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伤人又伤己(黎安甯爵凯桀)

执念伤人又伤己(黎安甯爵凯桀)

导读: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执念伤人又伤己》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佚名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她那时候想的那么天真那么美好……她想到了所有,好的坏的,却绝没有想到过,爵凯桀打从心里厌恶她憎恶她。

小说介绍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执念伤人又伤己》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佚名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她那时候想的那么天真那么美好……她想到了所有,好的坏的,却绝没有想到过,爵凯桀打从心里厌恶她憎恶她。小编为您带来黎安甯爵凯桀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

小说简介

她很想告诉爵凯桀,七年前,他找到她拜托她为爵芯然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时候,当时在得知爵芯然患了白血病。
而很巧合的,她曾做过志愿者留在血库的配型,与爵芯然配型成功,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毫不犹豫的答应救助。
但约莫,就算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吧。

执念伤人又伤己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她很想告诉爵凯桀,七年前,他找到她拜托她为爵芯然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时候,当时在得知爵芯然患了白血病。
而很巧合的,她曾做过志愿者留在血库的配型,与爵芯然配型成功,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毫不犹豫的答应救助。
但约莫,就算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吧。
那时候,突然脑海里闪过那样的想法,鬼使神差的,被心里的执念驱使着,她大着胆子,提出那样的要求:“签了契约,和我结婚,我就救她。”她太想要太想要爵凯桀这个人了,她太渴望太渴望这个人的爱了。
她那时候想着的是,能够呆在他的身边,与他朝夕相处,日久总能生情,等婚后她用真心相待,人心总不是石头做的,总有能够修成正果的时候吧。
她那时候想的那么天真那么美好……她想到了所有,好的坏的,却绝没有想到过,爵凯桀打从心里厌恶她憎恶她。
她更没有想到,爵凯桀一直戴在右手尾指上的那一枚尾戒的来由!
她看过那尾戒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那尾戒的款式偏柔,像是一枚戴在女人中指上的女款镶钻指环,戴在爵凯桀的小指上,不显得突兀违和,反而有一种诡异的契合感。M.CDxS.Cc
七年来,爵凯桀常常喜欢摩挲这枚尾戒,黎安甯没往深处想,只当是这人的习惯。
直到一个星期前,收到的那一封电子邮件……
原来,自己的执着,那么可笑!
自己的爱情,显得多余……
她爱爵凯桀,很爱很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却已经久到忘记了。
孩提时候单纯的喜欢一个人的感情,随着时间的积累,非但没有减退,还一发不可收拾。
可惜的是,她把爵凯桀放在第一位,爵凯桀却对她的这种喜欢,不以为然,甚至十分厌恶。
爵凯桀厌恶她,七年来,这厌恶越来越深。
黎安甯不是没有看清,只是她执着的认为,只要再坚持坚持,就能够看到曙光,直到那一封电子邮件的出现……哈哈,黎安甯,这世上你最可笑!
侧躺在床上,望着面前的背影,那么熟悉,拒人于千里之外。
黎安甯缓缓伸出了手,由身后,环住了男人劲硕的腰,她把脸贴了上去……“很快,你就自由了……我知道,你那么的想要摆脱我,就……送你最后一份礼物吧。”
她闭上眼。
翌日清晨
“爵凯桀,我们一起有七年了吧。”黎安甯拦住了正要出门的男人,突兀地开口问道。
男人面无表情:“爵太太,请让让,今日我要去普罗旺斯。”言下之意是说,现在没空跟她废话。
在听到普罗旺斯四个字的时候,黎安甯肩膀颤了一下,但随即恢复自然,拦住了爵凯桀:“我有话对你说。”
男人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眉心有一丝不耐烦。
“不耽搁你多少时间。”她说:“爵凯桀,七年了,我想送你一份礼物。”
男人眼底越发不耐,抬脚就走:“爵太太愿意浪费时间浪费金钱,那就看着办。”他走出别墅大门,在院子里突然转过身看了她一眼,轻笑:“爵太太送的礼物,我爵某人可有收过?”
他眼底的轻嘲,黎安甯看得一清二楚,心脏涩涩的发疼,忍着那疼,她嘴角扬起笑容,笃定地说道:“不,这一次,你一定会收。”
爵凯桀撇撇唇,不置可否,转身背对着她,不太在意的挥了挥手,彷如驱赶蚊蝇一般。
那枚尾戒,在阳光下,闪了闪,闪花了黎安甯的眼。
怔然目送那人的座驾,轻快地驶离而去,黎安甯转身,回了卧室,在梳妆台上留下一封信,用笔压着,封皮上娟秀的字体写着——to:爵凯桀。
这信封里,一张七年前签订的契约书,一张离婚协议书,还有一张书信。
两个小时后,她送走了之前请来的家政公司和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环视这住了七年的“家”,已然没有了一丝一毫属于她的痕迹。
“爵凯桀,你自由了。”睁着眼,眼泪却淌出眼眶,顺着脸庞滑落,湿了衣襟。
最后再看一眼这七年的“家”,黎安甯转身,离开了这里。
……
远离明珠市的x市,这海边公寓,面朝大海,温馨美好。
盥洗室的浴缸里,躺着一个女人,浴缸里的水,有些满,滴答滴答地溢出了浴缸外,流到了地上,浸湿了落在地上的水果刀。
靠窗的浴缸,百褶窗帘的缝隙里,透过的光,射在满浴缸的水上,鲜红如血!
浴缸里的女人,安静地躺着,瞳孔越来越涣散,浴缸里的水,也越来越鲜红。
滴答,滴答……赤红的水,流到了地上,染红了地砖,这红色,刺眼无比!
对不起啊,爵凯桀,我不知我的执念会伤人……
对不起啊,爵凯桀,你给的喜怒哀乐痛,我都接下,只要这些都是你给的,可我才知,我的爱情,如此多余和可笑……
对不起啊,爵凯桀,你的厌恶你的憎恶你反感你恶心,我都懂,我都明白,七年来,我装作不知,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可真实的事实,却打了我一巴掌……
我不知她的存在,我不知你已有心头所爱,我不是故意拆散……可我还是伤了无辜的人,对不起啊,我把自由还给你了,
可我执念深种,如果我活着,却不能够拥抱你,却不能够再去爱你,我会疯的……
对不起啊,爵凯桀……你自由了,我轻松了……
浴缸里,女人的瞳孔越来越散,一缸的水,也越来越红。
失血的唇瓣,牵出一丝满足的笑,弥留之际,黎安甯心想:终于可以停止这执念停止去爱了……真好……
好累啊……

执念伤人又伤己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boss,回‘浅安里’的住宅吗?”早已等候的司机,在男人上了车之后问道。
男人在听到“浅安里”三个字的时候,眉宇之间闪过一丝浓浓的厌恶。
“不必,先回公司。”冷漠的声音,从薄唇中吐出,司机原本想要张嘴说什么,但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后车座的男人,闭上了嘴,缄默不语。
夫人那么好的女人,boss怎么就是不珍惜。司机心里替女主人一阵惋惜,但终究只敢在心里想一想。
摇摇头,这些大人物的家事,他们这些给人打工的小人物掺和不起。
车子停在了爵氏大楼楼下,“车子留下,你先回去,晚上我自己开车。”
爵凯桀毫不赘言,就跟他这个人一样,惜字如金。
手机打开,有七通未接电话,其中三通都是那个女人的,爵凯桀薄唇满是冷漠,眼底闪过厌恶……对那女人,他只有数不尽的厌烦。
他这辈子,就没被人威胁胁迫过,那女人是个例外。
在夏若的生死面前,她是第一个威胁他的人,她成功了。
爵太太?
她想要,他给她就是。
只是……爵凯桀薄唇勾着冷笑。
23点,爵凯桀走出爵氏大楼,驾车往“浅安里”的住宅开去。
当初与那女人签订协议的时候,有一条就是,只要他人在明珠市,那么每晚务必要回家。
家?
那个地方算是“家”?
不过他爵凯桀答应的事情,那就会做到。
只是爵凯桀十分厌恶那个“家”,每每都是要到凌晨才会驱车回到那个“家”。
车子驶入一个高端别墅群,在一栋法式小洋楼前停了下来。
远远不见那个建筑里亮着灯光,爵凯桀微微挑了挑半侧眉,唇瓣勾勒出一丝嘲弄……五年来,那女人无论他回来多晚,都会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他回“家”,今日倒是有趣,他唇瓣不太在意的扯了扯。
自顾自按下密码锁,推开门,走了进去。
“咔擦”一声,墙壁上的电灯开关摁了下去,一室明亮。
爵凯桀清冷的凤眼,随意扫了一眼沙发,往常时候,那女人都爱窝在那里抱着毛毯看着电视,等着他。
今日不见踪影。
空气中一股死寂的气息,少了一丝人味儿。
爵凯桀微微蹙了一下眉。
也不逗留,直接往二楼去,卧室的壁灯打开,他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皱了皱眉。眼角余光随意一扫,扫到梳妆台上有一封信,那娟秀的字体,写着——to:爵凯桀。
他向来记性挺好,那女人的字,还是认识的。
手里拿着信封,爵凯桀沉思了一会儿,轻笑一声,“刺啦”一声,打开了信封,抽出信纸,半挑着眉头瞅了一会儿叠得工工整整的信纸……那女人,又想出什么新花招?
带着三分好奇,三分轻视,四份厌恶,爵凯桀摊开信纸。
“凯桀,请允许我这么亲密地称呼你一声‘凯桀’,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逾越。”爵凯桀冷眼闪过轻嘲,不太在意地往下看:
“七年前的那个傍晚,在沙滩上,你找到我,跟我说起让我芯然的时候,那时候,我本不该卑鄙的威胁你,提出那样的要求。
我不知道我那时候怎么了,鬼使神差的,我强烈的想要有一个堂堂正正可以站在你身边的机会。
于是,我威胁你娶我,我救芯然的交换条件。
凯桀,不管你信不信,就算你不答应我那要求,我也会救芯然。本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答应。
凯桀,最后要对你说一句话:凯桀,你自由了。”
爵凯桀眼神莫测,拧着眉……这女人,又在玩儿什么新花招?
牛皮信封里好像还有些东西,爵凯桀又抽出来一张纸,狭长的眼睛,顿时眯起:离婚协议书?
他将手上这张离婚协议书内容飞快穿梭一遍,视线定格在女方的签字上,“黎安甯”两个字,墨墨静静地在上面。
又抽出一张纸……七年前的契约书?
爵凯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这一次,这个女人连离婚协议都签了,把契约书留给了他……到底又在玩儿什么花招?
虽有狐疑,但随即,他薄唇微微一勾……管她玩儿什么花招,总之,七年的时间了,他,终于解脱了,终于,摆脱那女人的纠缠了。
“呼~”轻吐出一口浊气,爵凯桀整个人都松快了,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签字笔,飞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他“爵凯桀”三个字。
连同那封信,爵凯桀把离婚协议书一起重新塞回牛皮信封里,这期间,眼角余光扫到信封右下角有一行小字,写着:这就是我送给你的最后一份礼物——黎安甯
爵凯桀没太在意,自然更没有注意到这句话中的深意。
站起身,飞快走出这间别墅,坐进了驾驶座里,手中的信封袋,随意地往车子里一丢。
他竟是没有看出今日别墅里微妙的不同——他们生活了七年的地方,再也找不多那女人一丝一毫存在过的痕迹。
脚下油门一踩,车子轰鸣出数十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他视之为耻辱的“家”,这个让他从一开始厌恶,到后来越老越厌恶的地方。
眼角余光扫到后视镜里左耳上的一枚耳钉,那是那女人强迫自己戴上的,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接近他了吗?殊不知,在爵凯桀心中,这枚耳钉代表着他被威胁强迫的事实。这是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厌恶反感。
放下车窗,薄唇微勾,戴了七年的耳钉,这耻辱的象征,他单手从耳朵上摘了下来,手一扬,那耳钉就从车窗里飞了出去,不知落到哪里了。
心情,大好。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黎安甯爵凯桀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