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未向薄情染(云清霜尉迟骏)

相思未向薄情染(云清霜尉迟骏)

导读:抖音热推言情虐文《相思未向薄情染》火爆来袭,主角是云清霜尉迟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奉上:云清霜不过是二八少女,正是娇俏可爱的年纪,却意外卷入了两国战争纠葛,长剑一柄,剑胆琴心。而夏侯熙作为一国将军,却也有着一颗赤胆之心,愿意一怒为红颜,甘愿赴死。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言情虐文《相思未向薄情染》火爆来袭,主角是云清霜尉迟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奉上:云清霜不过是二八少女,正是娇俏可爱的年纪,却意外卷入了两国战争纠葛,长剑一柄,剑胆琴心。而夏侯熙作为一国将军,却也有着一颗赤胆之心,愿意一怒为红颜,甘愿赴死。

小说简介

云清霜不过是二八少女,正是娇俏可爱的年纪,却意外卷入了两国战争纠葛,长剑一柄,剑胆琴心。而夏侯熙作为一国将军,却也有着一颗赤胆之心,愿意一怒为红颜,甘愿赴死。爱恨痴缠,家国情仇,他们之间的羁绊该如何继续,这一场纷乱的最后,是否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未向薄情染全文阅读

由于张若生伤势较重,不能骑马,也经不起折腾,并且需要尽快替他清理伤口和运功疗伤,在确定远离司徒寒的势力范围以后,夏侯熙找了处农舍将张若生安置下来。
农舍的女主人一开始不愿意收留陌生人,怕平白惹祸上身。云清霜温言软语相求,夏侯熙又许以重金酬谢,她才勉强应允。
身处穷乡僻壤又时值深夜,虽一时之间找不到大夫,但习武之人总会随身携带金创药,永禄替张若生清洗伤口又抹上药后,伤势渐渐得到控制。
“你好生歇息,天亮后我们再回宣城。”夏侯熙虽是对着张若生说话,眼睛却看向云清霜。云清霜并无异议,她原本就打算第二日一早偷偷跟在将军府的马车后头去往秦凰山朝见晋鸿帝,眼下正好给了她接近夏侯熙的理由。
张若生合了合眼,倏然睁开,身体一动,就要坐起。永禄见状,忙使劲按住他:“哎,你不能乱动,伤口会开裂的。”张若生紧着眉,声音里透出一股子疲惫,“三位救命大恩,在下没齿难忘。但在下还有一个请求……”他顿了顿,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
云清霜和夏侯熙都不太善于揣摩他人心思,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倒是永禄善解人意,笑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张若生霍然抬首,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盈儿见不到我,一定会回到庄院质问他父亲。可她一回去,我们就再难再见面了。”
云清霜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盈儿便是司徒寒的女儿,她淡淡牵了牵嘴角道:“你是想要我们把司徒盈带来这里?”
未想张若生萧索地摇头,“只需带个口信给她,告诉她我一切安好,勿念。”
云清霜呆了呆:“这是为何?你被折磨的几乎丢了性命,就这样算了?”
张若生苦笑道:“那我还能如何,不管怎样,他都是盈儿的父亲。”
云清霜也是反复咀嚼良久才品出他话中的含义,忍不住道:“那你这是打算放弃了?”她本以为张若生虽乃文弱书生,仍不失为一条铁铮铮的汉子,现在看来,是高估他了,眼底不觉现出几分蔑色。
夏侯熙轻轻在云清霜袖上扯了一下,走到张若生身畔:“张兄可是有什么苦衷,不妨直言。”
张若生一言不发,只是不住叹气。
夏侯熙见他不语,也不追问,却突然问了个看似无关的问题:“张兄,牢房和秘道中的机关是司徒小姐告诉你的吗?”
张若生点点头,闷声道:“盈儿料到有朝一日她父亲会对我下手,早将庄内的机关秘道画了图纸要我牢记心中。但她千算万算,也不会想到,凭我一人的能力,根本无法打开机关。”
夏侯熙神色泰然:“但司徒寒也不会料到将我们打入地牢,不仅救了你,而且还能安然脱险。”
有灵光在云清霜脑中一闪而逝,但怎么都无法抓住,直到夏侯熙再度开口:“张兄,除了关押我们的地牢,别庄内可还有其他暗室或秘道?”
“有,”张若生答得爽快,“盈儿给我的图纸上画有两处暗道:一处便是在柴房内通向地下牢房;另一处,在花园内。”张若生边想边说,“这是通往哪里,盈儿也不知情。”
云清霜奇道:“司徒寒连亲生女儿都隐瞒吗?”
张若生眼光转暗:“地下牢房是盈儿还是孩童时期在司徒寒卧房中玩耍时不小心撞到机关掉了下去,之后被司徒寒带出时,她暗中记下的,而花园里的密道,则是有一天她看到司徒寒走进花园,她刚想叫他,他却一下子不见了,由此联想到有暗道一事,但事后无论她怎么恳求,司徒寒还是只字未漏。”
夏侯熙欣然笑道:“如此看来,这一趟还非去不可了。”他拍拍司徒寒的肩,同永禄对望一眼,“你和云姑娘留在这里,我便好事做到底,把司徒姑娘带回来。”
张若生颇感意外,但目光陡然一亮。
云清霜抬起眼帘,语调轻柔但坚定:“夏侯将军,我和你一起去。”

相思未向薄情染免费阅读

有了前一天的经验,云清霜学乖了,第二日并没有着急出门,而是在二楼窗口看到将军府的马车返回,她才缓缓地下了楼,不紧不慢地跟在马车后头。
快到将军府时,她又故意减缓速度落下一段距离,等马车停下,远远地看到大将军和随侍入内,她才现出身形,拍响门后,还没等她说明来意,就被迎进门,开门的长者,看似是将军府的管家,笑脸相迎道:“姑娘请进,将军等你多时了。”
云清霜微怔,很快释然,前夜她刚进宣城就被将军府的暗哨给盯上了,想必他们早就摸清楚她的来历。这样一想,也就不觉得诧异了。
步入府邸,有小厮正清扫庭院,偌大地方只有他一人在打扫,见云清霜和管家走近,弯腰恭敬行礼,管家连头都不曾转一下,而那小厮直等他们走过,才敢站直身体,拿起手中扫把将飘落的树叶清理干净。
再往里,入眼是一座小花园。园内花树环绕,亭台错落,回廊曲折。
穿过小门,一间雅致的院落出现在眼前。青砖铺地,西墙边种了两株青松,傲然挺立,东檐下连串的紫藤花含苞待放。
管家将云清霜带到书房后躬身退下。
书房虽小但窗明几净,文房四宝摆放井然有序,书桌前坐着个人,正埋头奋笔疾书,脸被满堆的卷宗挡着,看不真切。她试探性地低唤道:“夏侯将军。”
那人抬起头,眼中浮起一丝淡笑,“你比我预计的晚了一天,我本以为你昨天就会来此。”
四目交接,云清霜有些惊讶:这西茗国的大将军眼下一身儒衫,神态轻松,却原来他们早已打过照面。
“姑娘,请喝茶。”管家去而复返,手中捧着一盏清茶,云清霜也不客气,接过茶盅细细撇了撇茶沫子,轻啜一口,茶没有香味,入口微苦,但她仍客气地赞道:“好茶。”却是放下茶盏,再不饮第二口。
夏侯熙笑笑,笑得意味深长,他命管家退下,并带上门。
“原来夏侯将军早知晓我的身份。”云清霜笑容清淡,看不出一丝情绪。
“那柄匕首是我赠予你师兄的,我又岂会认不出?”夏侯熙笑容不减,看向她的眼中是柔和的光芒。
“可是……”云清霜咬了下唇,微一沉吟,“他有两个师妹。”
“沈兄提过,他有两位师妹,小师妹柳絮性子活泼开朗,逢人便带三分笑,另一位师妹……”他顿了顿,惹得云清霜不住抬眼瞧他,又不好催促他往下说,只得耐着性子闷头等待。夏侯熙脸上漾过一层笑意,“他说你沉静内敛,倔强好强,我想,我还不至认错人。”
云清霜苦笑了下,她很清楚自己的性子,说得好听是淡定从容,其实是孤僻清冷,不通人情,哪比得上师妹讨人喜欢。她敛去笑容,肃了眉,淡淡道:“你确实没认错人。”心下黯然,明知此事不该迁怒于他,却还是忍不住张口讥讽,“宣城在大将军的掌管下,可谓铜墙铁壁,连只苍蝇飞入都逃不过大将军的法眼。”她指的是夏侯熙派人盯她梢的事,但她没有意识到,这样一来其实把自己也给骂了进去。
夏侯熙仿佛听不出云清霜话中带刺,毫不在意地笑道:“云姑娘言重了,这是我职责所在。近来有大批不明身份的人潜入宣城,其中不乏一些武林高手,这么做也是为圣上的安全着想。”
云清霜眼皮跳了跳,联想起昨日奇怪的遭遇,遇到的哪个不是顶尖的高手,就是不晓得他们是一直居住在西茗国还是最近才闻风而来,难道这些人的出现同天阒国即将发起的战争有关?但这仅是她的猜测,暂时没必要同夏侯熙提及。
云清霜不再拐弯抹角:“夏侯将军,我们言归正传,有一件事请你助我。吾主有一封密函需面呈贵国晋鸿帝,烦请代为通传。”
夏侯熙点了点头:“自当效劳,但圣上早朝后便已起驾秦凰山,沐浴斋戒,准备七日后的祭祀祈福大典,你要见他,恐怕最少也得等上七天。”
“这……”七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从离开家乡那天算起,已过去近一个月,局势瞬息万变,稍作耽搁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变故,云清霜抬头看向夏侯熙,带三分笑意,“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夏侯熙沉吟,滞了半晌,仍还是吐出两个字:“没有。”
云清霜低叹,看来除了等待,还是只能等待。“既然如此,清霜不便再打扰,就此告辞。清霜就住在云来客栈,”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自嘲的笑笑,“大将军自是对清霜的行踪一清二楚,一有消息,还请大将军即刻派人通知我。”
夏侯熙轻笑,以柔和的目光看着她,她每次称呼他为大将军时便夹带嘲讽之意,尽管她看似豁达,其骨子里还是小女儿家心态,对于前事仍耿耿于怀,时不时冷嘲热讽一番,果真不好相处。
云清霜被他带有强烈探究意味的目光搅得心神大乱,但她没有示弱,反而迎上他的目光,一个灼灼如炬,一个清冷坚韧,倒是夏侯熙先自移开视线,平平扫过书桌,淡笑道:“好。”

小编点评

云清霜尉迟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