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片日光(佟那那苏予安)

半片日光(佟那那苏予安)

导读: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佟那那苏予安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佟那那苏予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 顾长安,讲述了“那是因为我捡到他的挂链,看那个绳子断了顺手给编了一条。”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佟那那苏予安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佟那那苏予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 顾长安,讲述了“那是因为我捡到他的挂链,看那个绳子断了顺手给编了一条。”佟那那义正言辞地,故意声音高了两度。

小说简介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她是美术特长生,难怪邱莉让她做宣传委员。他也才开始留心她办的板报,甚至偶尔也看看校报,因为她是校报的美编。
有一次他从佟那那和钟毅桌子边走过的时候,瞥见钟毅正拿着一团红绳子在求佟那那。他坐回座位,耳朵却竖着。
“求你了,帮我编一条吧!”钟毅求人的时候,尤其求女生的时候,总是阴阳怪调的。
“不行,你找别人,我可没空。”

半片日光全文阅读章节试读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她是美术特长生,难怪邱莉让她做宣传委员。他也才开始留心她办的板报,甚至偶尔也看看校报,因为她是校报的美编。
有一次他从佟那那和钟毅桌子边走过的时候,瞥见钟毅正拿着一团红绳子在求佟那那。他坐回座位,耳朵却竖着。
“求你了,帮我编一条吧!”钟毅求人的时候,尤其求女生的时候,总是阴阳怪调的。
“不行,你找别人,我可没空。”
“你上回不是都给乔羽编了一根了吗,怎么就不给同桌编?太那个重色轻友了吧!”钟毅撇撇嘴。
“瞎说什么啊!”佟那那的小拳头一下落在钟毅身上,脸上却是绯红了。钟毅的声音太大了,万一让苏予安听到怎么办呀。
苏予安听到了,心底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的感觉。
“那是因为我捡到他的挂链,看那个绳子断了顺手给编了一条。”佟那那义正言辞地,故意声音高了两度。
钟毅说:“那你也顺手给我编一根吧,不,编两根,我正好送给我邻居。”
佟那那知道他和他的邻居关林娟儿系特别好,最后还是挨不过他求,帮他编了两根。苏予安看到数学课上钟毅帮佟那那打着掩护,她做贼一样一会儿低一下头、一会儿低一下头在桌洞里捣鼓。
难怪数学考得差,上课净不干正经事儿。苏予安想。
佟那那这一天编了几根红绳子她自己都记不得了。自习课上,她把编好的两根给钟毅,然后咬了咬唇,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又拿了两根,冠冕堂皇地说:“你拿给方倩和她同桌。”
钟毅把玩着手上这两根,冷不防佟那那又给了两根。“给谁?”他没听清。
佟那那向后努了努嘴。
“为什么啊?”
佟那那把早就准备好的托词一口气说出来:“你傻啊,就你跟那谁带着这个红绳,老师还不一看就看出来你们有问题?你让其他同学也戴着,老师就会以为这是流行饰品,就不会往那方面想。我这可是在保护你啊!”
钟毅感动坏了,忙不迭接了那两根红绳子,转身送给苏予安和方倩。
“什么东西?”方倩问。
“幸运手环。”钟毅说。
“不用,谢谢。”方倩拒绝地很不客气。
“戴上吧,很灵的!”钟毅想,如果方倩都不要这东西,那么苏予安肯定对这东西更不屑一顾。这些学霸的脑回路大都差不多。“佟那那亲手编的,瞧这手工,未来的毕加索的真品你还不早点收藏起来啊。以后人家成名了就能卖大价钱!”
佟那那再也坐不住了,“除了毕加索你还知道什么呀?我爱的是卡萨特,快叫我卡萨特。”
虽然苏予安并不知道卡萨特是谁,可是佟那那说这句话的时候唇角含着笑,眼睛闪着光,那样有生机的倔强模样让人心跟着一动。
方倩仍然没有接受那根红绳子,苏予安却从钟毅的手里接过来,“给我吧。”然后很自然地把两根都戴在了左手手腕上。长短合适地像是专为自己打造的。
他望了望佟那那一眼,目光专注地说“谢谢了。”脸上是淡淡的笑容。
目光交接的那一瞬间,佟那那心跳如雷。她想自己一定是花痴透顶了,才会觉得那个目光好看又深情。
方倩埋头做着作业,眼角却瞥向苏予安的手腕。他的手长得修长而好看,手腕骨有一条很优美的起伏。白皙的皮肤衬的那两根红绳子特别耀眼,大小刚好。确实是特意为他做的。
方倩收回目光,继续做作业。
方倩一点都不喜欢佟那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不太喜欢。
人和人相处的时候有时候,不见得凭借什么具体的事件来决定相处的态度,而仅仅是一种感觉。方倩对佟那那的感觉就是:这是个完全不同于自己世界的人。她有一隐匿而卑微的自负,也许她自己都不承认这种在暗处的自卑,是在骨子里的。
佟那那像个玻璃球,一直就是透亮透亮的,好像就没有发愁的事情一样。看着单纯,虽然不见得是真单纯,但是确实没有阴暗,就是那种被父母仔细放在手上珍重的孩子。而这,是方倩的逆鳞。
方倩从来没体会过父母的珍重。父母来自小镇,她是家里的老大,下面有一个弟弟。父母的天平完完全全地倾向到弟弟身上,留给她的爱有限。
或者说,“父爱”“母爱”这两个词对她来说太陌生并且矫情。似乎能把她拉扯大并愿意让她继续读书,就是他们的爱。方倩感激而珍重。她从小就知道,除了读书上大学这条路以外,她再无旁路可走。如果她不想重复父母的生活。
她喜欢苏予安,理智而克制,是那个年纪女孩子稀缺的冷静。方倩有一种直觉,他们是一个世界的人。
相同世界的人,有一种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嗅出的味道。方倩的喜欢埋得很深,不像佟那那。她一眼就看出来佟那那看苏予安的眼神是不一样的。可是方倩从来没把佟那那放在眼里。不同世界的人也许会相互吸引,但能注定不会长久走下去。这是属于方倩的骄傲。
因为高中入学的时候遇到多年难得一见的暴雨,军训就被推到了高二。这一年八中换了新校长,自然有了新做派。
高一学生和高二学生要一起进行军训,学校的场地不够大,最后学校决定把学生们一同放到军区进行封闭训练,也算是一种新的尝试。
学生们得到要去军区军训的消息时都兴奋不已,因为大都是头一回离开父母,又是和同学一起生活,都满心满怀的憧憬。
学校用大巴士把学生们拉倒了军区,这群第一次离家的孩子兴冲冲地在宿舍里左摸摸、右摸摸,要么就三三两两聚着聊天。

半片日光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飞纽约是乔羽的临时决定。赶在年末的最后一天,他幸运的订到了最后一张机票。虽然是经济舱,但也好过独自开车长途奔袭。
他记得上一回去纽约是参加好友钟毅的婚礼。三月初的天气,芝加哥的春天仍然遥不可及。天色是阴暗的,看不分明层次的云层,互叠成灰色的幕,笼罩着天空。
也许是出行的日子不好,他一个人沿着八十号州际公路一路向东,天一直都灰蒙蒙的。毫无景色可言的旅途,更有一种异乡的落寞感。仿佛那些尊贵的身份、荣耀的光环、瞩目的成就,都统统丢在了芝加哥北郊肯尼尔沃斯空旷的豪华别墅里。
等到后来他才明白,落寞的不是那时的天气,不是沿途的风景,不是那些沧桑而破败的大大小小的城镇,不是那一望无际的平原,或者延绵不绝被白雪覆盖的山头,而是那颗分明孤独却要奔向别人热闹的心。
到达奥黑尔机场,办理好登机手续、过安检,一直到在飞机上安放好随身行李坐下,一共花了乔羽近三个小时。要不是钟毅死乞白赖的恳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老婆回国后他***的生活,急需他这个死党来拯救,乔羽说什么也不会把假期浪费在这种时间上。
起飞前,机长从驾驶室里走出来解释说飞机需要配平,希望前排有乘客可以自愿调换一下座位。乔羽看了看,周围大多是成双结对的旅客,于是举了手。
同乔羽一起主动换位的还有一个年轻的黑人。他们互相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然后依次在新座位上坐下。
等到飞机起飞以后,年轻人开启手机,插着耳机跟着歌曲摇摆起来。幅度不算大,乔羽虽然不太喜欢,但也没有觉得困扰,于是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唱到***时,黑人小伙跟着音乐唱出了声。乔羽已经阖上的双眼,突然睁开了。
It's been so long,That I haven't seen your face已经那么久没有看到你的脸。
I'm tryna be strong,But the strength I have is washing away我试着坚强,可那能力早已消逝不见
It wont be long before I get you by my side那不会太久,在你回到我身边
And just hold you,tease you,squeeze you,Tell you what's been on my mind我要抱你逗你抓紧你,告诉你是什么在我脑海里面
……
飞机这时候穿过一个气流,无所适从的失重感,和人力不能为的失措感瞬间袭击而来。然而当飞机再次平稳下来,他仍旧无法熄灭心底的那一层失重。
因为太过熟悉这首歌,所以他也轻轻的跟着哼起来:
I wanna make up right now,na na na我现在就想和你破镜重圆,那那那,
Wish we never broke up right na na na,希望我们从来未曾分开,那那那
We need to wake up right na na na,我们现在应该重新开始,那那那
……
黑人小伙也觉察到他的合唱,摘掉耳机惊讶地问他:“你也喜欢这首歌么?”
乔羽笑了笑,“是的,我喜欢。”
是的,他喜欢。他从没想到过自己是这样长情的一个人,喜欢了这首歌那么多年。他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冷情,所以那么多年没有再听过、也没有再唱过。原来不是忘记,不过是不敢想起。
他永远记得那一年深冬的夜晚,在KTV里,佟那那从他手里抢过麦克风说:“下面我要唱一首‘那那之歌’。”
等到她点好歌开始唱了以后,他才知道她唱的是这首《Right Now》。
钟毅在边上起哄,“乱讲,这怎么是‘那那之歌’了?”
佟那那极其有耐心的唱完A段,在要唱***的时候抢了一句:“下面就是啊,听好了!I wanna make up right now,那那那……”
他的眼角渐渐浮起酸涩,每一句歌词,每一个音符,甚至MV里的每一个画面,都仿佛是刻在他脑海里一样。
When you have everything,what could you possibly desire?MV开始时候的字幕,当你拥有了全世界,还想要什么?他从不敢轻易地问自己。
从纽瓦克机场降落,出了机场一路堵车,乔羽到达时代广场的时候已然快接近零点了。意料中时代广场附近街区早已经次第关闭***了,想进去找钟毅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打了电话给钟毅,没有人接。只好在稍远的街区找到一家小店先吃点东西。
东西刚点好,钟毅的电话才打过来,说自己被卡在42街里,现在想出去根本不可能。乔羽听到电话里有女人问:“在跟谁打电话?”
钟毅笑嘻嘻地说:“朋友”。
乔羽低声笑了笑:“不是说老婆回国心灵***吗,怎么身边还带个妞儿啊?不怕我跟你老婆告状?”
钟毅鬼嚎一声,压低了声音:“你这个没良心的,人家这不是想帮你撮合撮合吗?可惜你来晚了,不然今天多合适啊。天寒地冻地抱着姑娘取暖,等到12点再来个新年吻,啧啧,好事儿不就成了吗?”
想一想,在百万人之中,相拥着搁冷风里冻个几个小时,出也出不去、进也进不来,一起挨冻、受饿、蹩尿——果然是一种患难方能见真情的适合情侣的自虐活动。
乔羽忽然想起那一年,冬风吹着细雪,在花园广场迎接新年的事情,好像不过就是昨天而已。但彼时年少,恍然间岁月已变了人间。只是心底有一处被雪覆盖的角落,等不到他的春天。
“你还是自己慢慢享受这种不人道的活动吧,我先吃点东西,回头散了咱们再联系。”
乔羽收了电话,侧头望向窗外。霓虹闪烁的不夜天,照见路上形色匆匆的陌生的人们。临近零点,所有的人似乎都停下了脚步,为了这一刻驻足。隔着那么远,也能听到山呼海啸的倒数声。
乔羽打开手机,在一个号码上停留了很久,终是拨了出去。然而耳边传来的却是:“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does not exist,please check it and dial later.”
过了十二点,又等了两杯咖啡的时间,钟毅才带着一个丰腴的靓丽姑娘找到乔羽所在的小店。
见了乔羽,女孩开始滔滔不绝地咒怨起纽约该死的交通。是的,如果不堵车,乔羽还是很有可能和她一起等待新年倒计时的。对他产生好感,并不是什么叫人意外的事情。跟这样身材颀长挺秀、皮相漂亮的男人一起相拥着,就是零下二十度能擦出火来。她双眼丝毫没有掩饰对他的浓浓的兴致。
然而乔羽将目光掩在他长长的睫毛中,垂下的目光阻断了任何试图闯入他心底的试探,打过招呼后并没有继续深谈的意思。他安静地喝着今晚,不,今晨的第六杯Espresso,礼貌而冷漠。
打发掉钟毅带来的女孩,两人回到钟毅家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凌晨四点了。没有女主人的家格外的凌乱,乔羽皱了皱眉头,后悔没去住酒店。
洗漱好从洗澡间出来,看到钟毅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乔羽走过去踢了踢他,钟毅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嘟囔了一句:“干嘛?”
“问你个事儿。”乔羽在沙发上坐下,擦着头发。他慢悠悠的搓着头发的动作,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异样的声调却泄露了他心底的不安。
这样的不安,从来是不属于万事从容潇洒的乔羽的。除了一个可能。
钟毅仿佛嗅到了什么,瞬间清醒过来,扬着下巴很是机警地问:“什么事?”
乔羽的手停了下来,转过头静静地看着钟毅,“佟那那,她怎么了?怎么手机成空号了?”
钟毅“靠”了一声,亮给他一个“果不出其所料”的神情。他就知道,这些年来,能让乔羽手足无措的,只有那一个人。
钟毅***翻了他一个白眼,觉得不解气,又添了一个恨铁不成钢的凶光。可这更让乔羽觉得他是知情者。
算了,反正他早就在钟毅面前没所谓面子了,所以乔羽索性破罐子破摔的半蹲着揪着钟毅的衣领,“别给老子脸色看了,你知道什么快点说!”
这些年钟毅实在是觉得乔羽爱的憋屈。是的,一直觊觎着哥们儿的女朋友,爱不得、放不下、说不了、忘不掉。也不知道是爱的太深,还是因为“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在作怪。
钟毅叹了口气,谁还没个犯浑的时候呢?也许习惯了倚翠偎红的人,总要在一个女人那里跌伤。这就是所谓“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钟毅抹开乔羽的手,“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啊。算了,跟你说也没什么。那那和苏予安吵崩了。你知道苏予安这几年发迹了,跟原来越来越不一样了。这回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那那大概是真挺不下去了……”
乔羽惯常镇定的脸上终是有一丝动容,眼睫动了动,“分了?她现在在哪?”
钟毅又叹了口气,“也说不上分没分。谁都不知道,听说去哪个贫困山区支教去了。”话刚说完,乔羽腾地就站了起来,不可意思地望着钟毅:“什么?支教?”
他不能想象,那个看上去笑得神采飞扬,骨子里娇气的佟那那怎么受得了那样的苦?还是生活给了她太多的伤痛,其它的苦在这些伤痛面前都不算个事儿了?他突然后悔了,两年前他为什么不把她带走。
钟毅拍了拍他,示意他坐下,“我说,算了吧,这么多年了,人家两口子的事儿,咱们瞎掺和什么劲儿啊。”
乔羽颓丧地坐下,点起一支烟,猛吸了一口,“钟毅,他们没结婚,不是两口子。”
乔羽从来没觉得一条路能有这么漫长。先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然后转火车,再转是汽车,最后一趟坐的是三轮摩托车。
扬起的风沙跟宜城铺天盖地的雾霾不同,卷着的冷风是成粒的,吹到脸上很有存在感,有一种砂纸在磨皮的感觉。素日有款有型的头发,如今真正是自由的享受着自然的造化,摆出各种不可思议的造型,是乔羽这一辈子从来没体验过的。
开摩托车的大叔穿着磨得发亮的破旧的老棉袄,即便在这种天气里,脸上仍然带着淳朴安详和的笑意,仿佛这世间压根没什么值得闹心的事情。他用着乔羽听不太懂的方言,劝慰着他:“年轻人,这世上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佟那那苏予安完整版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