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喜欢你(张侃侃谈晋)

总是喜欢你(张侃侃谈晋)

导读:主角是张侃侃谈晋小说总是喜欢你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作者析伽所著的***小说,什么下不为例?突然有种被赦免死罪的重生感是怎么回事?纪言摸不着头脑,但他在说了张侃侃可爱之后,谈晋的心情确实是变好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张侃侃谈晋小说总是喜欢你全文免费阅读特别推荐,作者析伽所著的***小说,什么下不为例?突然有种被赦免死罪的重生感是怎么回事?纪言摸不着头脑,但他在说了张侃侃可爱之后,谈晋的心情确实是变好了……这种情况莫不是?阿嚏!”冷不丁,谈晋又打了个喷嚏。这次,他说:“我好像真的感冒了。”

小说简介

什么下不为例?突然有种被赦免死罪的重生感是怎么回事?纪言摸不着头脑,但他在说了张侃侃可爱之后,谈晋的心情确实是变好了……这种情况莫不是?
“阿嚏!”冷不丁,谈晋又打了个喷嚏。这次,他说:“我好像真的感冒了。”

总是喜欢你全文阅读

这些妈妈有毒。
感冒
“你是不是感冒了?”
下课去上洗手间的空当,同桌纪言问。
谈晋吸吸鼻子,双手插着裤兜,不以为然道:“花粉过敏。”
“你以前没这毛病。”纪言立马进行反驳。
“是吗?”谈晋不在意,不就是上课多打了几个喷嚏吗?
两男生慢悠悠地从往教室走。这时,迎面从老师办公室冲出来一个人。
“张……”侃侃?
谈晋看清楚是她,可是连名字都还没喊全,她就快速消失在了这条走廊上。
好像没有看见他,就这么跑掉了。
纪言也看见了,笑着说:“这个张侃侃怎么做事也这么风风火火的。”
谈晋忽然沉下脸,气势逼人。
纪言只觉得背后一凉,回过头发现他眼神犀利,带着极度危险的气息。
“那个……”
“你和她很熟吗?”谈晋阴沉着脸问。
纪言吞了下口水,心想这怎么回事?这种扑面而来的***感是怎么回事?
“不熟,一点都不熟!甚至都不认识!”搞不清楚缘由,纪言还是诚实地一口否认。
“不熟?”谈晋直视他,冷冷地说,“不熟你笑得那么开心?”
“冤枉啊!张侃侃就是仔细一看还挺可爱的,我就,不由自主就笑了……”
“嗯——”尾音被缓缓拉长,谈晋说,“下不为例。”
什么下不为例?突然有种被赦免死罪的重生感是怎么回事?纪言摸不着头脑,但他在说了张侃侃可爱之后,谈晋的心情确实是变好了……这种情况莫不是?
“阿嚏!”冷不丁,谈晋又打了个喷嚏。这次,他说:“我好像真的感冒了。”
“要不要去医务室?”
“不用。”
结果,回到教室,他的抽屉里就多了盒感冒冲剂,也不知道是哪个女生送的。
谈晋叹了口气,旁边的纪言却在偷笑。
“羡慕哟。”纪言阴阳怪气地调侃。
谈晋拿出手机,不动声色地盯着张侃侃的号码。这个家伙多半是关机的,自制力可真强。

总是喜欢你免费阅读

“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在看到来人之后,张侃侃抓起旁边座椅上的包就要走。说好的给人补习,当家庭教师,赚取点外快……
可这来的是谁?
“喂。”高个男生一把摁住了她的肩头,声音冷淡,“坐下。”
张侃侃只觉得头皮发麻,她强迫自己瞪了他一眼,没办法顺从他的话。
来之前,妈妈说补习对象是个男生,可也没说补习对象就是她同学啊!而且,这人还是学校女生狂热的追求对象。
“我叫谈晋。”他淡定地做自我介绍。
“我知道。”张侃侃别过脸,呵呵地笑了声。
“我以为你只是书呆子。”谈晋面不改色地进行调侃。
无奈,张侃侃只能放下包,重新坐下,同他对视:“但我不是智障,同学名字还是记得住的。”
她劝自己,谈晋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长得帅了点,喜欢他的女生多了点,能怎么样?还不照样……呃,上次模拟考成绩他貌似考了个年级第五,以前不都是年级前三的吗?
“你确定你要补习?”张侃侃有点怀疑谈晋走错了地方。这明显不合理,哪有让年级第一给年级第五补习的?
谈晋打量着她,挑了下眉说:“不确定。”
“嗯?”
“我妈说是让我来相亲的。”
“……再见。”
一番对话下来,张侃侃确信谈晋是来找碴的,她要补习的对象绝对不是他!再说了,她和谈晋压根就不熟啊!
同学三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这样面对面地正经说话。
所以,她再度起身欲走。
谈晋坐在位置上,抬手拉住了她的手腕,说:“按小时收费,你自己开价。”
“说吧,你要补哪科。”张侃侃麻利地再次坐了回去,这次脸上带了点微笑。
谈晋盯着她,半天才说:“不是喜欢我就不要对着我笑,我会误会。”
“喜欢你家的钱也不能对你笑吗?”张侃侃天真烂漫地反问,“毕竟从这刻开始,你就是我的金主了。”
“哦?”谈晋倏忽之间勾了下嘴角,“金主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是这个意思吗?”
“当然!”张侃侃话接得很快,但转念一想又立马否定,“不是!我们的目的是学习,我只能做和学习有关的事。什么给你喜欢的女生送情书啦,或者拒绝喜欢你的女生送你的情书啦,给你打饭啦,端茶送水这些,你拿钱砸我脸那也是没有用的。”
谈晋笑出了声,短暂地看向窗外后,直视她的眼睛问:“那和人生有关的事呢?”
“什么事?”
“终身大事。”
什么意思?张侃侃歪着脑袋思考,难道补个习还要陪他聊终身大事?才高三啊,聊这个会不会太早了点?啧啧,这个谈晋,肯定一肚子花花肠子。
“你这什么眼神?”谈晋打断她的凝视,继续说,“每个周末,两天时间,具体你定。”
“那你要补哪科?英语还是……”真是不知道该给年级第五提供怎么样的补习模式。张侃侃心想,他的数学成绩考得比她还好呢!
真是生气。
“英语作文。”他答。
“哦。”
张侃侃点头,随后从包里拿出一个崭新的本子朝他递了过去。原以为会是个小男生,所以本子买得可爱了点。
“你糊弄三岁小孩?”果然,在看到这本子的花纹之后,谈晋说不出的嫌弃。
“那我也不知道补习对象是你啊,要知道是你,我来都不来。”张侃侃毫无顾忌地说出大实话,并对他翻了个白眼。
听了这话,谈晋不是隐约觉得不高兴,他是相当不高兴。张侃侃是不喜欢他,还是讨厌他?不喜欢他这事还能补救,要是讨厌他的话,补救起来就有点棘手了。
“手机。”谈晋暂时先把这恼人的问题放一边,伸手问张侃侃拿手机。
张侃侃知道他要干什么,就大方地把手机递了过去。
交换号码之后,谈晋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多多指教,张老师。”
“呵呵,钱多好办事!”张侃侃拍拍胸脯。
钱是挺多的,但这钱也不是白拿的。张侃侃现在还不知道赚钱的辛苦,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
学校。
课间操结束之后,学生纷纷上楼***室。
张侃侃脑子里一直在算晨读时没有做出来的数学题,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噗——”
还没站稳,张侃侃就听见身后传来肆无忌惮的嘲笑声。她微怒地扭头,一眼就看见站在楼梯下一级,个子仍旧比她高一截的谈晋。
他嘴角上扬,说不出的意犹未尽。
张侃侃立马收回视线,碎碎念:“不认识不认识……”然后着急忙慌地往上走。
“喂。”谈晋伸手拉住她,在众目睽睽之下问,“什么不认识?”
周围的同学狐疑地推搡着往前走,视线却牢牢落在这两人身上。没办法,谈晋已经够耀眼了,再加上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年级第一,这场面简直要炸啊。
“张老师,这么快就把学生忘了是会被雷劈的。”谈晋启唇,神情淡然。
张侃侃一愣,这家伙大清早的就诅咒她,想要她的命。她一边努力地想要挣脱出来,一边又无能为力地拽着谈晋走。
然而,根本无法往前半步。
“衣服要是扯下来,我就跟你一块死。”张侃侃扯着肩上滑下来一大半的校服,咬牙切齿地说。
谈晋扫了她一眼,上前一步同她一个台阶站着,顺手就把她滑下来的领口给拎了上去。
“忠贞烈女?被人看一下就要死?”谈晋嗤笑。随后想了想,突然伸手把拎上去的校服又给扯了下来,直接说,“干脆看光好了,我负责。”
陆续围观的同学被谈晋的行为吓(撩)到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哇”,甚至连男生都莫名其妙地红了下脸。
唯有当事人张侃侃,震惊到石化,做不出半点反应。还好校服里面还有一件薄薄的卫衣,不然她真的要和谈晋同归于尽了。
“那个侃侃,你的校服拉链坏了……”这时候,同学叶莉亚站在上一层台阶上提醒她。
张侃侃回过神,瞅了瞅拉链,又瞥了眼临危不乱的谈晋,二话不说,脱下校服就往谈晋手里塞。
“把你的校服脱下来。”
谈晋站在那儿,双手摊开,道:“自己来。”
楼梯上看热闹的同学渐渐***了,离上课只剩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张侃侃才不管,下堂课是英语,她考的第一,她不怕!于是,大脑一抽直接上手开始扒谈晋的衣服。
“我说……”被扒的感觉好像不是特别好。谈晋抓住了张侃侃“乱摸”的手,漫不经心地说,“相比较被***服,我更喜欢强行扒人衣服。”
“回去要和妈妈说一声,不想给人补习了,钱也不想要了,人生真的太艰难了……”
张侃侃扒累了,碎碎念道。谈晋这校服怎么好像长在了他的身上,这么难脱?
谈晋摇摇头,脱下了自己的校服盖在了张侃侃的脑袋上,语重心长道:“***服是有技巧的,盲脱是不行的。”
“那你要传授给我吗?”
“这招都被你学会,我以后怎么对付你?”
“你以为我真想学啊!***!”张侃侃一把扯下头上盖着的校服,气急败坏地嚷着。但是,空气流动形成的分子运动,让她捕捉到了一丝淡淡的气味。
“你衣服好香。”张侃侃呆愣愣地说。
谈晋心里一惊,对于张侃侃不按套路出牌的脑回路,他甘拜下风,笑道:“不要随便说男生的台词。”
“***妈用的什么洗衣粉?回头我让我妈妈也试试。”
“……体香。”
“嗯?”
晚上,谈晋拿着女生小号的校服回家。
“张侃侃?”妈妈在洗衣房里看到了还挂着校牌的校服,问站在外面的谈晋,“怎么把侃侃的衣服带回来了?”
“这件我来洗。”
妈妈笑而不语,贴心地指着柜子里的洗衣液说:“随便用。”
“妈,你平常给我洗衣服用的是哪瓶洗衣液?”
“喏。”妈妈指着其中的一瓶绿色洗衣液。
谈晋点头。
这样一来,她的衣服上就有和他一样的味道了。
早上第一节下课后。
“侃侃,有人找。”叶莉亚上完洗手间回来,趴在教师窗户边上,对埋头解题的张侃侃说。
“没空。”张侃侃头也不抬,醉心于做题。这阵势,天王老子来了她也能一动不动。
叶莉亚抿了下嘴唇,伸出手挡住嘴,悄声说:“是谈晋。他说你不出去就进来扒了你衣服。”
唰一声,张侃侃连笔都没来得及放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了谈晋面前。
“为什么非要说扒了你衣服才出来?”谈晋见她手执笔,来势汹汹的模样,随口一问,“那下次来找你,我是不是要先***服?”
“你***都和我没关系。”张侃侃不耐烦地说。
谈晋忽然上前一步,居高临下道:“再说一句‘没关系’试试?”声音低沉,表情冷漠,态度还极度恶劣。
张侃侃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但是她长这么大,怕过谁?遂反问:“那我***和你有关系吗?”
谈晋凝望着她,半晌附身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最好祈祷下次再说惹我生气的话时,我们还在学校,不然我分分钟都能让你哭出来。”
这“哭出来”三个字似乎别有深意,令张侃侃不寒而栗。她不想去理解这些话的字面意思和深层含义,光是谈晋靠她这么近,她都有点脑子充血。
“那……那你到底找我什么事?”张侃侃有些心虚,又担心同学投来异样的目光,唯有强装振作同他斗智斗勇。
谈晋站直身子,扫了她一眼,随手往她怀里扔了一本子,说:“张老师,有人撕了你学生的本子,要怎么处理?”
张侃侃接住这本子,定睛一看,顿时瞳孔放大,怒骂道:“哪个***干的?居然敢撕了我送你的书?还只撕了扉页!”

小编点评

总是喜欢你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