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变***后我把他拐走了(季浔谢幕霜)

男友变***后我把他拐走了(季浔谢幕霜)

导读:主角是季浔谢幕霜的小说男友变***后我把他拐走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季浔:还记得我么?谢幕霜:嗷嗷——季浔:我爱你。谢幕霜:嗷嗷——季浔生气:不想理你,我走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季浔谢幕霜的小说男友变***后我把他拐走了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季浔:还记得我么?谢幕霜:嗷嗷——季浔:我爱你。谢幕霜:嗷嗷——季浔生气:不想理你,我走了。谢幕霜收起獠牙,呆滞的做个哭脸:别……

小说简介

这年夏天,全球爆发了***病毒。
在断水断电断粮食三个月后,季浔和她的男朋友谢幕霜冒死转移去安全区,半路却遇到尸群,谢幕霜转身独自堵住了***,被感染后晕倒在门外,之后便没了踪迹。
为了能找到他,季浔加入了搜寻组织,次次跟着出去拼命。
结果在一次采集物品中,季浔眼睁睁看着血迹斑斑,衣衫褴褛的谢幕霜张大嘴,毫无理性的扑过来撕咬她。
一番挣扎后,季浔绑着日思夜想的男朋友远离了安全区,暂住在郊外的一间既没***也没人的房子里。
季浔:还记得我么?
谢幕霜:嗷嗷——
季浔:我爱你。
谢幕霜:嗷嗷——
季浔生气:不想理你,我走了。
谢幕霜收起獠牙,呆滞的做个哭脸:别……
我心中唯一鲜红,因你留有余温。

男友变***后我把他拐走了全文阅读

谢幕霜被季浔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他双手胡乱扑打着地板,偏过的半张脸早已没了活人的色彩。
中心的瞳孔同眼球融为一体,黑的令人发慌,宛若坠入一滩深不见底的死水,诡异得似是要将魂魄都吞了去。
见季浔的手按在自己脖颈后,怀念已久的人肉香萦绕在鼻尖,谢幕霜拼命挣扎着身子想要起来,却无一例外再次被死死按下。
后面扑来的***再次倒下一批,季浔趁着空隙,一手关门,一手拎着谢幕霜猛地将他拽进屋子。
清脆的闭合声响起,一人一尸退回到房间里。
趁着季浔关门的瞬间,谢幕霜只感到身上的压力松懈了几分,紧绷的肌肉终于找到了时机用上力气,他牟足了力气飞速转身,双手随即趁着空隙死死抓住季浔双臂。
季浔被拽的往前蹭了几步,抬眼就看到谢幕霜的嘴巴已经张开凑来,她膝盖一屈,侧身躲过攻击的同时将对方***扔到床上。
松软的床面弹起一层细小的粉尘,透过阳光照得金黄,谢幕霜倒在其中,扭过头还想站起来。
季浔没给他***的时间,同样一个箭步冲到床边,半弯着腰坐在对方身上,腕子再一次顶住谢幕霜的下巴。
谢幕霜彻底没有反抗的机会了,似是不服输一般,红彤彤的双目死死盯着面前的脸,嗓子中发出沙哑的嘶吼,狰狞而夸张,宛若一只饿狼,一只野兽。
“咚咚咚!”
“咚咚咚!!”
这边勉强征服了谢幕霜,外面的***军团也赶到了门口,开始进行一下下的撞击。
酒店虽是上好的酒店,门也是实打实的铁门,但是门外聚集了多少***,这扇门又能挺住多久,谁也不知道。
“咚咚咚咚咚咚!!!”
季浔喘着粗气,抬眼盯着一声比一声强烈的撞击,又看了看手下拼死挣扎的谢幕霜,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先顾忌哪一边。
她手里拿着枪,腰间别着利刃,想要杀死一只***,简直是易如反掌。
可对于这个人,却没有一点办法。
她双唇微颤,眸子中噙着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床边。
“幕霜,”季浔哽咽道:“我是季浔。”
“你……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求求你……”
他的出现,就像是一闪而过的流行,拖着长长的尾巴在漆黑的夜空划过,看似明艳动人,却在转瞬即逝后再次余留无尽的昏暗。
从见到谢幕霜时的欣喜若狂,到发现他也被感染的不知所措,直至现在看似占了上风,却根本无法接受现实。
那抹凭空出现的希望不出意外地落下,空留满满当当的痴心妄想。
谢幕霜被感染了。
或是说,自打她进了安全区的那一刹那,谢幕霜已经变异成了***。
现在的他,没有记忆,没有情感,只是一只疯狂的怪物,一具被尸毒侵蚀的皮囊。
他不是他了。
外面的敲击声依然无止无休,季浔跪坐在床上,像是屏蔽掉了一切嘈杂,她空洞无神望着床上的***,却始终无法说服自己掏出刀枪。
她来搜寻部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找到谢幕霜?
她将谢幕霜视为执念和目标,是因为相信他还活着,只是不方便出来同她团聚,也许正躲藏在一个隐蔽的角落,艰难的等待着***的离开。
而不是现在找到了人,血淋淋的***也随之呈现在自己眼前,告诉她,谢幕霜已经变成***的一员,同那些毫无人性的东西并没什么两样。
连最后一分幻想都被无情打破,什么都不留下。
季浔何尝不知道面前的人已经不是谢幕霜了。
但她依旧无法说服自己,亲***死他。
横在脖颈处的腕子已经有些许的酸胀,但是谢幕霜却跟不会累一样,挣扎的力气分毫没有被削减,季浔咬住牙,用尽力气想要控制住,脑中却不由自主冒出王梓培的一句话。
“***也有中枢神经。”
季浔念出了声,她似忽的想起了什么,腕子一松。
谢幕霜还以为来了时机,瞬间挣脱开禁锢坐起,却没注意季浔的另一只手已经按住他的后背。
谢幕霜被迫翻了个身,再一次按倒在床上,还未等他缓过力气再次一跃而起,季浔托住他的头顶,指尖旋即***按住对方的风池穴!
面前的人肉眼可见顿了顿。
季浔心里一颤,加重了力气。
慢慢的,男子叫也不叫,动也不动了,漆黑的瞳孔缓缓阖紧,下一瞬,便昏死在床上。
屋内陷入了安静。
季浔将他的身体侧了过来。
昏倒过去的谢幕霜褪去了***的兽性,若是忽略了横在脸上的青筋和嘴边挂着的一圈血迹,安静躺在床上的样子倒是和平日没什么两样。
身材依旧修长,两条大长腿无处摆放般垂在床下。
只是谢幕霜没有呼吸,此时的他睫毛不会微颤,胸口不会起伏,惊魂未定的只有季浔一个人。
外面的尸群还是不依不饶,大有一种要将门撞碎的势头,季浔叹了口气,不得不起身找出应对的法子,她走向窗户刚想打开,谁知走廊的另一头却传来几声枪响。
她一怔,明白过来什么。
果然,下一瞬,外面尸群进攻的方向掉了个头,也不继续撞门了,而是转身嘶吼着奔向远处。
身上挂着的对讲机响了响,王梓培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听着像是刻意压低了嗓音:“季浔,告诉我你的房间地点,我过去找你。”
自打王梓培同样进了屋子后,便用身体堵住门,同时留意着对方的动静,谁知半天没听到季浔的枪响,估摸着对方也已经安全了。
自己身后门已经快撞碎了,他索性将计就计,抛出绳索到了窗户外面,再开上几枪将剩下的***也引过来,自己也好从酒店外壁转移去季浔房间。
两个人一起,总要安全些。
季浔垂眼望了望躺在床上的谢幕霜,又抬眼看着窗外,良久低声叹口气,还是轻道:“多谢了。”
“南侧最后一间房,我在窗口等你。”
“好。”
王梓培挂断对讲机。
片刻之后,窗外闪过一道人影。
季浔走上前去,打开窗放王梓培进来。
他一进来,便看见谢幕霜面如土色倒在床上,***的特征完完全全展现出来。
“你这间屋子居然还有***守着,幸好被解决掉了。”
这是他的第一句话。
可待他立定,发现谢幕霜白净的额头别说致命伤口,连擦伤都没有时,猛地举起枪对准对准床上那人:
“他没死?!”

男友变***后我把他拐走了免费阅读

枪口瞬间对准躺在床上的谢幕霜,下一秒,王梓培似是想到了什么,将枪放下的同时抽出腰间别着的***,直直的冲了过去!
“乒——”
***被打落在地。
季浔缓缓松开王梓培的腕子,转而将手臂横在对方眼前。
她挡在床边,一动不动的望着他,眼圈还带着些微红,语气却是不曾给过对方反驳的机会:“不许碰他。”
王梓培愣了愣,不可思议的问道:“他是谁?”
“我的男朋友。”
季浔哑声道。
“已经被感染了?”
“对。”
“你在哪碰到的?”
“门外,应该是从楼下听到动静跑上来的。”
她顿了顿:“他已经被我弄晕了,我下手不轻,他暂时不会醒来,也没有攻击性,这点你可以放心。”
“所以你根本没打算杀他?”
王梓培追问道。
季浔垂下双眸,她深呼了几次,才勉勉强强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没有抽噎出声,声音有些不稳道:“我下不了手。”
不管他是不是***,都是谢幕霜。
她又怎么会忍心趁着他熟睡之时,亲自了结。
王梓培也明白了些,心中平白生出几分心软:“可倘若他醒了,定会对我们发起攻击。我们对付他不难,难的是一旦引发出较大的声响,将外面游荡的尸群引过来,你我都要完蛋。”
“我理解你的心情。”王梓培道:“你下不了手,我来。”
说罢,他便弯下身子想去够地上的***,谁知指尖还没触碰到刀柄,就被季浔先一步抢走。
王梓培噌的一声站起来,声音中已经带了些不解和怒火:“你干什么?”
“他若是死了,我生命中最后的盼头也就没了!”
季浔手中拎着王梓培的刀,还是一动不动挡在他面前,大有一种若想杀他先把我弄死的势头。
“王梓培,谢谢你和教官这几个月来对我的照顾。”
她抬起眼,轻道:“我现在要退出搜寻部,退出安全区。”
“我要带他走。”
“我发誓,我不会在出现在任何人的眼前,更不会让他再伤害任何一个活人。”
王梓培瞪大眼,随即怔在原地。
碍着二人目前的处境,他没敢大声说话,尽量声音压到最低,将满腔的火气掺杂在气息中,发也发不出,吞也吞不掉。
“你疯了?”
这三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
“你不明白么?床上躺着的人除了跟你男朋友共用一具身体,是完完全全的两个物种!你现在退出,你对不起搜寻部,对不起我和你的教官,你甚至对不起你的男朋友!”
“我没疯。”季浔哽咽道:“我所有的亲人都不在了,我只有一个他还躺在这里。”
“你这是在找死!”
“我加入搜寻部就是为了出城找他!”
季浔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
“当时他为了护着我死在了安全区外,距离那个大门的距离不足十米,他用尽浑身力气把我推了进来,自己满身是血倒在大雨中,我甚至连回头看他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季浔浑身都在止不住的颤抖,可手臂依然举得笔直,没有分毫退让的意思。
思绪仿佛被拉回数个月前的那个夏天。
那一幕的场景宛若场挥之不去的噩梦,她拼尽全力想要将它驱逐出脑海,可是一闭眼,那时的恐惧,那时的绝望,甚至是簇拥在怀里看到对方的那张逐渐苍白下去的面容,便如同电影般一帧帧播放。
“死便死吧,我没办法再一次看着他离开了。”
说她恋爱脑也好,说她不清醒也罢。
从前的她懦弱,胆小,没有主见,直到所有人都离开后,不得不逼着自己改变,一步步走到现在。
但有一点没有变,她本来就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她若足够冷静,从一开始就不会选择这个部门。
王梓培鼻子也有点发酸,僵持了片刻后,声音终于淡了下去。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加入搜寻部么?”
他忽的问道。
没等到季浔回答,他便自顾自的开始讲述原因:“尸潮爆发后,我父亲我妹妹全部遇难了,我跟我妈开车转移过来,被***敲碎了玻璃。”
“我妈被咬伤了,撑到安全区后,选择了***。”
“我这个人没有什么英雄主义,若是我家庭完整,也不会加入这玩命的搜寻部。”
来这里的人,本也没几个打算能活着回去的。
他摸了摸眼角,深吸一口气:“其实我们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若现在躺在床上的是我的亲人,我依然会毫不犹豫选择对他们下手。”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想带他走,目的肯定不只是单纯的想陪着一个失去理智的***。”
季浔下意识回答:“你也说了,***也有中枢神经……”
“你以为你想到的国家没有想到么?你以为科研部从来没有尝试过唤醒***么?”王梓培毫不留情打断她的话。
“我来告诉你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几周之后,那***撞开了实验室的门,科研部牺牲掉了两位队友。”
季浔眼神黯淡下来:“你总该让我试一试吧。”
一如她当时铁了心要去搜寻部,所有人都认为她不可以的时候,却咬牙撑了下来。
哪怕这次,成功性基本是零。
但万一呢。
那是可以为她牺牲的谢幕霜啊。
她放下了手:“抱歉。”
王梓培还以为她要回心转意,只见下一秒,对方便一把扯下身后的背包,连带着腰间别着的***一同塞了进去,收拾好后,她将对讲机递到王梓培手中:“所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我会待他从窗户离开,途出声响帮助你引开部分九层***,算是我作为搜寻部部员最后做的事情。”
王梓培错愕的看着她,一时无言。
若是身上带着烟卷,他现在只想坐在床上吞云吐雾。
自打一开始季浔在训练场摔假人的时候,见拼死拼活培训就是不肯去领劳工部的牌子,他就知道这个姑娘不是个娇弱的性子。
但之前好歹还是柔中带刚,现在变成纯刚了。
他无语又无奈的抿了抿唇,赌气似的从腰间掏出自己的备用枪,***扔到季浔背包里。
季浔一愣。
“******没有贫瘠到稀罕你这点物资。”王梓培将那包甩到对方手中:“趁着他昏迷,要走就快走吧。”
“我会同外面和安全区的人说,你牺牲在了这次任务之中,背包也没能顺利带回。”王梓培还想再劝两句,最后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季浔嘴巴张了张,良久之后,也只吐出两个字:“保重。”
“你也保重。”王梓培重重叹口气:“希望这不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
眼看着季浔放下绳子,将绳端系在谢幕霜腰间,他望了一眼悬挂在窗外的女子:“季浔,你真的变了好多。”
外面风大,季浔一心专注于手下的事情,没有听到对方在说些什么。
随着绳端慢慢降下五层,对着远方的玻璃按下扳机。
楼上楼下的***不出所料再次被引走。
谢幕霜还在昏睡,若是按照人的标准,这一下大概能维持到傍晚,他耸拉着脑袋,身体摇摇晃晃挂在绳子上,被季浔带着缓缓下降。
降下一楼的时候,季浔小心翼翼收起绳索,透过窗看了一眼大堂。
黄毛和队友已经不见了踪迹,***依旧是漫无目的走来走去。
季浔估摸着他们已经进了储藏室,暂时也是安全的,转过了身。
这次走了,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酒店四周晃荡的***数目也不小,只是他们一路都没发出什么声音,加之谢幕霜又是他们的同类,没有吸引到大军前来围观。
季浔将谢幕霜手臂挂在自己肩上,慢慢拖着他慢慢朝前走去。
但是这毕竟是城市中心,四周还有多少危险谁也不知道,要是想在这里随便找个地方住下,还不如适才直接跳楼***来的痛快。
也因此,她也本想找个地方暂且避一避风头,再找个什么机会远离市区,谁知往前走了几步,出乎意料看到停在路边的一辆汽车。
那车门敞开着,车钥匙还悬挂在上面,车身除了被蹭掉些油漆,甚至连凹陷都没有。
末日的城市,想找到一辆没有损坏的车很容易,想找到有钥匙的车也很容易,但是若想找到一辆既没有坏,也有车钥匙,甚至油箱还没漏干净的车,就很不容易了。
况且这车似乎还是沃尔沃的。
季浔不懂车,她识得这个牌子的原因也很***,当年自己考科二弯道转弯时疯狂压线,至此她便开始坚持不懈在网上搜索那种车最耐撞,自然而然认识了沃尔沃。
她朝着那车内看去。
驾驶位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半张脸隐匿于阴影之中,细节特征不明显,远远望去也看不出到底是***还是死人。
但无论是什么,季浔也只能试一试。
她慢慢走上前去,没有管那个人,而是慢慢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在她手触碰到冰冷金属的同时,座上的人忽的睁开眼。
眼中是一片纯黑色。
没等季浔反应过来,***抬起脖子怒吼一声,猛地朝季浔的手腕扑来!
季浔条件反射的抻出刀刺穿对方的头颅,一个***将***拽出车厢,同时将谢幕霜安置进去,却发现四周的脚步声逐渐杂乱。
她抬起了头。
几秒时间,自己的四面八方,全是***。
自己守着的这辆车,已经成了座漂泊在太平洋中的孤岛。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男友变***后我把他拐走了全文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