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被夫君宠爱(姜楷韵顾宗清 )

每天都被夫君宠爱(姜楷韵顾宗清 )

导读:姜楷韵顾宗清小说《每天都被夫君宠爱》特别推荐,每天都被夫君宠爱全文讲述了:一想到待会要被顾星涎当成萝卜啃,她就有点儿紧张。一紧张,肚子就有点儿疼。而且有越来越疼的趋势……

小说介绍

姜楷韵顾宗清小说《每天都被夫君宠爱》特别推荐,每天都被夫君宠爱全文讲述了:一想到待会要被顾星涎当成萝卜啃,她就有点儿紧张。一紧张,肚子就有点儿疼。而且有越来越疼的趋势……

小说简介

可她连身后的人都没看清,就被拽着拖进了附近停车场上停着的一辆加长林肯。
被压在座椅上,她准备尖叫呼救,可双唇却被一只宽厚的手掌捂住了。
眼睛吓得大睁。

每天都被夫君宠爱全文阅读

被放到床上的时候,舒夏还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呆呆的坐着,看亮起灯的浴室。
一想到待会要被顾星涎当成萝卜啃,她就有点儿紧张。一紧张,肚子就有点儿疼。
而且有越来越疼的趋势……
再顾不得什么,她连忙下了床,去敲浴室的门,声音软萌又委屈:“顾星涎,你开开门让我进去!”
“顾星涎求求你,快让我进去,我肚子痛!!”
就在她准备喊第三遍的时候,门打开了。
只着***的男人呈现倒三角的完美身材,站在门后看着她,忍不住戏谑:“对今晚迫不及待了?”
“……”舒夏压抑住自己想翻白眼的愤怒,立马挤身进去又把男人往外推,“我要上厕所,大的!”
顾星涎一愣,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身材对面前的女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也就在这愣神的一会功夫里,他被舒夏毫不留情地推出了浴室。
门关上。
女生红着脸坐到马桶上,酝酿了许久都没有酝酿出什么,只是小腹像是受凉那般,超级疼。
忽然,意识到什么,她连忙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算了算,又低头去看***。
最后,就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似的,笑出了声。
门外,正为舒夏在衣帽间挑选睡衣的男人,发现床头的手机屏幕亮起了光。
他过去拿起查看,只见是浴室里的人发的信息。
舒夏:“QAQ我来大姨妈了,这个惩罚能不能延后七天?”
顾星涎面带疑惑地看向那扇门。
不多时,那人又发了条信息过来:“还有一件事……我的卫生棉搬到客房了,顾星涎,你能不能帮我去拿一下?”
附带了一个猫咪求人的表情包
默默无语的顾星涎:“……”
除了帮她,还有什么办法?
半个小时后。
换洗好衣服,又收拾好狼狈的自己。
舒夏从浴室出来,目光落在正在床上默默看杂志的男人。
想着自己来着大姨妈,肯定是睡不好了。便决定去客房睡。
可刚走到门边要推门出去,身后就传来了男人低沉的一声:“过——来——”
她扭过头看他,满是不解。
顾星涎补上后半句话:“说好了今晚陪我,不做,也得陪我。”
不、做。
哇,这个男人要不要脸的,那种秘事,怎么能挂在嘴边,不害臊的么。
舒夏按捺住自己愤懑的心,认命地走过去。
可刚走到床边,就被男人一拉摔进他的怀里。
两个人挨在一起。
舒夏的唇直接落在了对方的脸颊上。
彼此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睡衣,相互润透。
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味也逐渐与舒夏的味道融合在一起。
彼此对视了好一段时间,顾星涎率先挪开自己的视线,翻身将女生放到床的里侧,一本正经地安排:“睡吧。”
“哦。”
舒夏把自己藏进被子里,然后侧着身体仔细打量面前认真看本子的男人。
想到从明天起自己就不用“陪.睡”了,嘴角不自觉勾起。
心情好了,就想找人唠嗑:“唉,顾星涎,我很好奇,你还在沉睡的那段时间,能听见我每天跟你说的话吗?”
“意识清醒的时候能听到。”
“那你听到我说了什么?”
男人合上本子,也躺下来,侧过身看着她,一字一句:“按.摩.棒。”
什么鬼。
她***拍了他一下,***道:“这个梗是不是过不去了!”
“呵。”男人轻笑。
不想再跟他聊天,舒夏一边打哈欠,一边挥了挥手:“我睡了,拜了个拜。”
“先别睡……”男人抬起她的下巴,问她,“明天我要去华城开会,三天后才能回来,回来那天我还要去参加一个拍卖晚会。你想要什么礼物? ”
困得不行的舒夏一脸无所谓,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三分钟后,气息变得无比平稳。
顾星涎侧过头,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笑,最后从后拥住她,亲了亲她的脖颈,十分亲昵。
其实她说的话,很多他都忘了。但清楚记得……她比任何人都要在乎自己。
她对他的好,让他也想对她好。
哪怕有一天她真的会伤害他。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
舒夏醒来的时候,顾星涎还在睡。
灯光下的他比起平日的淡漠,多了份温柔。
色.心渐起,还带了股痒意。
她凑过去轻轻亲了一口他的嘴唇,然后火速从床上下来,一溜烟地跑进客房。
用了平时十倍的收拾行李的速度,然后趁着天还没大亮,悄***地溜出了顾宅。
偷亲顾星涎这种事,真像在做什么大逆不道的恶径一样,从亲的那一秒心里就是慌的。
即使逃出了家门,舒夏也还会怕被他抓回去严刑拷打一番。
后来,安枫和助理陈眠接到她的时候,再次看着别墅感慨了一遍:“你家,真大!”
“跟个***一样。”
舒夏扭头看了一眼这座房子,勉强承认是大:“别耽搁时间了,快走吧,等下市区会堵车的。”
“哦,哦。司机快开车。”
车子扬起飞尘。
飞速驶向环城高速。
陈眠给舒夏化妆:“等下一到现场就要去摄影棚拍定妆照,我先给你打个底。不过说真的,姐,最近你的状态是真的好。”
“是吗?”
“是呀,就像是被滋润过一样。对吧,枫姐。”说着,陈眠还用手肘顶了顶安枫。
安枫正在刷微博,被提醒后心不在焉又含糊不清地点点头。
陈眠疑惑,看向她的手机:“枫姐,你刷什么呢。”
安枫转头看向正闭目休憩的舒夏,几乎是要哭了:“夏夏,怎么办,那天晚上在明安阁广场上,你和厉辰影好像被狗仔拍了。”
原本紧闭双目的人,瞬间睁大,立马坐正身体将安枫的手机拿过来查看。
果然,此刻她和厉辰影的名字已经上了热搜,热搜下面也有自己与厉辰影的照片。
“怎么会这样?”
“都怪我,如果我没喝醉,就不会这样了。”安枫陷入自责。
舒夏立马安慰她:“不能怪你,是狗仔过分,无孔不入。”
“可现在网上都说你是厉辰影的……***。怎么办?”
“……”舒夏听了,顿时放心许多,一脸的无所谓,“这种事需要我们担心吗,该担心的是曝出这种不靠谱料的狗仔。”还好只是和厉辰影,没有爆出她和顾星涎。
“嗯?”安枫一愣。
舒夏拍拍她的肩膀:“据我所知,厉氏具有明城最强大的律师团,像这种绯闻,那狗仔砸锅卖铁都填补不了要支付的赔偿金。”
安枫瞬间笑了。
舒夏也正要笑,可手机***响起了。
没看是谁打来的,她直接按下了接听,“喂?”
熟悉的声音顿时在里边响起:“去哪了?”
语气仿佛隐藏着***的怒意。
舒夏抿抿唇,看向一脸八卦地朝自己看过来的助理和经纪人,咽了咽口水,假装云淡风轻:“当然是逃离你的世界啦。”
音落,潇洒无比地放下手机。其实……心里紧张得一批。
安枫凑过来,满是好奇:“电话里是你的植物人老公?”
“嗯。”
“哇,那这声音也太苏太好听了吧。”
陈眠:“可是一般声音好听的都长得不怎么样……”
舒夏满是认真地跟上:“对,真人丑爆了!”
“啊?”安枫顿时转为一脸同情,“那你这么好的基因不是浪费了么……不行!夏夏,答应我,为了祖国下一代,请立马离婚找个帅气小鲜肉谢谢。”
“会离的。我不仅要离婚,还要找十个帅气的小奶狗。”
音落,舒夏觉得挺好笑,还傻傻的呵呵了几声。
准备拿起手机发微博宣布自己目前是单身,且与厉辰影的绯闻更是子虚乌有,以达成安抚粉丝的效果。
结果发现……
丫的,高贵冷艳顾星涎根本就没先挂这个电话,而她也根本没按到关电话键。
计时器还在显示着数字的跳动。
仿佛是她寿命的倒计时……
吓得惊呼一声,舒夏连忙丢开手机,满面惊恐。
陈眠不解,去捡回来。
“姐,干嘛呢?见鬼啦?”
“我觉得我要完蛋了。”
舒夏悲怆地看着被递过来的已然黑屏的手机,灵动的目光陷入呆滞……
凉了凉了。
——
拍完定妆照。
从摄影棚出来的舒夏,正好撞上同样穿运动校服装去拍照的刘美妍。
一开始有点儿惊讶于她在这,但想到上次李峥说她在争取自己之前的角色,就有点儿不奇怪了。
只是很想感慨一句,估计这次的拍戏之旅又会是硝烟弥漫的一场大戏。
随口打了声招呼。
刘美妍却嗤笑一声,十足的不友好:“你千万别觉得我演了女二咖位就不如你了,这部电影要不是能撸下奖又是明延男主,我绝对不会参演。”
“哦,是么。”舒夏一脸无所谓。
刘美妍见她这样,立马跳脚:“你什么态度!”
“我什么态度?”
“凭什么你永远都是一副看不起我的态度?”
“是你自己心里有问题。”说完,舒夏没理她,踩着小白鞋大步离开。
一路走到人烟稀少的厕所门口,她准备去换个姨妈巾。
谁知厕所都还没迈进去,肩膀上就被施加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往后拉扯。
第一反应是刘美妍来找茬了,第二反应就是挣扎。
可她连身后的人都没看清,就被拽着拖进了附近停车场上停着的一辆加长林肯。
被压在座椅上,她准备尖叫呼救,可双唇却被一只宽厚的手掌捂住了。
眼睛吓得大睁。
也是这一刻,她发现压着自己的人是顾星涎。

每天都被夫君宠爱免费阅读

“要离婚?”
“想找小鲜肉?”
“我很丑?”
男人低沉的嗓音犹如凛冬的寒雪,刺骨生疼。
舒夏听着这如钢炮似的一个个问题,赶忙摇头否认,大睁着的一双眼,红彤彤的,光看外表就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怜惜。
男人放开她。
靠回到座位上,冷色的眸光显露出六亲不认的狠戾。
“你不是应该已经飞去华城了吗?怎么会在这?”说话时,舒夏的声音微微颤抖。
没办法,她实在是被刚刚“***”的经历给吓到了,没办法在极短的时间里舒缓好心情。
顾星涎目光落在前边,语气生硬:“因为某人说要逃离我的世界。”
舒夏低下头,百般无奈:“就这样?”
“可不是么。”这时候,前座的薛助理笑出了声,“***飞机都要起飞了,总裁一听你这话,直接从飞机上下来,让我带他过来找夫人你。”
“薛助——”似乎发现自己成了别人口中的笑料,顾星涎冷着脸,开口警告。
薛助理不说话了。
舒夏却觉得好玩极了。
“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顾星涎轻咳一声。
舒夏凑过去,声音里不再有害怕,反而是十足的调侃。
“顾星涎,你就因为一句话千里迢迢地来找我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特别像一种动物……想知道是什么动物吗?”
“闭嘴。”男人转过头,与她对视,满脸写着“本大佬不想知道”。
舒夏却捧住他的脸颊,笑得可爱:“特别像小蝌蚪,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听过没,就你这样的。”
“舒夏!”
“好啦,就开个玩笑,用得着这么严肃么。现在蝌蚪星涎找到青蛙舒夏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她要开门下去,可手掌被大力握住。
显然,顾星涎并不想让她离开。
“再陪我坐一会儿。”
舒夏转过头一脸莫名其妙地将人看着。
直到,看到他眼底一丝漠然的时候,想了想,还是松口了:“那好吧,再陪你三分钟。”
薛助理却看向了自己的手表,十分为难:“总裁,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得走了。这一次与华城封氏的合作不能迟到。”
男人没说话。
但舒夏发觉他握着自己的手,一直在往里收紧。
闷骚,肯定是心里有话但碍着面子不说。
“顾星涎,有话就说吧,我听着呢。”
男人也不闷着了:“等我回来。”
“好~”乖巧答应。
“还有一件事。”身侧的声音越发低哑,“如果以后,你觉得有什么地方惹我生气了,只需要做一件事,我就可以不生气。”
舒夏好奇地回过头,想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这样神奇。
却在转回头的下一秒,双唇被男人含住。
她微微后退一些,也没能有半点逃脱。
不过,这个吻很短,短到让她觉得刚刚的亲吻并没有发生。
并且退离的男人,不论是面上还是眼底,都没有丝毫的情愫。
舒夏惊讶地伸手轻轻触碰自己发麻的双唇,懵懵地看着他:“你说的讨好,就、就这样?”
男人一本正经:“就这样。”
——
一个人默默地回到拍摄现场。
安枫还在教育陈眠:“都说了让你看好舒夏,这拍戏的公园这么偏僻,万一舒夏被人***了怎么办。”
陈眠虽然知道自己错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嘟囔:“舒夏姐那么大一个人,怎么会被***……”
“你!”安枫怒目而视。
陈眠连忙摆出“我错了”的神情。
舒夏忍不住发笑。
她从她们身后绕过去,一边揉揉陈眠的脑袋,一边又安抚安枫:“你也是的,我这么大一人了,会被***?”
虽然刚刚被顾星涎“***”的时候,她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反击能力。
“这不是担心你么,哪怕不是被***,你现在穿得跟初中生似的,万一被拐跑了怎么办?”
舒夏噗嗤被逗笑了。
“不过姐,我刚给你抹的唇蜜哪去了?”陈眠凑近仔细一看,果然没了。
舒夏一愣,伸手放到自己的双唇上。
目光里闪过刚刚那个短暂的吻,还有顾星涎退离时,泛着水光潋滟的双唇。
脸变得燥热起来。
她随意找了个借口:“可能是我刚喝了水,不小心擦掉了吧。”
“那我再给你抹上。”
“好。”
……
因为明延的档期问题,一开始导演安排的都是舒夏单人或是与刘美妍的对手戏。
两个在现实生活里势同水火的人,却要在电影里演一对亲密无间的好友。
这难度……还挺大。
至少导演是那么认为的。
可是出来的效果却还好,不至于让人觉得是塑料姐妹花。
所以一下午的剧情拍摄极其顺利。
舒夏混这个圈子七年了,演技早已在各式各样的磨练中,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以前,她总被人说是花瓶、带资进组。
但这些年她沉寂了不少,那些盯着她喷的人也少了许多。
路人看到她演的戏,觉得演得好的时候,也会不遗余力的夸赞。
总之,有失有得。
坐在休息区,舒夏等待下一场戏的开拍。
与导演对接完下一场戏的刘美妍,恰好在这时过来,并坐到了她对面。
“没想到你接我的对手戏还挺稳。”
“你也不错啊。”
两个人喝着自己助理给泡好的金银花茶,勉强没有在摄影棚前那般针锋相对。
只是,不针对舒夏,那就不是她刘美妍了。
打破难得的和谐,对面的女生很不客气地开口要求:“yuri的代言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后天晚上的慈善拍卖会,我希望你主动退出。”
舒夏皱皱眉,笑了。
“你在开玩笑?”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退出?”
刘美妍一脸不屑:“这是我作为老同学,给你留下的最后的面子。难不成你想三天后所有人都嘲笑你输的样子吗?”
“慈善不比输赢,其次你又凭什么觉得我……一定不如你?”
“呵,圈里还有谁不知道你是厉辰影的***,厉辰影在豪门圈里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他泡过的女星都可以组成足球队了,你不过是几十分之一,难不成还想成为真爱?”
厉辰影……
舒夏有点儿头大,看来真的有很多人真情实感地认为她是厉辰影的人。
不过难免、难免。
“可你怎么就肯定我不是真爱呢。”她一脸的有恃无恐。
刘美妍被她的自信唬住了,一时间还真有点拿不准。
于是讪讪地表示:“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我还能再劝你什么呢。大不了后天晚上走着瞧呗。”
舒夏嘴角勾起,气势一点也不输:“好啊。”
——
晚上回到剧组定下的酒店,舒夏一个人呆在阳台上背诵剧本。时不时还会看向小圆桌上放置着的手机。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很想念顾星涎。
这两个月,她没有离开过他太长时间,每晚都会回家,每天陪他入睡,照顾他。
她觉得,这种想念,一定是所谓的“母性”在作祟,而不是因为她喜欢他。
况且昨天晚上……
她又不是没去茶厅外偷听他们的对话。
她不过就是顾星涎的一个工具,除此之外还想奢求怎样。
趁早让他利用完,惩罚完,然后遗忘。这样,等办好离婚手续,他依旧是他高贵的顾氏掌权人,而她继续做自己的小明星。彼此就再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不会产生任何不该有的交集。
就在她给自己***的时候,手机打进一个电话。
她拿起看了一眼,发现是明延。
本来是要挂断的,但她还是按下接听。
“有事吗?”
“给我一个机会,为五年前那个不成熟的我赎罪。”
目的真明确……
可其实关于五年前的事,舒夏已经很记不太得了,因为她没有刻意去回忆,几乎是将那些都当成了上辈子的事情。
只不过有一件事,她至今想起个大概,心也仍旧会难受。
五年前她和明延在同一个公司出来,她先火,明延后火,两个人炒cp,总算是让他有了些水花。
作为新入娱乐圈的小透明,两个人互相加油打气,一起度过最艰难的时光。
她和明延的感情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友达以上恋人***”。
后来,她出了事,被雪藏被***,仅仅一天时间从高峰掉落谷底。
明延的一句话,更是让她在谷底翻不了身。
他说:“与舒夏联系的富商很多,我出身贫寒,配不上优秀的舒夏。”
一句话,撇清了他们暧昧的传闻,让舒夏有了无数被***的谣言,更是一手打造她嚣张跋扈的大***人设。
活脱脱虐了一波粉,又靠着贫寒子弟艰苦营业的人设在圈子里火了一把,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但……他现在要为过去的自己赎罪?
舒夏喝着自己泡的一杯苦咖啡,靠着苦,回忆了一遍自己所受的罪。
最后笑了:“舒家是造船的,不是搞爱心义卖的。不批发圣母。明延,请你记得,我们的友情死在了五年前的冬天。”
“舒夏,这几年我一直在为你搭桥搞人脉,你是知道的。我这几年在娱乐圈最后一点初心,就是想要你重新站到我的旁边,与我一起肩并肩。”
“明延,没有你那么好笑的。亲手锯断了我原本能重新愈合的腿,还说想和我肩并肩。”恰好,手机提示没电了,舒夏也不想继续说些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刚入住隔壁房间的明延,看着挂断的手机,默默放下。
一旁的经纪人见他这样失魂落魄,忍不住出主意,也有私心想借着舒夏最后的价值,再炒作一波。
“我打听到后天晚上舒夏要参加一个慈善拍卖晚会,竞争对手刘美妍。你要是想赢回她的心,不如一掷千金得美人一笑,哪怕她不会原谅你,至少也在她面前刷了一波好感?”
明延抬眸看向经纪人:“可以吗?”
“可以。现在哪个女明星不想借你的热度炒作一波,你和舒夏炒作,对她也好。”
明延垂眸,也不想再去纠结里面的利益关系:“那你帮我安排吧。”

小编推荐

小说《每天都被夫君宠爱》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小说,每天都被夫君宠爱全文免费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