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对大佬死了心(段景淮楚烟)

重生后我对大佬死了心(段景淮楚烟)

导读:主角是段景淮楚烟小说名字是《重生后我对大佬死了心》为你提供重生后我对大佬死了心全文免费阅读:乔茜勉强笑了下,把她拉到一边,“今天的试镜结果不是当场出,几个导演和副导有点意见争执,让我们回去等。

小说介绍

主角是段景淮楚烟小说名字是《重生后我对大佬死了心》为你提供重生后我对大佬死了心全文免费阅读:乔茜勉强笑了下,把她拉到一边,“今天的试镜结果不是当场出,几个导演和副导有点意见争执,让我们回去等。”如果只是不能现场出结果,她也不会如此苦恼。

小说简介

急匆匆的低头走路,不小心和迎面走来的男人撞了个满怀,原本紧紧抓在手里的小盒子被撞飞出去,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翻了两圈后直接撞开了,里面的东西也狼狈的掉出来。

重生后我对大佬死了心全文阅读

乔茜勉强笑了下,把她拉到一边,“今天的试镜结果不是当场出,几个导演和副导有点意见争执,让我们回去等。”
如果只是不能现场出结果,她也不会如此苦恼。
她和导演是朋友,有交情,来之前对方信誓旦旦道,看过楚烟的形象,觉得外表很符合这次的选角,是种明媚刺眼的艳丽,和反派女二的设定完全契合,因为台词并不多,就算楚烟没有基本功,只要不出太大的过错,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
刚才楚烟的试镜结束,导演给的反馈也是很满意,但架不住有人花了重金想要砸这个角色。
乔茜半年前带出过一个二线即将转一线的火爆艺人,但是艺人因为家庭原因临时退圈,娱乐圈更新换代的时间太快,连一夜爆红又迅速凋零的艺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更何况是经纪人,她现在手上能有一些好的资源,都是以前的人脉留下来的。
但是再好的人情都拼不过钱。
“投资商有三个,其中一个投资商点名要了这个角色,就算是导演满意也没有办法。”乔茜的声音低了下去,情绪也明显低落,还反过来被楚烟安慰了。
“没事的。”楚烟拍拍她的肩膀,“这次不行,还有下次。”
乔茜叹了口气,“你这次试镜的表现真的很不错,不仅是导演,几个副导对你的印象也很深刻,本来这次试镜应该是当场出结果的,但是现在导演和投资方因为定角的事出现了争执,所以暂定是明天。”
楚烟点头。
她和乔茜签合约之前,没透露过自己和楚氏的关系,昨天楚峰大发雷霆,估计也不会给她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她现在不是楚氏千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拼背景这方面肯定是拼不过别人。
“不过没关系。”乔茜连忙打起精神,朝着楚烟笑道,“帮你接了个小杂志的平面广告,我们下午直接过去,还好你的形象好,我们能打开的路子也多。”
楚烟有些为难,弱弱的请了个假,“乔姐,我下午有点事,就请半个小时的假,两点钟就回来,能来得及吗?”
和拍杂志的时间刚好不冲突,乔茜欣然点头。
被店员热情迎进门的楚烟却在店里碰到了个不想见到的人。
“姐,你今天出门穿的这身是什么啊?”楚曼凝声音尖尖细细,听起来是关心的话,听在耳朵里偏偏有种阴阳怪气的嘲讽,“你以前什么时候穿过这种便宜的衣服?听说你昨天还在公司里和爸大吵了一架,未免也太不懂事了吧。”
楚烟神色淡淡,她扫了眼店员放在桌上的领带款式,带着丝遗憾的点头让她包起来,转过身看着楚曼凝道,“你连进公司大门的资格都没有,还知道我和爸吵架的事儿?”
“你……”楚曼凝的脸色青了,虽然她妈妈现在已经名正言顺的住进了楚氏,但她和楚烟在楚峰眼里,是完全不同的。
楚烟有楚氏的股份,就算和她一样都是女人,也有资格参与到楚氏的决策和运行之中,而她没有,她在工作还没完全稳定下来之前,都只能靠着楚峰给的附属金卡过活。
楚曼凝忿忿的攥紧拳,刚做的美甲都嵌在手心的肉里,咬牙切齿道,“爸现在把你的金卡也停掉了,不赶紧回去求求情,可就没钱用了。”
“那点儿钱,停掉就停掉吧。”楚烟不在意的笑了下,摆摆手示意店员动作快一点,“我一会儿有时,不想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
她和靠着家里才能生活的楚曼凝不同,她自己本身就有存款,妈妈死后楚氏每年的股东分红钱也是打到她自己的卡里,几年下来早就有了一笔不小的积蓄。
现在骤然被楚峰停了用来花销的卡,只是不能像之前一样大手大脚的花钱而已,对她影响并不大。
楚曼凝咬着唇,她看见店员恭敬递过来的小盒子,便装作好奇的样子靠过来,还伸手想去拿,“姐姐这是买给谁的?给段少买的领带?”
她伸手的力道极大,看着盒子上包装精致的小蝴蝶结更是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本来从爸的嘴里听说楚烟突然就熄了狂追段少的想法,她本来就和段少更亲近些,段少的目光也总是似有若无的落在她身上,她比楚烟更有优势。
但她一开始给自己的设定就是要体面矜持优雅的去追人,自然不能像楚烟之前那样大张旗鼓的动作,不过只要没了楚烟这个竞争对手,她和段少的婚约,就是迟早的事儿。
没想到楚烟竟然表面一套背地一套,要不是今天她来给段少买礼物碰见了,她估计不知道楚烟还藏着这样狡猾的心。
楚烟上前一步,直接把她给挡开,“与你无关。”
原本是定了要送给段景淮的,现在钱退不了,她拿了回去准备放家里当个摆件,等事业有些起色,能在娱乐圈里结识些人脉,把领带当作人情送出去也不错。
来就是为了办事,领带拿了楚烟就转身离开,任凭身后楚曼凝阴阳怪气也不回头。
她记着乔姐叮嘱的早些回去,第一次接广告,就算只是个小小的平面拍摄,但能早到还是该早到,不能给别人留下不太好的印象。
急匆匆的低头走路,不小心和迎面走来的男人撞了个满怀,原本紧紧抓在手里的小盒子被撞飞出去,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翻了两圈后直接撞开了,里面的东西也狼狈的掉出来。
楚烟说了声抱歉,低头去捡时,盒子却被另一只更快的手拿了起来,头顶传来低沉微哑的声音,
“买给谁的?”

重生后我对大佬死了心免费阅读

“碰”的一声枪响击碎了漆黑的夜。
“抓紧我!”
男人眉弓阴影下的漆黑眼瞳带着让人心惊肉跳的危险,半边脸隐在没有光的地方。
他匐在栏杆被撞的碎烂的大桥边缘,紧紧拽着身体悬空在桥下,满是伤痕的女人。
在她身下就是汹涌冰冷的江水,猛烈的风刮着她身上的裙子猎猎作响,娇小孱弱的身体在半空中摇摇欲坠。
段景淮抓住她的手腕,紧绷着的手臂隆起肌肉线条流畅的弧度,周身弥漫着冰冷到冻骨的气息,咬牙嘶吼。
“楚烟,你疯了是不是?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楚烟仰着苍白的脸,细白的胳膊上布满是车窗玻璃碎片擦出来的伤痕。
胸口有一处肉眼可见的枪伤,看着男人有些失控的表情,她边咳血边笑了起来,后背全是因为疼痛而泛起的冷汗。
“我当然知道。”
要搭上命的事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可笑又可悲。
自己的名字第一回从段景淮的嘴里带着情绪的念出来竟让她忍不住眼睛一酸。
“你快点走!”开口声音沙哑的像磨坏了的砂纸,被段景淮从桥边拽上来,楚烟挣扎着把胳膊抽出来,推了下段景淮,“今天和你约好的交易一开始就是假的,根本不会有人拿货来见你!他们带了抢,是想要你的命!”
拿枪的黑衣男人表情狰狞,“楚烟!又是你来坏我的好事,一而再再而三,不要以为你是个女人我就真的不会杀了你!谁来也救不了段景淮!今天你们两个都得死在这儿!”
段景淮的瞳孔收缩了下,他攥紧了女人下坠的肩膀,看着边上的一群保镖,“区区一个人都抓不住,我雇你们来看戏的?”
楚烟艰难的呼吸着,一只大手紧紧的拽着她的胳膊,带着种不容反抗的力道。
从胸口向上蔓延的冰冷像是毒蛇一样顺着爬过来,她开始听不清周围的声音,紧抓住男人的手也开始脱力。
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她楚烟死皮赖脸的追了段景淮这么长时间,终于得偿所愿拿下了婚约,成了名正言顺的未婚妻,殊不知段景淮一直对她冷若冰霜,甚至连碰都没碰过她。
她不受宠的事情被大肆宣扬,小道消息像四散的雪花一样井喷。
都说段景淮心尖另有其人,再过半个月就要从国外回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还是个小明星,只可惜身份上不得台面。
所以段景淮迫不得已才和她订婚。
因为她倒贴,还搭上了楚氏的股份。
不远处黑衣男人被蜂拥而至的保镖按着头跪趴在地上,手里原本攥紧的抢也被踢飞到根本够不着的地方,他瞪着猩红的眼睛,不甘心的看着两人的方向,尖锐着声音咬牙切齿道,“楚烟!段景淮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连命都要给他赔上!要是我们联手,段景淮早就死了!根本活不到现在!”
“你是真他妈的蠢透了,这些年帮着他不惜折损自己家产还要供他资金周转,上次还为了他喝酒喝到大出血直接进了医院!他呢?他连看都没来看过你一眼!训狗抽一鞭子之后还要给颗糖呢!段景淮有给过你一天好脸色吗?”
“他都没拿你当条狗看过!”
“段景淮,以前我欠你的……”楚烟的视野范围内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声音也跟着小下去,“现在就算还完了。”
下辈子,我再也不要遇见你,再也不要,同你纠缠……
意识被漩涡般的卷走前一秒,她听见男人隐忍的带着怒气的声音,竟然在喊她的名字。
“楚烟,不许闭眼!”

头疼欲裂中,耳边嗡嗡的交谈声密集的钻进耳朵里。
“段少过生日,蛋糕用得着她来亲手做?我看段少定的蛋糕足足有五六层,她做的那是个什么?就算装了个精美的包装盒,还是跟烂泥巴一样和在一起,这样巴巴的跟过来送给段少,估计段少是不会收的……她还真把自己当个角色了!”
“声音小点儿!听说这还是楚小姐做了四天四夜才弄出来的呢……”
楚烟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好不容易才站稳。
她站在一扇门前。
耳鸣的症状逐渐消失,面前紧闭着的门,身边议论纷纷小声说话围着的众人,还有正站在右手边紧拽着她胳膊的力道,都让她震惊的发现,自己现在根本不在江北!
明明她上一秒还替段景淮挡下了一枚致命的子弹险些坠江!
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胸口仿佛还残留着中枪带来的疼痛,下意识的轻微颤抖,她慌乱的想去摸伤口确定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却发现自己拿着个东西。
手心沉甸甸的重量还在不断往下坠,楚烟不敢置信的低头,发现拿着的是个制作精美的手工芒果蛋糕。
蛋糕的顶上还被人用粉色的果酱挤了“生日快乐”几个大字,边上歪歪扭扭的画了个含蓄的爱心。
和她的字迹完全相同。
曾经遥远又暗淡无光的记忆一瞬间重叠。
这个蛋糕是她亲手做的。
更准确的说,是她曾经做的。
楚烟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下。
她有一个做梦一样的猜想。
“发什么愣呀?”
她蓦地回头,对上一个女人画了精致妆容甚至有些妖冶的脸,红的晃人眼睛的唇轻启,带着温柔到让人后背发凉的声音,“姐姐,怎么不走了?该不会是又害羞了吧?刚才还说要给景淮哥哥一个惊喜呢!”
楚烟开口有些喑哑,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楚、楚曼凝。”
她用劲的咬了下唇,轻微的刺痛传来,楚烟突然笑了。
不是做梦。
她竟然重生了!

小编点评

重生后我对大佬死了心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