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还是输给你(云曼语欧阳辰)

终究还是输给你(云曼语欧阳辰)

导读:主角是云曼语、欧阳辰的热门小说《终究还是输给你》作者是紫薯小团子,云曼语欧阳辰小说全文讲述了:其实如果命运不总是让两个人如此这般相遇,那么他们应该过着各自的生活,无论好也罢坏也罢。

小说介绍

主角是云曼语、欧阳辰的热门小说《终究还是输给你》作者是紫薯小团子,云曼语欧阳辰小说全文讲述了:其实如果命运不总是让两个人如此这般相遇,那么他们应该过着各自的生活,无论好也罢坏也罢,都是自己的选择不会有任何的不甘心,可是偏偏欧阳辰总是出现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一边帮她解决麻烦,一边做着让她伤心痛苦的事情!

小说简介

云曼语知道自己在欧阳辰的眼里不过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所以她很早就知道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收起所有的真心和感情,因为哪怕她付出真心也不会得到这个人的回应。其实如果命运不总是让两个人如此这般相遇,那么他们应该过着各自的生活,无论好也罢坏也罢,都是自己的选择不会有任何的不甘心,可是偏偏欧阳辰总是出现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一边帮她解决麻烦,一边做着让她伤心痛苦的事情!

终究还是输给你全文阅读

“对不起,我来晚了。”包厢门推开,云曼语似笑非笑地斜靠在门框上,表情有些轻挑又有些哀凉。
从金屋藏娇沦落为***,这一天未免来得太快。
她笑意盈盈地看向坐在包厢正中间一脸阴沉的男人,他一如既往的是那高高在上的弄权者,满屋子光鲜亮丽的男人只见他眉头稍稍一动,便噤若寒蝉。
云曼语在心底重重叹了口气,不知道她又做错了什么,招他这般显山露水地怒了。
见他视线阴沉沉地落在自己上不遮匈下不遮臀的裙子上,她不自在地将手挡在了身前。
衣服是他派人送来的,难道是嫌她穿起来不够感性?
“这位是……”包厢里一个秃顶老男人眼冒绿光地站起来,伸手就要去拉云曼语的手。
一堆人中,总有这么一个不长眼的。
云曼语被突然伸过来几乎是要抓住她身体的手吓了一跳不自觉往后缩了缩,眼神瞥向欧阳辰,他却已经端着红酒杯跟别人谈笑风生去了。
她心里不知是轻松更多还是失落更多。
“来了就别害羞,哥哥们不是坏人。”老男人忌惮地看了欧阳辰一眼,还是压不住惑诱想把云曼语往包厢里拽。
欧阳辰淡淡地抬起眼皮,瘦长手指无意识转着红酒杯,明明脸上带着浅笑却看得老男人头皮发麻。
就在他出了满头冷汗嗫嚅着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时候,欧阳辰却已经将目光轻飘飘移到门口的女人身上,语气淡漠至极:“既然来了,就好生招呼。”
云曼语低垂的睫毛颤了颤,抬头扬起满脸风情笑道:“我是长盛集团首席服装设计师云曼语,以后还请各位多多照顾,今晚也……”她侧眸瞟了欧阳辰一眼,继而笑开了说:“今晚也请王总一定要赏脸啊。”
对面的男人垂眸盯着杯中红酒,嘴角仍然噙着抹浅笑,想来对她的表现是满意的。
“好,好,云***这样的妖物,谁忍伤你的心啊。”王兴安搓着手掌,哈喇子流了一地。
立洲集团董事长王兴安,业界内出了名的贪爱女色,也是欧阳辰让她今天必须拿下的对象。
云曼语强忍着恶心,巧笑嫣然地跟他喝了好几杯酒。
头有些晕了。
欧阳辰却仍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只从下往上地抬起眼皮看着她,有几分阴森吓人。
她心里忐忑起来,嘴角漾起一抹微笑朝他走过去。
暗红的酒液倾洒在他的白衬衣上,她满脸慌张,小手却拿着纸巾逗弄般在他腹部处摩擦着。
他指尖挑起她的下巴,薄凉而伤人的话脱口而出:“送货***这种事,你还真是轻车熟路。”
云曼语脸色瞬间惨白,不过立刻就被那股无谓掩饰过去。
她只当没听到刚才的话,像个犯了错的学生一样捂着嘴故作惊讶调高了音量嚷道:“对不起总裁,我不是故意的,我陪您去卫生间清洗一下吧?”
欧阳辰嫌弃地弹了弹被红酒染脏的地方,起身往外走,眼中神色不明,似恼似怒。
云曼语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三年了,她仍然摸不透他的脾性,有时候不照他的意思做他会生气,照他的意思做了他仍然会生气。
她能哄他的方法便只有一个,屡试不爽。
妩媚风情被她发挥得淋漓尽致,活脱脱一个勾人的小妖物。
欧阳辰眼中燃起簇蔟火焰,揽着她直奔主题。
突然外面传来说话声,抱怨是谁反锁了门。
云曼语立刻紧张起来,咬着牙不敢再叫出声。
云曼语紧紧扣着墙壁,还是不敢出声,在他快要倾泻的时候,她强撑着意志问:“不要王总的合约好不好?”
两人相拥战栗。
呼吸声在狭小的隔间里显得异常亲近。
“不要王总的单子了好不好?”她搂着他的脖子再次开口,声音仍然很软。
可欧阳辰却冷着眼看她,嘴角挑起抹嘲讽的笑意:“云曼语,你这是做了不要脸的事情又立牌坊吗?”
云曼语身子轻颤:“什么意思?”
“为了那个男人你还真是煞费苦心,连我也敢踩在脚下当踏板了。”欧阳辰眼中怒气翻滚,想通过他攀上王兴安替那个男人求情,他养了三年的女人本事是越来越大了。
云曼语脑中快速闪过什么,不等她想清楚欧阳辰已经抽身离去。
他清理干净自己,走到琉璃台前洗手,从镜子里看着一身狼狈的她说:“沛晴要这块地,今晚必须拿下。”
林沛晴,他的青梅竹马,他心里的白月光,为了她,他自然什么都愿意,什么都能舍弃。
“那我呢?”她轻声笑道,后又觉得可笑至极,偏头靠在墙上秀发凌乱地挡住了半边脸。
显得可怜又癫狂。
“你来这,就该知道是什么后果。”欧阳辰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
分明是他叫她过来的,分明他从未给过她拒绝的资格,却说这是她自作自受。
发了好一会呆,云曼语才收拾爽利准备回包厢,却不想会迎面遇上满身肃杀抱着林沛晴的欧阳辰。
“怎么了?”她轻声问。
欧阳辰目光森冷地看着她,声音如同寒冰裂开般清冽:“王总的单子,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拿到。”
云曼语垂在两侧的手轻轻战栗,脸上却挂着不以为然的微笑:“那是自然。”

终究还是输给你免费阅读

欧阳辰小心翼翼地将怀里人往上拢了拢,疾步向前走去,再次留给她一个更为冷漠的背影。
那样小心翼翼的珍视,对她来说永远都是奢求。
回到包厢,王兴安对她揩油揩得肆无忌惮,灌酒也灌得越发兴奋,她想反抗却发现身体如抽丝般没有半点力气。
欧阳辰对她,当真这般狠心绝情。
突然,砰的一声,包厢门被踹开,男子一脸森然地把她从王兴安怀里抢过去,她带着浅浅笑意,安心地闭上了眼。
……
“怎么回事?”欧阳辰看了眼旁边昏睡过去的林沛晴,面上没什么表情,一双眼睛却是冷极了。
助理有些不敢看他,低声回答:“有人在林***酒里下了药,张总走后林立衡就进去了,企图对林***不轨……”
“问清楚原因了吗?”
“他不肯开口,听服务生说他们有过争吵,林立衡嚷嚷着让林***放过云***。”
“呵,她本事越发大了。”欧阳辰脸色一沉。
助理不知他口中说的“她”是谁,便不敢再多说什么。
车子疾驰在公路上,林沛晴幽幽睁开了眼。
其实在欧阳辰把她放上车的时候她就醒了,把他们的对话听完后,又微微眯着眼打量了一番欧阳辰的表情,看他确实非常紧张自己才轻哼着坐直了身体。
“对不起,我不该把我们快结婚的事情告诉云***,我只是太高兴一时没忍住,我不知道你们……”她捂着脸,头顶靠在车窗上,哭得梨花带雨。
“我们的婚礼并非见不得人。”欧阳辰突然加快了车速,眼前闪过云曼语在隔间里低声:“那我呢?”时的样子。
那女人,都是自找的。
眼底尚未清晰浮现的疼惜被恼怒压了下去。
“云***跟我说,你心里爱的人是她,你们早就……”林沛晴触及他阴沉的目光,没再说下去。
“辰,我好害怕,她说过她会不择手段阻止我们结婚的,今天要是你再晚来一步,我可能就被林立衡……你也知道他们两个青梅竹马感情深厚,云***为了林立衡可以豁出身子跟王兴安……而林立衡为了成全她更是差点***我……”林沛晴越说越害怕,抱着身子战栗起来。
欧阳辰目光沉沉,却看不出在想什么。
林沛晴心里有些忐忑,这么多年了,她始终看不透他。
“你放心,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再发生。”
林沛晴松了口气,却瞥见他松开的领口里露出一排浅淡的牙印,她暗暗握紧了拳头。
“可是王兴安今晚称心如意了,难免会帮着云***替林立衡开脱……”
“称心如意?他倒是敢!”欧阳辰唇线紧抿,瞥见林沛晴攀上身前的手,瞳孔微微紧缩。
林沛晴见他没出声,大着胆子一路往下。
“我在开车。”他出声提醒。
林沛晴抬起水露露的眼睛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林立衡在水里下了药,我现在有些难受……”
欧阳辰不再多言,一路飚回林沛晴的住处,把她裹进被子里,空调调低了几度:“忍忍就好了。”
“你就不能陪陪我吗?”林沛晴抓住他的手臂。
欧阳辰沉声道:“你不想快点处置了林立衡?”
“可是……”
“睡吧。”欧阳辰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林沛晴心里虽然不甘,却也享受他这份珍视与尊重。
谁让她在欧阳辰面前树立的是冰清玉洁的女神形象。
云曼语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昨晚上的一幕幕涌入脑海,她惊慌地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衣服已经全部换过。
她慌乱地跳下去,拂落了头柜上的闹钟。
很是眼熟。
她现在是在自己的房间?
是沈君觉救了她,在她被欧阳辰遗弃给那个男人的时候沈君觉再一次救了她。
“怎么,昨晚王总还没满足你?”欧阳辰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头发尚在往下滴水。
“先生怎么会在这?”云曼语嘴角扯开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把垮下去的睡衣吊带提起来,遮住身前风光。
欧阳辰几步走近,捏着她的下巴把她按到了自己的身体下面:“***上搞定两个男人,没力气服侍我了吗?”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云曼语挣扎着想起来。
欧阳辰将她紧紧的禁锢在怀里:“还跟我装?王兴安不仅放过林立衡还给他的新项目投了钱,你说是因为什么?沈君觉凌晨才把你送回来,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你说又是为什么?连我的人你都敢动,胆子不小。”
他自顾自地快速动作起来,纯粹只是纾散而已。
云曼语眼泪滴滴渗入身体下面的被褥:“我没有,欧阳辰我没有!你污蔑我!”
欧阳辰起身穿好衣服,掐着她的脖子声声入骨地警告她:“如果你敢再动沛晴一下,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先生心尖尖上的人,我哪敢动?”云曼语眼神慢慢变得哀凉。
“在婚礼之前,你最好老实待着。”
“婚礼?什么婚礼?”云曼语心里咯噔一下。
欧阳辰满脸嘲讽:“以为跟我睡过就是我的女人了?你永远不配知道吗?”
他以为她是想破坏他们的婚姻才这样的问的吗?
云曼语心中苦笑。
不过她的确是不配。
“你要跟林沛晴结婚了?”她的声音有些战栗,仍然想得到***。
欧阳辰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云曼语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也有这么愚蠢的时候,欧阳辰,你是天底下最愚蠢的男人!我等着看你朝暮不归,子孙满堂!”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人尽可夫吗?云曼语,你脏了。”
云曼语心头一刺,弯唇笑得泪流满面,“我早就脏了,恶心了您这么多年,真是不好意思。”
欧阳辰目光越来越狠厉,就在她以为他会下手掐死她的时候,他却轻蔑地转身离开了。
那表情分明是在说,杀她脏了他的手。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终究还是输给你云曼语欧阳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