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李蔓宋逾)

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李蔓宋逾)

导读:李蔓宋逾小说————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骊偃所著,讲述了李蔓穿了,穿到一本知青文里,成了那个被知青丈夫抛弃在山上,被知青女主连累而死的白族女孩。李蔓一穿过来

小说介绍

李蔓宋逾小说————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骊偃所著,讲述了李蔓穿了,穿到一本知青文里,成了那个被知青丈夫抛弃在山上,被知青女主连累而死的白族女孩。李蔓一穿过来

李蔓宋逾内容介绍

“……蝴蝶飞来采花蜜哟,阿妹梳头为哪桩?
蝴蝶飞来采花蜜哟,阿妹梳头为哪桩?”
李蔓烦躁地抓了抓头,好不容易凌晨三点才睡着,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大清早的就放音乐!
“哞——”
这叫声,近在咫尺。

李蔓宋逾全文阅读

李蔓惊疑地撑头望去。
昏黄的小夜灯下,大平层的屋子一点点从眼前淡去,绿色铺开,由浅变浓,阳光从一株株芭蕉树上洒下,人声、鸟声、风声、花香,整个世界都亮了,活了。
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分向两边,青石铺就的山间小路,踢踢踏踏走来一头老黄牛,它旁边跟着位背柴的少年。
梦吗?李蔓眉眼舒展。
少年看着芭蕉树下,清池水旁洗菜涤衣的其中一个女孩,开口唱道: “哎~蝴蝶泉水清又清,丢个石头试水深,有心摘花怕有刺,徘徊心不定啊伊哟。”
“哈哈……小毛,小蔓梳头打扮,等的可不是你。”
“我知道小蔓姐等的是谁,”小毛笑着一指身后,“呐,人不是来了。”
身穿六九式军装的高大男子,手执包裹,无视一众少女妇人或羞涩、或打趣的目光,绕过老黄牛,淡淡地扫了眼小毛,向溪边走来。
看清来人,一位发髻轻挽,身着浅蓝上衣,外罩黑丝绒坎肩的妇人,瞪了眼小毛,斥道:“别胡说,小蔓都嫁人了,跟何知青有什么关系。”
“绍辉哥!”她旁边几步远的少女,却是双眸陡然一亮,丢下手里的衣物,跳起来,朝青年奔了过去。
女孩身姿玲珑,面容娇美,双眉间一个圆形胎记,状如红豆,殷红似血,绣花包头垂下的雪白缨穗,迎风飘扬,白衬衣,红色镶边坎肩,于青山绿水间穿梭,好似一只空灵的百灵鸟,飞向青年。
李蔓脑中却是轰然一声,想起了,早前咖啡厅里邻坐少女推荐的一本书。
“小姐姐,有空你一定要看看啊,书里的小炮灰,跟你一样,眉间都有一个殷红的胎记,容貌描写吗……”少女端着咔咖、小蛋糕,移坐到李蔓对面,手指划动着手机屏幕,“唔,弯弯的柳叶眉,明亮的大眼如水一般清澈……啧!这描写,够俗的!”
女孩说完,见李蔓偏头看向窗玻璃上的影儿,不好意思地讪笑了下,点了点手机,“我说书呢,不是说你。不过,”女孩撑着桌子凑近了几分,打量着她的五官道,“还别说,这容貌倒好像是对着你写的。小姐姐,你朋友闺蜜里有写小说的吗?”
李蔓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女孩好似看到了少年时代的自己,对什么都充满了活力和无尽的想象。
“真没有吗?我方才听老板娘叫你——李蔓。这书里的炮灰……也叫李蔓。”
“蔓”又不是什么生僻字,用做名字的多了。李蔓不以为意地翘了下嘴角。
女孩以为李蔓不信,手机一转,推到她面前,点着两个字道:“你看、你看,是不是‘李蔓’?”
李蔓看着名字后面紧跟着的两字,讶异地挑了下眉:“白族女孩!”
“对啊,白族,小姐姐你不会也是吧?”
李蔓笑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女孩却当成了默认,兴奋道:“哇!那你老家,不会也是有孔雀、野象和凤尾竹的西双版纳吧?”
李蔓眉头微蹙,心里升起了淡淡的戒备,有点后悔方才的回应了。
“还真是啊!”女孩再次将她的沉默当成了默认,惊叫道,“天呐!小姐姐,你真要查查身边的人了,这好像就是对着你写的。我跟你说啊,这本书的作者三观超有问题,要不是对书里有关西双版纳的描写感兴趣,我才不看它呢。”
李蔓不置可若地端起咔咖一饮而尽,合上笔记本,准备走人。
“小姐姐你别不信啊,现在的人,心里阴暗着呢,看着谁羡慕嫉妒恨了,暗戳戳搞事的多着哩。再说,万一哪天你被写穿越了怎么办?”
越想,女孩越觉得有这种可能,不免为李蔓担心了起来,兀自拿起咔咖跟在李蔓身侧向外走道:“为防万一,小姐姐,我跟你说说这小炮灰哈。”
“看了文后,为她,我还专门深挖了一下这本书隐藏的细小支脉,比如她父母的爱情。提到这个,就要讲一讲刚解放那会儿的云南边境。”
“说来,当真称得一句‘战火纷飞,硝烟弥漫’。土匪、J的残余势力,还有地方上的什么土司头人啊,反正是乱得很……为了建设新中国,消除民族隔阂,加强少族民族对党对人民政府的了解,出兵剿匪的同时,中央还组织了支访问队伍。”
“那个年代,云南很多地方不通路,运输物资全靠马、牛和骡子。小蔓儿的爸爸李岩,当时在大理民贸局工作,常年带着马帮行走于各村各寨,给各民族送去布料、盐、农具和粮种的同时,换回了大量的药材、皮毛、野味、菌子、干果等。因为熟知各民族的风土人情,又有很好的群众基础,访问团一来就被借调了过去。”
“李岩是个很有魅力的人,看书中描写,他要是跟男主出生在一个时代,还真没有男主啥事。说话不但幽默风趣,唱起山歌来,还能引得孔雀开屏,随他翩翩起舞。说起各民族的事儿,更是如数家珍,很是吸引了团里的一众姑娘。也不知道啥眼光,偏生看上了随团来收集民族歌舞的杨玉莲。”
“对此,团里自然是乐见其成,汉族姑娘嫁给白族小伙,说来也是一段佳话。遂一通忙活,很快便为他俩举办了婚礼。只是,谁也没想到,就在访问即将结束的时候,他们遇到了逃蹿的流匪。李岩为救副团长何志铭,牺牲在了西双版纳。”
“唉,李岩爸妈就他一个儿子,听到消息,当时就都病倒了。杨玉莲为了给两老一个活下去的希望,忙慌称自己怀孕了。一年半后,杨玉莲给两老送来个会爬的孩子。爷爷抱着因水土不服,病奄奄的孙女,看着努力钻出青石板,顺着墙根攀爬的藤枝儿,拿起火塘边的一截柴尾巴,在地上写了个‘蔓’字,只愿她生来便有一股韧劲,不被贫困、疾病、困难击倒,活到耳顺之年。”
李蔓提着电脑包的手,骤然一紧,只听对方继续说道:“小蔓儿长大后,情窦初开,爱上了何志铭下乡当知青的小儿子何绍辉,也就是这本《七零小娇妻》的男主。”
“小蔓儿是早产儿,自小便体弱多病,何志铭出于愧疚和怜惜,早几年没少托人找关系买奶粉寄来。到了小蔓儿上学的年纪,又一力支起了她的学费。为此,没少惹妻子抱怨生气。男主自小听着,对小蔓儿自然是不待见。”
“唉,这也是悲剧的开始。小蔓儿爱得痴迷,一度失去了自我。有次为了追下田归来的男主,失足滑下水塘被另一个知青救了。乡下嘛,又是那个年代,名声,那是顶顶重要的。”
自己的初恋,又何尝不是一段求而不得过往……
同名同姓,相似的身世、容貌、一样的恋情,李蔓不由在咔咖馆外停下了脚步:“小蔓儿嫁给那知青了?”
说了这么久,漂亮小姐姐总于又有回应了,女孩儿犹如被打了鸡血,兴奋道:“可不!唉,这知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当小蔓儿落水真是意外啊,就是他跟女主设计的!”
“也真舍得,那个年代油多主贵啊,他们弄了半斤猪油抹在水塘边小蔓儿常去的几块石头上。男主知道后,不但没有阻止,还主动引着小蔓儿到了那里。所以我才说,这本书的作者,那三观,啧!真是差劲死了。”
“女主想要小学教师的名额,就自己争取呗!打小蔓儿的主意干嘛?小蔓儿高中毕业后,就一心一意准备省贸易局的招工考试,从没想过要去当什么小学老师……”
出于好奇,李蔓在小姑娘的指点下注册了JJ帐号,充值购买了全书。
李蔓当时忙着装修自己的大平层,回去后,打开看了两章,便被里面的三观雷着了,后面只是粗略了地翻了下。
而眼下……好像就是故事开始。
“绍辉哥哥,你去公社啦?”
“嗯,”何绍辉将手里的包裹往前一送,“你妈寄来的。”
“谢谢绍辉哥哥!”小蔓儿欢喜地接过,一拧腕上银镯的开口,取下镯子,掰直锋利如刀的伸缩头,划开了打包的麻绳:“省外贸局——对外经济贸易厅的招工考试,我考了满分,上周我妈打电话说我被录取了。现在来信,肯定给我寄来了报道通知书。”
有了这张通知,她就可以迁户口,转粮食关系了。
何绍辉心烦意乱地看着地上散落的数断麻绳,眉锋微蹙:“好好的麻绳,你解开能费多大劲!”
“我这不是着急吗。”小蔓儿将包裹放在地上,低头扒开上面的吃食,取出信封,指尖的镯子对着封口又是一划。
抽出粉红的通知书,粗略一扫上面的钢印,小蔓儿当场就兴奋地学苏联电影里的女主角,对着上面的空白处亲了一口。
“大理三月好风光哎,蝴蝶泉边好梳妆,蝴蝶飞来采花蜜哟,阿妹梳头为哪桩?”心情甚好地将通知装进信封,小蔓儿一边展开信纸,一边哼着歌儿娇俏地对何绍辉歪了歪头。
何绍辉收回落在信封上的目光,头一扭,心情复杂地看向了别处。
小蔓儿双眸一暗,随之笑着感叹道:“唉,真不容易!为了参加省外贸局的这次招工考试,光一门英语,我头发都不知道熬掉了多少;为了训练口语,爷爷把家里的谷子都卖了,就为了凑钱帮我买一台收音机……”这会儿的收音机,偶尔能收到国外的某个英语频道。
半天得不到回应,小蔓儿失落地抿了下唇,低头看向手里的信,刚看了两行,脸上的血色便一寸寸褪去,捏着信纸的手轻轻地颤了起来。
“绍辉哥,”女孩苍白的脸上满是无措,双唇哆嗦道,“我妈把我的工作给她继女了。”她想着来回车费不便宜,妈妈在省城,离外贸局也不远,便请她帮忙去取了下通知书。

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免费阅读

不会的,不会的,妈妈不会这样对她的……
小蔓儿慌乱地打开信封,抽出通知书,看着录取后面的人名,心头发冷,犹如置身在数九寒天的冰窟。
为了这份工作,老校长和公社的王叔叔帮她跑了一趟又一趟,才为她争取了份参考名额。
听到她考了满分,老校长兴奋地吹响了放置几年的竹瑟,王叔叔花了半月的工资,给她买了支钢笔,爷爷高兴地当晚喝了二两米酒,奶奶喜笑颜开地熬夜绣了大半月,为她做了新挎包。
小蔓儿一颗心又酸又涩,委屈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就不明白了,人家妈都是盼着闺女好,她妈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呢?
“什么她继女,”何绍辉面色冷沉道,“那是你姐!”
“你还凶我!”泪水成串地滑落,女孩哽咽地捏着信封、信纸,浑身绷得似一张拉满弦的弓。
半晌,小姑娘恨恨地一抹眼泪,下巴轻抬,往日如水洗的清澈双眸被愤怒、无力、悲哀与凄凉填满,充斥在心间的怒火几欲将她焚烧成灰:“偏心!你们都偏心,为了她,妈从不让我去省城的家里,怕我招她不开心!怕我跟她争吃争穿!怕我学习压她一头!你也是,怕我跟她争小学教师的名额,设计让我嫁给一心只有她的宋逾,你们没一个好人!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话音一落,小姑娘一头冲进了山林。
何绍辉被她满眼的恨意震得呆立当场,随之心头一惊,不好,她怎么知道他们设计她了?
想到她爷爷,护短的大队长,何绍辉忙拔腿追了上去:“李小蔓,你胡说什么,谁设计你了。站住!把话说清楚……听到了没有……”
“小、小蔓姐跑向了野猪林!”小毛惊得丢下背上的干柴和老黄牛的缰绳,一边撒腿往山上跑,一边朝溪边看来的妇人叫道,“段大娘,你快去田里叫老队长和宋逾哥。”
段大娘一颗心吓得砰砰直跳,站起来的瞬间差一点没有滑下青石。
另有两个妇人和三四个小姑娘不放心,跟在她身后,跑向田里叫自家男人和父兄过来帮忙。
“发生什么事了?”季墨雅月事来了,肚子疼得厉害,跟小队长告了假,提前下了工。
小金花放下洗好的野菜,恨恨地瞪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
说罢,捡起小蔓儿丢在地上的包裹。
季墨雅看着包裹外面那熟悉的邮寄单,眉眼一跳,伸手道:“给我看看。”
“啪!”小金花一巴掌拍开她的手,气道,“要不要脸啊,什么都要抢,小蔓姐欠你的?”
抢!
季墨雅双眼一亮:“省城我家里寄来的对不对?”
小金花翻了个白眼,明知故问。
“我妈是不是说,给我找好了工作?”
“什么你妈,那是小蔓姐的妈,亲的!”
“信呢?”顾不得跟她理论,季墨雅急道,“小金花,包裹给我看看,你放心,里面的吃食我一样也不要。”既然给她找好了工作,那回城通知单肯定随信寄来了。
“扒什么扒,信早被小蔓姐拿走了。”要不是那信,小蔓姐能伤心地跑进野猪林。
“李小蔓,她人呢?”
小金花一把推开她,抱着包裹往后退了两步,下巴一点野猪林的方向,警告道:“季墨雅我告诉你,小蔓姐没事还好,她要是有个好歹,别说去省城工作了,小学老师也没有你的份儿,你去拉粪吧!”
季墨雅这会儿哪听得进小金花说什么,一颗心都落在随信送来的通知上了。
山林那么大,万一丢了呢,或者李小蔓气不过,给她撕了怎么办?
越想越是不安,肩上的扁担一丢,季墨雅飞一般蹿进了林子,顺着草折的方向追了过去。
……
李蔓飘坐在望天树的枝杈上,看着树下由嚎啕大哭到抽噎不止,再到目光呆滞的小姑娘,叹了口气,外贸局啊,别说这个时代了,就是21世纪,也是大学生、研究生争着抢着想要去的工作单位。
唉,除了工作,更让小姑娘伤心的是亲妈的这份偏心吧!
明明是她自己努力得来的工作,她妈一句没问,便托关系弄给了别人。而这个别人还是给她造成诸多伤害的继姐,心头怎能不怒、不恼、不愤、不悲、不哀!
“李小蔓!李小蔓,出来,把话说明白,谁设计你了。还有,墨雅的招工通知呢,给我……”
小姑娘平静的脸颊,瞬间又被痛苦所取代,刚止的眼泪又涌出来了,诸多情绪在心头郁结,一口气没上来,竟一头栽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李蔓心头一惊,下意识地飘了下来,伸手去扶,手指刚一碰上小姑娘的肩膀,大平层卧室内的小夜灯缓缓于绿阴下亮了起来,随之李蔓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猛然一拽,进入了小姑娘的身体,而小姑娘的魂魄竟飘出体外,飞向了床上的自己。
李蔓骇得猛然坐了起来,头部一阵晕眩,待这股眩晕过去,再看,哪还有什么大平层、小夜灯和小姑娘。而她,赤·裸的双脚上不知何时已蹬了双圆口系带绣花布鞋,真织睡衣也换成了白衬衣红色镶边坎肩,绿色绣边裤子,灰色撒花围腰。
头微微一动,雪白缨穗便扫过了耳颈,垂落在了肩头。
李蔓不可思议地摸了摸肩头的穗子,嫩得可以掐出水的脸颊。
她变成了小姑娘—李小蔓。
“李小蔓,李小蔓……”何绍辉的声音远去,没一会儿,季墨雅又找了过来,“李小蔓——李小蔓——李……”
叫魂呢?
李蔓烦躁地一抹脸上的泪,扶着望天树站了起来。
听到动静,季墨雅回身望来,惊喜地叫道:“小蔓!信呢?妈寄来的信呢?”
李蔓低头看向脚下,轻薄的信纸早被风不知刮到哪去了,信封也被吹到了旁边的灌木丛下,露出粉红色的通知书一角。
顺着李蔓的目光,季墨雅自然也看到了信封,心头陡然一跳,深怕李蔓将信撕了,季墨雅飞一般冲了过来。
小姑娘的东西,凭什么给她!
李蔓扶着望天树,活动了下又麻又痛的双腿,抬脚走了过去。
眼见李蔓先一步到了信封跟前,季墨雅心下一慌,对准李蔓就是猛然一推。
灌木丛就在斜坡上,下面是有名的野猪窝。
被宋逾寻着记号追上的小毛,抬头看到,惊得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
紧随而来的爷爷,更是看得目眦欲裂:“小阿蔓——”

小编推荐理由

我的知青丈夫被古代来的将军穿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