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惊鸿一世(楚樱樱祁鸿)

许你惊鸿一世(楚樱樱祁鸿)

导读:主角是楚樱樱祁鸿的小说许你惊鸿一世完整版全文特别推荐,小编带来了许你惊鸿一世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这是干嘛呢,你媳妇干不好的事就推给别人了?不带这样坑自己亲女儿的。

小说介绍

主角是楚樱樱祁鸿的小说许你惊鸿一世完整版全文特别推荐,小编带来了许你惊鸿一世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这是干嘛呢,你媳妇干不好的事就推给别人了?不带这样坑自己亲女儿的。

小说简介

楚樱樱自从穿越到古代之后就一直都享受着大家闺秀的生活,只是没想到这样美好的生活竟然会戛然而止,当楚家因为他人的算计丢了官职,并且被贬之后,她就知道自己的生活不能像之前那般肆意潇洒了。后来好不容易家里在县城稳定了下来,楚樱樱作为一个罪臣之女必然会受到他人的排挤和嘲笑,可是这些都无所谓,毕竟好好的与亲人生活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就在她努力用自己现代的知识照顾自己家人的时候,祁鸿这个不在乎他人传言的人出现了,这个人会是那个让她幸福的良人吗?

许你惊鸿一世免费阅读

繁华热闹得京城,见证了一代代朝臣的没落与高升,楚宅坐落在京城的右侧,北辰朝尚且以右为尊,可见楚家在北辰的地位。
楚樱樱和一大家子站在楚宅门口,看着楚宅的大门缓缓关上,官兵站在两侧,楚樱樱当了十五年的大家闺秀,第一次站在门口被人评头论足,这作为一个现代人难以忍受其他人更视为奇耻大辱。
楚家家主楚士堂昨日还为北辰朝户部尚书,而今日就被贬为离溪县县丞,而楚樱樱的父亲作为楚家长子本为当朝典仪,作为一个闲职直接被罢免。
楚樱樱内心也是无奈的,过了十五年衣食不愁的日子,咋的一下子啥都没了。
一位官兵站在楚宅大门,“一日期已到,楚宅奉圣命现已封禁,楚大人请尽快前往离溪县上任!”楚士堂虽已被贬,被风吹的头丝虽凌乱,却不曾显落魄。
“楚士堂会遵圣命,尽快前往。”
楚樱樱扶着母亲柳妍站在楚家一众女眷之首,柳妍望着楚宅大门缓缓关上,好像自己数十年的光阴都被挡在门外,而现在的她肚子里的孩子再也见不到繁华的楚家了。
楚樱樱看着自己的母亲轻轻的抚摸肚子里的孩子,眼光却一直望着紧紧关闭着的楚宅,她看着她这妈,感觉她的眼泪绷不住了赶紧轻声安慰,不然她又要哭了,谁叫她的眼泪不值钱呢,她可千万不能哭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母亲,虽然以后楚家不似当初,但是只要家人都在,楚家肯定会再现当年盛世。”
柳妍只当自己的女儿在安慰自己,她深知北辰朝被贬***,不仅仅是地位的改变,更像是弱肉强食。
楚家倒下了,当年楚家得罪的大家每个人踩一脚,就足以让现在的楚家爬不起来,甚至于难以生存。
楚樱樱安慰自己母亲的话也不是说说,她虽然觉得祖父得罪皇上被贬,但是隐隐觉得不太对劲,素来***被贬都应该是偏远县区,而离溪县以繁华而闻名,其旅游,水上贸易尤其著名,虽然离京城较远,但是却并未有其他被贬***那样条件艰苦。
楚家前往西郊的宅子上,这是楚家的祖产,因为是祖母的陪嫁,所以并未被封。
楚家将在这里整修两天,然后前往离溪县,楚士堂带领着长子楚灵运、次子楚灵希前往书房商议,而祖母则带着女眷前往厅堂。
林栀依嫁入楚家已经四十多年了,盛世时期的楚家,在京城也算是金字塔塔尖上的家族,她那时也算是高嫁了。
林栀依端坐在椅子上,看着家里大大小小的女眷,日后的楚家不能像之前那样富贵繁华了,身上的锦绣华袍,也不如当初耀眼。
“今日的楚家你们也看到了,楚家骤然被贬,不复当日,我们即将前往离溪县,家仆众多,总要削减些,一来减轻负担。二来楚家既然被贬,不能太过招摇的带这么多的家仆前往离溪,容易惹人耳目,所以,各屋要将自己的下人打点好。”
林栀依这段话并没有明说该怎样处理下人,她就是想看看,如果自己不明确的说,那一家是能够处理得当的。
柳妍虽然是长房长媳,却是父母手上的掌中宝,老公眼中的柔弱媳,现在身怀六甲的她更是不理家事。
楚樱樱听着祖母这话,放出些下人自然是现在最好的办法,现在的楚家不需要这么多的下人。
但是,放那些,放多少都是看每个家的女主人怎么安排了,从这些安排也能看出,未来谁能胜任楚家当家主母了,祖母好办法。
这不愧在这女人堆里呆了几十年的老女人,不对,老祖母,***!
楚樱樱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只得摇摇头了,先不说她怀着孕呢,就自己妈这样哭哭啼啼,眼泪不值钱的女子,也就古代有了吧,就算她同意,我都不愿意,她要是当家这家还不要败光了。
“再说第二件事情,楚家现在已不是当初,这两天我们还要在京城,所有的女眷都不允许出门,不能抛头露面,虽然楚家已经没落,但是规矩不会随着地位变化而变化。”一众女眷都点头说是。
“最后,作为女儿我理解大家的心情,如果想和自己的娘家联系的可以让李嬷嬷递书信,但是不能给娘家添麻烦,不要哭哭啼啼的,现在的楚家和以前不一样不能拖累其他人。”
柳妍听着家婆这样说,把写给母亲的信往手袖里塞了塞,她不想为难自己母家,但现如今她还有两个孩子和丈夫,她不能不担忧孩子的未来。
楚樱樱回到自己的房间,大丫鬟惜莹端水上前为她洗漱,“***,先洗洗,马上开饭了。”
“惜莹,我们房里的两个小丫鬟,饭后回报母亲把她们放出去”
“可是***,如果再把她们放出去的话,你这里只有我、惜诺和惜缘了”
惜莹跟了楚樱樱十几年了,一直以来楚樱樱的话她从未说过不,楚樱樱也是没把她们当丫鬟,毕竟,做姐妹可比做丫鬟要真诚的多,她还是惊讶惜莹可是从不反对我说的话的。
楚樱樱也知道她为自己好,若我自己不说,母亲一定不会减少她房里的丫鬟,况且她却觉得丫鬟忠心更加重要,数量本就没那么重要。
“今日,祖母说要每房削减人数,母亲这人本来就优柔寡断的,我房里的事,还是我自己决定把,省的她费脑子”
“是,***,奴婢明白。”
随后,见惜缘急匆匆的跑进来,“***,你快去夫人房里看看,出事了。”这个妈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这又是得罪谁了。
楚樱樱刚拿起筷子,便急匆匆放下,快步走向柳妍的房间,只见祖母坐在首座,柳妍跪在一边,丫鬟在两侧。
“樱儿拜见祖母,不知母亲出了何事?”楚樱樱赶到时似乎祖母已经说完了,正等待着什么人,却没想楚樱樱更快的到了。
“樱儿,祖母早上已经说过了,不允许给娘家抱怨,更不允许拖累娘家,而你的母亲呢?刚刚就收到了柳家的支援银两,更甚的是柳家因为是否帮助楚家,闹得很不愉快。”
楚樱樱听到这里,明白祖母为何如此生气,为何不让联系娘家?一是不想让其他家多关注现在的楚家,更不想楚家风雨一来就向他人伸手,二是现在的楚家骤然被贬,圣意难以揣测,为了各自的家族不得不避免与楚家接触,外祖父母不忍女儿受苦,施以援手,而家中其他人肯定不会同意,毕竟现在楚家不同往日。
我的亲妈啊,早上刚说完,你现在就忘了,想要叛逆挑错了时候把。
“樱儿替母亲向祖母道歉,母亲现已六个月的身孕,请祖母让母亲先起来。”
林栀依看了看她的肚子,身子确实越来越重了,便道:“柳妍,灵运求娶你的时候我曾说过,你确实是一个大家闺秀,并且容貌姣好,只是少了些睿智,所以我并不想你能管好楚家上下,知道你并不善于管家,我也不要求你,但是我希望你能服从安排,以前我可以宽容对待,但是如今希望我的严苛能够给楚家一份安定,你可懂得?”
柳妍擦了擦眼泪,“媳妇知道了。”
“柳家的银两,你派人送回去,楚家还没到需要接济的地步,你放心楚家就算没落,也会保护子孙后代的。”
柳妍没想到家婆能猜到自己的想法,其实寻求的林家帮助她也是迫不得已,去到离溪县,多点钱财在身边也放心些,离溪那里我们毕竟是外人。
林栀依想了想,柳家虽然不是位高权重的家族,还是冒着风险接济楚家,这份情,她记住了。
“大媳妇,今日柳家能够接济今日的楚家,这份情我领了,日后樱儿,你们都要记住这份情。”楚樱樱福了福身,“是,祖母,孙女定不会忘记了。”
看着祖母离开,楚樱樱安慰着柳妍,楚灵运从外面走进,“妍儿,你感觉还好吗?”柳妍看着丈夫走过来,委屈极了。
“夫君,是我没用,我只是想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能过的更好些,他出生就没享过福。”“没事的,没事的,事情过去,你没事就好。”楚樱樱看着父亲这样宠爱母亲,觉得其实傻人有傻福,只有这样宠爱媳妇的丈夫,才有如今这哭哭啼啼的女人,果然女人惯不得啊。
有丈夫的安慰,柳妍渐渐止住了哭泣,楚灵运从温声细语也慢慢的变成了正常,
“樱儿,你坐下,我和你母亲有事与你商议。”看着一贯一来都温和的父亲突然严肃认真的看着自己,内心觉得哪里不对劲。
“之前大房的家事一直由你母亲打理,对外说是你母亲,其实更多的是由柳嬷嬷代管,你母亲怀孕后更是不管家事了,现在柳嬷嬷因为年老,也管不了太多了,我和你母亲考虑之后,以后大房的诸多事由你来管。”
这是干嘛呢,你媳妇干不好的事就推给别人了?不带这样坑自己亲女儿的。
“父亲,我之前从未接触过大***宜。”柳妍自己心里清楚,让自己未嫁的女儿管家确实不合适,现如今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了,况且,大房一直都没有男孩出生,庶子都未曾看见,若是这一胎还不是男孩,家婆又要催促自己给夫君纳妾了。
“母亲知道,但是你也了解母亲,不能很好的驾驭下人,现在柳嬷嬷离开了,事情更加繁杂,母亲希望你能试试,对你以后也是有帮助的。”
楚樱樱内心一个无奈,您那里是想着对我有帮助的,明明就想当个闲人,她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肩膀上挑不起重物。
“樱儿,你作为长房长女,之前也学习过管理家事,现在是你运用上的时候了。”这个宠妻狂魔,合着这夫妻两就是合伙套路我的。
“是,樱儿明白了,父亲母亲你们得答应我的条件,我才答应。”
“你说。”
“以后长房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管,你们不得插手,并且都得站在我这边。”你们想让我们管理,那我就管,但是你们也得交权利,这就叫以退为进。
楚灵运同意的很迅速,因为他知道长房也没什么大事,自己的女儿他还不了解,她也翻出什么风浪,就当给自己的媳妇减轻负担,省的她每天都说管家压力大还要我花力气去安慰。
回到自己的房间,楚樱樱刚才没反应过来,楚家被贬,为何自己的父亲却还想着如何套路我管家,没想着如何自救了,就算不自救,你去离溪铺铺路也好啊,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算了,懒得想那些了,还是想想如何管家吧,现在的楚家可就是一个烂摊子,谁接受谁倒霉,稳亏不赚,看在自己老妈大肚子的份上,也就勉强接受把,想当年我也是几十号人的头头。

许你惊鸿一世全文阅读

楚樱樱准备起床时,惜缘就端着水进来,楚樱樱净完面,“***,明日我们就要前往离溪县,今早夫人说尽快解决大房的事情。”
“等吃完早饭,叫汪晓来见我。”
“是,***。”
楚樱樱早饭过后汪晓就过来了,“汪晓,今日叫你前来是商议大房下人的安排,祖母说了要我们放出些人。”
汪晓早已听闻楚家放出些下人,楚家现在一有风吹草动,他都得知道,这是作为一个管家的自觉。况且对于他来说放出那些人也是很重要的。
“大***,楚家大房现在共下人45人。”楚家在接到圣旨那天的时候,祖母已经将年龄尚小,且资历尚浅的仆人放出了些,剩下的人也算楚家的老人了。
“你去把他们的***契都拿过来,然后给我一份***,这份***里还要有他们日常的表现,你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的,我要的是***的情况。”
汪晓在楚家混了这么多年了,就是个人精,楚樱樱是想提醒他,不要想着从这件事拿好处,接下去的日子里,下人的作用很重要,活要干得好。而这个汪晓嘛,也得看看他是否是个有用之才。
惜莹看汪管家退下了,“***,三***来了,在外面等了挺久的。”
“杏儿来了,快让她进来。”楚杏儿是楚家大房的嫡出三***,今年也8岁了,“长姐,杏儿来给你请安。”楚樱樱看着自己的圆嘟嘟的妹妹,一看就欣喜。
“杏儿,今日怎么这么自觉。”
“长姐,我就是想来问问你,楚家是不是快要倒了。”楚樱樱忘记了这个妹妹最强大的技能就是哭,眼泪汪汪,楚樱樱不得不感叹基因的强大,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杏儿,楚家还没有倒,虽然我们被贬,但是我们都还在一起呢。”楚樱樱一边给她擦眼泪,边安慰她。
“那我听柳柳姐说,楚家未来会越来越差。”这个楚柳柳,一天到晚一张嘴只会乱说,如今楚家被贬虽显落魄,但是还未前往离溪,怎么就能断定未来如何呢?
楚柳柳是长房贵妾周姨娘所生,生母是大理石少卿的嫡女,自然她自己觉得虽为妾所生但是其母为嫡出,她的身份自然与其他人不一样。
“她还说母亲不管家了,现在长姐管家。”
“杏儿,日后确实是长姐管家了,母亲现在怀着孕,长姐只是帮助母亲,让她好生养胎。
“杏儿只是担心长姐,怕你受人笑话,我不想长姐被人笑话。”
小小的人儿本应该没烦恼,却一直为我担心着,给她擦了擦眼泪,“放心,长姐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长姐会尽全力的做好的。”爱哭包的小脸一下子就笑了,脸上还挂着泪呢。
“我就知道,长姐是最厉害的了。”
“杏儿,你虽为女子,但是我们长房未有男子,长姐不要求你能有多厉害,日后能护楚家,只要求你坚强,日后楚家是何样,我们都不知道,只要我们都在,楚家总有一天会再次站起来,你要相信楚家。”
“长姐,你是第一个和我说这些的人,母亲只告诉我,女子本就柔弱,却未告诉我要坚强。”那个哭哭啼啼的妈,能教自己女儿的可能只有柔弱了。
若是以前,她说的也并无道理,柔弱的女人更加受丈夫宠爱,高门大户的女子,前半生有父母家族护着,后半生有丈夫护着,确实不需要懂得其他,俗话说: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楚樱樱突然想到自己那个爱哭鬼的母亲,一生的顺遂让她忘记了人世险恶,这世间不仅有温柔体贴的丈夫也有心猿意马的丈夫,不仅有温和和蔼的家婆,也会有搬弄是非的家婆。
她想要告诉杏儿,祸福相依本就人生常态,况且在这个女子本就地位低下的时代,柳妍的经历本就是一个美好的意外,但是不代表着每个女子都有柳妍那样好的运气。
“杏儿,母亲她很幸福,父亲对他很好,即使是这样她也不得不经历父亲娶了周姨娘和柳姨娘,楚家被贬,长姐向你保证,我们也会像外祖父外祖母护着母亲那样护着你,日后离开楚家的日子过得好与坏,是和你自己息息相关的,所以光有柔弱,自然是不够的。”这一刻,楚杏儿觉得长姐的成熟甚至于超过了母亲。那当然了,楚樱樱好歹之前也活了30年,虽未嫁人,但是独自在外漂泊的她早已知道生活远没有想象那么轻松。
“长姐,杏儿知道了,日后我定会好好的学习,不让眼泪轻易的流下来。”楚樱樱笑了,笑的明媚灿烂,自己已经活了45年了,教一个八岁的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午饭后,汪晓就将大房的所有下人***呈了上来,每个人后面都有批注,不仅有干的活,还有干活的好坏,楚樱樱看着还是比较中肯的,并没有偏私。
“汪管家,你的评价我也看到了,你觉得接下来不适合在楚家继续干的我也认同,你把这些人都召集过来,让我和他们谈谈。”
“是,***,奴才这就去办。”
惜莹一直现在一边,“***,以前楚家地位高,下人也多,每个房里的人是只多不少,偷懒的是自然是很正常的。”
楚樱樱当然知道了,别说这种古代里签了死契就和铁饭碗一样的存在了,偷懒耍滑的做事那是正常不过了。
“惜莹,我不是让这些人都走,我只是想看看有多少人想走,想走的人楚家留不住,剩下的人,我只是要警醒警醒他们。干的好的人我也要让他们看看,他们如何干活的,上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的。”
楚樱樱这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先来一招杀鸡儆猴,警醒一下仆人们。惜莹马上跪下了,“***,惜莹一直都是勤勤恳恳的做事。”楚樱樱马上把他扶了起来。
“惜莹,你们三个人都是我的心腹,你们每天做事我自然心里清楚,快起来吧。”惜莹知道***不会赶她们走,现在***是当家人,和***表忠心是没错的。
惜诺推开门,盈盈的走进来,“***,汪管家带领着十几位仆人,已经到了门口。”“好,惜莹,带上银子,一起出去。”
楚樱樱看着这十几个人,以年纪大的居多,看来不论古代现代,成为了老人***病是越来越多了。
“今日叫你们前来,想必你们也知道了,楚家要减少仆人,而你们就是大房正在考虑人,把你们召集在这里我就想告诉你们,为什么是你们。”
楚樱樱把目光转向一位衣着鲜艳的浓眉细眼的妇人,“刘娘子,你在厨房,总是偷偷拿菜,接济自己家,你以为大家都看不到吗?”刘娘子扑通的跪了下来。
“大***,我只拿过一次,我再也不敢了。”楚樱樱看着这个女人,同为女人她知道生活的艰难,但不能用这些作为借口,去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况且她也不是她说的第一次这么简单了。
“是不是第一次,你自己心里清楚。”
刘娘子知道这个大***是一定要让自己走了,抬起头看着楚樱樱,“大***,奴婢的主子是周姨娘,如果奴婢要走,也得让自己的主子知道。”
呵,这还真是打狗也得看主人,连你我都镇不住,白活40多年了。
“周姨娘?难道不是楚家大房的一员吗?如今我是楚家大房的主事,父亲母亲亲命的,刘娘子你或者是周姨娘有任何异议,可以随时向他们提。”
楚樱樱看着刘娘子不说话,接着道:“不管在座的主子是谁,总而言之都是大房的人,那我就有权利管理你们。”
底下的人都一一低下了头,“楚家并不是逼你们走,但是像刘娘子这样损害主人家利益的人,就是非走不可。其他人,我多多少少知道你们平时干活偷懒耍滑,但也不是不可饶恕的事,话我已经说到这里了,想走的去惜莹那里领十两银子,拿了***契就可以走了,想留下的,日后如果在让我发现你们干活偷懒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别说银子没有了,楚家会把你们卖了,至于卖到那里,你们都应该知道。”
底下的人都不自觉的面面相觑,楚樱樱勾出了一个嘴角,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不能够改变这个时代的任何规则,只能去适应,就如现在,作为当家人,就要管理好下人。
作为伟大的***国家**人,一直倡导的都是人人平等,但即使是现代,人人平等也是奢望,这里更是从来没有平等二字可言。
这些人都犹豫不决,楚家现在被贬,日后地位不高,一直留着还不如离开,还能寻个好去处。
还有就是楚家又是被贬到离溪县,离溪县虽不如京城,但是也不失一个好地方,这样被楚家赶出去,能有什么好地方能收留。
“刘娘子,你虽然损害了家族的利益,但是楚家也不是无情的人。惜莹,给十两银子给刘娘子。”刘娘子一开始还对楚家一肚子不满,这个大***一上来就拿自己开刀,但是终究她没有把她逼上绝路。
楚樱樱知道把一个人逼上绝路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既然这样,还不如给她一个体面,也让大家看看,楚家绝不是无情之人。
渐渐的有一部分人去惜莹那里拿了银子和***契,另一部分不动,说明他们愿意留下来,最后留下了7个人。
“愿意留下的,我保证楚家大房绝不会亏待大家,只要大家认真做事。”“是,奴才/奴婢们谨遵大***教诲。”
“汪晓,把离开人的***交给母亲看看,没问题后交给祖母。”
“是,大***。”汪晓恭顺的退下,留下的下人也跟随着离开。
“惜诺,你去通知那些离开下人的主子们,告诉他们是他们自愿离开,若是人手不够,可以和我商议。”
“是的,***。”
惜莹扶着楚樱樱回了房间,“***,这次我们大房只离开了8人,会不会太少了,听说其他房有二十几人离开。”
楚樱樱知道惜莹说的其他房是指二房,楚家共三子三女,长子和次子皆为楚家嫡出,三子为庶出,三夫人娘家地位不高,也为庶出,性子谦和,掀不出什么风浪。
二夫人,名为王若盈,林栀依心疼小儿子没有官位,为他撮合一位出生较高的妻子,是为兵部侍郎的嫡***,家人都宠爱的原因娇蛮任性的很,用如今的话来说就是作天作地。
二夫人知道柳妍虽为长房长媳但是懦弱,不能扛事,故而想事事都压过长房一头,自己的丈夫没有官职,本就心有不甘,这些不甘矛头都对着大房。
“不用理她,她事事都想着压大房一头,却不知道放出下人这件事本就有利有弊。做不好,倒霉的本就是自己。”
“***如何解读。”“放出下人多,姨娘肯定心有不满,现在楚家落难,姨娘们的心本就不安,在把她们的下人放出去,让他们从不安变成愤怒,光姨娘这一摊子事儿,够他喝一壶了。”
“那***就不怕老夫人那边觉得大房太过娇气。”
楚樱樱轻声笑道:“祖母也没说要放那么多人,更没说人放的越多越好。”惜莹琢磨楚樱樱的话,好像是没这样说。
“放下人出去本来就不是一件好办的事情,也是不地道的,毕竟楚家的下人跟了楚家这么久了。关键是如何合理的赶人走,还不让别人抓住话柄。”
“二夫人放了那么多人走,肯定那些人都有怨念。”
“二婶本想在祖母那长脸,却不知,祖母现在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楚家内忧外患。”

小编推荐

许你惊鸿一世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