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渍奶糖(祝余傅辞洲)

盐渍奶糖(祝余傅辞洲)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祝余傅辞洲,盐渍奶糖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当了十来年三好学生的祝余突然开始放飞自我。上课走神考试旷考,作业不写还天天跟傅辞洲犯呛。傅辞洲捏紧拳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祝余傅辞洲,盐渍奶糖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当了十来年三好学生的祝余突然开始放飞自我。上课走神考试旷考,作业不写还天天跟傅辞洲犯呛。傅辞洲捏紧拳

祝余傅辞洲小说简介

祝余这一番话差点没把傅辞洲给听吐了。
他露出一种非常厌恶地表情,五官都快给拧巴到一块了。
“人家你妹啊,有病?”
祝余像是有病,且病的不清。
他不在状态了半个月,高一的期末考直接没了人影。

盐渍奶糖全文阅读

虽说祝余这人爱闹腾,但是他一直都有分寸,向来是小祸不断大错不犯,一般不闹这种让老师直飙高血压的错事。
旷考这事儿发生在他身上,就很不正常。
因此老陈按下了自己的血压计,第一时间打电话去了祝余家里。
祝钦似乎也很迷茫,告诉老师祝余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
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所有人全部出动出去找人。
傅辞洲一天考完了四门课还没见着他们把祝余找回来,看着逐渐暗下去的天色,他隐约也开始着急了起来。
打手机正在关机,桌洞里的书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傅辞洲跟着老陈一起,找到天黑,终于有了祝余的消息。
据说被找到的时候,他一个人正坐在游乐园门口发呆。
“我就逃了个课,你们至于这么紧张吗?”祝余双手一摊,无辜地要死,“手机钱包都被偷了,这真不怪我。”
老陈气得差点没直接上去抽他耳巴子,倒是祝钦,似乎淡定了许多。
“回家吧。”他叹了口气,大手揽过祝余的肩膀。
少年的衣服被汗水湿透,头发也黏在皮肤上看起来似乎有那么一丝狼狈。
他看着祝钦,像是突然没了往日的那些鬼心思,反而把头垂了下去。
“爸,”祝余的声音很闷,“我知道错了。”
“嗯,”祝钦拍拍他的肩膀,“下次别这样了。”
傅辞洲觉得祝余这狗人,就是被家里的父母给惯坏了。
要是他逃课,还是逃期末考,他妈能抄着鞋底把他从家里的一楼打上三楼。
而祝钦似乎就这么轻飘飘地,毫无惩罚地就把这件事给翻了个篇。
两个月后,期末考试排名公布。
没了祝余在上面施压,傅辞洲勇夺第一。
“你大爷。”傅辞洲觉得这他妈简直就是侮辱。
祝余在贴着成绩单的公告栏前手臂一伸,勾住傅辞洲的脖颈:“你妈妈这次会给你买飞机吗?”
“……”
这人就是讨打。
看完期末排名,大家回班级听暑假通知。
老陈把那些破事翻来覆去地讲,无非就是让他们多在家看书少出去玩水。
傅辞洲旱鸭子一个不会游泳,平时走个水坑都要小心翼翼,这些话听着对他都没什么用处,他掏掏耳朵,看见祝余又在盯着窗外发呆。
“看什么呢?”傅辞洲撕下一溜草稿纸,搓成团弹他后脑勺上。
祝余头发留的有些长,发丝软软的蓬着,竟然把那个纸团给绕进去了。
“什么玩意儿?”他懒懒地用手一挠头发,“你是不是闲?”
“挺闲的。”傅辞洲实话实说。
“闲了就找个地儿游泳,无声无息地…”祝余声音越说越轻,最后自己像是也察觉出了不应当,干脆说了一半就把嘴闭上了。
“你有病?”傅辞洲皱了皱眉。
祝余点点头,从自己头上把那个纸团摘下来,“啪唧”一下弹回了傅辞洲脸上:“有药吗?”
傅辞洲被弹得一闭眼,伸手就去推他脑袋:“你等着,我告诉老陈去。”
傅辞洲嘴上说说,没告诉老师,也没当回事。
两人一如既往在后排你一下我一下地互殴,而老陈在罗里吧嗦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说到了正事。
——文理分科志愿表。
高一开学的时候他们只是隐约填了个意向,高二开学分班后就要完全分开了。
所以他们现在填表还有最后的更换机会,但是基本也没人换。
傅辞洲写好姓名,在理科上画了个勾,选择理由也不知道写什么,干脆填了个“略”上去。
他写完之后把表格往前排一递,抻着头就去看祝余的。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祝余竟然选了文科。
“你选文?”傅辞洲眼珠子都快蹦桌子上了,“你选什么文?”
他们班本来就是理科预选班,高一科目的教学都偏向物理化学生物,而祝余又是他们理科常年第一,前途一片大好,怎么突然就跳槽去文科了?
祝余打完勾,连后面的理由都没填,直接抓着表格把手臂往前一伸,淡淡道:“换种心情,换种生活。”
他说得风轻云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显得豁达而又淡薄。
傅辞洲觉得现在给祝余一把锄头,他都能跟陶渊明去山底下种豆子。
“……”
“这关系到你的以后,不是随随便便就做出决定的事情。”
傅辞洲难得正经,说话时脸上的笑都淡了许多,“你别想一出是一出。”
祝余手臂一蜷,又像个蜗牛似的趴回了桌子上。
他没有反驳,视线垂下盯着桌面,仿佛在思考什么。
“你是不是怕我选文没人陪你啊?”祝余突然问道。
傅辞洲嫌弃地看着他:“你早滚早好。”
他就也就是因为惊讶多说几句,才不想关心祝余的破事。
祝余枕着自己的胳膊,把脸换了个朝向,看向窗外小声嘀咕道:“文理科而已。”

盐渍奶糖免费阅读

-
暑假足足有两个半月,傅辞洲疯玩一通,在开学前两三天抄完了所有的作业——不包括每人都要写的二十篇日记。
就在开学第一天的早上,傅辞洲还早早地来到教室,抓耳挠腮地水他的第十三篇。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祝余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傅辞洲直接手臂交叠盖住了自己的日记本。
“滚!”
十七岁的年纪,总觉得自己写的日记是个让人羞耻的东西。
“写得挺好啊,生动形象,”祝余拉开傅辞洲身边的板凳,慢吞吞地坐下,“身在金秋九月的我都感受到了那炎炎夏日不躁动的不安。”
傅辞洲这暑假两个月没听祝余阴阳怪气,这刚见面没一会儿,才听了几句拳头就握紧了。
“你不是不安,你是皮痒,”傅辞洲说。
“冤枉,”祝余一摊手,“真情实感夸赞你。”
“那你帮我写篇日记。”傅辞洲给祝余扔了个本子。
祝余不是很愿意:“我字那么好看,老师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写潦草点。”傅辞洲说。
“你两个作业本?”祝余又问。
傅辞洲有些不耐烦:“我就说一开始找不着了,拿了个新的写,结果又找着了。”
“高哇,”祝余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就特么会骗人。”
傅辞洲把笔一摔:“你写不写!?”
祝余拿了根笔:“那我随便写?”
傅辞洲又把笔握回去,头也不抬道:“随便写。”
祝余翻开崭新的作业本,若有所思道:“那我就…自由发挥了。”
教室后排的两位奋笔疾书,分工合作,在交作业的前一刻压着时间线搞定了剩下的七篇。
其中祝余写了三篇,傅辞洲写了四篇。
“不错啊,”傅辞洲随手翻了翻祝余帮他写的那本作文簿,“竟然都写满了,你写的什么吗?”
祝余摸着下巴想了想:“去乡下玩的花花草草猪牛鱼羊。”
“你暑假去乡下了?”傅辞洲惊喜道,“我老家也在乡下,我一去一群小屁孩跟我后面叫大哥。”
“你还真是精力旺盛,”祝余歪头翻着新发下来的书本,“我就一人逛逛。”
“逛什么?”
“逛…猪圈。”

新开期开学事儿特别多,作为班长的祝余本应该办公室教室两点一线鞍前马后,可是今天他却像团废物点心,头一歪扎桌子上,撕都撕不下来。
“大班长,”傅辞洲用书脊戳了戳他,“你今天咱们这么闲,都不用去帮老陈吗?”
祝余直起身子,用手掌使劲按按眼睛,边伸懒腰边道:“我肩膀单薄,扛不起为同学服务的重担。”
“班长呢,”傅辞洲用这个身份压他,“以身作则啊。”
“别班长了,”祝余摆摆手,“今天就让他换人。”
果不其然,新学期第一节课老陈就重新选了班长。
新上任的班长姓徐名磊,是个长得憨憨的小胖。
他在课下有意来找祝余搭话,祝余听三句回一句。
徐磊的声线很细,大概是还没到变声期,那声音跟催眠曲似的,把祝余听得直想打瞌睡。
“你昨天半夜抓鬼去了?”傅辞洲推了一把他的脑袋,“白天在这睡觉。”
“我不抓鬼鬼抓我,”祝余按住傅辞洲的手腕,“你可别碰我,我最近头晕。”
“还把你娇上了?”傅辞洲挠了一把祝余的头发,“边儿去。”
祝余脑袋一歪,哭丧着脸趴回桌上:“我说的可是真的,最近我成宿成宿睡不着,看看这黑眼圈,都是夜里吓出来的。”
傅辞洲还真靠过来看看祝余眼下,压根看不出来有什么黑眼圈。
少年皮肤雪白,被夏末的高温闷出了一点绯色。
他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祝余是在炫耀他皮肤好。
“我就不应信你的鬼话。”傅辞洲把身子坐了回去。
“不信你还问啊…”祝余拖着声音,蔫里蔫气道。
上课铃响,新班长徐磊出来维持纪律。
祝余看傅辞洲低头在那戳手机,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对了,我新手机号你要不要记一下?”
傅辞洲瞥他一眼:“随便。”
两人暂时友好的交换了一下号码。
“我以为你去文科了。”傅辞洲道。
祝余眸子一弯:“这不是舍不得你吗?”
傅辞洲撇了撇嘴,在备注上写了个“事儿逼”,然后按下了保存。
他抬眼,目光落在祝余的手机上,隐约瞥见了自己的备注是“少爷”。
傅辞洲把长腿往桌下那么一伸,他还就是个少爷了。

小编推荐理由

盐渍奶糖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