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她大鲨四方(姜明月偃师珩)

女配她大鲨四方(姜明月偃师珩)

导读:主角是姜明月偃师珩小说《女配她大鲨四方》,作者郁离子鱼,女配她大鲨四方全文讲述了:身为主神,姜明月一觉醒来,被自称是自己的病弱***占据了身份,被叛变的手下和未婚夫推下了轮回,成了命运坎坷的炮灰女配。

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明月偃师珩小说《女配她大鲨四方》,作者郁离子鱼,女配她大鲨四方全文讲述了:身为主神,姜明月一觉醒来,被自称是自己的病弱***占据了身份,被叛变的手下和未婚夫推下了轮回,成了命运坎坷的炮灰女配。

小说简介

身为主神,姜明月一觉醒来,被自称是自己的病弱***占据了身份,被叛变的手下和未婚夫推下了轮回,成了命运坎坷的炮灰女配。
姜明月沉思三秒,把悲惨炮灰女配改造成了爽文女主。
第一个世界,在被男主关押二十五年不见天日之前,她反手关了男主,并给他强制报名了男德班级。
第二个世界,身为十八线糊星,面对成为国民女星的死对头吊打,姜明月直接凭着海妖的魅惑声音策反了一众黑粉,取而代之了国民女神。
第三个世界,成了被女主夺走妖丹的恶毒女配,姜明月引来雷劫,劈死了女主。
......
十方世界过后,姜明月杀回现实世界,拎着小白花和叛变的手下,把这几人尽数丢进了被自己改造过的小世界。
一年后,病弱***和叛变手下在小世界***的友好招待下成了劳模。
姜明月:-V-
淡漠女主×温柔忠犬男主
避雷点:一两个世界轻微gb,漂亮明艳姐姐和美少年,篇幅不多。
预收文--爽文女主退休再就业
大千世界总有人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要重生虐渣,打脸原世界的男主女主,走上人生巅峰。不巧,刚退休的爽文女主龙棠就成了这一被打脸者。
重生者们自信满满的挥手伸向了龙棠的脸,然后--
头都差点被打掉。
预收文--同时攻略三个偏执男主
明棠完成了***任务,正要拿着一笔巨额费用享受生活时,一睁开眼,发现自己顶着恶毒女配的光环站在天台上。
系统:因为不可抗力原因,你攻略的前三个世界融为了一体。
明棠:所以呢?
系统:三个偏执男主满世界找你,幸运的是,因为世界融合,他们失去了所有的记忆,不幸的是,你要同时攻略他们,且不能让他们发现另一个人的存在。
明棠自信一笑:这容易
系统慈祥的给明棠看了一段文字说明,明棠自己总结了一下,发现--
1.她是大佬男主的白月光替身,因为毁坏了白月光的‘遗物’,正在被追杀。
2.她的血型和男二继妹的血型吻合,温柔薄情的男二一边追求她,一边准备着解剖她。
3.她前天带去绝育的狗勾,是能笑着给人致命一击的小甜刀男三。
明棠:O-O再见。

女配她大鲨四方全文阅读

第8章
跑马场很大,原先几个已经跑出了很远的少男少女们知道了明月和白炎的打赌后,都纷纷骑着马跑了回来,一副看戏的表情。
姜明月走近了赤红色的马,看到马背上还挂着一把上好的紫衫木做成的长弓,她眼睛有些亮,喜悦的情绪也感染了一旁的晏济宣。
“它叫赤乌,”晏济宣笑道,“我大哥一向好弓箭,这马也随了主人,每日吃穿住行都会带着这把长弓。”
姜明月摸了下马背,从马腹上坠着的箭筒里拿了支竹子制成的长箭,长箭一端削的很尖,尾端箭羽是用野鸭子的毛做成的,若非要评价,只能说是一般。
“弓不错,箭倒是一般了。”姜明月实话实说道。
晏济宣低声回道:“这长箭就是用来哄着赤乌的,它心眼多着呢,弓和箭一样都不能少。”
赤乌黑溜溜的眼睛瞥了眼晏济宣。
晏济宣颇为无奈:“被它听到了。”
姜明月忍不住笑了一声,把长弓背在了身后,直接踩着马鞍翻身上了马,动作一气呵成,晏济宣根本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杏衣少女笑意盈盈,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而那一向古怪脾气的赤乌居然没有大发脾气,反而一副温驯的样子。
白炎也骑着一匹马靠近了姜明月:“小公主,你非要骑这匹马,到时候摔着了,可不要哭鼻子。”
他等着明月受不住激,回应自己,却不想明月看也不看自己。
两人约好了骑马绕着这岛屿跑一圈,谁最先回到起点,便是谁胜。白炎自小去英国习过马术,并没有考虑过自己会输的可能性。
在两人选马的这段时间,十几个千金公子哥已经骑着马各自去了路线上不同的地方等候着,这还是李修昂提议的,免得有人作弊,至于这最有可能作弊的人是谁,李修昂就是不说,众人也能猜到。
姜明月对此无所谓,她既有实力,就不需在乎他人诽谤毁誉。
信号枪响起的那一瞬间,一黑一红两匹马如闪电一般疾驰向前,激起一地尘土。白炎眯着眼睛看着前面超过自己一段距离的杏衣少女,心道自己大意了,也不敢再小瞧明月,手中长鞭挥舞,激得黑马再次加快了速度。
路线上第一组候着的就是明姝和李修昂,李修昂是画家,视力一向不错,远远就看到赤红色的马一骑当先,至于黑色的马则是落在了后面。他以为这白家公子是有意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对明家大***献殷勤,所以故意落后,心里对白炎不免有些鄙夷。
他故意在赤色的马拐弯经过时,走到了路***,假意是要到对面去。却不知这种情况下一匹疾驰的马为了避开他,骑马的人要担着多大的风险。
或许他自己知道,只是不愿深思。
姜明月自然看到了李修昂,速度却不变,只勾了勾唇角,从李修昂身边疾驰而过,带过的尘土和狂风让没有防备的李修昂吓得面色如土,忍不住步子趔趄了一下,意识到刚刚就差一点,自己就要被马蹄践踏到了。
他没有妨碍到明月,反而吓到了随后赶过来的白炎,白炎本来就一直奋力要追上前面的赤乌,却被挡在路***的李修昂吓了一跳,黑马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他直接一个长鞭甩了过去,破口大骂道:“你***吗,滚一边去!”
等白炎骑着马消失在这段道路尽头后,明姝才小跑了过来,哭着道:“你没事吧?姐姐也太过分了,要是那马真的伤了你怎么办......”
李修昂摇了摇头,回想起白炎那能喷出火的眼睛,说道:“白公子自小学过马术,我不信他比不上你姐姐,我怀疑他是故意让着,你姐姐是真的厉害,身为晏二公子的未婚妻,这么短的时间内又勾搭上了白家的公子。”
他冷笑了一声,神色间满是不屑。
明姝眸光微闪:“......姐姐一直在家里,没有习过马术,如今却能远远领先于白公子,你的怀疑不无道理,只是她毕竟是我姐姐,你就当不知道这个事情吧。”
李修昂默不作声,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把这件事告诉晏二公子。
第二组候着的是夏时婵和一个珠宝商的小少爷,两人看着杏衣少女骑着赤乌风一般经过,都涨红了脸,眼睛晶亮亮的,夏时婵挥舞着手喊道:“明月姐姐加油!”
姜明月回头看了圆脸少女一眼,只是一眼也让夏时婵激动不已,捧着脸道:“明月姐姐好飒啊。”
珠宝商的小少爷连连点头:“这样的人也就晏二公子配得上吧,哎。”
“我倒是不这么觉得,”夏时婵倚靠着树身,“我总觉得晏二公子有点假,不说这个了,我们回终点等着吧。”
小少爷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原路返回,正好看到了黑着脸一路追赶明月的白炎。
白炎眼角余光也看到了这两人,他见这两人原路返回,知道明月已经领先自己很远一段距离,心里涌上一股挫败感。
白炎总觉得这不是自己的***实力,一定是刚刚那个拦路挡在路***的臭***影响了自己和黑马的发挥,他心里忍不住把那人骂了千百遍,连带着躲在一边的明姝也厌恶上了。
这两脑子有水的憨批。
他和明月的距离已经被越拉越大,如今甚至都已经看不见赤乌的身影了。
姜明月远远超先白炎,穿过密林回到终点时,晏济宣和夏时婵等人正在争论些什么,她眯着眼,骑马到了几个人身边,听到李修昂在指责白炎给她放水。
李修昂看到她来了,立马作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姜明月玩味的看着李修昂,世界上如李修昂这般愚蠢又心眼坏的男人有很多,他们被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却不自知,甘愿做其走狗,沉溺其中。想必他骗了明月的感情,和明月私奔时又故意放出消息也正是为了明姝吧。
他把毁去一个女子一生的经历当作勋章,佩戴在身上,狗一般摇尾乞怜,等着能被主子多看一眼。
然而他眼里的主人,想要保护的对象,为了不在晏济宣的眼里留下坏印象,正和他隔着很远的一段距离。
姜明月身为神女,本该宽容的爱着、原谅着这世界任何一个人,但是她却并不喜欢李修昂。
“明月姐姐,”夏时婵喊了一声,提着***小步跑了过来,“你可别听那个穷酸小子胡言乱语影响心情,但凡家里有实力学过马术的,谁看不出来你是有真本领的呢。”
“谢谢。”姜明月回了一声。
夏时婵瞥了眼李修昂:“明月姐姐和那个人是有什么仇恨吗,我看他总是针对你的样子。”
“不,”姜明月说道,“我和他无冤无仇,家里每个月还支付他一笔不少的酬金。”
夏时婵了然点头:“这世界上总不乏有白眼狼,哎。”
李修昂神色闪躲:“我只是见不惯这种娱乐向的比赛里都有***罢了。”
“君有疾,在眼睛,不治将恐深。”珠宝商家的小少爷怼了一句,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白炎以及靠近终点在路线上候着的少年少女还没有出来,所以早出来的少女们就站在原地等待,聊着最新的包包或是服饰珠宝之类。
至于少年们,大多数则是沉默着,悄悄看着里夜幕杏衣少女的侧脸,怦然心动。
不过七八分钟后,白炎骑着黑马的身影出现在了密林终点处。他脸色不太好看,眼睛在众人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眼,待看到李修昂后,眼里的怒火快要化为实质。
“别动。”姜明月突然说道,她拿了背后的长弓,取了一支竹筒内的长箭。
白炎现在满肚子火,哪里听得进去任何一个人的话,他正想要再前进几步,用鞭子抽那李修昂几下发泄怒火时,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他对上了一双灿金色的眼眸,一动不动僵在原地,直到那长箭破空向自己射来,贴着自己的脸擦过。
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
白炎僵硬的转过头,看见了一条三指粗的黑蛇,被竹箭射中,在地上扭动着身体,他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毫无血色,直接翻身从黑马身上下来,跑到了众人身边,神色复杂的看着杏衣少女。
姜明月也下了马,把长弓重新放回了赤乌身上,她注意到有一股不属于这里的视线在看着自己,顺着那视线看过去时,却只看到了一片黑暗。
“白少,这是怎么了?”邵谦问道,眼神止不住的看向姜明月。
明姝也恰到时机的走了过来,指责道:“姐姐你怎么能吓唬人呢,这要是真伤了人可怎么办。”
“发生了什么。”晏济宣神色不变,并没有斥责明月,或者是和自己这个未婚妻撇开关系的举止行为。
“有......有蛇。”白炎有些忍不住想哭,他就是个一事无成的纨绔,从小在大城市的蜜罐子里泡着,哪里见过真的蛇,尤其刚刚这蛇还离自己很近。
有多近呢,他想了想,那长箭是贴着自己的脸飞过的,说明那蛇离自己只有咫尺距离,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晏济宣喊来管家,管家去竹箭掉落的地方看了下,果然看到了一个已经死透了的黑蛇,鳞片上还有着玄奥的花纹及色彩,一看就是剧毒的蛇。
“没毒的,”管家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二少爷,安慰受到惊吓的白炎,“白少爷要不要去泡温泉压压惊?”
“要要要。”白炎立即回道,他转身间看着姜明月,有些欲言又止,竟显得扭捏起来。
姜明月笑了笑:“不用谢。”
白炎脸瞬间爆红,他暗叹幸好现在是在晚上,周围的人看不清自己的神色,却不知因了四处引过来的灯,众人能清清楚楚看见他通红的脸。
“我输了,”白炎说道,眼里第一次对一个女子有了认真的神色,“你说吧,无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他似乎完全忘了一开始自己说过的是,在自己能力所及内的要求才会答应。
姜明月也并不打算为难他,她想要的也不过是明修在白家赌场里抵押的明家庄园罢了,她正要开口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却是李修昂。
李修昂说道:“等等。” 

女配她大鲨四方免费阅读

第9章
“我没找你算账,你倒是自己凑过来了,”白炎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晏二公子,你请来的人确实如晏夫人所说,人品大有问题。”
晏济宣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李修昂:“因为他说你给我未婚妻放水,故意让着明月?”
“不,此次的确是我技不如人,”白炎被未婚妻三个字泼了一盆冷水,心里有些怅然所失,“我说他人品有问题是因为他拦在了我骑马必经之路中间,若不是我反应快,现在能不能好端端站在这里都是问题。”
“是我这次识人不清,”晏济宣痛快道,“福伯,把这人撵出去吧,以后不要再让他踏进平江岛半步。”白家的独子若在这里受伤,他难辞其咎。李修昂虽然画技不错,但是有才华的画家多了去,多他一个少他一个都无所谓。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修昂半点没有差点害了别人摔下马的愧疚之心,反而嗤笑道,“不过一群乌合之众,纵然钱财再多,内里也是腐朽空白的,小姝,我们走。”
他说着要拉明姝的手,却被少女躲开了。
明姝蹙着眉,眼里水光盈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针对我姐姐,不管她怎么样,都是我姐姐,我之前明明求过你,让你不要在众人面前落了姐姐的脸面,你却非要苛责她。”
“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了。”
李修昂愣住了,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半晌才道:“......对不起,可是若不是她,你在明家也不会过得如履薄冰,每天战战兢兢的活着,你身体本来就不好......”
明姝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哭,仿佛间接默认了李修昂的话一样。
两人的对话让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姜明月身上,姜明月神色不变,只是站着,身上也带着矜贵冷淡的气质,让人无从去想她神色刻薄,苛待继妹的嘴脸。
“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姜明月笑了一声,“她在我明家每个月百十来万的医药费你以为是谁付的?明姝,既然你觉得在我明家过得水深火热的话,还是尽早搬出去住吧,我们明家可供不得你了。”
明姝眼睫颤了颤,露出泫然欲泣的神色。
“姐姐,我不治病了,你就让我留在明家吧,这是我的家啊,”明姝瘦削的肩膀轻轻颤着,不得不说她这样的人,即便是哭,也很容易让人生出怜悯之心,“我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能在最后一段时间里和妈妈还有哥哥在一起就很好了。”
李修昂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的多此一举害的明姝落得了一个怎样的境地,他挣扎着要从困住自己的两个侍从手里脱身,但是却没什么用,只得咬紧了牙关,一双眼愤怒的瞪着姜明月,被人拖着带远了。
“好了,别哭了,”姜明月颇觉索然无味,“以后少在不相干的人面前编排我就是,你这么些年在我家里,吃穿住行都胜过我,我母亲留给我的大多宝物也都被拿去拍卖了给你治病,你有什么好埋怨我的呢。”
夏时婵毕竟还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在看到明姝哭的时候,也有些同情这个病弱的女孩子,对她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每月百十来万的花费其实并不算多,但是她听了明月姐姐的话之后,再仔细对比这两人身上的衣服,才渐渐发现了不同。
明姝身上的衣服是高定的,明月身上的衣服却是再普通不过的,不过因了她的容貌和气质,才显得这普通的衣服也与众不同了起来。
“你衣服比明月姐姐的贵很多哎,”夏时婵皱着眉说道,“别哭了啦,我们本来就是来这里散心的,又不是演苦情剧的。”
夏时婵的话让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明姝抹了眼泪,眼睛有些红,道歉道:“对不起,我这就离开。”
她这话倒让夏时婵有些心虚,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姐夫,你之前说的琴房和画室在哪啊,我想去画一会画。”明姝看向了一边的晏济宣,勉强露出了一抹笑容,我见犹怜。
“就在不远处,”晏济宣想了想,“算了,你一个人去的话还是不安全,我先带你过去吧,明月,我等会回来。”
姜明月笑了笑,看着晏济宣和明姝二人离开的背影,事实上,晏济宣会对明姝感兴趣在她的意料之中。
“明月,”白炎还没有离开,问道,“你还没有说我们的赌注是什么。”
“明家庄园的地契,”姜明月也想到了还有这么一回事,笑道,“这个应该在你的能力范围内吧。”
白炎看着明月的笑脸,有些不好意思,明修确实把地契抵押在了自己这里,明家庄园风水不错,他本来想买下来送给自己上一任女友,但是两人分手后他就忘了这么一回事,如今再给明月也没什么,他家里就是开赌场起家的,愿赌服输。
“我回去后让人把地契,不,还是我自己去明家给你吧。”白炎改了说辞,还是自己亲自给更好一些。
“那就多谢了。”姜明月回了一句,这庄园留着还有别的用处。
她看着白炎傻站在原地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不......”白炎收回了不切实际的想法,“没有......”
姜明月点头,转身往别处地方走去,她向来独来独往惯了,一个人的时候会更自在一些。
离了跑马场,百年银杏树下站着戴着面具的银发青年,一双眼睛又黑又亮,深不见底,暗藏了许多情绪,姜明月心道自己的感觉没有错,先前那股不属于跑马场任何人的视线应该就是来自于这个青年,不过不管看着自己的人是谁,她都无所谓。
姜明月和青年擦肩而过。
青年的视线落在远处,也没有看她。
晏夫人看到姜明月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心里是有些生气的,拉了姜明月的手问道:“济宣呢,怎么没有陪着你?”
“他送我妹妹去了琴房。”姜明月回道,晏夫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个不错的女子,不过怀璧其罪,她执掌着晏家的钱财地契,在明月失踪后也曾调查过,后来发现了自己二儿子和明姝做的那些龌龊事,和明姝争论时,被明姝推下了大楼。
晏济宣护着明姝的同时,隐瞒了母亲死亡的***,推脱到了大哥身上,最后成了晏家钱财地契的掌管者。
晏夫人是惨死者,晏家长公子是枉死者。
不过现在的话,此晏家长公子非晏家长公子,和她一样都不是此间人,而是借用了此间人的身份。
晏夫人叹了口气:“明月,你还是小心你这个妹妹吧,她是个惯用心计的,我也该让济宣远着她才是,济宣一向是个好孩子。”
“你过来。”
晏夫人带着姜明月来到了二楼,避开了众人视线,以及外面那些声音。
“明月,你觉得济宣怎么样?”
姜明月没有回答,晏夫人也并不需要她回答,自顾自说道:“我知道我强行让你和济宣在一起,你心里或许是埋怨我的。”
“没有的事。”哪怕是以前的明月,也没有因为这个事情埋怨过晏夫人,因为晏济宣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极为优秀出众的。
“这世上最不可靠的就是男人的爱,它或许会一时情深根种,但是会随着时间变淡,到了最后就是寡然无味,另寻新欢。济宣是个好孩子,起***一辈子对你负责,从一而终,你跟了他,我是放心的。”晏夫人欣慰的看着姜明月,“不过若是你有了喜欢的人,不必顾虑我,只管说就是。”
“凡事都有例外,如果对方果真是个不错的人,那就更好了,表姐就你一个女儿,我希望你这辈子能快快乐乐的。”
晏夫人自觉忽略了明修,她作为晏家当家主母,对宴会上所有的事情都心知肚明,她竟不知明修身为明月的亲哥哥,对一个继妹比对自己亲妹妹都好。甚至还把表姐留给明月的嫁妆拿出去拍卖了,只为给继妹治病。
简直糊涂。
晏夫人和姜明月说话的时候,晏济宣和明姝也在画室里,明姝犯了病,呼吸急促,整个人都蜷缩在了沙发上,一双手紧紧拽住了晏济宣的衣服,看起来疼得厉害。
晏济宣一时之间离开不得,只能给明姝倒了杯水,喂了明姝。
明姝躺了十来分钟后,终于好转了不少,眼里盈着因痛楚而将将坠落的泪水,说道:“谢谢,你快回去找姐姐吧,不然姐姐要生气的。”
“明月是不是对你不怎么好。”晏济宣看了眼明姝的***位置。
明姝脸色浮现出一丝笑意:“我这样的人,活着已经很不错了,不敢强求别人对我好,姐姐毕竟不是我亲姐姐,我能理解的。”
“这样吧,”晏济宣说道,“以防万一,我在别处有个别墅,你若是真被明月赶出来没地方去,就暂且先住在我那个别墅里吧,至于你的病,我会找人给你医治的。”
明姝抬起头,满眼都是喜悦和感激。

小编推荐

小说女配她大鲨四方全文免费阅读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