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替身我不当了(顾霆宴阮柔)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顾霆宴阮柔)

导读:主角是顾霆宴阮柔小说叫做《豪门替身我不当了》,小编分享豪门替身我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本以为对顾霆宴来说,是解脱,谁知道一个月之后,那个绝情的男人竟然主动找***……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霆宴阮柔小说叫做《豪门替身我不当了》,小编分享豪门替身我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本以为对顾霆宴来说,是解脱,谁知道一个月之后,那个绝情的男人竟然主动找***……

小说简介

爱上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将这份爱维持下去;阮柔爱了顾霆宴五年的时间,她的爱卑微到尘埃,从不敢要求得到什么,即便如此,到头来,她差点将自己都弄丢了。那件事情让阮柔彻底的清醒了,为了不将最后一点尊严都丢尽,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顾家;本以为对顾霆宴来说,是解脱,谁知道一个月之后,那个绝情的男人竟然主动找***……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全文阅读

夜凉如水。
月色照进屋内,床上的女人闭着眸,乌发如漆、琼鼻樱唇,长长的眼睫微微颤动。
半梦半醒的阮柔感觉到一只灼热的手抚到她纤瘦的背上,顺着背脊摩挲向下。
阮柔嘤咛一声,不自觉地迎向那人,明明意识还未清醒,身子却已有了反应。
“霆宴……”
阮柔睁开惺忪的眼,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透着冷峻,细长的眸即使盛满情欲也隐约透着锐利。
他削薄的唇微抿,一手便轻松扯开束缚的领带。
顾霆宴一手将她扯到自己身上,而他则坐在了沙发上。
坐在他身上,阮柔顿时清醒过来,灼热的温度从他身上传来。
她害羞得小脸通红,像是被染上一层潮色。
“霆宴,你、你回来了啊!”
顾霆宴按住她后脑勺靠向自己,像捕猎野兽般吻住了阮柔的唇。
一番唇上舌战后,阮柔***不已,媚眼如丝。
顾霆宴眸色转深,陡然抱起阮柔将她放在桌上,大手一挥,桌上的茶具呯令砰啷地摔了一地。
意***迷的阮柔吓了一跳,顿时清醒了过来。
“等等……霆宴,我……有话跟你说。”她双手抵住顾霆宴的胸膛。
顾霆宴神色不悦,“又是要钱?”
“不……”
阮柔刚想否认,又想起昨天后妈打电话过来,说阮爸的病要立马进行手术,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她咬了咬唇,才又开口,“是。”
顾霆宴松开她,居高临下地看她,眼神冷漠,“这次要多少?”
“三百万。”阮柔面上勉强地一笑,解释道,“是我爸爸他……”
“我对你家里人不感兴趣,想要钱,可以。”
顾霆宴将领带扯下,扔到她脸上,冷冰冰道,“取悦我。”
阮柔面色一僵,难堪到想哭。
“钱不要了?”顾霆宴睥睨着她,声音凉薄。
阮柔咬紧了下唇,双手发颤地抓住领带两头,像是将自己身心都奉献般的捧到他面前,然后蒙住了他眼睛。
顾霆宴一声冷笑,再次将她按倒在桌撕掉她的衣服,便***地要了她。
大理石桌冰冷坚硬,撞得阮柔后背疼得抽气。
她尽量迎合顾霆宴,却惹来对方哑声骂了句,“***!”
他攻势不停,且愈演愈烈,情迷之际,仿佛已忘了身下那人究竟是谁。
“芷雅,芷雅……”
顾霆宴用暗哑的声音深情地呼唤着,但那人却不是她。
多少次,他都是这样。
阮柔压在眼底的泪终于克制不住地涌出,她捂住嘴,不敢让他听见自己啜泣的声音。
芷雅,是顾霆宴的初恋。
阮柔和她长得有七分相似,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在阮父重病住院的时候,顾霆宴也不会出手相助。
从那天起,她是他的地下***,从一开始她就清楚地认识到一点。
对于霆宴来说,她只是初恋的替身而已。
然而,她还是丢了心,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不知是不是心里太难过,以至于阮柔感觉小腹隐隐作痛。
她推了推顾霆宴,弱弱地喊停,“霆宴,我不太***,能不能……不做了?”
正是动情之际,她的话像冷水般泼过来,顾霆宴面色阴鸷。
“阮柔,你要记住自己身份!你不过是我***的一个***,有什么资格喊停!?”
顾霆宴掐住她的脖子,动作反而更加***起来。
小腹的疼痛骤然加剧,阮柔小脸雪白,泪光盈盈的仰头看他,颤着声音求他。
“霆宴,求你,停下!我好疼啊!”
顾霆宴眼里划过残忍的暗芒,俯首在阮柔耳边,声音仿佛毒蛇的冷嘶。
“阮柔,别在我面前演戏,我不会相信的!你们一家子有多虚伪,我早就看穿了!”
“好痛!我、我不是……”
阮柔***地推搡,却引来霆宴越发强势地逼近。
忽然间,阮柔浑身一软,便彻底失去意识。
顾霆宴怔了下,看了眼身下紧闭双目,面无血色的女人,就连呼吸都微弱得奄奄一息。
他心里一惊,立马直起身来。
“嗒嗒——!”
随着他离去,一股浓烈的***味涌上鼻息。
鲜红从阮柔身下流出,染红了她雪白的***,顺着桌面滴落在地。
“……阮柔?”
醒来时,阮柔闻到了医用酒精的气味,入目是四处的白色一片。
她蹙起细眉,侧过脸便看到了坐在一旁顾霆宴。
他修长的双腿随意的摆放着,微抬的下巴透着冷傲和不可亲近。
阮柔动了动唇,“霆宴,对不起啊,我……”
“你怀孕了。”
阮柔的话戛然而止,她神情一震,怔怔地低下头,柔软的手微微按住了小腹,不敢置信地重复他的话。
“我怀孕了?”
她的肚子里竟然有一个小宝宝?
“我已经给你安排了下午的手术。”
顾霆宴站起身来,声音冰冷无情地说:“手术后好好休息,以后记得吃避孕药。”
阮柔如坠冰窖,手脚发凉,“什么手术?”
顾霆宴居高临下地看她,漆黑的眼一片阴凉,他反问她,“你说是什么手术?”
阮柔的脑子像是被锤子***砸了一下,整个人都震晃了片刻。
她猛地捂住小腹,惊慌失措地焦急拒绝。
“不要!我不要打掉孩子!这个孩子是我的,你不能打掉他!”
顾霆宴的眉眼瞬间阴沉,他大步上前拽住阮柔的手,俯身逼视她,冷冷地强调。
“阮柔,你不过是我的***,取悦我才是你应该做的!别做痴心妄想的梦!”
“那我不做了!”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免费阅读

阮柔的眼中盛满泪水,明明想哭却拼命抑制住。
她睁大了眼,哽咽着说,“霆宴,我们分手吧!当初你说过的,我想走随时都能走的!”
“你做梦!”顾霆宴甩开她的手,目光嫌恶地看着她。
“霆宴,我求你了……”阮柔眼角的泪落了下来,柔弱又无助地苦苦哀求。
顾霆宴扫了眼她的小腹,猛地撇过视线。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别妄想用孩子来做筹码!”
“我没有,我只是……”
“只是想利用孩子拿到更多钱?”顾霆宴冷呵一声,目光冷冷地看她,“说吧,要多少钱才肯打掉孩子?”
阮柔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心痛到呼吸都变得困难。
她嘴唇颤抖着问,“霆宴,你觉得我会为了钱而打掉孩子?”
“平时要钱不是挺勤快的吗?打掉孩子,我给你五千万。”说着,顾霆宴就要掏出钢笔和支票本。
“我不要你的钱!”
阮柔像***到绝路般,骤然爆发出了愤怒。
她将身边所有摸到的东西往顾霆宴身上砸去,尖声大吼。
“如果不是你让我不要出去工作,我也不用三番两次问你拿钱给爸爸治病!”
顾霆宴挡开砸过来的枕头,双手扣住她肩膀将她按在床上,又是一声刺耳的冷笑。
“你以为我不知道?阮正剑今天上午还在澳门赌大小,陪着你后妈逛商场、买名牌,看起来可没一点像有病的样子!”
阮柔一怔,神色无措又茫然起来。
“不可能的,林姨说,爸爸生病需要治疗,所以我才……”
顾霆宴眼里划过一道复杂,但很快又生出厌恶。
他掏出纸巾擦手,冷声吩咐保镖,“在门外守着,盯着她进了手术室再向我汇报。”
阮柔身子一抖,她抬起眸,却只看到对方冷漠离去的背影。
而后,门砰地声,关上了。
病房里恢复静谧,只有凌乱的一切在提醒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阮柔心焦不已。
要她乖乖接受手术,绝不可能!
阮柔摸着小腹,眼神逐渐坚定起来,不管顾霆宴怎么想,她都一定会好好保护孩子的!
房间只有一个出口,门口是出不去了,她只能另想办法。
阮柔环视一圈后,看向了窗户。
病房在二楼,背靠后山,只要小心一点,就不会有人发现她逃了!
阮柔刚翻出窗外,一股邪风突然袭来,险些把她刮下去。
幸好她死死抓住护栏,要不然肯定得摔断腿。
过程虽艰辛,但所幸有惊无险,半小时后,阮柔踩在厚实的地面上,整个人都松了口气。
平复好心情后,她低下头混进人群中。
一出医院,阮柔立马打车回家。
打开门却见阮正剑和后妈林芬芳跪在一个刀疤男身前,身旁围着一群流里流气的人。
阮柔转身想逃,却已来不及了。
“柔柔,你回来了啊!”阮正剑眼睛一亮,期待地问,“钱拿来了吧?快、快救救我!”
阮柔抿住双唇,面色复杂地问,“爸,你是不是把钱都拿去赌博了?说什么治病,其实只是向我要钱的借口是不是?!”
“都什么时候了,还问这些!”阮正剑急了,伸手就是一巴掌,“我是***!不过是向你要点钱,难道这你都做不到吗?!那我还生你干什么!没看到这些人要弄死我吗?!”
他看向阮柔的眼神恶***的,不像是在看亲生女儿,反而像是在看生死仇人。
阮柔的***像是刀绞似的,疼得一抽一抽的。
捂着***辣的脸,阮柔面上露出失望的神色,“爸,我没钱给你,以后都不会有了。”
为保住孩子,她得想办法避开顾霆宴耳目。
之后的日子可能会过得很艰苦,她根本没办法再时不时给阮正剑去挥霍。
她原以为阮正剑要钱治病,所以才三番两次向霆宴伸手要钱。
哪怕被误会是不要脸的拜金女,她也无话可说,但没想到***竟这般可笑。
“阮正剑,你不是说你女儿有钱吗?!”刀疤男没了耐心,“告诉你!老子今天收不到钱,男的拖去卖器官,女的抓去当******!”
林芬芳吓得脸都白了,“阮柔,你这个狠心的小贱人!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如果我和***出事了,那就都是你害的,你这个害人精!”
这是什么歪道理?!
阮柔不敢置信。
林芬芳见阮柔不肯松口,便扭头就说,“龙哥,如果真要拉人去抵债,你抓她去吧!她长的漂亮,说不定能成为头牌,给你赚更多的钱呢!”
阮正剑也急急点头,“是是是,龙哥,或者你可以先尝尝,我保证让她伺候的你舒***服的!你放了我吧!”
刀疤男闻言,打量的目光顿时扫向阮柔。
阮柔心底一凉,她害怕地往后退,颤声说,“你们别乱来!”
刀疤男眼底有抹不去的淫意,一挥手,示意手下抓人,“把她给我带到房里!”
“不要!”阮柔想跑,却被人一前一后堵住。
“小***,你放心,我们龙哥会好好疼爱你的。”几个男人猥琐地笑着逼近她。
阮柔被对方抓住,挣扎不过,被半拖半拉着朝着房里拽去。
不管她如何大声叫唤,阮正剑两人都没半点反应,只低三下四的向刀疤男求饶。
阮柔的心凉了彻底。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冰冷的男音,“我可以帮阮***还钱。”

小编推荐

豪门替身我不当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