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你绿意盎然的窗口(许南粥顾亭亦)

经过你绿意盎然的窗口(许南粥顾亭亦)

导读:《经过你绿意盎然的窗口》主角是许南粥顾亭亦,作者执江子,经过你绿意盎然的窗口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在一起后,许南粥问:“当时为什么不给我调酒?”顾亭亦:“因为姐姐容易醉。”“胡说。”许南粥不爽,

小说介绍

《经过你绿意盎然的窗口》主角是许南粥顾亭亦,作者执江子,经过你绿意盎然的窗口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在一起后,许南粥问:“当时为什么不给我调酒?”顾亭亦:“因为姐姐容易醉。”“胡说。”许南粥不爽,“这还能一眼就看出来?”

小说简介

楼下咖啡店新来了个漂亮小哥,看着乖巧又腼腆。
许南粥生怕吓坏他,即便偶尔调戏,也把握着分寸。
直到某日参加聚会,斑斓灯光下,驻唱的男人穿黑色深V衬衣,狐狸眼撩起,像妖精闯入人间。
许南粥才得知,原来这是疯美人披着羔羊皮。
一曲唱罢,他走到吧台,给自己调了杯酒,仰头灌下。
许南粥上前搭讪:“给我也来一杯?”
男人微微垂眸,沾着水珠的食指点在她手腕,勾唇道:“姐姐不是已经醉了?”

在一起后,许南粥问:“当时为什么不给我调酒?”
顾亭亦:“因为姐姐容易醉。”
“胡说。”许南粥不爽,“这还能一眼就看出来?”
顾亭亦没答话,随手拿起矿泉水含了一口,倾身覆上她的唇。
许南粥忍不住脸红了下。
顾亭亦附在她耳边轻笑:“你看,喝水都能醉。”
“姐姐不醉酒。”他低声道,“姐姐醉我。”

许南粥把顾亭亦捡回了家,常在应酬之后醉醺醺地抱着人喊“小漂亮”。
终于有一天,她从不属于自己的房间醒来。
顾亭亦漂亮精致的脸就在枕侧,那双魅人的狐狸眼里满是笑意:
“狩猎结束。”
“我是姐姐唯一的猎物。”

经过你绿意盎然的窗口全文阅读

晚上九点,聚会进行到第二轮,一伙人前呼后拥地挤进酒吧。
这会儿***才刚开始,里面人声鼎沸。
许南粥跟在人群后方,在沙发最角落的位置坐下,只要了杯橙汁。
“不喝酒啊?”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凑过来问。
“嗯。”
许南粥眼睛盯着手机,闻言头也没抬,噼里啪啦打着字:
【你什么时候到?再等五分钟,不来我可走了啊】
“来酒吧不喝酒,怪没意思的。”旁边男人又道。
许南粥依旧只漫不经心“嗯”了声,没等手机对面回复,退出当前界面,又点进备注为“姑姑”的聊天界面。
对方发过来几条五十九秒的语音,被转化为一大段一大段的文字。
许南粥瞄了两眼,实在没耐心看,直接回复道:【好的】。
“看你***上都没什么精神,是因为寇海没来?”虽然她很敷衍,但旁边男人丝毫没被挫败,坚持不懈地找着话题,“这小子真是好福气啊,能被女神这么惦记。”
许南粥终于抬头看他。
男人旋即露出笑容:“果然要提到寇海你才感兴趣。”
“并不是。”许南粥用温和而礼貌的语气道,“我听见他的名字犯恶心,希望你理解一下。”
男人微微一怔,正想开口补救,许南粥忽然站了起来。
顺着她的目光,一个身材纤瘦的女孩儿小跑过来,笑嘻嘻扑进了她怀里。
其余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纷纷笑着打招呼:“嘉嘉来啦!”
许南粥也弯起嘴角:“可算来了,再过五分钟我就真走了。”
“哎呀——”贝嘉嘉挽着她手臂,一***挤在方才那男人和许南粥之间,捏着嗓子撒娇,“这不是堵车嘛,别计较啦!”
许南粥睨她一眼,压低声音抱怨:“要不是为了见你,我才不来参加这劳什子的同学聚会……”
“再忍忍再忍忍。”贝嘉嘉一边安抚她,一边顺手端起服务员刚送来的橙汁,“我先去跟大家打个招呼。”
许南粥没说那橙汁是自己的,点头应了声。
十多分钟后,贝嘉嘉终于跟那群同学寒暄完,回到许南粥身边坐下。
“好多人问我你跟寇海怎么回事。”放下已经空荡荡的玻璃杯,贝嘉嘉好奇问道,“怎么你没跟他们说吗?”
许南粥表情淡淡:“没什么好说的。”
“嗐,也是。”贝嘉嘉砸吧下嘴,“算了,今天不提渣男,免得扰了我姐们儿的兴致。”
她抬手朝服务员招了招,“咱们好久没见了,今晚一醉方休啊。”
许南粥嘴唇动了动,还没来得及拒绝喝酒的提议,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
“谁啊这么扫兴?”贝嘉嘉不满地蹙起眉毛。
“我姑姑。”许南粥脸色也不大好,站起身说,“我出去接一下。”
一月份的天气冷得出奇,刚拉开酒吧玻璃门,许南粥便猛地被风扑了一脸。
耳边长发轻轻扬起,露出她纤细挺直的脖颈。
“喂,姑姑。”
接电话的同时,许南粥下意识侧身躲风,抱着手臂跺了跺脚。
细长的鞋跟磕在瓷地板上,发出哒哒轻响。
“粥粥啊——”姑姑拖得很长的腔调从手机里传出来,“姑姑给你发的消息你有没有认真看了啦?”
“我……”
许南粥正要回答,忽然感觉肩上一重。
她微微侧首,发现自己不知被谁披上了一件深蓝色的夹克外套。
错愕地回过头,她身后却并没有人,只能透过玻璃门看见酒吧内部熙熙攘攘的人群,分不清谁刚刚进去。
电话那头,姑姑还在滔滔不绝地讲话,许南粥偶尔回应两句,脑子却走神地猜测方才给她这件夹克外套的究竟是谁——她记得今晚前来参加聚会的男同学没有穿夹克的。
好不容易听完电话,许南粥立刻进门,张望着扫视酒吧内部,试图找到刚刚那个人,但一无所获。
抱着满心疑惑,她表情古怪地回到方才位置。
“咦,谁的衣服啊?”贝嘉嘉一眼看出她的变化。
许南粥摇头:“刚刚有人从后面披到我身上的,不知道是谁。”
“还是男式的。”贝嘉嘉捏了捏夹克袖子,扭头环顾一圈,没看见其他人有什么异常。
过了会儿,她忽然想到什么,瞪大眼睛问:“不会是寇海吧?”
许南粥登时嗤笑:“不可能。”
她脱下夹克叠好,顿了顿,又说:“而且这衣服不是他的风格。”
“也是。”贝嘉嘉认同地点头,“那家伙一向装腔作势,今天这种场合肯定会穿西装过来。”
“算了,”许南粥将夹克摊在腿上,很快放弃思考,“不管了。”
她今天加了一天的班,完事又立刻跑来参加同学聚会,在饭桌上强打着精神和一群好几年没见过、而且原本也不怎么熟悉的大学同学***许久,这会儿早已经精疲力尽,闭上眼睛下一秒就能直接睡着。
贝嘉嘉是许南粥的大学室友,两人关系一直特别好。后来贝嘉嘉去国外留学,毕业后也留在了国外工作,这次趁着出差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明天就得走,同学聚会特地照顾着她的时间,所以许南粥只能在聚会的时候和她见一面。
服务员将贝嘉嘉刚才点的酒端了上来,许南粥看见酒就头疼,但还是端起酒杯和贝嘉嘉碰了碰,仰头喝掉一小半。
因为工作原因,许南粥以前常常喝酒喝到吐,直到最近半年升了经理,她才能稍微改善一下生活习惯,平时能不沾酒就尽量不沾。
但好友难得相见,她不想因此扫了贝嘉嘉的兴致。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喝酒,随着时间推进,酒吧里越来越热闹,渐渐地两人说话都得扯着嗓子才能听见,旁边的同学更是完全注意不到她们这边。
趁这个机会,贝嘉嘉开口问道:“你姑姑刚打电话给你说什么?”
“还能有什么?”许南粥苦笑,“催婚。”
“嗐,就是想让你早点搬出去住。”贝嘉嘉说,“要不你直接把房子买了?钱不够我借给你,工作这几年我也攒了些。”
许南粥摇头:“没事,我其实攒得差不多了,刚升职,工资也涨了不少,最多明年,一定买房。”
贝嘉嘉撇嘴:“那你不是还得遭一年罪么……”
“嗐,也没什么,顶多就是被唠叨几句。”许南粥笑着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差这一时半会儿,而且小轩对我还挺好的。”
“那能不好吗,你都快成他半个妈了!”贝嘉嘉哼了声,“我记得你以前还去给他开过家长会。”
许南粥不禁笑起来:“还说呢,想我年纪轻轻,竟作为高中生的家长代表在台上讲过话。”
“他现在大学毕业了吧?”贝嘉嘉问。
许南粥:“大四,正准备考研呢。”
贝嘉嘉点点头,没再多问,将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
不知不觉聊到十二点,酒吧内的音乐忽地停了。
紧接着,灯光也由原先的绚丽刺目变得稍微柔和了些。
“咦——”贝嘉嘉扭头望了望,指着侧后方说,“好像有人要唱歌。”
酒吧里有人唱歌多正常,许南粥没往心里去,随意“嗯”了声。
“哎,有帅哥。”贝嘉嘉拉着她起身,“走,去看看!”
“嗯?”
熬到这会儿,许南粥原本已经很累,但一听说有帅哥,便立即不困了。
年纪小的时候,许南粥总觉得看脸是件特别肤浅的事儿,现在她只觉得食色性也,帅哥么,看看又不吃亏的。
此时周围许多人都在往那边走,许南粥顺手拿起包和夹克外套,被贝嘉嘉拖着挤到人群最前方。
这酒吧的装修风格比较复古,舞台地板全是木质,中间摆着一张深棕色木椅,木椅前方则是立麦,看起来简朴而低调。
许南粥扫了一眼,侧首低问:“哪儿有帅哥?”
——舞台上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人。
“我刚刚看到他拿立麦上来。”贝嘉嘉摸摸鼻子,“其实我也没看见正脸,但看背影感觉挺帅的。”
“……”
许南粥的兴致顿时去了一大半。
不多时,酒吧里的人基本都围到了舞台前方。大家又等了一分钟,才看见一个穿黑色上衣的男人上来。
这男人生得很高,肩宽腰窄,长腿抬起时勾勒出饱满的***弧线。
台下当即有人吹了几声流氓哨,许南粥和贝嘉嘉默契对视,两人都看见对方脸上意味深长的笑。
大概是因为平时经常碰到头,男人上台时习惯性微微弓着身,怀里还抱了一把天蓝底的花色木吉他。
许南粥第一次看见这么花里胡哨的吉他,不由得轻笑两声:“还挺骚。”
贝嘉嘉在国外待久了,说话也不怎么矜持,当即附和道:“我就喜欢骚男人。”
许南粥正想说还没看见正脸呢,那男人就已经面对着舞台正前方坐了下来。
他头发烫了卷,染成夜空般的深蓝色,发尖上不知弄了什么东西,在橙黄的灯光下闪着细碎的星点,给人一种温柔又张狂的矛盾感。
须臾间,灯光又有变化,斑斓却不刺眼。
舞台上的男人穿着件黑色深V衬衣,脖子上没戴任何配饰,只露出***的喉结,和其下一对若隐若现的锁骨。
因为离得近,许南粥甚至能看见他左侧锁骨旁有一颗淡淡的红痣,像光洁白玉上绽放的一朵火莲。
调好琴,男人稍稍抬头,漫不经心地微撩起眼帘,现出一张五官精致的脸。
那脸上有双尤其夺目的狐狸眼,眸子又黑又亮,带着点儿懵懂无知般的引诱,仿若不谙世事的妖精误闯人间,骨子里却有着与生俱来的魅惑本能。
他轻烟似的目光漫无目的从人群头顶掠过,最后落在许南粥身上。
两人视线相触,男人缓缓翘了下唇角。
看清对方模样,许南粥嗓子一噎,霎时卡壳。
“草,这是真的帅!”贝嘉嘉震惊地爆出一句***,不断拿手肘戳她,“哎哎,你的菜啊!”
“……”
许南粥抿紧唇,沉默两秒,忽地低头看了看手里抱着的夹克外套。
——不出意外的话,她可能知道这衣裳是谁给自己的了。

经过你绿意盎然的窗口免费阅读

台上唱歌的男人许南粥认识。
不仅认识,还几乎天天见面。
两个月前,许南粥公司楼下的咖啡店里来了个新的小哥,脸长得帅,脾气又软,很是招人喜欢。
许南粥第一次看见他是在那天中午,趁着休息时间,她本打算按照惯例下楼买杯咖啡,却发现咖啡店里的顾客比往常多了一倍。
进去才知道,这多的一倍都是来看新人帅哥的小姑娘。
许南粥嫌帅哥面前队列太长,便选了另外人少的一边。
这样正好避开前方人群遮挡,能从侧面看见帅哥的脸。
他留了一头蓬松的短发,刘海隐约遮住眉毛,梳得服服帖帖,看起来很乖。
因为戴着特制的透明塑料口罩,他耳朵上方几缕碎发被勒得乱糟糟扎起,露出两只绯红的耳朵。
——前来买咖啡的有些姑娘们性格比较活泼,便趁着点单时出言调戏,惹得他面红耳赤,却又碍于顾客至上的原则不敢说什么,只好腼腆地抿紧唇。
走到近处,许南粥随意瞟了一眼,看清小哥胸前刻在铭牌上的名字:顾亭亦。
她没什么表情地收回目光,继续低头戳手机。
等待几分钟,队伍终于轮到许南粥,里边负责点单的女孩儿忽然捂住肚子弯下了腰。
“怎么了?”许南粥探头问。
“我、我突然有点不***……”女孩儿脸色煞白,十分抱歉地说,“不好意思,麻烦您去旁边点单可以吗?”
“那……”许南粥扭头,发现这边竟然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她立时闭嘴,颔首应道:“行,那你赶紧去休息吧。”
顾亭亦那边的队列比刚才更长,许南粥瞟眼一看,叹了口气,认命地往后面走。
刚提起脚,顾亭亦蓦地开口:“姐姐。”
他声音很好听,像被晨露润过似的,清亮里带着点儿软糯。
“……”
许南粥诧异回首,挑了下眉毛,指着自己问:“叫我?”
顾亭亦点点头,有些害羞似的,小声说道:“姐姐,您过来吧,我先给您点。”
言罢,他那双狐狸眼不经意地微眨了下,转而问面前的女生:“这个姐姐刚刚已经排到了,我先给她点,好吗?”
任谁都拒绝不了这样漂亮且温柔的男孩。
那女孩儿立即猛点头:“好的好的!没问题!”
许南粥穿着高跟鞋,本来就等得脚疼,闻言也没有推辞,抬了抬下巴道:“美式,谢谢。”
顾亭亦正要按键盘的手指一顿,看着她道:“这个很苦。”
许南粥颔首:“嗯。”
顾亭亦没再多话,利落地下了单。
站在旁边等待的过程中,许南粥余光发现顾亭亦看了自己好几眼,似乎对她颇为好奇。
回完手机上最后一条消息,许南粥抬起头,视线直直地挪向他。
“!”
顾亭亦连忙垂首,像只受惊的兔子。
他越是这样,许南粥就越想逗他。
于是她主动凑过去开口搭话:“你怎么知道我比你大?”
“啊?”
顾亭亦有些没反应过来,怔了两秒才回答:“叫姐姐是尊称。”
许南粥一笑:“头一次听见这种说法。”
顾亭亦愣愣地盯着她。
许南粥以为他担心自己对他不满,又笑了笑道:“没事,我就是随口一问,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嗯。”
顾亭亦抿抿唇,转身从后面咖啡师的手里去接做好的咖啡。
短暂的几秒钟时间里,站在许南粥旁边的一个女孩忽然半捂住嘴,侧首对她低声说:“他叫你姐姐的时候好乖哦。”
许南粥勾唇笑了笑。
此时顾亭亦已经回身,将咖啡杯放在吧台上推向许南粥,“您的咖啡好了。”
许南粥探手握住杯子,抬眸看向他,没有立即要走的意思。
顾亭亦与她对视,愣了两秒,喉结滑动,嗫嚅着道:“姐姐……慢走。”
许南粥点点头,身子已经转了一半,又忍不住回头调侃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怕我。”
顾亭亦耳根霎时绯红。
队列里好几个女孩儿笑出了声音,还有人附和着调戏他:“弟弟被漂亮姐姐撩到了,好容易害羞哦。”
许南粥没再说话,高跟鞋发出规律沉稳的声音,逐渐远离咖啡店。
这之后连续小半个月,咖啡店每日都人满为患。
到半个月后,这“网红效应”终于逐渐减弱,顾客数量回到以往正常的时候。而顾亭亦则已经从前台点单的小哥,升级成了在后方做咖啡的咖啡师。
许南粥中午下楼买咖啡时,看见后方做咖啡的人是他,熟稔地打招呼道:“这么快就学会做咖啡了啊?”
她每天都来买咖啡,虽然和顾亭亦说不上几句话,但两人关系也算是走在路上都会互相打招呼的程度。
再加上许南粥的工作性质,即便对方态度冷淡,她也可以表现得相当热情——只要她想。
负责点单的小姑娘可能是担心顾客疑虑,连忙开口:“他以前学过做咖啡的,本来就是应聘咖啡师岗位,之前只是轮岗适应店里的流程制度。”
顿了顿,小姑娘补充道:“他咖啡做得特别好,拉花特别漂亮。”
许南粥意外地挑起眉毛,思索片刻道:“那今天给我一杯拿铁好了,在店里喝。”
没等点单的小姑娘回应,顾亭亦已经靠近过来,一手撑在前台,问道:“姐姐想要什么花纹?”
许南粥语气随意:“你决定就好。”
付完账,她走到L型吧台远离收银处的另外一侧,这里能够没有遮挡地、更近距离地观察顾亭亦。
因为今天来得稍早,这会儿还是午饭时间,咖啡店内顾客寥寥无几,吧台前只坐了许南粥一个人。
她一手支着下巴,懒洋洋地瞧顾亭亦忙碌。
自从升职以后,许南粥的工作虽然更加复杂,压力也更大,但表面上的闲余时间多了不少,所以才能在午休时悠闲地坐在咖啡店里喝咖啡。
若是换成以前,不论顾亭亦长得多帅,她都不可能这么安静地待在店里。
片刻后,小巧的咖啡杯被放在许南粥面前,咖啡表面是一只白色的可爱小熊。
由于暂时没有新的顾客点单,顾亭亦也没有立即离开吧台,隔着一臂宽的台面,静静等待许南粥评价。
许南粥盯着那只小熊看了会儿,笑着打趣道:“我还以为你会画个桃心或者玫瑰花什么的。”
“……”
顾亭亦脸上顿时又有些红,好一阵才说:“如果姐姐喜欢,下次我给您做。”
“那这次这个是什么意思?”许南粥不依不饶地问,“跟我卖萌呢?”
顾亭亦不大好意思似的垂下头:“……没有。”
过了会儿,他声音很低地问:“那姐姐觉得萌吗?”
许南粥看他一眼,端起咖啡杯抵在唇边,喉咙间含糊不清地应了声:“嗯。”
顾亭亦便笑起来。
两人没聊多久,前台很快又来了客人,顾亭亦只好回到操作台那边。
制作咖啡过程中,趁着许南粥没注意,他悄悄侧首偷瞄这边好几眼,目光里莫名含着几分恋恋不舍的情绪。
不到十分钟,许南粥放下咖啡杯,捏着手机起身。
工作这些年,她早已养成风风火火的性格,属实没有耐心慢慢品尝一杯咖啡。
见她要走,顾亭亦下意识往这边迈出半步,“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许南粥动作一顿,勾起唇角问:“怎么,舍不得我?”
“我……”顾亭亦咽了口唾沫,低声说,“我做的咖啡,是不是不好喝?您……您是不是不太喜欢……”
“没有,挺好的。”许南粥屈指在台面轻敲两下,“我明天再来。”
顾亭亦眼睛一亮:“您明天,还喝拿铁吗?”
“嗯。”许南粥抬了抬下巴,“以后都喝这个。”
说完,许南粥心里愣了一下,表面却不动声色,大步离开了咖啡店。
直到进入公司电梯,许南粥才皱着眉吐了口长长的气。
她没想到自己会说出明天还去店里喝拿铁的话,因为在那之前,她从没有这样的计划。
按照许南粥一贯的作风,她肯定不会每天都浪费十分钟来喝咖啡。
有这个时间,她更愿意躺在***椅上短短地睡一觉。
但是转念一想,能够用十分钟悠闲地发会儿呆,再欣赏调戏一下小帅哥,也不失为一种放松的方式。
于是自那以后,许南粥每天都会抽出十几分钟,下楼去咖啡店里,坐在吧台前静静喝完一杯拿铁。
她选的时间总是人流量较少的时候,而顾亭亦也几乎都能有空闲和她说上几句话。
两人关系并不算亲密,甚至,或许也不能说是朋友。
但许南粥一直对顾亭亦保有良好的印象,除了觉得他长得帅气以外,也觉得他性格乖巧,为人不错。
日子一长,公司里逐渐有人发现许南粥新添的习惯,常聚在一块儿打趣她。
销售部和许南粥同级的还有另外两位经理,其中一位叫董欣,也是个女孩儿,和许南粥前后脚进入公司,是许南粥在公司内关系最好的同事。
因为关系好,董欣自然成为最早发现许南粥这个新习惯的人,一直怀疑她是看上了楼下咖啡店里的小帅哥。
某日部门聚会,就在咖啡店隔壁吃饭,董欣喝醉了酒,非得拉着许南粥去给顾亭亦表白。
到了旁边,咖啡店已经准备打烊,只剩下顾亭亦一个人在店里,正在做最后的清洁打扫。
董欣拽着许南粥大踏步进去,啪地一声把包拍在吧台上,嚷着问道:“帅哥!***多少钱!”
“……”
顾亭亦手里捏着帕子,整个人僵直地站在原地,看看董欣,又疑惑地将视线投向许南粥。
许南粥也很震惊,完全没想到董欣说的“表白”原来是这种意思!
缓了两秒,许南粥平静道:“她喝醉了,不是故意冒犯你。”
“噢。”顾亭亦点点头,面朝董欣,认真地说道,“女士,我不***。”
听见他对董欣的称呼,许南粥眉毛微动,但什么也没说。
“不是我想睡你!”董欣醉醺醺地在许南粥肩上攘了一把,“是她!”
许南粥:“……”
说着,董欣已经拉开了自己的包,从里面抓出一把***,揽住许南粥,扯着酒嗝道:“说,你……你想包几个晚上?姐姐我……我请你!”
没等许南粥回话,董欣再次不耐烦地拍了下吧台,“帅哥,你到底什么价啊?!”
顾亭亦:“三百。”
“……”
许南粥看向他。
顾亭亦又说:“两百也可以。”
“……”
顾亭亦垂下眼睫,嘴角仿佛带着笑意:“一块钱,也可以。”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经过你绿意盎然的窗口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