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香不怕食肆小(夏鱼池温文)

饭香不怕食肆小(夏鱼池温文)

导读:夏鱼池温文小说————饭香不怕食肆小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红桦幽所著,讲述了夏鱼一朝穿越,成了一个小农妇。刚嫁的男人是个病秧子,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夏鱼表示:这些都不是问题,最重

小说介绍

夏鱼池温文小说————饭香不怕食肆小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红桦幽所著,讲述了夏鱼一朝穿越,成了一个小农妇。刚嫁的男人是个病秧子,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夏鱼表示:这些都不是问题,最重

夏鱼池温文内容介绍

辰时二刻,日头渐上,一顶大红喜轿停在了白江村东头的一个石砌小院前。
没有新郎官,没有唢呐队,整个迎亲队伍冷冷清清,寒碜得可怜。
随轿的喜娘往地上撒了一把果子糖,说着吉庆话:“花轿到,贺新人红梅多结子,日子蒸腾上,好事连不断,喜事年年现。”
一路跟在轿子后凑热闹的孩童争相抢着地上的喜果喜糖。
轿子抬进入院内,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头跟喜娘和抬轿人说了几句感谢话,又给每人塞了个红布包,然后端着木盘走到院门口,往地上撒了些铜钱,算是把新娘子娶进了家门。

饭香不怕食肆小全文阅读

撒在地上的铜钱虽然不多,但也有不少人抢着捡。
一个瘦高的妇人探着脖子往前瞅,撇嘴道:“狗蛋娘,这书生家好歹也是娶亲,咋连张桌子都不舍不得摆 ?”
“罗芳,他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旁边的妇人掐了点糖疙瘩塞在孩子嘴里:“听说池书生快不行了,连床都下不来,也就再有个把月的事了。钱都看病花了,这能找个媳妇就不错了,还哪有闲钱摆桌。”
而这时,坐在轿子里的夏鱼浑身一颤,一把将头上的红盖头扯下,清秀的小脸上写满了惊慌,她这是在哪儿?
今天早上,夏鱼像往常一样按时去餐厅上班,谁知道一辆面包车在拐弯时失控了,直直地撞向她。等她再睁开眼时,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里,还身披着红色嫁衣。
突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进脑海中,惊得夏鱼半天合不上嘴巴。
原来她穿越了,还穿到了一个没有记载的朝代。
原主的身世还很悲惨。父母双亡,她和弟弟被几个叔婶轮流收养。本到了该说亲的年纪,别家一听她没父没母,还拖着一个七岁的弟弟,都避而远之。亲戚家更不乐意多一张嘴吃饭,就把她贱卖给隔壁村的病痨子书生冲喜。
原主因为这事气得好几天吃不下饭,就在今早晕死了过去,没想到人都这样了,还是被几个婶子塞进了轿子里。
夏鱼一时间气得肝疼,哪有这样害自己亲侄女的亲戚,这不是逼着让原主年纪轻轻就成寡妇吗?
在这个时代,一个十五六岁的寡妇可不是那么容易生存的。
“新娘子,下轿了。”喜娘在轿子外催促道。
夏鱼犹豫了一番,攥着红盖头掀开帘布走出轿子。
想再回去多半是不可能的,上天既然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她就要好好活着,还要活得精彩。
至于这个病痨子相公,反正两人没感情,等他病好了就跟他商量和离的事,到时候也不至于被人戳脊梁说她无情无义抛弃病夫;如果这个相公命不好,没熬过去,那她也不怕守寡,一个人生活岂不是乐得自在。
刚一出轿子,喜娘哎呦一声,急忙抢过她手中的盖头给她盖好:“祖宗哟,这盖头可不是现在取下来的。”
在喜娘的搀扶下,夏鱼蒙着盖头,跟着她进了屋子。
一进屋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难闻的药味,喜娘掩了掩鼻,忍住没表现出嫌弃的样子。
她将夏鱼送到床边,挤着笑道:“新人入房,好事成双。姑爷,挑盖头吧。”
池温文倚靠在床边,面容惨白无色,宽大的喜服松垮垮的挂在瘦弱的身体上,他重重的咳嗽了两声,拿起身边的小秤杆将盖头挑起。
喜娘长舒了一口气,总算结束了。最后她连吉庆话都没说,像躲瘟神一样匆匆出了房间。
盖头掀起后,夏鱼打量了一眼这间破旧的屋子,进门是一张圆桌,桌上象征性地摆了几块喜饼和几根红烛,简陋无比。
屋子东边靠墙摆放着一张书桌,桌上摆着些纸笔;西边的一角放置了一张床,三屋连在一起,中间连个隔挡都没有。
坐在床边的池温文面色惨淡如纸,薄唇无色,眉眼间看不出是喜是悲。他望着正东瞅细看的夏鱼,皱了皱眉,只觉得这姑娘也太大胆了,大婚当天见到陌生男人连个娇羞的模样都没有,就这么大喇喇地四处张望。
夏鱼见池温文正在注视着自己良久不说话,她也不好意思先开口了,一时间,屋里安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
她心里犯起了嘀咕,这个人怎么脸上没一点喜色啊,就跟今天成婚的不是他一样。
这时,方才那个头发半白的老头端着两碗清水面走进来,他把碗放在桌上,对着夏鱼客气道:“少夫人,委屈你了,今天办的喜事一切从简,希望你别介意。忙碌了一早,先吃口面条垫垫肚子吧。”
少夫人?夏鱼望向池温文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这个称呼可不是一般农村人家用得着的。而且,这个老头竟然不是池温文的父亲。
“你们不是本乡人?”
池温文剧烈咳嗽了一阵,说道:“王伯,你说吧。”
这件事村里的人都知道,只要夏鱼稍微一打听就明了,所以也没必要瞒着她。
王伯帮池温文褪去大红色的外衣,边扶他躺下,边跟夏鱼解释:“我们少爷其实是东阳城池府的大少爷,因为命数跟家人相克,八岁时就被送到村里子赖养着,说是外乡人也没错。”
王伯虽然没再详细解释什么,夏鱼心里也已经了然。
大门大户家最是迷信这些事情,池温文恐怕这辈子都回不去池府了。倒也可怜了他自幼没有父母陪在身边,如今生病了也没个人关心。
池温文躺下后,面色好了许多,王伯也稍稍放下心,招呼着夏鱼一起坐下吃面:“我的手艺不怎么好,少夫人别嫌弃。”

夏鱼池温文免费阅读

看着那碗清水面,夏鱼倒是一点也不怀疑王伯的话。她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面条,寡淡无味,就是普通的清水煮面加点盐巴,连点油花都没有,而且面条也煮得失了韧性。
不过,夏鱼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也顾得不上好吃还是难吃,先垫了肚子再说其他的。
“池公子不吃吗?”夏鱼问道。
“少爷早上喝过稀粥了,别的东西他吃不下。现在一日就靠稀粥和药汤子撑着身体。”王伯心疼地回头看了一眼,又提醒道:“对了,少夫人,往后你可不能再叫少爷为‘公子’了,这不合规矩。”
夏鱼点了点头笑道:“知道了,那我就叫池大哥。王伯,你也叫我阿鱼吧,叫少夫人我总觉得别扭。”
王伯应了一声,也没多想,只当是农村小丫头还不习惯。
两人吃完面,夏鱼正要收拾碗筷,王伯拦着她:“我来,你去换身衣裳吧,把喜服弄脏了就可惜了。”
说完,王伯将两个碗摞在一起,端着出了屋子,还不忘把门关上。
夏鱼一愣,这是让她在池温文面前换衣服?
她扭头望向躺在床上的池温文,只见他也正看着自己,一双好看的桃花眼连眨都不眨一下。
夏鱼一下红了脸,指着他娇怒道:“你不准看!”
池温文本打算闭眼,但看到她气急的模样又觉得好笑,他轻飘飘扔出一句话:“我们成亲了。”
夏鱼瞪着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死死攥着自己的衣襟,气鼓鼓道:“成亲又怎么样,我们才第一天见面。”
池温文突然剧烈地咳嗽着,也无心再与她说话,就面朝墙扭了过去,随便道:“换吧。”
夏鱼纠结了一下,还是不放心,在床尾找了个死角才开始换衣裳。
她麻利的换完衣服,见池温文一直没回头,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现在还发愁一件事,那就是晚上怎么睡?
她走到床边,轻轻推了推池温文,一脸纠结道:“那个,晚上咱俩能不能分开睡?”
池温文回身,狭长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我们成亲了。”
夏鱼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立刻心虚地解释道:“池大哥,我睡觉不老实,你现在病还没好,我怕打扰到你休息。”
池温文挑眉,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她,不想同房就不同房,还真会找理由。
池温文没有戳破她,轻描淡写道:“家里就两间屋子,那间是王伯的。你要不愿睡床就打自己地铺。”
夏鱼心头一喜,忙高兴道:“我愿意!”
池温文瞥了她一眼没再说话,强扭的瓜不甜,强迫的事没意思。
商量好住的问题,夏鱼的心情一下放松了下来,对着池温文是一口一个池大哥的叫。
她看着池温文消瘦的脸颊,想着他肯定也一早没吃东西了,便问道:“池大哥,你饿吗?我去给你煮点稀粥。”
池温文一点胃口也没有,淡淡回道:“随便。”
夏鱼哼着小曲来到厨房,王伯正煨着中药汤子,看见她来,立刻起身,恭敬道:“阿鱼,你快进屋里歇一会儿,厨房里全是烟,不干净。”
在王伯心里,夏鱼嫁给了少爷就是主子,可不能干这么脏这么累的活。
“没事,王伯,我在家经常做饭。”夏鱼笑道,“我想给池大哥煮点稀粥,家里还有什么粮食?”
“还有半缸的小米和半袋高粱面,白面也有。”
“王伯,麻烦给我取点小米,等会儿我要煮点小米粥。”
生病的人还是喝小米粥最佳,即容易消化,营养又丰富。

小编推荐理由

饭香不怕食肆小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