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的偏爱(宋铭铮赵钰染)

皇叔的偏爱(宋铭铮赵钰染)

导读:《皇叔的偏爱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宋铭铮赵钰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青黛 所编写的,讲述了 那哭喊再度响起,她听到了熟悉的喝斥声:“先把李妃拉下去。‘’

小说介绍

《皇叔的偏爱 》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宋铭铮赵钰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青黛 所编写的,讲述了 那哭喊再度响起,她听到了熟悉的喝斥声:“先把李妃拉下去,在这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这是她父皇的声音!

小说简介

“——太医,快喊太医,快!”
“陛下!陛下明察啊!”
耳边是乱糟糟的喊声,赵钰染被吵得头疼,她眼前看不清的影像似乎慢慢清晰,一切都亮了起来。
但强光刺眼,她下意识是把双眼再合上。
哭得哀婉的女声还在一句句唤着陛下,她听得疑惑。

皇叔的偏爱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太医,快喊太医,快!”
“陛下!陛下明察啊!”
耳边是乱糟糟的喊声,赵钰染被吵得头疼,她眼前看不清的影像似乎慢慢清晰,一切都亮了起来。
但强光刺眼,她下意识是把双眼再合上。
哭得哀婉的女声还在一句句唤着陛下,她听得疑惑。
怎么会有女人哭着喊她,她十五岁登基至今已经三年了,日日担心着女儿身被识破,以战事政事为由强压住了朝臣进谏大婚。她后宫***,身边皆是内侍,哪来的女人。
“陛下,二殿下绝不可能谋害太子殿下的啊,陛下明察啊。”
那哭喊再度响起,她听到了熟悉的喝斥声:“先把李妃拉下去,在这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这是她父皇的声音!
多年不曾听到的声音让赵钰染再度睁开了双眼,她努力地张了张嘴,发出一声微弱地呼唤:“父皇……”
“殿下醒了,太子殿下醒了!”
太医围在床边欢喜高呼,在外边发怒的宣文帝当即前来。
床榻上的人面色依旧苍白,但总算是睁开了眼,眼神茫然中带着惊色。
宣文帝看得心中一软。他唯一的嫡子平时就瘦弱,在围猎场上还被摔下了马,当场不省人事。太医说是摔到头,受到了震荡,好在是醒了。
赵钰染看清眼前的人,面容威严,却总是会对她露出慈爱目光。
这不是早逝去的父皇还能是谁!
她挣扎着要坐起身,眼前又发黑,还胸闷。她想起自己在睡梦中的疼痛。
宣文帝一把按住了她肩膀:“别动,你撞着头了,好好躺着。”
撞到头?
赵钰染强压着眩晕干呕的难受,快在她脑海褪色的记忆一下就变得鲜活起来。
眼前的宣文帝和记忆里的面容重合,再转动双眸打量,发现自己果然是在一方营帐内,高耸的帐顶还被风吹得在轻晃。
这是……她十四岁那年。
春猎的时候!
她心中一惊,还是坐了起来,见到胡子还未全白的太医正担忧地看过来。
一切都是她记忆中那样,是还没睡醒吗?
她眼中茫然更甚,宣文帝皱了皱眉,朝太医正说:“太子这是怎么了?”
太医正也回答不上来,躬身请罪一声,伸手给她号脉。他人的体温清晰传到皮肤上,赵钰染总算是反应过来这并不是梦,这就是她十四岁那年。
她睡醒一觉之后就回到了十四岁?
这个时候的她,是被二皇兄一箭惊了马,还险些被射中。她翻倒在地,在躲避马蹄中撞了头。
赵钰染震惊,侧头一看,果然见到帐里还站着她的大皇兄,至于用箭险些伤了她的二皇兄跪在屏风处。
她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睡了一觉就回到十四岁,似乎也不是睡了一觉,最后一段梦里的疼痛十分逼真。但为帝三年,她早就习惯了将所有情绪都藏在心中。她眼中的茫然尽散,恢复清亮,眸光如晨曦升起的第一道光那样明亮。
太医正此时松开了手,又伸手去摸了摸她的脑后,赵钰染就看到太医正微不可见地朝自己点点头,是在暗示她一切无碍。
太医正是她早逝的母后留下来的心腹,她外祖家曾于他有救命之恩,这么些年都是由他请脉,为她保密着女儿身一事。
摸过脑后,太医正朝宣文帝禀道:“陛下莫担忧,太子殿下应该是刚清醒还有些不适,脑后的包也未再肿大,静养两日,微臣再看看有没有减轻。”
宣文帝明显松了口气,面上也有了些许笑容。见她脸还白得跟纸似的,又吩咐她躺好:“你好生休养着,其它的事,自有朕。”
言下之意,是会彻查她二皇兄冷箭相对的事。
她余光就扫二皇兄毅王脸色一瞬就苍白了下去。
前世因为此事,她的二皇兄还险些被降了爵,连带着李妃也被降了位份,两人间因此也结成了解不开的矛盾。
她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外头有侍卫走进来,跪在屏风后高声禀报:“禀陛下,肃王提前赶回了京,已经到了猎场,就在帐外!”
赵钰染听到肃王二字神色微变,宣文帝已惊喜地说了‘宣’一字。
在内侍尖细声线的高喊召见声中,她听到有人打起营帐的帘子,迈进屋来的脚步踩在地上十分有节奏。
宣文帝见人影在屏风后晃动,说道:“铭铮进来,你们叔侄,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很快,一道挺拔的身姿就映入赵钰染双眸。他逆着光,玄色修身的劲装包裹着结实身躯,只是站在那里,身上的大将之风就扑面而来。
他一惯出现都是这种气势,战神一般的威严。
赵钰染盯着这比记忆中年轻一些的面容,神色淡然,一颗心却在狂跳。
在战场上丧命的肃王再度在眼前,仿佛老天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她耗费心思才将那个掌控朝局的肃王送出京城,结果她一觉醒来,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这个时候肃王进京……是奉了她父皇之命,开始到她身边扶持、辅助她。结果在她登基后,两人闹到水火不相融的程度。
赵钰染为两人间那些还历历在目的争斗心情沉重,宣文帝高兴地拍着宋铭铮肩头说:“你小子,怎么赶那么着急,这路上不吃不喝了?”
离他下旨召人进京不过十日,可不是快马一路不歇才能做到。
宋铭铮朝宣文帝拱手回道:“陛下召见,臣自是不能耽搁。”
宣文帝就哈哈地笑,指着他和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赵钰染说:“太子,还记得你皇叔吗?”
神色淡淡地赵钰染扯出了微笑,下巴微抬着,目光对上视线也投过来的宋铭铮:“当然记得肃皇叔。”这人早已刻入她的记忆深处。
宋铭铮对上她的目光,见她抬着精致的下巴,微笑下隐藏着倨傲。是她身为储君的威仪。
他有一瞬的恍惚。
他在孑然一世寿终正寝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八岁这年,正好是接到宣文帝让他进京的旨意。
进京的一路来他都在反思为什么会这样,但又有庆幸。起码他不会在再前世一事,被人算计九死一生赶回京城后,看到的只是她的尸身。
她如今就鲜活的在眼前!
宋铭铮目光就凝在她身上,仿佛要弥补他几十年间疯狂地思念。
赵钰染被他盯着打量,却是心中生了不悦。
这人又是这样,朝前那么多大臣,都没有一个人敢这般直视打量她,唯独他!
她剑眉轻挑,是要生怒的前奏。
宋铭铮多么熟悉她,看着她要发怒的样子,冷酷地面容上竟是有了笑。
果然还是年岁小的时候,看两眼就生气了?下刻,又想到她总对自己张牙舞爪,最后不信任到将他强行派去西北战场,结果他在中和殿朝她发怒那次是最后一次的相处。
他神色迅速冷了下去。
他的笑如昙花一瞬即逝,但不妨碍赵钰染看得清清楚楚,震惊无比。
那个总是板着脸的宋铭铮笑了?
宋铭铮这时倒不再看她了,更是直接忽略了帐营里的大皇子和二皇子,朝宣文帝请示:“臣听闻太子殿下惊马摔伤,心中忧虑,想去现场再看看。”
他赶着回京,第一是要确定她的安好,第二就是为了此事。紧赶慢赶,还是晚了,她还是从马上摔下来了。
宣文帝听他这话心头微动,又有犹豫:“你赶了一路,先歇一歇。此事朕已命人在细查。”
“臣并不觉得疲惫,陛下不让臣去,只会叫臣更加不安心。”宋铭铮拱拱手,坚持着。
赵钰染见两人说话,她完全插不进去,又想到他的***。让他去查,搞不好二皇子下场会更惨,她今世可不想多和二皇子结仇,起码现在没必要!
宣文帝实在不好拒绝他的一片真心,到底是允了。
她余光扫到二皇子脸色如死灰,不再犹豫地跟宣文帝说:“父皇,此事儿臣觉得有蹊跷。儿臣记得是马先有异样。”
这是要先将二皇子给摘出来。
宋铭铮闻言眸光锐利地看了过去,二皇子亦显出一丝错愕。
赵钰染忽视那带着***力的目光,继续说道:“此事还未查实前,儿臣觉得还是不能先下判断。”
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探究意味越来越重,似乎是在揣摩她的想法。赵钰染神色淡然,只等考虑的宣文帝做决定。
宋铭铮见她这样,是意已决,想起什么,朝皇帝拱手附议:“臣认为殿下所言极是。”
这下倒是赵钰染愕然了。那个向来与自己政见不同的肃王,居然会附和自己的提议。
她肯定是在梦里。
若不是有着身为帝王的骄傲,她都想孩子气掐一下自己,看能不能从这梦里醒过来。

皇叔的偏爱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两人都为二皇子说情,倒叫宣文帝意外。
他就瞥了一眼面有焦急和委屈,却不敢说话的二儿子,斟酌良久,最后还是点了头说:“太子对兄长向来是友爱的,既然太子开了口,朕便先不问责,都先回去吧。”
二皇子如蒙大赦,叩头谢恩,一并向赵钰染道谢。她开口求情是他没想到过的,不管怎么样都是心有感激。
大皇子静静看着事态发展,离开的时候,神色略带诡异地回头看了床上的赵钰染一眼。宋铭铮察觉看了过去,正好看到对方紧张收回视线的样子。
他一双眸子就微微眯起。
有太医此时捧着汤药前来,宣文帝见着顺势站起身:“太子好好休息,此事既然你肃皇叔包办了,定然会查个水落石出。朕还有政事处理,你和你皇叔说明一下情况。”
赵钰染不能亲送,坐在床上告罪。
宋铭铮送文宣帝出了帐,文宣帝拍着他肩头说:“太子性子有些倔强,你多包涵些。今日这事……”
话说一半,但不妨碍宋铭铮明白后面的意思。他抱拳道:“陛下放心,臣一定会查清楚是妖是魔。”
“也就只能由你来帮我分担一些了。”文宣帝感慨一声,大步离开。
宋铭铮目送帝王,直至身影看不见才转身回到帐里。
赵钰染正对着那碗黑乎乎的药汁拧眉,精致的眉眼写满抗拒。
她猛然听到脚步声,侧头看了眼,见到是宋铭铮那玄色的衣角,再也没有犹豫,仰头就把药给全喝了。
喝得又快又急,苦得她眼泪都要落下来。
她生平最怕两件事,一是喝药,二是……宋铭铮靠太近。说是怕,倒不如说是身为女子天生对带有侵略性的雄性警惕,他一靠近就让她万分不自在。
然而,她刚喝下药,第二件怕的事就发生了。
宋铭铮快步来到她榻前,她端着药碗的手微微一抖,想到最后见他时他的冒犯,让她羞恼。他眼尖看得一清二楚,神色当即沉了下去。
他是什么猛兽不成,走近都能把她吓得发抖。
从以前就这样!
他想着,目光不由得变得更加锐利。
赵钰染最讨厌他这种凌厉的气势,即便是站着,不说话,靠近就能给人有***力。
她杏眸微垂,深吸口气缓解对他的反感,要将药碗放到床头的高几上。
一只手却先一步把碗接了过去,她余光只能扫到他的胸膛,修身的衣裳勾勒出他的壮实。不同于她要束胸的身形,那才是真正的男人体格。
一个男人,一个大将,他要干奴婢干的事,她也懒得说。
药碗离手,她慢慢滑坐下去,要扯了被子蒙头睡觉。
所谓的眼不见心不烦,她还得好好理理这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就回到了十四岁的时候,顺带捋清一些记忆。
不想他的手又探了过来,竟是快速在她嘴角揩了下。
这一瞬间,鸡皮疙瘩爬满了赵钰染手臂,她猛地抬手去拍开他的手。
帐营里响起清脆的巴掌声,宋铭铮手背当即红了一片。
他看着她警惕的样子,像是炸毛了的小猫,对他呲牙舞爪的。再看看红了的手背,想起来还没到前世两人摊牌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发现她是女儿身。
若是换了以前,他恐怕又得生气,现在倒是心中一片平静。不过是打到手,以前她气极的一回,还咬过他,也只有撒起泼来的时候像个女儿家。
“你嘴角还带着药汁。”他淡淡地提醒。
赵钰染闻言反手用袖子去擦。
——有药汁不会说,要动手动脚!
她怎么觉得眼前这个宋铭铮比前世年少的时候讨厌得多!
她带着恼意扫他一眼:“我要歇息了,皇叔在这儿怕是多有不便。”
他没有说话,她眼前又出现他宽大的手掌,只是手掌上多了一个油纸包。
“西北的蜜三刀。”他声音似乎轻柔了许多,另一只手去将油纸包打开,“臣进京匆忙,也只得这个便携,殿下刚用了药,正好尝尝去去嘴里的苦味。”
“不必了,吾又不是孩童。”她冷着脸拒绝,到底躺了下去。
宋铭铮被拒绝了也不恼,只是觉得她好笑。连吾这自称都用上了,是有多不耐烦和想掩饰她的嗜好,她嗜甜如命,这事只有他知道。
“殿下真的不尝尝?”
他又问了一声,回答他的只有一片安静。
“臣把东西放高几上了,不打扰殿下休息,臣告退。”
宋铭铮难得退一步,没有像以前那样咄咄逼人。
也许是那段没有她的岁月让他学会了包容,她本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何况现在还有很多时间,急不来。
总要让她对自己改观的。
他还算识趣,赵钰染严肃的眉眼缓和不少。
随着脚步声远去,帐内又恢复安静。
她向来不喜欢人近身,极戒备地守着女儿身这个***,身边伺候的都不会无召往前凑。安静中,她反倒翻来覆去。
空气里有着淡淡的甜香味,是床头高几上的点心发出的,闻着那甜味,她觉得自己嘴里更苦了。就跟药汁还含在嘴里一样。
她烦躁地再翻了个身,终于没忍住坐起来,伸手去捏了一块宋铭铮送来的蜜三刀。
他们前世第一回见面的时候,他也是带了这个来。
那个时候两人并没有什么恩怨,她接过来当着他面就尝了一口,那个味道就一直留在她记忆里。
就跟现在一样。
炸得酥酥脆脆的表皮咬下去会有轻微声响,沾在上面的芝麻香味一下就蔓延在口腔里,然后是如蜜一样甜味,让人心情愉悦的甜。
赵钰染细细嚼着这种久违的味道,嘴里的药味终于被甜味覆盖,她双眸慢慢眯起。
确实是好多年未曾吃到了。
她登基后宋铭铮虽然还会让人在西北买了快马加鞭送来,但那个时候两人关系早紧张的僵持着,她再也没有碰过这个点心。
是有些怀念。
赵钰染捏着蜜三刀,就那么倚在床头,******的咬着,不知怎么地又想到最后那个梦。宋铭铮背着她越走越远,莫名的眼睛有些发涨。
而此时,宋铭铮其实还在帐内,借着屏风遮住了自己身形。他耳力极好,自然听到她咬糕点的声音,抿直的唇线慢慢就变得柔和,在外间宫人惊恐的神色中离开。
“来人。”
在他离开不久,赵钰染淡淡地声音透过屏风,宫人当即垂头上前。
太子匀称修长的手指着高几上的油纸包:“你们分了吃吧。”
宫人就看到散发甜香的点心,当即露出喜色跪下谢恩,小翼翼捧了油纸包下去。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宋铭铮赵钰染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