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切片(白栋陆乌)

灵魂切片(白栋陆乌)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栋陆乌,灵魂切片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白栋是凤栖镇疗养院的一名医生,他有个病人,名字叫陆乌。所谓的疗养院,其实就是精神病院,哪怕在这种充满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白栋陆乌,灵魂切片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白栋是凤栖镇疗养院的一名医生,他有个病人,名字叫陆乌。所谓的疗养院,其实就是精神病院,哪怕在这种充满

白栋陆乌小说简介


白栋就这么开始了在疗养院的工作,他对未来两年的时光并没有如何设想,就连姜一帆都兴致勃勃地开始布置办公室,盆栽都堆到了他的桌子上。
白栋很快熟悉了工作,也十分认真,但是他身上并没有那种刚毕业大学生的热情劲儿。白栋的直系上司刘主任是个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头,乐呵呵的,跟病人也处得好。这天刘主任带着白栋熟悉主楼格局以及各个病房的主人,走到一段没有病房的走廊时,停了下来。走廊的窗口正对着疗养院背面,被叫做狼息的那座山。
老头掏出包烟来,抖了一支给白栋。
白栋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才意识到这里跟一般医院不大一样,似乎从未见过禁烟标志。他便接过了烟。

灵魂切片白栋陆乌全文阅读

“我们这间疗养院也有些年头了,建筑都是殖民时期留下来的,差不多可以申遗了。一墙一砖都珍贵,舍不得往上头钉牌子。”刘主任好像能看出他的想法,这么解释道,然后给他点了火。
“还维持着也难得。”白栋说。
“可不是嘛,这种不伦不类的民营疗养院,没引进多少先进技术,医生也少,要不是有院长的朋友一直以来的赞助,我们这些老家伙连退休工资都领不到。”
“是吗。”白栋兴趣缺缺。
刘主任看看他,似乎无奈地笑了笑:“小白你的学历不错,怎么会想来我们这?”
“这挺好的,清静,压力不大。”
“我看不像,虽然你看起来跟小姜他们比,缺点朝气。但你们这个年纪的小伙子,不会只图清静。”
白栋笑了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里又觉得自己会不会显得没礼貌,表情就有点僵。
“喏,我直到现在都被人叫老顽童。”刘主任突然说,并且朝白栋几乎称得上调皮地笑了一下。
“跟你同期的小姜都来问过我,狼息山腰上的那栋楼,是用来干什么的。我本打算也等着你来问,结果你这小子愣是不吭声,得,我自个儿憋不住了。”刘主任手指间夹着烟,把窗户又推开些,指着不远处快沉入夜色的那栋灰色的楼:“除了院长朋友的赞助,整座疗养院最大的收入就在那。”
白栋总算来了点兴趣,凑过去了些。
“那里头关着的,都是些别的疗养院不愿意收的病人。”老头说到这里停了停,故意吊人胃口似的瞄瞄白栋,看白栋聚精会神,才满意些。
“毕竟离这里有些距离,那栋楼有独立的食堂、诊室,由于病人的类型不同,也有独立的管理系统。我年轻时候在那边,老了干不动了,才调到这里来照顾普通病人。”
“那边是坚决是不对外开放的,我在这里工作了快30年,也没见几次外客探访。我不知道当初我照顾的那些病人,还住不住在里头……我现在调到主楼来,清闲是清闲,但我的职业梦想,其实都是在那栋楼里完成的。我每天上班,都习惯往那个方向望上一望。”
白栋看着刘主任的脸上,浮起一种望着初恋情人般的神情。
这个时候天光越发黯淡,那楼里的窗户便一盏盏亮起来,灯光是暖黄色的,但大概是秋夜雾重,看着仍旧觉得冷飕飕。
“就像年轻护士刚去到一家医院,最先领教的一定是医院鬼故事一样。我跟你说这些,不过是要你打起点精神来,年轻人的好奇心、求知欲,对工作也是有好处的。”
白栋这才明白,刘主任这是不满意他的工作态度,一时有些脸热。那老头仍旧笑呵呵的,在窗台边的垃圾桶上捻了烟头,挥挥手把烟气扫到窗外,然后把窗户关起来了。
“走吧,我带你巡寝。”
白栋最后看了一眼那幢开始被夜露包围的建筑。
因为药物原因,疗养院的病人大多嗜睡,所以就寝时间也偏早,白栋跟着刘主任巡寝结束后,刚过九点。这时候城里的年轻人大概刚刚开始夜生活,车水马龙霓虹闪烁,但凤栖镇疗养院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
白栋回到宿舍的时候姜一帆刚刚打完游戏,正无聊地伸懒腰,见他进门,立刻精神起来。
“白栋咱们出去溜溜吧。”
“溜什么,遛狗啊。”
“嗨,要不是工资就够养一张嘴,我还真想养条狗。”
白栋坐下来,看了看姜一帆桌上用玻璃杯新栽好的一株仙人掌:“哪儿来的?”
“我去花台里剪的,拿回来吸收辐射。”
“你弄这些挺上手的。”白栋想起办公室里那堆盆栽,看得出来大部分都是姜一帆自己移栽的。
“无聊呗,养这些花花草草比养动物省钱,而且也有成就感。”
白栋笑了笑:“你当初怎么会想干这行?”

灵魂切片免费阅读

“诶?”
“对精神科这方面感兴趣,并且以此决定职业的人,多少都……你知道,不管是自身性格,还是学习的过程中受到影响,做这行的似乎很少有你这样……嗯,性格比较活泼乐观。”
“嘛。”姜一帆咂咂嘴:“这行当确实负面影响要多些,可我从小就是这样的,心里不装事儿,爱给自己找乐子。想当精神病医生的念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后来顺其自然,就这么着了。”姜一帆说完,看看白栋:“比起这个,真的不要出门呼吸一下山间清新的空气吗?”
==================================================================
白栋越发觉得自己上当了。
月亮已经高挂树梢,四周静得只有风声,他跟在姜一帆的身后,正往狼息山去。
姜一帆拉他出来散步,真正想做的却是小屁孩的冒险活动。他们这时已经顺着被人为踩出的小路上了山,这时候回头,只会显得无趣又胆小,他毕竟才24岁,心里觉得无聊,也只能跟上,担心在同伴面前丢脸。
即使是男生,大晚上跑到杂草密布的山上,最近的灯光来自一栋看上去诡异森冷的旧楼,也会觉得背上发冷。
“马上就到了,诶白栋你说,会不会有人拦着咱们?”
白栋都有些想翻白眼:“搞不好你想多了,根本没这么神秘,等会儿要是人家敞开大门让我们进去,你可不要失望。”
姜一帆咧了咧嘴,想象了下冒险落空,好像已经开始失望了。
狼息是一片山脉,白栋他们爬的这座山也不高,不多时便靠近了那栋楼。让姜一帆重燃斗志的是,这里看上去确实很神秘。
比起疗养院内主楼,可以看得出这栋楼的装饰雕刻更加精致,也有过明显的翻新修缮痕迹。每扇窗都安装了防护网,并且大门紧闭,虽然并没有守卫,但是当姜一帆和白栋绕完了整栋楼,都没有发现可以轻松进入的通道,这里一楼没有房间、没有窗洞,二楼的窗口又比一般高度更高,没有外露的管道。
绕完整栋楼后,他们还发现,这楼比远处看上去占地面积要大得多,五层高,房间却少。也就是说这边的每间病房的面积都十分可观。
刘主任说疗养院的一大经济来源就是这里,也许这只是一栋提供给VIP病人的特别病房。
白栋很快就没了兴趣,可姜一帆还不死心,左蹦右跳地想要找个可以偷窥的地方。
“你说我们要不要直接敲门啊。”
“以什么名义?我们会被轰走的,而且咱俩都是新人,别做冒失事儿。”
姜一帆一脸不情愿,被白栋扯着胳膊,还恋恋不舍地望着唯一一扇窗帘全部打开的窗户。
白栋真不能理解怎么就能这么好奇,这楼的确引人猜测,但他从来没兴趣做解密人,秘密之所以藏着掖着,就是为了不让人窥伺,被迫暴露后的结果也一定不妙。
正当他俩已经走进半人高的杂草中,就要下山时,身后猛然传来一声巨响,那扇姜一帆紧盯着的窗户被人从里面打破了,用一架钢琴。
钢琴落地时引起的内部榔头与琴弦碰撞的声音,像激烈乐曲的最后一记重音,震得人脑袋发麻。白栋刚刚回过头,还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就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影从那扇破窗跳了下来。
那是四楼的位置。
姜一帆已经呆了,楼里传来喧闹的人声,白栋往前走了一步,粗糙的草茎扫过他露在外面的脚踝,他才清醒过来。
他本能地朝刚刚那个人影落地的地方跑去,杂草遮挡视线,他不知道楼前的地面到底是如何惨状,也许那个人已经脑浆迸裂。
脑海中血腥的想象让他呼吸急促起来,他拨开面前干枯的植物,终于让视界开阔了。
然而那里空无一物。
这时候他的耳边突然感受到一阵灼热的气息,带着淡淡的血腥气,穿过密集的杂草,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又危险万分地来到了他的耳边。
他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捂住了嘴。
“嘘——”

小编推荐理由

灵魂切片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