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撩不到(陈瑜盛晔)

他怎么撩不到(陈瑜盛晔)

导读:他怎么撩不到最新章节已更新,主角陈瑜盛晔,陈瑜一气之下,决定放弃这个撩不到的男人,却在去他公司的路上出了车祸,醒来后不仅失去了所有记忆,还把盛晔当成了她老公,扑进他怀里哭着闹着要和他回家

小说介绍

他怎么撩不到最新章节已更新,主角陈瑜盛晔,陈瑜一气之下,决定放弃这个撩不到的男人,却在去他公司的路上出了车祸,醒来后不仅失去了所有记忆,还把盛晔当成了她老公,扑进他怀里哭着闹着要和他回家

小说简介

外界皆知商界大佬盛晔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清心寡欲
却长着一张比***男星还要好看的脸
为了追到他,陈瑜装***扮可爱
故意装醉倒在他怀里
离家出走非要住进他家里
时不时撒娇加表白,用尽了小心机
却被盛晔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
陈瑜一气之下,决定放弃这个撩不到的男人
却在去他公司的路上出了车祸,醒来后不仅失去了所有记忆,还把盛晔当成了她老公
扑进他怀里哭着闹着要和他回家
………

他怎么撩不到全文阅读

盛晔懒得和一个幼稚鬼计较。
解决完了自己手中的那份早餐,耐心地等了她一会儿,见她慢吞吞不紧不慢地******咬着,咬了半天只吃了半个三明治,盛晔忍不住曲起手指敲了敲桌面,提醒她:“快一点。”
陈瑜‘哼’了一声没理他,拿着三明治侧过了身子不看他,又开始不紧不慢地吃着。
盛晔:“……”
好不容易等她吃完了,她又说要去上厕所,来来回回愣是给她折腾了快半个小时。
司机已经在门外等着了。
看见老板身后还跟着个没见过的女人,多嘴问了一句,“老板,这你女朋友啊,真漂亮。”
陈瑜裂开嘴笑,立马不客气地抢着说:“是啊,大叔你真有眼光。”
司机刚张开嘴想要恭喜老板。
“不是。”盛晔直接打断。
司机张了张嘴,对眼前两个人的关系摸不着头脑,干脆就直接闭上嘴。
陈瑜小脸垮了下来,他还真是不遗余力要和她撇清关系啊。
连司机都不放过,禽兽!
陈瑜跟着坐进了后座,对着前面的司机说:“大叔你把我送到名都国际就行了。”
司机回头看了眼盛晔,为难地说:“可是老板,这和去公司行程不顺路啊。”
盛晔还没说话,陈瑜就从善如流地说:“那就去你们公司吧,我不急。”又回过头看着盛晔,自来熟,“我又没有开学,跟着你去公司玩吧?”
司机又看了看盛晔,等他定夺。
盛晔往后靠了靠,没有搭理陈瑜,直接对司机说:“先去名都国际。”
就是要先把她送走的意思。
他一个总裁,班都不上了,也不怕迟到,就要送她陈瑜回家,她有这么可怕吗?
陈瑜撇了撇嘴,觉得没意思。
一路上陈瑜都没再开口,她还是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的,昨天踩在他底线上的事情做的太多了,在他生气的边缘反复横跳,今天她得收敛一点。
而且昨天被他拒绝了,她现在得做一个受了情伤的失恋少女,失恋少女哪里能活蹦乱跳生龙活虎的呢。
要是脸皮太厚了,他会怀疑的。
陈瑜在一旁装忧郁,盛晔在闭目养神,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车里安静的过分。
“楚戚。”盛晔突然叫了她一声。
陈瑜本来看着窗外,后知后觉地回过头,疑惑地说:“你叫***嘛?”
盛晔动作未变,闭着眼睛,昨天晚上被她闹了一通没有睡好,“下次不要随便睡在陌生人的家里。”
“你又不是陌生人。”见他就算闭着眼睛,眉头也皱了皱,陈瑜只好说:“那我喝醉了嘛,又不是故意的…”
“喝醉?”盛晔勾了勾唇角,睁开了眼睛,偏过头看了她一眼:“喝醉了还会往别人腹部摸来摸去,你可真是能耐!”
陈瑜动了动嘴,讷讷着不说话。
盛晔:“嗯?”
陈瑜见避无可避,只好老实巴交地说:“那……那我好色嘛。”
“?”
他真是要被她气笑了,说她不老实,她还挺诚实,好色这种话也说的出口。
前排的司机没有盛晔这么好的忍耐力,陈瑜一说她好色,司机大叔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肩膀一抖一抖的,跟开了震动似的,差点被笑憋死!
现在的小孩真好玩哈哈哈哈哈。
陈瑜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指着大叔向盛晔告状:“他笑我?他敢笑我,你扣他工资啊!”
盛晔:“说出这种话,你不应该被笑吗?”
说到最后,连盛晔也没有忍住,嘴角勾了勾,微微上扬。不是那种冷冷的笑,是自然流露出的笑意,眼角眉梢都带着一丝柔和。
陈瑜见了他那么多次,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笑。
一向冷淡精致的眉眼微微上扬,鼻梁高挺,棱角分明的下颚线,完美的无可挑剔,带着无法掩饰的侵略性的***,勾的人不自觉地想要接近。
失神地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
陈瑜挨挨蹭蹭偷偷往他的方向挪近了一点,再挪近一点。
在她的膝盖要碰到他的大腿之际,一只干净修长的手指抵住了她的脑袋,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干什么?”
陈瑜又往前面使了使力,除了把自己的额头按痛以外没什么用,丧气地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个人,防备心怎么就这么高。给她看一眼会怎么样?!!!
“叔叔,你应该多笑一笑。”陈瑜百无聊赖地拨弄自己的手指甲,其中左手食指的指甲边缘断了一点,应该是昨天晚上不知道碰到了哪里才断的。
陈瑜平常指甲都有专人打理,修剪得圆润干净,突然有个指甲断了,陈瑜看不下去,打算把断了指甲掰掉。
盛晔难得有心情回答她:“为什么?”
陈瑜大言不惭地说:“取悦我啊。”
盛晔:“……”
未等盛晔开口,陈瑜突然惊叫了一声,把前面的司机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司机往后视镜里一看,就看见这个小姑娘举着一根手指,手指上好像是出了一点血。
陈瑜声音带上了微弱的哭腔,犹豫着说:“叔叔,流血了,怎么办啊……要不然……”
要不然你帮我舔掉吧?
这个时候前排的司机大叔笑呵呵地打断她:“没关系小姑娘,我这里有创口贴,贴一下就好了,一点小伤口,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以后司机感觉车里的空气突然就低了几度,抬头一看后视镜里原本哭唧唧的小姑娘沉着一张脸对着他瞪眼。
司机摸不着头脑,他什么时候又惹到她了?
没有吧?
他不就笑了她一回吗?这么记仇吗现在的小姑娘?
不过半个小时,性能优越的豪车停在名都国际,陈瑜从车里钻出来,和车里的男人告别,没再作妖,而是瓮声瓮气地说:“再见吧叔叔,我即将远航。以后再见,你就当不认识我,昨天我说的话,你也当没听过好吗?”
盛晔眉心略动,微微抬眼看她:“好。”
不出她所料,盛晔果然给了她肯定的***,一点犹豫都没有。
陈瑜虽然打算来个以退为进,但是他这种爽快的态度还是伤到了她的自尊心,前一秒愁苦兮兮,下一秒重拳出击,变脸比变天还快,抬起腿***地往他名贵的车上踹了一脚:“你好个屁!”
然后头也不回地潇洒走了,背影很是嚣张。
司机下车看了看车身上留下的灰白脚印,连连咋舌:“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粗鲁。”
盛晔从车外收回视线,像是习惯了似的,不甚在意,对着前面的司机说:“开车。”
……
陈瑜踏进家门时,陈母就坐在客厅里插花,见到陈瑜回来了,连忙放下手里的花束迎了上去,笑容刚展开,就闻到了女儿身上的酒味,脸色微微一沉:“宝宝你在外面喝了酒?怎么不告诉妈妈?吃了早饭吗?”
“嗯嗯,喝了一点,吃了。”陈瑜抬起袖子闻了闻,没闻到什么酒味道,也不知道她妈是怎么闻出来的。
抱着陈母的手臂撒娇,“我已经成年了妈妈,做任何决定我自己心里有数的,您就别担心了。”
“我怎么能不担心。”陈母嗔怪了一声,“你再大也是妈妈的女儿,妈妈也得管着你。我们宝宝要一直开开心心的妈妈才放心。”
“那妈妈……”陈瑜撇了撇嘴,抱着陈母的腰,委屈地说:“我能不去联姻么,爸爸为什么就这么着急要我嫁人,他明知道我没有能力接手他的公司的,故意给我两个选择,实际上不就是一个嘛。”
陈母身体僵了僵,叹了一口气,只说了一句:“***虽然凶了一点,但也是为了你好,爸爸妈妈还会害你不成,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所有的打算都是为了你啊。”
“为了我为了我,全都是为了我。”陈瑜放开抱着陈母的手,跺了跺脚,大声说:“你们每次都说是为了我好,但哪一次不是自作主张什么都不告诉我,难道在你们眼里,我就真的是个废物吗?”
见女儿眼睛红了一圈,陈母心疼坏了,“妈妈不是这个意思……”
陈瑜犯了倔,怎么也不听,“你们就是这个意思!”随后跑回了房间,‘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到了午饭时间,陈瑜也不下来,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无论陈母怎么敲门,就是不开门。
陈母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让刘妈把饭端了上去。打算等陈父回来再说。
陈瑜回到房间以后先是自己洗了一个澡,洗完了坐在化妆台前慢吞吞地抹护肤品。
昨天被盛晔无情地拒绝了,陈瑜就存了一肚子的气。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有人敢这样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陈瑜在盛晔面前不能表露自己,其实心里已经快气炸了。要不然她最后也不至于控制不住往他车上踹了一脚出气。
这个狗男人,怎么就这么难撩,他是和尚转世吗?
存了一肚子气的陈瑜有些暴躁,转而就想到了她的联姻上,她这么费时费力去追盛晔,有一部分原因,还不是因为陈父天天逼着她去联姻,如果陈父不逼她的话,她才不去受这个气。
一想到这里陈瑜就想和妈妈撒娇,让她劝一劝她爸,以往她妈都是站在她这边的,没想到这次,她发了脾气,她妈竟然也没有松口。
陈瑜一时之间就陷入了爹不疼娘不爱的顾影自怜的情绪里无法自拔。
……
晚上陈父回来,听陈母说完了以后,不仅没有去楼上安慰女儿,反而是发了好大的一场火:“让她饿着,饿死算了,不知天高地厚,以后有她的苦头吃的。”
陈母瞪了她一眼,“你说的是什么话,自己女儿你还要和她生气吗?”
“我现在不和她生气,以后谁来教她?你以为谁都是她妈?”陈父***拍着桌子,“我说了你就是一天到晚惯着她,把她惯的不成样子,年纪这么大了一点事都不懂,你看过她关心家里的一点一滴吗?公司的事情她又知道多少?她不去联姻以后日子怎么过,混吃等死吗?”
陈父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拿起手边的保温杯喝了一大口水压下心中的怒气。
一抬眼,就看见自家女儿,站在楼梯上,小鹿一样的大眼睛眼里带着泪花,扁着嘴直直地盯着他。
陈母也看见她了,“宝宝,你……”
“哼。”陈瑜直接转过了头,不听陈母的解释,头也不回地跑回了房间。从衣柜里收拾出了几件衣服,又拉开抽屉,拿出***卡的手顿了顿,又把卡放回了抽屉。
装了几件衣服放进包里,气呼呼地下了楼。
陈父陈母都还在客厅里,刘妈也在。见陈瑜拿着一个包下来了,吓了一跳。
陈母上前想要拿下她的包:“宝宝,你这是干什么?***爸也是一时脾气,没有真的生你的气。”
陈瑜随着陈母怎么扯,手上就是不松开,抬起头昂起了下巴,高傲地说:“不用你们管,我自己一个人也能养活我自己,我会让你们看看,我才不是废物。”
“陈国强!”陈母见女儿铁了心要离家出走,也生气了,“你说句话啊,一回来你就训斥女儿,有你这么当爸爸的吗?”
刘妈也上前拦住陈瑜劝:“小瑜,你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我们,你又能去哪啊?”
“让她走!”
“不用你们管!”
一道粗一道细的声音同时发了出来,陈父和陈瑜一起开了口。

他怎么撩不到免费阅读

陈母和刘妈两个人也拦不住这对犯了脾气的倔驴父女。
最后陈瑜带着她装了几件衣服的小包气势汹汹地出了陈家。
在此之前,陈瑜甚至没有一天离开过陈母,即便是上大学的时候,陈瑜也没有住校,每天由司机接送上下学,衣食住行全部由陈母和刘妈两个人打理的妥妥帖帖。
陈瑜也知道自己像个巨婴,她无比想摆脱这样的生活,却又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
想往外飞,又怕摔的太惨。
这一次,还真的谢谢她爸,帮她做了决定。
但难就难在,她这次独立的条件太困难了,为了表现自己要独立自强的决心,她很有骨气的没有带***卡,那是她的小金库,她从小到大攒的钱都在那张卡上。但她不傻,她手机里有绑定的***,额度很高,本来以为足够她在外面生活的,但是她跑出来以后就收到了***发来的信息,她的卡被冻结了……
陈瑜:“……”
臭老头,真够狠的!
没有钱,怎么独立?乞丐出门还带个碗呢!
难不成要她才刚刚很有骨气地向她爸叫嚣要独立,下一刻又灰溜溜地回家拿***卡花她爸的钱独立吗?
这么丢脸的事,她陈大强绝对不会做!
又往包里扒了扒,发现了一串钥匙,这不就是她爸给她送的别墅的大门钥匙吗?陈瑜松了一口气,起码住的地方有了。
可是身上没钱,她怎么去别墅?
陈瑜正苦恼着,发现后面有个人鬼鬼祟祟地跟着,陈瑜声音一凛:“出来。”
熟悉的身影走到陈瑜面前,原来是司机吴叔。
“吴叔你跟着***什么?”
吴叔年纪大了,不屑说谎:“***让我跟着你看这个小兔崽子能去哪里。”
“我猜你也一定走不远,他又不信,你看,这不在小区门口就停下来了?”吴叔把手伸了过来:“需不需要我帮你背包?你听吴叔一句劝,***一直就是那个脾气,你跟他吵什么。”
陈瑜先是对他做了一个假笑,然后又露出一个真挚的笑容,“吴叔你带了钱包没?拿出来我看看。”
“带了啊。”吴叔不明所以地从从口袋里拿出钱包,还没拿稳,就被陈瑜一把抢了过去。
陈瑜从吴叔的钱包里拿出所有现金,然后把被她掏空的钱包丢还给他,“你回去告诉我爸妈,不用担心我,我自有地方可去。”
说完没等吴叔反应过来,背着包就跑了。
吴叔:“……”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还抢我钱呢?
吴叔拿着空了的钱包回去本来打算让陈父给他报销,但他回去一看,陈父脸上已经被夫人刮出了三道血印子,既为他感到心酸又感到想笑。
主要是想笑。
***憋下笑意之后,吴叔才对一旁气的不行的陈母说:“夫人,小瑜说她有地方去,让夫人不用担心,等她安顿下来会通知您的。”
陈母还是放心不下,“她能去哪里啊,而且她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这么久,你让我怎么放心的下!”
刘妈在一旁帮腔,小声埋怨,“就是啊,小瑜从小到大都是个乖孩子,哪有先生说的这样不懂事,就算要让小瑜独立,也该慢慢来,哪有这么做父亲的,逼女儿离家出走,还冻结她的卡,我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就没遇过!”
“就她还乖孩子,亏你说的出口!”
陈父还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刁钻的很,面上装乖,其实心里鬼主意特别多,从来不是个肯吃亏的性子。陈母和刘妈也不是不知道这点,只是她们习惯了被她骗,又为她操心而已。
全家人都被她骗的团团转。
陈父气不打一处来,就是不松口。
陈母一个凶狠的眼神瞪了过去:“陈国强,把女儿逼走你满意了?我们小瑜还不够乖?你让她去联姻她也就嘴上抱怨了一句,实际上还不是乖乖照办,甚至自己主动找了联姻对象。她不过觉得委屈生了一会儿气,你就这么说她,你还配当一个父亲?”
陈母气的胸口上下起伏,连看一眼陈父也觉得厌烦:“刘妈,我们走。”
……
陈瑜拿着从吴叔身上抢来的一千块钱,先花了两百块钱打车,到了宸苑豪庭。
为什么这么贵?
宸苑豪庭是富人区,一般出租车都不去,回程接不到客,陈瑜给了双倍的价钱才拉到一个司机送她。
下了车以后。
陈瑜从包里拿出钥匙,这一次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房子,其实离盛晔的别墅很近,就隔了一条马路,斜对面的位置,只不过她的钥匙号码的最后一位数是b,而盛晔的是6,所以那天晚上迷迷糊糊的陈瑜才看错了。
打开别墅大门,陈瑜进去看了看,里面什么都有,家具齐全,卧室里也有衣柜和床。
估计是陈父买下别墅后,派人来装修过一遍,以防止陈瑜要住进来。
或者是他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把她赶到这里住。
但不管陈父是怎么打算的,陈瑜总算有了一个舒适的落脚点。
不过这个房子还需要找人来打扫,而且要重新装修,现在的样子太难看了,她住的不***。
请人装修打扫需要时间,而且她现在身上也没有钱啊。
陈瑜垂下眸,眼睛转了转。
——
盛家老宅。
盛晔按照惯例在星期六的晚上回盛家老宅和老爷子用餐。
盛家是个大家族,不提别的兄弟旁系,盛老爷子膝下三子一女再加上孙子辈就有将近二十个人,只是大家大多非常忙碌,很少能够聚在一起,盛老爷子定下的规矩,只要在S市,无论多忙,周六晚上都要回老宅一起用餐。
吃完饭后大家离了席,盛老爷子又开口叫盛晔跟他进书房。
坐在一旁的盛原脸色变得难看,老爷子偏心到了极点,他盛晔是他的孙子,难道他盛原就不是?
盛父走上前来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在意。
盛晔从位子上站起身,一言不发去了书房。
……
盛晔来到书房以后,盛老爷子先是和盛晔谈了谈城北的项目。
盛晔把项目进度汇报了一下:“政策调整,城北那块地皮市值翻倍,项目利润空间要超出预期。”
“嗯。”盛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孙子的能力他是心里有数的,他本来主要也不是要和他谈什么公司项目。
说来说去,还是盛晔结婚的事情。
盛老爷子又开始老生常谈:“你从小就聪明,有手段有能力,别人都羡慕我有一个能干优秀的好孙子,盛氏交到你手里我放心。但你年纪也不小了,爷爷也不想逼你,但爷爷老了,只剩下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看见你成家立业。”
盛晔平静地说:“爷爷,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认真考虑。”
说到这里,盛老爷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你就是对这些事不上心,不像你那个花天酒地的哥哥,风流成性。你在外面的名号,当真以为我不知道?”
“你老实告诉我,难道你回国了这么久,一个看的上的女孩子都没有?”
盛晔只沉默了一瞬:“没有。”
“真没有?”
“是,没有。”
盛老爷子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失望地摇了摇头。
从盛家老宅出来后夜色已深,八月的晚风徐徐吹过,带着微微的闷热。
盛晔上了车,眼底看不出什么情绪,“开车。”
司机应了一声:“是。”
他来盛家也好多年了,这位二少爷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冷冷清清的,连情绪波动都很少,从盛家老宅出来,他明显感觉到了二少爷周身的气压又冷了冷。
夜色幽静,一辆性能优越的豪车停在别墅门口,随着不轻不重的一声关车门声后,刚刚停下来的豪车重新启动,没过一会儿消失在夜色中。
盛晔往大门走了几步,看到了门口蹲着的娇小身影后,脚步顿了顿。
陈瑜蹲在盛晔的门口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夏天闷热,陈瑜蹲的难受,蹲久了脚都快麻了,又不敢轻易地走开,就怕错过盛晔回来。
所以一向没什么耐心的陈瑜愣是在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硬生生地在盛晔家门口蹲了快一个小时。
终于听到盛晔回来的脚步声,陈瑜抬起头看着他修长挺直的身影,口中的委屈怎么也藏不住:“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等你好久了。”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他怎么撩不到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