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圈住了我(苏辞江不愁)

她圈住了我(苏辞江不愁)

导读:苏辞江不愁小说《她圈住了我》特别推荐,她圈住了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江不愁是苏辞和凌思橙cp粉。她追现场,开站子,还为两人未来的婚礼设计了婚纱。

小说介绍

苏辞江不愁小说《她圈住了我》特别推荐,她圈住了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江不愁是苏辞和凌思橙cp粉。她追现场,开站子,还为两人未来的婚礼设计了婚纱。进了苏辞剧组工作,经过自己多方面观察后,江不愁觉得:我磕到真的了!可老天总是在你满怀期待时,泼你一盆冷水。她却在此时撞见,凌女神和导演吻在一起,而苏辞还贴心的替他们关上了门。好好的cp,嗑着嗑着就be了。她看着绿油油的苏辞,面带怜爱,起码最惨的不是自己。

小说简介

在观众眼中,影帝苏辞一直是冷漠毒舌,矜贵高不可攀的存在。
不管面对的是谁,都是想怼就怼,毫不留情。
偏偏苏辞业务能力无可挑剔,黑粉只能揪着情商低,注孤生说事。
直到有一天,他发了一条微博:今天有人公布恋情吗?没有的话,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家的白菜。
这条微博,直接引爆了热搜。
本以为苏辞粉丝会原地爆炸,没想到热评第一竟是:
哇,哥哥终于会说人话了,哥哥明明也可以很甜的,喜极而泣啊。
其后,他设计师女友江不愁的小号被扒出,竟是苏辞与另一女星的cp粉,粉丝纷纷担心到手的女朋友要跑了。
苏辞再次更博:她被我安利爬墙了,不行吗?

她圈住了我全文阅读

金岚奖颁奖典礼已经过半,江不愁直挺挺地站了两个多小时,艰难地弯腰揉揉酸痛的脚脖子。
她原来准备了一个三脚架,可这场颁奖典礼的安检实在是严格,根本带不进来。
刚把相机放下休息了会,舞台上的灯光就亮了起来。
江不愁顿时觉得腿不酸,扛起相机翘首以待。
聚光灯打到舞台***,苏辞穿着量身定制的黑色西装,衬得他宽肩窄腰。眉眼只是简单描画,就精致又干净,微抿的唇带着与生俱来的倨傲。
苏辞可以称得上目前娱乐圈超一线男星,有网友曾说,苏辞就是那种,明明靠老天喂饭吃就可以口袋饱饱,他偏偏还要靠才华,吃最香的那碗饭。与他同期的男明星还在为偶像剧***争得头破血流,他就能舍得花将近一年的时间,跟着以严苛出名的李建树导演,拍一部题材冷到北极的电影,也不怕此间没有曝光度。
不过事实证明,他的选择非常正确,那部电影让他成为了华影最年轻的影帝,直接与其他小生划开了界线。
苏辞本人也没什么黑料、绯闻,顶多就是逢年过节时营销号做【“爱黑脸”明星大盘点】时会被拉出来溜溜。
不过一个演员,能产出优质的作品不就行了吗—至少江不愁是这样认为的。
苏辞粉丝基数大,除了占大头的女友粉和老婆粉,事业粉也数量众多,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如江不愁一般的cp粉。
其实江不愁一开始也是苏辞女友粉,苏辞出道时,她还在上高中,天天守着苏辞的电视剧更新,看着他俊美的脸庞捂着小***,但追着追着,江不愁就跑偏了。
她突然觉得,苏辞扮演的男主和凌思橙扮演的女主之间的绝美爱情,好像比苏辞本身更诱人一些。
江不愁沉迷于剧情中久久无法自拔,剧播完了她还没出坑,怎么看都觉得两人简直绝配,自此磕起了真人cp。
今日江不愁此行的目的,也是嗑cp。
苏辞公布的是金岚奖最佳女主角,今年获奖的很可能是靠《渡过》被提名的凌思橙。
如果凌思橙拿下最佳女演员,苏辞就能亲手把奖杯送到她手里。这对于江不愁来说,实在是太有纪念意义了。
苏辞一上场,欢呼声就没有停过。女主持将获奖***递给他,他接过,礼貌性的点头致谢。
还是一向不说废话的风格,苏辞拿到***就直接宣布。
“本届金岚奖最佳女主角的获奖者是——”苏辞看着手里的黑金色木质***,停顿了一下抬眼看向台下,凑近话筒。
现场的镜头带过了三个候选人。
凌思橙,凌思橙。江不愁默默捏着拳头祈祷。
“恭喜我的老朋友,凌思橙。”果然,一语落下,尘埃落定。
凌思橙穿着一身白色长裙,***上镶着碎钻,她嘴角弧度完美,朝镜头自信一笑。她往台上走的时候,***的碎钻随着她摆动的步伐闪烁着,高贵而耀眼。江不愁按动的手指就没有停过,每一个镜头都不想错过。
苏辞轻轻搭了下凌思橙的背,把她引至话筒前,台下一阵尖叫。
主持人也适时提问:“你们俩上一次合作也是五年前了,可以看出两个人的关系还是非常好,想问一下你们平时联系密切吗?”
“这应该是颁奖典礼吧?我怎么觉得像八卦记者采访环节。”苏辞答得漫不经心。
主持人尬在现场。
“其实我们关系非常不好,上次微信没钱,求他转我两百块,第二天还要了我一百块利息。”凌思橙赶紧开口解围。
场下被凌思橙逗得一阵笑声。这一茬也就过去了。
果然两个人就是熟,才能开玩笑!江不愁cp脑开启,看什么都是糖。
两个人上台时间很短暂,粉丝观众席离演员席又远得很,江不愁抻长脖子也再看不到什么。
旁边的女孩子看她放下相机凑过来问她:“你也是苏辞的粉丝吧,哎这次活动也太磨人了,等待两小时,开心两分钟。”
江不愁缩了缩脖子,有点小心虚,只能扯了几句夸苏辞的话,含糊过去。
回到酒店,江不愁翻看着照片。
怎么会有如此般配的两个人啊!这衣服是商量好的吧一黑一白!啊,他看着她笑了,我的妈啊啊啊太甜了!
江不愁捂着脸在床上翻滚。
片刻后,她冷静下来,把照片导到电脑,倒不用大修,两个人的五官都很完美,稍微调一下系数,把背景里的杂物去一去就好了。
她挑出几张,发到她个人运营小图站里。
26.7摄氏度:
浮光再潋滟,挡不住糖这么甜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微博发出去几分钟,评论区就翻腾了。
我是陈词家天花板:啊啊啊啊267姐姐太会了,ccszd.
今天磕到了吗:磕到了磕到了,过年了我晕。
我会开花:我就知道267小富婆的位置肯定是最佳的,这效果,大炮应该挺重。
下面都是站姐辛苦,站姐辛苦。
江不愁随便翻了翻就退出了微博。
她做这些只是为了自己开心罢了,也不是为了粉丝和追捧。橙辞是两个人的cp名,谐音陈词。
苏辞生日六月七日,凌思橙是二月六日,所以她的小站子叫26.7摄氏度。
她洗了个澡,回房间时手机上有几条消息,是爸爸江无畏发来的。
【江无畏同志:不愁啊,你看演唱会结束了吗。】
【江无畏同志:结束了早点回家,带你见个朋友。】
【不愁就是不愁:老爸,我看的是颁奖典礼,不是演唱会。】
【不愁就是不愁:见谁啊,我最怕见叔叔伯伯的了,尴尬。】
【江无畏同志:以前住我们隔壁的苏伯伯还记得吗,后来他家搬走了,他儿子和你差不多年纪,到时候一起见一面。】
***,江不愁在心里呐喊,这不就是变相相亲吗?江无畏同志狡猾啊,要不是多问几句她还不知道。
【不愁就是不愁:不去,没意思,爸爸晚安,做个好梦。】
【江无畏同志:别呀乖女儿】
【江无畏同志:你不是喜欢一个明星吗?】
【江无畏同志:你苏伯伯是做娱乐行业的,他儿子现在好像也是个小明星,以后接替了***爸的事业,你要是成了老板娘,那追什么星不简单啊】
不愁眼睛一亮,顿时对这场会面充满了兴趣。
【不愁就是不愁:什么公司!他儿子是谁!】
【江无畏同志:暮光娱乐。他儿子名字我倒是不记得了,我问问***。】
暮光娱乐!苏辞东家。
【江无畏同志:***说叫苏宝山】
不愁差点笑得从床上滚下去。她现在敢确定这一定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这么奇葩一名她从来没听说过。
不就吃个饭吗,她就当陪江无畏了,至于那个苏宝山,就当认识一个朋友,没准还能磕个糖。
灯光朦胧的酒吧包间里,苏辞懒懒地靠在沙发背上,不耐地看着对面两个黏黏糊糊的人。
“早知道是你颁奖,我就该答应金岚的邀请做颁奖嘉宾。”陈深一脸哀怨,林思橙在一旁顺了顺他的头发。
今天颁奖一结束,营销号就开始拿着苏辞和凌思橙的合照写故事了,陈深倒是佩服他们的写故事能力,他这个导演可真是自愧不如。
“行了,别在我面前秀,别忘了你媳妇怎么来的。”
苏辞很早就认识陈深,后来陈深就暗戳戳撺掇他帮自己牵线追凌思橙。
陈深哼哼两声。
“你们电影什么时候开工。”凌思橙岔开话题。
苏辞的下一部电影刚好就是陈深导的。
“快了,就这两天了。”陈深说,“你来探班要悄悄来,媒体又要以为你是探苏辞的班。”
“我明天去岭城一趟。”苏辞看着爸爸刚发的短信说。
“你老家?”
“嗯,去见我爸朋友,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我一起去。”
“苏董朋友?听着就有一种镶了金的感觉。”
“岭城***。”苏辞平静的像是在说门口包子店老板。
“啧啧啧,豪门深不可测。”凌思橙摇着头惊叹。
前一天在超话刷太久,江不愁毫不意外地起晚了,差点赶不上飞机,刚下飞机,就刷了苏辞在岭城城北机场的机场照。
我的天,两小时前!她怎么就不能买早一点的***呢!苏辞肯定买头等舱,她也坐的头等舱,本来这可以成为她离苏辞最近的一次啊。
江不愁追悔莫及。
这件事搞得她回到家还无精打采的。
江无畏今天难得没去公司,看到她回来很开心。
“宝贝女儿回来啦,怎么不开心的样子,出去玩一趟钱不够了吗?”
江不愁调整一下心情,笑嘻嘻的坐在江无畏边上亲昵的挽着他的手。
“我爸可是岭城小金山江无畏,我能缺钱?我就是玩得太累了。”
“那就在家里好好歇着,都快毕业了,你以前不是和官家那小丫头一起弄什么服装店吗?”
江不愁大学的专业是服装设计,那时候一颗少女心还是跳动的,还想着以后结婚了给自己设计婚纱。现在,她的目标是等苏辞和凌女神官宣了,定制一件最奢华的婚纱,代表26.7摄氏度站子送过去。
啊,这大概就是磕cp的最终理想了吧。
江不愁回房间在数位屏上加上了昨晚的灵感。
要在***加些碎钻。
加好之后,她想到了苏辞。要给苏辞一些东西吧,苏辞可是初心呢。可是她主攻的是女式衣裙,西装还真不擅长。
突然她灵光一闪,花了一下午画了一个领结的草稿。
藏青色底色,绘上浅蓝色暗纹,然后在右边用米白色加上“s&l”。简单又精致。
然后她打开抽屉,打开一个黑色短绒的首饰盒。里面是一对袖扣,袖口边上有一圈细碎的***,中间是黑曜石,颜色纯粹又光润。材料虽然不算昂贵,但这是她当时能找到的最好的珠宝师手制的。
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些东西送出去啊。
我的cp什么时候能结婚啊,我等着随份子钱呢。
她把图发给官晓静。
【我是官十八代:挺好看,我去找人做出来,送我男朋友,赏你稿费。】
【我是官十八代:(红包)】
【我是官十八代:等等,右下角那个logo,这又是你的随礼啊】
【不愁就是不愁:当然,我哪有这么空,还给你设计领结,想多了好吗】
【不愁就是不愁:我就是来炫耀一下。】
【我是官十八代:丑死了,没人要,滚滚滚】
不愁没有理会,还顺手收了个红包。从官晓静的反应看来,这领结过关了,她哼着歌下楼吃晚饭。
母亲徐舒也回家了。她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讲师,课不多,往往下午都是空闲的。
江不愁赶紧挺起背,可惜徐舒已经看到了。背部遭受重重一击,江不愁一哆嗦。
“没个样子,看你这背驼的,像个老婆婆一样。”
江不愁嬉皮笑脸地粘上去,徐舒也绷不住笑了,毕竟是女儿,哪能真对她凶。
“我都回来了,我哥也不回家吃饭吗?”
“你哥忙着呢,他也该快些接手公司了,我还想早点退休呢。”江无畏看着报纸在那说。
江不愁心想,你这日子不是和退休差不多了吗,天天在家里闲逛,还捣腾起相亲来了。
哥哥江不让还没毕业就进了自家公司,江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旁系少,没什么纷争,又只有江不让一个儿子。
江无畏一早就开始培养江不让,一是为了企业的未来,二也是让女儿衣食无忧。
“行,我哥辛苦了,为了妹妹的咸鱼事业而努力奋斗。给他留个鸡腿。”江不愁笑嘻嘻的把盘子里的鸡腿往边上挪了挪,夹了另一只到碗里。

她圈住了我免费阅读

“不愁啊,你苏伯伯儿子今天就在岭城了,明天就约着见面吧。”
“嗯,行。”江不愁慢吞吞把鸡腿皮剥了,戳着鸡腿肉吃。
明天一定要把今天没见着苏辞的遗憾用那苏什么宝的内部消息弥补过来!
想着要出去见爸爸的老朋友,不能给江无畏丢人,江不愁认真打扮了许久。
江不愁是执着的黑发党,从来没有染过发,又很耐心护理,发质很好。她虽追星,但只是拍图修图发图,不轮博刷刷数据,发量很喜人。
她把发尾卷了卷,别了两个金属夹,又化了个淡淡的长辈看着比较讨喜的妆,穿了条灰蓝色的无袖及膝裙。她用落地镜拍了张照片,侧过脸,既能展示发型和配饰,又不会完全暴露五官。她发到生活号上,加了个今日穿搭的tag。
江不愁其他兴趣没有,对打扮自己热衷得很,她的生活号每天就发发穿搭啊,踩雷呀,种草呀。她的衣服各个***层次都有,只要合适,上万的T恤配一百出头的外套这种事她也做得出来,慢慢地也累积了一些粉丝。
发出去没多久就有人评论了。
【这条裙子一看就是我买不起的样子,那我就悄***求一下发卡的链接】
江不愁随手将发了个马爸爸搜索截图:不打广告哈,搜金属定位夹, 9·9元20个包邮,你值得拥有。
这个夹子其实是她买来固定衣服的,一次无意把它别头发上用,竟然还挺好看的,就淘了一大堆。
父女俩到餐厅的时候,苏父苏南安已经在包厢候着,看他们走进来就站起来和江无畏拥抱。
“江无畏,好久不见啊,我们去华城后有十几年没碰面了吧。”
“是啊以前在一个大院住着的日子多好啊,我记得小宝山那时候天天跟着不让玩。”
“我记得不让比阿山大三岁,现在应该在公司帮你了吧。”说完才看到站在江无畏后面的不愁,眯着眼笑得一脸慈爱。
“这是不愁吧,诶呦长得真好,我记得我们搬出大院时她就一点点大。”
“是呀,我记得是四岁吧。”江无畏回忆起以前住对门的日子,还有点怀念。后来大家集体搬出了大院,再后来苏家公司迁址,去了华城,就难得见面了。
“来来来,先坐下吧,别站着了。”苏南安招呼两人坐下。
“你家宝山呢?”江无畏问。
“在来的路上呢,昨晚看剧本不知道看到几点,起晚了。”
现在十八线的戏份都那么重了吗?还是苏伯伯给他放***了。
也是,苏伯伯是暮光娱乐的董事长,他儿子就算不是真心相当明星,也不至于混十八线。她突然想拿手机搜一下这个名字,又觉得在长辈面前实在不大礼貌。
江不愁突然有点想上厕所,反正人也还没到,她就先去上了个厕所。回来时远远看到一个穿着黑衬衫的高个男子走进了包厢。
这应该就是苏宝山了吧,当明星的就是不一样,就算是个十八线,身段也比常人优秀不少,江不愁嘀咕。
她走进包厢,传说中的苏宝山背对着她,这优秀的后脑勺还挺眼熟。
这个后脑勺察觉到了有人入内,转过了头。
这这这,这不是眼熟啊,这这这不是苏辞吗?包厢内灯光带着暖暖的橘调,将他深刻的轮廓打得柔和,他面上的表情是一贯的冷静,眼睑低垂,看向她时视线并没有落在她身上,似乎只是出于礼貌的一个照面。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自己喜欢多年的爱豆,江不愁激动得有些腿软,她掩饰性扶了下门框,咽了下口水。
苏宝山是苏辞小号?还是苏辞是苏宝山小号?
“你你你,你是苏辞?”江不愁结结巴巴。苏辞虽是耐着脾气来见面的,但到底是长辈的女儿,还是礼貌性的起身打招呼,刚准备伸手,女人又开口,“还是苏宝山?”
这个名字八岁以后除了爸妈生气时,就没人再叫了。苏辞感觉额头的青筋在跳要伸出的手僵在原地。
“苏辞,谢谢。”他咬牙切齿。
“哈哈哈,不愁啊,刚刚没说,阿辞上小学就改名了,连阿山都不让我们叫了。”苏父笑呵呵的看儿子尴尬。
此时的江不愁已经灵魂出走。苏辞就是苏伯伯的儿子,现在和她一起吃饭,苏辞啊!
她其实有点想逃。她是想多了解爱豆一点,但还有一句话,请爱豆离我的生活远一点。她现在就是这个感觉。
一方面怕自己给苏辞不要的印象,另一方面怕她心目中的苏辞被毁掉。
“对了,不愁你不是追星吗?苏辞不是明星吗?你喜欢的那个谁,还能让苏辞帮忙介绍一下。”江无畏说。
“不,不用了,我其实也不太喜欢他了。”江不愁赶紧说,还往江父碗里添了几筷子菜。
说我是你粉丝?这样太尴尬了吧。苏辞这名字她有在父亲面前提过,希望他老人家忘了才好。
“说吧,要个签名什么我还是没问题的。”苏辞闲闲的说,心里想,小姑娘平时追星一个比一个疯,现在还不好意思起来了。
“我记得有个啥辞?”江无畏用大脑袋使劲回忆,也就回忆起一个发音。
“顾迟辛,对,我追顾迟辛。”江不愁灵机一动,讲出口却想咬断舌头。说谁不好要说顾迟辛?
顾迟辛是苏辞死对头,两人从团队掐到粉丝,从出道掐到现在。虽然江不愁不参与撕逼,后来苏辞换了风格走大荧幕,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胜利,江不愁还是解气了一把。
果然苏辞脸色又绿了些。
“你倒是眼光独到。”他虽是笑着说,眼睛却没有半点笑意,看着倒像是嘲弄。
“阿辞这人就是记仇,都这么久的事了还记着。”苏南安是开娱乐公司的,虽不参与这些小打小闹,总还是知道的。
“就是因为抢***吗?”
“差不多吧。”苏南安打着哈哈。
“其实现在也没有那么喜欢了,比起来还是苏辞优秀一些。”这倒是江不愁的真心话,说的很诚恳。
“你前天不是还去看他的颁奖典礼吗?”江无畏补刀。
前天顾迟辛拿了电影新人奖,倒的确也在那个颁奖典礼。
“江***追星还挺认真,凌城离华城那么远,还赶过去看颁奖。”苏辞将皮笑肉不笑发挥到了极致。他倒是不在乎江不愁追其他明星,这很正常,但身边有人喜欢顾迟辛,他就是不爽。
“欸,不愁现在做什么工作啊,我记得江无畏说你学服装设计的。”苏父连忙转移话题,不能让儿子这张破嘴损害女孩子对他的印象。
“她还没找工作呢,下学期大四了。”江无畏回答。
“要不要我帮你联系一下,跟苏辞他们剧组做跟组服装师,那什么,积累工作经验。苏辞也可以照顾不愁。”苏父提议。
苏辞皱了下眉头,又马上调整表情,微笑表示没有意见。江不愁却好似有些为难。
江不愁其实也不是矫情,跟组的确是好事,但她担心自己理论有实践无的,做不好事拖累剧组进度,让苏辞对自己有不好的印象,也不想离娱乐圈太近。
她家一直对她保护太过了,她很少有机会像好友沈许琪一样出去工作,家里的三个大家长总是对她有各种各样的不放心。
这次机会实在难得,有苏伯伯和苏辞在,爸爸该是不会反对的。
“苏辞下部戏后期顾迟辛好像有客串,你还可以合个影。”苏父接着***。
江不愁点头答应:“那麻烦苏伯伯了。”她只是想清楚了,觉得这个机会真的珍贵,看在苏辞眼里却不是这么回事了。
跟我的剧组这么为难,听到顾迟辛会来就马上答应了,还真是双标。苏辞垂下眼吃干净碗里的菜,慢条斯理擦着手瞥向江不愁。
苏父给江无畏打了个眼色,想给两个年轻人点相处的机会。
江无畏说:“不愁啊,我和你苏伯伯去茶馆喝喝茶聊聊天,你们年轻人自己玩去吧。”
苏辞无所谓,反正江不愁看上去也对他没什么兴趣,两个长辈走了,到时候直接送她回家就行了。
两个老大哥到门口等着司机把车开出来,苏父说:“你家不愁真是乖巧懂事啊,要是能做我们苏家媳妇我睡觉都能笑醒。”
“她就是被我惯坏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烦是惹不出,娇气得很。也就到你家我能放心。”
三句两句就把人生大事给安排了。
还坐在餐厅的两个人相顾无言。
江不愁是见到爱豆本人紧张,不知道说什么。而苏辞是不想和顾迟辛粉丝说话。
“苏辞,你给我个微信吧,以后工作也用得上。”江不愁深呼吸,开口。
苏辞本着不主动不拒绝的对待父亲老友女儿的态度,把二维码界面递给江不愁。
江不愁扫的时候还有些激动,今天底妆上的很薄,一激动脸还透了点红。
苏辞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心里想,有机会见顾迟辛就这么激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和顾迟辛真人站一起,他就是个背景板。
两个思想纵横却没有交点的人就这样结束了会面。
送江不愁回家的是苏家的司机,两个人坐在宽敞的后座,江不愁小心翼翼,苏辞倒是清闲的摆弄着手机。
苏辞的***突然响起,他接起电话,里面传来说话声,江不愁听不清说了什么,只能判断对面是个女的。
“记得呢,明天回去,到时候给你带糯米包。”苏辞这时的声音听上去心情不错。
糯米包是岭城小吃,也是凌思橙的心头好,对面是凌思橙!
啊磕到了!苏辞马上有精神了。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她圈住了我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