦终于端着咕咾肉坐在了二食堂里。
她刚念完宣传稿,周临就不见人影了,只给她留了条短信说体育部有急事,请客要换个日子了。书翦对他的“口头承诺”早已见怪不怪,有先见之明地提前叫室友帮忙打了饭。
室友魏醒醒是个网瘾少女,吃饭也忘不了刷手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整个人笑得浑身颤抖,见书翦面露疑惑,把手机推到她面前。
屏幕里是F大八卦社的最新一条微博:大家中午猴啊!社社还陷在刚刚陆队的盛世***里久久不能自拔,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和社社一样呢。给大家挖来了两年前还是青葱少年的陆队的采访哦,我们陆队是真?钢铁直男本直了。
链接是某弹幕视频网站。
视频很短,大约只有四十秒,屏幕里是一张英气逼人的脸,但到底是比现在年轻,还带着一丝青涩,俨然是个鲜嫩得掐得***的美少年。
他眉心微蹙,半低着头,一字一顿地念着A4纸上的问题,并做出相应的回答。
“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还没遇到过,不知道,最好是能跟我一起打网球的。
“很多粉丝说想要嫁给我,让我表个态。——我今年才十八岁,这不合适吧。
“请用一个成语夸奖一下今天的主持人***姐。——龙马精神。”
“直男三连”“陆队你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呜呜呜呜呜少爷太可爱了好想圈养回家”等,一***这样的弹幕***而过。
视频大约经过多次转存剪辑,音质已经有几分失真,可评论区依旧不乏声控说陆星江声音好苏。书翦算是半个专业人士,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的确很悦耳。
一旁的魏醒醒还在积极为新晋男神做推广:“这个是少爷高三参加全国青少杯网球联赛拿金奖时候的采访,那时就帅裂苍穹了!唉,我之前也以为他就只有一张脸是闪光点,现在才发现……他靠脸就能吃饭了啊!”
书翦吃完最后一块菠萝,收好碗筷,冷静地指出她话里的错误:“他都拿金奖了,不应该是靠网球吃饭吗?”
“对哦。那从今天起,朕就要去补少爷所有比赛视频了,书贵妃,起驾回宫!”
书翦嘴角扬起一个职业假笑:“告辞了。”
金融二班浩浩荡荡冲进二食堂的时候,大厅里已经没多少人了。
秦晔一眼就看到西南角坐着的两个女生,语气里有点儿兴奋:“哎哎哎,看那边,蓝衣服那个是不是上午广播站的小学妹?”
他怕大家抓不住重点,又补充了一句:“就是我们队长对人家抛媚眼的那个……嗷嗷嗷,我错了队长,我错了!”
陆星江不动声色地扫了他一眼,收回了拍在他肩上的手。
秦晔委屈巴巴,想扑向旁边搭档于海洋的怀抱求安慰,然而后者一个闪身躲开了。
于海洋:“老大那叫抛媚眼吗?那明明是体恤民情好吧,平时让你多看看书涨涨知识,你看你现在,和250不过差一个213的距离。”
“就是,叶子你看你现在眼神都被智商给带坏了。”
副队长胡承看不过眼,出面维护队内团结:“别说了,叶子再傻也是我儿子,我不允许你们这么欺负他!”
受到肉体言语双重攻击,秦晔在心里流了一公升的眼泪,默默地扒着碗里的饭,余光却一直盯着陆星江,瞥见他一分钟内不动声色地往蓝衣小学妹那里看了三眼,心中愈发笃定。
他就知道有问题!他们队长母胎单身不解风情,什么时候对女孩子这么上心过了。
一个个就知道欺负他这种老实人。
秦晔愤愤地瞪了正吸溜面条的搭档一眼。
于海洋不明所以。
体育生吃饭的特点就是风卷残云,速度惊人。
饭后,自诩聪明绝顶的秦晔同学决定做个助攻,随便编了个理由脱离队伍,返身折回了食堂。小学妹和她的同伴刚起身,打算离开。
他麻溜儿地从背包夹层里翻出了一张海报,快步走了过去,站在两人面前,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姐们留步!网球健身了解一下?”

就对你以身相许免费阅读

书翦读大一的时候加了五六个社团,课外活动那项学分早就修满了,所以对F大挤破脑袋才能进的网球社兴致缺缺。眼前的娃娃脸男生目光格外热情真挚,她思考了几秒对方是不是自己失散多年的远房表哥后,最后还是接过了他手里的海报:“谢谢,我们回去研究一下。”
秦晔松了一口气,一脸期盼:“我们社团***超好的!一周三次聚餐,全由社长买单,假期还有***,社长给你惊喜。哦对了,我们社长是陆星江,你们认识吧。”
他话音刚落,魏醒醒差点一跃而起:“好的,好的!我们现在就报名!我叫魏醒醒,外语学院英文系17级1班,电话181××××××××!我旁边这个人美声甜的***姐是我室友,叫书翦,跟我一个……”
“班”字还没说完,书翦就捂住她的嘴,一边把她往外拖,一边对秦晔道歉:“对不起啊,我们还有事要先走一步,待会儿会把报名信息发到邮箱里的。”
魏醒醒还在挣扎:“窝们现债奏阔以报名……”
等出了食堂大门,书翦才将她松开:“抱歉醒醒,我不想去。”
“为什么!”魏醒醒十分不解,“是健身不好,还是陆星江不帅?”
“都不是,我最近有点儿忙,不想加社团了。老大不是说要健身吗,你可以找她一起。”
午后阳光炽烈,乍一出门刺得双眼发疼,书翦眼睛一直有些畏光,微微垂着眼睑,抬手轻轻揉了两下,杏眼红了一圈,泛起一层薄薄的水光。
她本身就是宿舍里年纪最小的,脸也生得嫩,这么一来,简直像一个受了欺负的小朋友。
魏醒醒见她这样,蓦地想起了什么,叹了一口气,顺便还揉了揉她的刘海儿,表情带着几分爱怜与抚慰。
大一那会儿,书翦在古典文学研究社的时候,发生过一件不太愉快的事。
事情说大也不算大,那个社团每个月都有一次书评交流活动,不是强制性的,但书翦除了期末考那个月,每次都会按时上交书评,其中有一篇被社里的人私自挪用,作为专业课的作业提交给导师,刚巧还被导师选中发表在一个业内出名的期刊上。
书翦平时性子虽软,却没有懦弱到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冠上其他人的名字。因为那人一直躲着她,她便拜托社长帮忙联系,可没想到社长已经知道了事情经过,还劝她息事宁人,甚至受剽窃之人所托,来问她愿意开价多少卖出那篇论文。
她没有过多纠缠,直接去联系了那个导师。事情解决得还算***,只是从那以后,社里的人看她的目光都变得复杂起来,修够学分,书翦就直接退了社。
其实她并不怎么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都没有告诉室友,以至于后来那个人所在的学院将通报批评的通知挂在官网后,周围的朋友们才得知,纷纷安慰。
尤其是魏醒醒,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我们书宝受苦了呜呜呜……”
“我没……”
“哇,书宝你别说了,是姐姐没保护好你!”
“我真的……”
“文学院那谁,以后我在路上看到他,直接打折他的手!”
“……”
算了。书翦怎么辩解都没用,只能从口袋里翻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目前的状况,魏醒醒明显又误会了,但书翦觉得自己越解释,她可能越觉得她可怜,为了自己的刘海着想,她决定还是沉默不语。
午休后,下午运动会就正式开始了。
书翦不是学生会的人,也没有报名任何运动会项目,运动会基本等同于放假。
魏醒醒拉着老大林芝去看比赛了,书翦收拾好书准备和邻床的晓春一起去图书馆。
事实证明,哪怕是放假,F大爱学习的人还是很多,图书馆一二三层都坐无虚席了,她们爬到四楼才勉强找到空位。
书翦收拾完座位,去开水间打水的路上,看见两个女孩子趴在窗户上。下午两三点钟,室外烈日正盛,她们手撑在额前,望着远处,小声却激动地喊:“少爷加油啊!啊啊啊……少爷太棒了!”
紧接着,就听操场上的广播播报:“男子800米预赛,第三组第一名,陆星江,第二名,岳铭……”
书翦握着茶杯的手一顿。
今天听到这个名字的次数是不是太多了。
仅位于埃兹拉?庞德和詹姆斯?乔伊斯之后,排在第三。
前两位都是外国著名文学家,陆星江跟他们的共同点好像只有——
性别男。
晓春晚上六点要去奶茶店打工,吃完晚饭后就和她分道扬镳了。
去图书馆的路上要经过F大有名的人工湖,因为长期有小情侣在湖边卿卿我我,此湖又得名“比翼湖”,校领导还非常有***地引进了一批白天鹅,这里彻底成了情侣谈情说爱欣赏风景的宝地。
到大二仍然从未交过男朋友的书翦同学,每次都要从这里绕开,怕无意间撞见别人亲密,彼此尴尬。没想到却因此发现了比翼湖后方的一个***基地。
说是***基地,其实也就是一座隐在竹林中的八角凉亭。这里白天采光极好,晚上也会有周围路灯照进来,明亮如昼,对背书学习、排练直播来说,再合适不过。
书翦和魏醒醒说最近有点儿忙,倒不是托词。
她一周前刚接了一个广播电台的offer(录用通知),要主持一档晨间英文栏目。在寝室怕打扰室友休息,图书馆也不允许大声喧哗,她只能每晚先来这里熟悉一下第二天节目上要念的诗文。
节目开播一个星期了,书翦也不知道反响如何,只从邀请她来主持的编辑姐姐那里听说台长很满意。以至于快要走到凉亭,听见一段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时,她脑子还有点儿发蒙。
“Ifthedayisdone,ifbirdssingnomore,ifthewindhasflaggedtired……”
少女声音柔和轻缓,吐字清晰,腔调是纯正准确的英式发音,每一个音节都鼓点似的落在准处。
明明只听了一句,书翦的脸已经霍地一下热了起来。
问:有人当着你的面回放你的直播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答:谢邀,和公***刑没有区别。
书翦自问不是一个尬点很低的人,一天之内连着两次尴尬症发作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情况了。她本想直接离开,可心中到底有几分好奇。究竟是谁这么有眼光,看中了她的节目,只是这个听直播的地方,选得不太对,跟主播撞车了。
夜风一阵一阵地穿过竹林,徐徐吹来,驱散了她脸颊的热度,月光清冷地洒下,周遭树影婆娑。
直播已经进入第二个环节,是一些日常用语的英文教学。
因为这个节目是面向大众的,所以最开始教授的都是非常基础的对话,小学生都完全可以接受。
书翦本以为对方不会继续往下听了。
孰料这人不仅没有关闭直播,反而跟着念了起来:“Hello,HanMeimei,mynameisLiLei.”
书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色暗了下来的关系,这人的声音带着一丝沁人心脾的凉意,音色低沉而带有磁性——如果抛开还不如小学生英文发音的话。
书翦记性很好。早在高中,她就经常在学校的电台播广播,大一开始陆陆续续接了一些直播的兼职后,她对声音更加***。
只在几个呼吸间,她就辨认出这是谁的声音了。然而理智上确认了对象,但是情感上却无法说服自己。
又是一阵风窸窸窣窣地吹过,把阻拦了视野的树叶拂开。几米之外的男生披了一件深色牛仔外套,随意地靠在栏杆上,手肘压在上面,曲起一条长腿,左手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手机,姿态分外悠闲,淡色的嘴唇微微张合,吐出几个于他而言分外艰涩的英文单词。
书翦情不自禁地无声“啊”了一下。
竟然真的是陆星江!
F大男神,女友粉多到可以绕比翼湖三圈不止,国内最闪耀的网坛新星,陆星江——大晚上,躲在没有人的地方,对着她的节目,练英语口语。
非常、极其、特别、魔幻的现实。
书翦掌心冒了一点儿汗,因为不小心窥探到了别人的***,心里突然生出几丝羞愧之情。
见陆星江一时半会儿还没有走的打算,书翦慢慢地朝后挪了一步,准备悄无声息地闪身离开。
“啪嗒”一声,她一脚踩碎了一截枯枝。
声音不大,但是在静谧的竹林里显得格外刺耳。
书翦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一道身影就倏地立在了她面前。她鼻尖触到他的牛仔外套,是蓝月亮茉莉花洗衣液的味道。
——她去年“双十一”的时候买一送一抢了两箱到现在都没用完,所以对这个味道分外熟悉。
她的手腕被来人握在掌心,温热的触觉从肌肤贴合的地方一路攀升至耳郭。
你们体育生动作都这么快吗!
书翦挣扎了几下没挣开,既气恼又心虚地抬起头。面对几万观众都可以流畅地念***词的她,此刻声音却磕磕巴巴:“我……我就是路过,什……什么都没听见!”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她听见了,刚说完她就懊悔不已,咬着唇看向面前的人。
诧异和窘迫似乎只是一瞬间便从陆星江脸上飞速闪过,快得像是书翦的幻觉。
下一秒,他神情一转,慢悠悠地开口。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相信。”
他挑起半边眉,嘴角***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语气里是满满的遗憾。
“我这个人为人处世向来比较谨慎。很抱歉,不管你有没有听见什么,我都要‘***灭口’了。”
“???”

小编点评

书翦陆星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