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白月光转正了(元瑾汐齐宣)

替身白月光转正了(元瑾汐齐宣)

导读:元瑾汐齐宣小说————替身白月光转正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霍妮所著,讲述了元瑾汐从入府的第一天,就知道自己是个替身,替的是颖王那个心心念念而不得的人。但这事她不在乎,替身能让

小说介绍

元瑾汐齐宣小说————替身白月光转正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霍妮所著,讲述了元瑾汐从入府的第一天,就知道自己是个替身,替的是颖王那个心心念念而不得的人。但这事她不在乎,替身能让

元瑾汐齐宣小说简介

京郊一百里处。
一伙十余人的劫匪正在追着一辆狂奔的马车。
好在劫匪虽然凶狠,但两条腿的人毕竟跑不过四条腿的马。
眼看着距离就要被拉开,逃出有望时,车子经过一处坑洼,整个车厢都被颠了起来,在落下的一瞬间,硌上一块石头,只听咔嚓一声,车轴应声而断。
一个车轮就此飞出,随后整个马车都侧翻在山道之上。

替身白月光转正了元瑾汐齐宣全文阅读

劫匪们精神一振欢呼着冲了上去。
跟在马车身边的三个护卫也只能硬着头皮,抽出腰刀应战。
就在这时,车厢里跳出一个人,身形灵巧,几下就跳上已经歪倒在道边的车厢,大声道:“我是江州知府家嫡女元瑾汐,你们劫夺朝廷命官家眷,乃是死罪。但我也知尔等都是穷苦百姓,不得已落草为寇,这有黄金十两,速速拿去,赶紧逃命,我父已率卫队赶来,随后就到。”
说罢,素手一抬,就将手中的东西,抛了出去。
一道金光滑过,一个完完整整的金锭子,就那样落在土路上。
阳光照在上面,反射出的光,像是能勾魂。
这年头,穷苦百姓连银锭都见得少,更别说一个完整的金锭。
众劫匪短暂地愣了一下,然后疯了一般,扑向地面那锭金子。
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上,有一位身穿玄色猎衣之人,正坐在马上,注视着官道上发生的战斗。
他眉目如锋,气势凛然,如果有京中贵女在此,肯定认得出来,此人正是京城中传说中最为痴情、也是权势最盛的人,当今皇帝的亲弟弟,颖王齐宣。
看到元瑾汐抛出金锭,齐宣微微点头,“倒是有点小聪明。”
身后有人上前一步,“回禀王爷,骑兵整装完毕。”
“全速出击。”
“是。”
齐宣抽出腰刀,双腿一夹马腹,带头冲了下去。身后,是十几骑黑衣黑甲的骑兵,虽无声,却是杀气腾腾。
官道之上。
“都不许抢,你们这群王八蛋免崽子,金子是我的。”劫匪头目大吼一声,仗着一身蛮力,挤进人群之中。
劫匪一乱,护卫们的压力顿时一轻。
为首的护卫叫杨虎,知道这是难得的好机会,刷刷刷三刀,砍翻了两个蠢蠢欲动想去抢金子的劫匪。
另一边,两个护卫加一个车夫,也同样放翻了两个。
一锭金子,便让劫匪十去其四,杨虎觉得信心大增。早在遇袭之时,他就发了信号弹,此处距后面的大部队不过半天脚程,派骑兵来援的话,用不了多久便能到达。
金子最终由劫匪中的头目获得,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自己带出来的人倒了四个,立时心头火起,一脚踹开杨虎,突进圈中,抓住了元瑾汐的手腕。
“臭娘们,今晚有你好看。”
元瑾汐骤然被抓住手腕,心虽慌,但却不乱,也不挣扎,还顺着劫匪的力道还走了两步,做出一副被吓得六神无主的样子。
就在劫匪以为手里的小妞吓傻了,扭过头开路的一瞬间,元瑾汐忽然间拔出头上唯一的钗子,对准劫匪的脖颈,猛地扎了下去。
钗尖就扎进皮肉,立刻喷出一股鲜血。但钗子毕竟不是匕首,这一下虽然让劫匪流了不少血,但却不足以让他毙命。
“你给我死吧。”劫匪大怒,一手攥紧元瑾汐的手腕,另一只手挥舞着手上的大刀,对着她就砍了下来。
这要是砍实,元瑾汐绝对会没命。
但这一下,却是砍了个空。只见元瑾汐手腕灵巧地翻动几下,就从对方手掌中挣脱出来。然后身子一闪,躲过了第一刀。
劫匪头目没想到她这么灵活,愤怒之下,第二刀紧接而来。
元瑾汐还想继续躲,脚上却是一紧,人也随后向地上倒去,原来是之前被放翻的劫匪,抓住了她的脚踝。
脚上不如手上灵活,元瑾汐挣脱不开,眼看着劫匪头目的刀就要落下,情急之下,抓起一把土扔在他的脸上,然后就地一滚。
这时,齐宣已经带人冲到了官道之上,看到倒地的元瑾汐,忽然心中一动。
“拿弓来。”
预想中的第二刀并未落下,因为有一道破空声响起,紧接就是噗地一声。
元瑾汐扭头看去,只见那个劫匪头目胸前露了个箭尖,随后整个人僵住不动,还在挥刀的身躯轰然倒塌。
紧接着又是一箭,地上抓着她的脚踝的劫匪也瞬间毙命,元瑾汐挣脱束缚,站起身来。
很快,骑兵杀到,铁蹄利刃之下,在场劫匪全部殒命。
为首那人一直纵马到元瑾汐面前,才勒住缰绳,飞身下马。
元瑾汐敛衣束容,对着来人福身一礼,“多谢恩公搭救。”

替身白月光转正了元瑾汐齐宣免费阅读

齐宣心中波澜顿起,眼前人说的虽然是官话,但微微带些口音,和记忆中的小镇纸一模一样。
再加上面容也有七分相似,竟然比程雪遥更像当年的小镇纸。
可是……她若是小镇纸,那他留给她的玉佩怎么又会在程雪遥身上?
一年前,齐宣在一次宴会偶遇程雪遥,见她不仅带着那块玉佩,面容、口音也与小镇纸有五六分相像。
问及玉佩的来历,说是曾经救了一个人的命,那人留给她的。
当时齐宣便以为,程雪遥就是那个他苦苦寻找了快十年的人。
可如今,又出现一个面容、口音更加相像的人,那到底谁才是小镇纸?
齐宣按下心中疑虑,朗声道:“你是哪家的姑娘,为何独自在此?”
元瑾汐微微抬头,用余光偷看了一眼来人,只见他气宇轩昂,气质斐然,一身玄色猎衣,虽不华丽,但却贵气逼人,显然是京中大人物。
当下不敢怠慢,朗声道:“回禀恩公,奴婢乃是江州知府家的婢女,名元瑾汐。因主人入京述职,故全家相随探亲,二小姐因为……想早日见识京中景色,便由三名护卫护送先行一步,却未料在此遇到劫匪,幸得恩公相救。”
事实上的原因,是夏雪鸢听说颖王在附近打猎,非要来凑热闹,但这样的原因元瑾汐实在是不好说出口,便改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你竟然是婢女?”齐宣皱眉,怪不得她身上锦袍华丽,头上的发髻却是下人样式,而且连半点装饰也没有。看来,是代主出来迷惑劫匪的。
想到这儿,他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因为眼前人真的很像小镇纸。她不但是江州人,而且明明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右手此时还满是鲜血,但观她说话行事,却没有半点慌乱,反而条理清楚,口齿伶俐。
光是这一点,就像极了当年的小镇纸。那时若不是她临危不乱,他们两人都得丧命在洪水之下。
只是……他记忆中的小镇纸中,应该是一家的小姐才对。虽然称不上高门大户,但肯定不是婢女。
光凭这一点,就相差太远。
但尽管如此,齐宣还是不打算放过,小镇纸是他的救命恩人,但凡有一丝可能,他都要追查到底,找到真正的她。
“那你家小姐何在?”
这元瑾汐可就答不上来了,从出了车厢,她的注意力就全在劫匪身上,哪里顾得上那个以她爹做威胁,逼她出来送死的夏雪鸢。
“我在这里。”不远处,传一来声喊声,目光望去,只见夏雪鸢气喘吁吁地从官道旁的小树林里跑了过来,边跑,边将原本属于元瑾汐的布袍脱掉。
只可惜她的身材太胖,哪怕脱掉了布袍,还是显得比身边的两个婢女要宽上一些。
“您是颖王爷对不对?太好了,真的是颖王爷。”夏雪鸢只看了一眼,就认出眼前人是颖王齐宣。
“小女子夏雪鸢见过颖王爷。能得王爷搭救,实在是三生有幸。小女子愿以身相许,终身服侍王爷。”
元瑾汐听着满头黑线,身体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一步,心想你要找死,可别带上我。
既然知道人家贵为王爷,救了你,不说感谢,先说以身相许,这哪里是谢人,这分明是在结怨。
那可是颖王,皇帝的亲弟,是你说嫁就能嫁的?
但显然,夏雪鸢不这么想。
“王爷,小女子今年芳龄十六,未曾婚配也未曾订亲,一直仰慕王爷风采,愿为王爷铺床暖盖,床前床后。”
在场众人立即一副我不认识此人的表情,就连站在她旁边的两个婢女,也拼命低头。
夏家也算书香门第,一世英名就此付之东流了。
齐宣先是一愣,随后脸上浮起一层愠色。这江州知府将女儿教得如此没有廉耻,也不知是名符其实,还是名不副实。
还不如她旁边的婢女,更像小姐。
而且,单凭一眼,一个江州知府的女儿,就能把他准备认出来。
看来,江州知府对于他这个王爷,可是防备得紧。
夏雪鸢看到齐宣不说话,以为自己说的还不够明白,又接着道:“王爷今日英雄救美,小女子见识到了您的风采,往后怕是看不得别的男人了,小女子是真心实意,愿以身相许。”
齐宣本不欲与夏雪鸢一般见识,但她这一而再、再而三拿这个说事,也不由心头火起。
“夏小姐此言差矣,本王刚刚所救,乃是这位元瑾汐元姑娘,要说以身相许,也应该是她才对。”说罢,齐宣目光一转,直指元瑾汐。
“不如,就让这位姑娘跟本王回府可好?”

小编推荐理由

替身白月光转正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